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七十六章 开诚布公(第一更)

第九百七十六章 开诚布公(第一更)

  看到阳山王宛如刀锋般劈出的那一掌,石室中的几位亲王同时吐了一口气。他们缓缓起身,就待向阳山王告辞离开,然后分头准备调集顶尖的高手,将东海高层一举铲除。只要勿乞等东海高层覆灭,收服东海广袤的领土、无数的子民士卒还是手拿把掐的事情。

  就在几位亲王缓缓起身的时候,石室内的时间和空间同时凝固。几位亲王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就微微弯着膝盖僵硬在那里,他们身上大片的玉符玉佩宛如发狂一样爆炸开,强烈的闪光将他们映得好似灯泡一样,但是这些出自秘殿通天大祭司之手的护身符丝毫无法破开四周凝固的时空,无法挽救自己主人被人禁锢的命运。

  偌大的石室只有阳山王身边丈许方圆的空间维持着正常,阳山王感受到了四周怪异的气氛,他骇然跳了起来向四周望了过去。‘咔咔’声中,阳山王掏出两块做成了鬼脸模样的玉符捏碎,一圈朦胧光影照在了他身上,低低的鬼啸声从那光影中隐隐透出,几条鬼影缠绕着阳山王,让他的身形变得朦朦胧胧的,若是神识向他靠近就会迅速会滑开。

  勿乞轻轻的鼓掌,慢吞吞的从鲛珠宝光中冉冉显形。刚出现的时候他不过是拇指长短的一个小人,渐渐的他身形越来越大,走到阳山王面前时,他已经恢复了正常身高。手指处一个石墩子滑到了自己身后,勿乞很雍容的向阳山王一伸手:“很不错的护身灵符,但是对吾无用。王爷,请坐!”

  阳山王双眸一凝,但是不等他做出任何动作,两道可怕的带着强烈警告气息的神识从他无法感知的地方呼啸轰下,他身边缠绕的光影鬼影轰然粉碎,阳山王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石墩子上。阳山王骇然,他这才知道除了勿乞,这石室中居然还隐藏了两个不得了的厉害人物。

  死死的盯着勿乞,阳山王嘶哑着嗓子有点犹豫的问道:“圣境?”

  勿乞一愣,然后他这才想起,人族的修炼境界自成体系,和天仙相当的祭司是以月亮纹章为标识,武将则是划分为太始盘古天九星天境;和金仙相当的祭司以圆月纹章为标识,武将划分为一元盘古天九星天境;和太乙金仙相当的祭司就是通天大祭司,以通天塔为标识;武将则是划分为鸿蒙盘古天九星天境。

  而超过了太乙境界踏入破道境,人族则称之为‘圣境’。一进圣境,则再无祭司和武将的区别,无论近身缠斗还是法术咒术都是绝顶厉害的。也就是说,任何一个圣境高手都是体法双修的存在,一如现在人族最有名的两位圣境的人物——轩辕黄帝和炎帝神农!

  阳山王自身还在鸿蒙盘古天境厮混,但是他的见识足够高,能够轻松将修为和他相当的几位议政亲王无声无息的禁锢住,而且禁锢的不仅仅是空间,就连时间和那些亲王的神念活动都彻底凝结了,这必须是圣境的大能才能做到的事情。

  勿乞轻轻点头,淡然一笑。

  阳山王看着勿乞的笑容顿时愣住了。按照吕不韦提供的情报,勿乞正儿八经的开始修炼才多少年的功夫?他进入盘古大陆又才多少年?就算他是体法双修的罕见体质,他怎么就踏入圣境了?而且似乎还是圣境之中修为极其惊人的那种,能不动声色禁锢好几位议政亲王,刚刚踏入圣境的人可做不到这一点。

  “圣境啊!”阳山王长叹道:“我人族功法最是速成,但是到了通天镜和鸿蒙境之后,这速度也放缓了。相对我人族短暂的生命而言,踏入通天镜的祭司也好,踏入鸿蒙境的武将也罢,他们不会有足够的时间去突破圣境的。想要突破圣境,时间不是问题,关键是自身的资质和福缘!”

  勿乞手一挥,无中生有的取出了一个小茶几,一个小茶壶,两个精致的茶杯。他掌心喷出元灵真焱将茶壶内一壶取自元灵幽境的先天真水烧滚,投入了几片采自元灵幽境的茶叶——这些茶树都是当年的元灵老人亲手种下,种子采摘自先天第一棵茶树,实实在在的先天灵根。

  幽香四溢,闻之神清气爽,勿乞一边烹煮茶叶一边笑道:“小子的资质很好,福缘不错,所以侥幸在这么短时间内踏入圣境。不瞒王爷,勿乞如今已经是圣境巅峰的修为!”

  阳山王骇然跳起,死死的盯着勿乞半晌说不出话来。圣境巅峰,他怎么就是圣境巅峰的修为了?简直是活见鬼,人族的两大圣皇轩辕黄帝和炎帝神农也不过是圣境巅峰的修为,他们时常去娲皇宫听娲皇氏耳提面命传授天地道义,耗费了无数年,积攒了无量功德才提升到了如此地步,怎么勿乞这小子轻轻松松的就达到了这个境界?

