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七十五章 幕后秘辛(第五更)

第九百七十五章 幕后秘辛(第五更)

  良渚城外,高山之上,勿乞、鄣乐公主和绮霞站在高山之巅,恰好看到姬岱所化的一道血虹划过虚空,宛如幽灵一样没入城中。勿乞轻笑一声,心念动出四周地气翻卷而起,裹着三人悄无声息的遁入了地下。绮霞放出七彩云烟笼罩四周,三人宛如不存在一般轻松遁入了良渚。

  此时昊尊皇并不在良渚城中,他正领着飞熊军弹压南疆各州、收敛各州民心,良渚威力最强的护城大阵无人主持,没人能发现勿乞他们的行迹。大虞秘殿中应该有破道境的大能存在,但是按照人族的传统,这种大能要么冬眠,要么清醒在世的也会藏身各处秘窟隐修,根本不会理会良渚城内的寻常事务。

  所以勿乞三人顺风顺水的进了良渚城,循着姬岱留下的气息遁入了阳山王府。

  一路上勿乞暗叹姬岱的命大,不愧是阳山王的大儿子,他身上很有点保命的好东西。本来按照勿乞的授意,姬岱这种货色死了就死了,也算是个某些心怀不轨之人的警告吧,留下玉甠晟回良渚报信就可以了。但是姬岱居然有灵符护身,化身血虹裂空,就连三火尊者都追赶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逃走。

  不过这一路上勿乞给姬岱安排了好几下狠手,怕是姬岱如今郁闷得恨不得自杀,虽然没杀了他,但是效果也相差不大,姬岱受到的心理打击怕是比杀了他还要严重得多。

  阳山王府后院地下万丈之深的一处秘窟,宽敞的石室一如大虞其他的建筑那样简洁利落。厚达数丈的黑石板建成了这处长宽百丈高十丈上下的石室,偌大的石室中只是整齐的摆放着十几个厚重的石墩子当做座椅,其他并无任何陈设。

  墙壁上镶嵌着数十个青铜铸成的人手,每支手掌都抓着一颗人头大小的鲛珠。半透明的宝珠内隐隐有云烟海涛盘旋,明亮的珠光照得石室内纤尘可见。光芒从四面八方照射过来,地上没有丝毫阴影。尤其鲛珠有一种奇特的神异之处,它的光芒是天生的破禁之物,在佛门中又号称‘无垢无尘珠’,寻常的诸般禁法碰到鲛珠放出的光芒就会放出各色烟雾各种气味,足以引起旁人的注意。

  这间秘窟能用这么多难得的鲛珠为灯火,可见这里是阳山王府极其重要的一处所在。

  勿乞和鄣乐公主、绮霞三人遁入这间石室时也受到了鲛珠光芒的排斥,但是勿乞立刻用鸿蒙紫气吸纳这些光芒,将自身气息融入了珠光中。三人稳稳当当的进入了石室,附身在一颗宝珠上,三人悬浮在强烈的光芒中,悄无声息的看着石室内的人。

  阳山王坐在正中一个石墩子上,双手按住膝盖,一脸的严肃。他身边坐了七位身份和他相当的议政亲王,勿乞认得的就有阴山王、苍山王、昊山王、定山王、固山王这五位,他们五个是阳山王的铁杆死党。而另外两位听众人的称呼则分别是元山王和景山王,这两位显然是阳山王这些曰子拉拢的盟友,显然经过几次大的动荡,阳山王在大虞朝堂上的权势又扩张了许多。

  所有亲王都身穿黑色的王袍,成半弧形围绕阳山王落座,看这个架势,阳山王分明是众人的首领,这个小团体的领袖人物。所有人都和阳山王保持了同样的坐姿,腰杆笔直的挺立着,双腿分开,双手按在膝盖上。他们坐在石墩子上,给人的感觉就真好似一座座大山。

  勿乞三人混入石室没多少时间,就听得‘嚯啦’一声巨响,姬岱和玉甠晟狼狈的从屋子角落里闪了出来。那个角落爆出一片电光将两人吐出后又恢复了平静,勿乞看了那角落一眼,那里是一个小型的短距离挪移阵,能够传送的距离绝对不超过三万丈,想来是专门用来和地面联系所用。

  姬岱的两条大腿被三火尊者用本命真火烧得干干净净,被玉甠晟夹带着冲进了石室,姬岱才惨嚎了一声‘痛’。他哆嗦着翻滚在地,狼狈的向阳山王爬了几步,突然吐了好几口血。看姬岱的这个模样,那真的是凄凉落魄到了极点,稍微心软点的人都会不忍心再惩罚他了。

  但是勿乞看得清楚,姬岱吐出来的血颜色鲜艳润红,这血应该是他自己运功逼出来的,可不是他又受了什么新的内伤。而且按照姬岱的修为,他的两条腿子应该早就恢复如初了,以人族功法回复**的速度,他怎么也不该带着残缺的身体来见阳山王,可见他这是有意装可怜。

  但是阳山王何等人,眼看姬岱这般模样,他顿时冷哼一声,大手一挥,一道无形巨力将姬岱一击打飞。姬岱惨嚎声中,他浑身骨骼碎裂如粉,一掌差点没将他打死。阳山王低声怒喝道:“本王没有你这般无用的孩儿,简直是废物丢尽了本王的脸!”

  怒视了一眼玉甠晟,阳山王淡淡的说道:“飞熊军新成立了‘赴死营’,姬岱就是赴死营第一任营尉,玉师你么,就帮姬岱参赞军务罢。现在都给本王滚出去!”

  玉甠晟吓得一哆嗦,知道自己和姬岱在东海城爬行而出的事情已经被阳山王知晓,他根本不敢有丝毫狡辩之词,乖乖的扶起姬岱走出了石室。姬岱也是吓得魂不附体,他浑身骨骼碎裂却不敢发出丝毫的呻吟声,任凭玉甠晟将自己带了出去。

  勿乞和鄣乐公主相视一笑,所谓赴死营,那就是敢死队一类的军队。姬岱此次失利显然失去了阳山王的宠爱,以后他有得罪受了。当然,话又说回来,敢死队也容易立下战功,姬岱若是能舍命厮杀,说不定未来的前途也依旧是一片光明嘛。

  气得脸蛋直哆嗦的阳山王低声的骂道:“没出息的逆子,真该削了他的王位才是。”

  阴山王淡淡的说道:“王兄休要气恼,年轻人没经过事情,少许过错并无大碍。只是对这东海王,我们得好生想个法子处理掉。”

  听了阴山王的话,勿乞的耳朵顿时提了起来。阳山王他们到底为什么针对自己,为什么会派出姬岱摘自己的桃子,这些事情可都堆在勿乞的心里。

  一旁苍山王突然冷笑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厮混入我大虞,一直表现得忠心耿耿,其心可诛!”

  勿乞骇然,什么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是从何说起?虽然勿乞如今修炼盗得经,将身躯都转化为混沌之躯,虽然他前世是混沌魔神之一,但是这辈子他可是实实在在的人啊!他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对大虞并无什么阴谋心思,怎么用这个词形容自己?

  就听固山王冷声道:“此子如今势大,麾下兵马无数,若是正面和他冲突,怕是我们讨不得好。若是被那些人知道此子是当年阳山王兄在万仙星埋下的暗子,阳山王兄会太过被动。”

  阳山王长叹了一口气,他皱着眉头低声叹道:“当曰天庭铲除了本王在外域星空布下的十几处据点,本王直以为红尘世界春秋战国一脉早已魂飞魄散。哪知道,居然会是如今这般模样?”

  又听阳山王叹息道:“他们倒是好能耐,居然能解开黒眚禁神咒,偏偏就连本王供奉的祖神黒尛都对此闭口不谈,可见他们的势力膨胀到了何等程度?若是不把他们拾掇了,迟早是我大虞心腹之患。”

  勿乞和鄣乐公主对视,两人嘴唇微动,同时说出了‘吕不韦’这个名字。

  勿乞心中大恨,早知如此就该将吕不韦一把掐死,或者将他生擒活捉了都好,何必留下他的姓命在此碍事?勿乞和六国行事,能够瞒过天下人,但是怎么瞒得过吕不韦这个老歼贼?他只要将此事和刘邦一说,一封信函送到良渚,东海的底细就被人知道得一干二净。

  压下心头那一口气,勿乞看着阳山王,看他还有什么说法。

  心情很是不好的阳山王连声叹气,长吁短叹了许久,阳山王摇头道:“自从陛下流露出那种意思,不愿意将皇位传给其他皇子,有意从吾等当中挑选一人继承人皇之位。本王的确动心,黑山王更是咄咄逼人。若是东海王出身来历一事被黑山王知晓,本王不能得到皇位是小,皇位落入黑山王之手,他若是对我们事后清算,那该如何是好?”

  元山王、景山王面孔微微抽搐,但是眨眼间就恢复了平静。勿乞看到了他们的面色变化,阳山王好似也有所感应,他低声说道:“元山王、景山王,你们与黑山王有旧,不如……”

  元山王、景山王沉默了许久,还是摇了摇头。他们已经选择了阳山王这条船,哪里还能下船去?

  等候许久,不见两人动身,阳山王这才咳嗽一声,淡淡的说道:“姬岱不成器,好好的事情被他变得这么离谱。如今东海王对我们已经有了提防,事情倒是不好办了。总之,要么将东海王弄来良渚就近看管,要么将他的势力彻底铲平,除此以外,并无其他道路。”

  石室内众王相互望了一眼,齐齐起身道:“还请王兄吩咐,吾等该如何是好?”

  阳山王沉默片刻,慢慢的举起右手,轻轻的一掌斩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