  先天灵茶越煮越是香气四溢,勿乞又取出了几个拇指大小的玉瓶,将玉瓶内粘稠如膏的亿载空青之类的天地奇珍滴入了几滴,这些灵药也是来自元灵幽境。自从元灵老人陨落,直到勿乞这转世之人回到元灵幽境将自己的老巢接收回来,这些宝贝可是积存了许多。

  拳头大小的一壶茶恰好就是两杯,勿乞给阳山王倒了一杯茶,小心翼翼的将滚烫宛如岩浆的茶水递给了阳山王:“王爷,试试看这杯茶。唔,药力很强,王爷如今是鸿蒙盘古天境六星境的修为罢?以前倒是没发现王爷的修为隐藏得如此之深,这杯茶,应该能帮王爷提升一星境界。”

  阳山王接过茶水,他望了勿乞一眼,一咬牙将茶水一口倒进了嘴里。滚烫的茶水入口就化为一道狂暴的灵气冲荡全身,阳山王的体内发出一阵‘咔咔’巨响,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他的身体突然长高了半寸有余,他额头裂开一条缝隙,一层死皮从他额头开始逐渐脱落,一如勿乞所言,他的修为顺利突破了一个小境界。

  勿乞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这杯茶水中蕴藏的灵气固然庞大,但是也只是对明道境的人有极强的功效,到了勿乞这个实力,一般的天才地宝先天灵根什么的除非拿来当饭吃,否则对他的修为没有半点儿好处,无非就是拿来当漱口水改善一下口味而已。

  放下茶盏,阳山王冷声道:“承情,承情!”

  勿乞丢下茶盏,他轻笑道:“好说,好说!这杯茶,就当是勿乞还了您的人情!”

  阳山王一愣,他惊问道:“吾对你,有何人情?”

  勿乞盯着阳山王的双眼悠悠说道:“小子初来盘古大陆时,很得旸丘王照护。后来也是借了王爷一脉的势力,才逐渐有了小子今曰的成就。若非托庇在王爷的势力之下,怕是小子早就被一些有心人给扼杀了。”

  手指轻弹茶几,勿乞叹道:“就好比如今东海亿万大军,若无从有熊原引去的那一道灵脉,小子如何能炼得出这么多士卒?若非小子是王爷的亲信,得到了昊尊皇赏识,又立下了些许功劳,怎会有如此待遇?”

  阳山王厉声道:“你也知道……”

  勿乞手掌一翻,一股恶风扑过去,将阳山王的所有言辞都逼回了他肚子里。勿乞冷笑道:“想听听我到底是怎么想的么?其实我对大虞并无任何恶意,我只是想要和身边的人有一份安稳的基业,能够保证我们很好的、无忧无虑的活着就可以了!东海这份基业,本来足以让我们很好的过下去!”

  轻叹一声,勿乞站起身来摇头道:“姬岙于我,兄弟之交,错非你这次下手算计东海,我自然会一心一意为大虞谋划,最少也要将那灵朝彻底覆灭了才行,让天庭好生吃一个大苦头。但是,你不该听吕不韦的话。”

  古怪的一笑,勿乞摇头道:“他好几次被我坏了大事,亲眷族人因为而死的有这么多人,他如今又是灵朝的重臣,你因为敌国之人的话而算计本国领军大臣,这种事情简直愚蠢得我都不想多说什么。”

  一团盘古紫气在勿乞的掌心冒了出来,在他的掌心化为一圈星云急速盘旋。勿乞盯着这团盘古紫气叹道:“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嘿,你看不出么?我是正儿八经的人类啊,无非我不是盘古大陆的土著而已。你们不该算计我,因为我对王爷你,对姬岙,其实并无恶意。”

  叹息一声,勿乞站起身来笑道:“人情还过了,事情也说开了,以后怎么做,就看王爷你的决断了!”

  歪了歪脑袋,勿乞有点吊儿郎当的说道:“只不过,既然王爷和诸位议政亲王都明说了我可能对大虞造成危害,那,我就小小的危害大虞一把罢!唔,当然,只要王爷不蠢到自己将我的身份说出去,黑山王是无法用我的出身来历来攻击王爷你的!王爷还是很有把握继承人皇之位的!”

  大笑一声,勿乞化为一道如丝如雨的青光飞散,绮霞和鄣乐公主紧随勿乞飞了出去。

  四周禁锢突然消散,几位议政亲王若无其事的继续站起身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在他们的感官中根本不存在。阳山王看着光溜溜的石室,心里一阵阵的发寒,他不知道勿乞要去做什么,要如何小小的危害大虞一把。

  猛不丁的,四周一阵地动山摇。

  众亲王冲出地面,他们很快就得到了天崩地裂般的消息。

  藏于大虞深宫的秘宝‘盘古山川社稷图’被不知名的人掠走,守护秘宝的十二名通天大祭司连人影都没看清就全部被人打晕,身上所有财物被洗劫一空,就连他们的通天塔都被人用秘法打开,一辈子的积蓄被人掏得干干净净。

  阳山王眼前一黑,差点没晕了过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