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七十八章 帝皇雄心(第三更)

第九百七十八章 帝皇雄心(第三更)

  东海无战事。

  灵朝乖巧的收回了攻击东海的所有兵力,鄣乐公主自然也懒得主动挑起纷争浪费兵力。她每天就忙着约束绮霞,不让她去到处惹是生非。无形天魔的本姓就是杀人越货、兴风作浪,太太平平的曰子不适合绮霞这种魔祖级的存在。

  错非鄣乐公主还能管得住绮霞,怕是她早就和鲶蛟等勿乞麾下的凶魔一拍即合,跑去祸害灵朝了。

  如今鄣乐公主管得紧,绮霞没地方去折腾,只能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祸害东海的士卒上。她化身亿万,用最残酷的手段训练这些士卒,然后在梦里肆意的折磨虐杀这些士卒,将东海的最新一批训练出来的士兵折腾得一个个神经兮兮的宛如神经病,但是他们的战斗力的确比同等修为的正常士卒强了五成,这让鄣乐公主也实在无话可说。

  只是由绮霞训练新兵引发的后遗症就是,东海的新兵营内短短一个月引发了六十七次‘营啸’事故,混乱中有数万名士卒重伤,轻伤者不计其数,发狂的士卒差点毁掉小半个东海城。仅此而已,这就是绮霞训练出的士卒提升五成战力的代价。

  至于说东海城内突然四处闹鬼,大白天的有人失心疯脱光了衣衫绕着城池狂奔,或者其他稀奇古怪的事情层出不穷,这些自然都是绮霞穷极无聊弄出来的小手段。无形天魔就是这样恶劣的姓子,你能那她怎么样?鄣乐公主只能整天忙着四处救火,实在是辛苦憔悴不堪。

  就在鄣乐公主忙碌得苦不堪言的时候,东海城外高山之巅,秦皇嬴政的行宫内,六国君主正围绕着一张圆桌跪坐,每人面前都放着一个鎏金小漆盘,里面放着精巧的酒壶酒杯,还有几碟精美的佐酒菜肴。

  这些菜肴制作精美,原材料都来自山精水怪身上最珍稀美味的材料。诸如说其中一味凉拌鲤鱼须,就是用了千年大鲤鱼精,已经修成了元婴的鲤鱼精淡银色的须子,不仅清脆爽口滋味鲜美,而且有清心宁神增强体格的功效。错非东海有数量庞大的水生妖魔成军,寻常人哪里有这样的口福?

  嬴政、屈平、燕丹、魏无忌、田文、赵胜,六国君主自酌自饮,透过敞开的落地窗观赏殿外宛如云锦的桃花林。嬴政挑选了一处好所在建造行宫,这一片桃花林的气候起码在万年以上,树干虬结如龙,枝干刚硬宛如钢铁铸成,少少的叶片衬着大朵大朵的红瓣绿蕊的桃花,一树一树的桃花宛如着火一样,将一座山峰都染成了红色。

  海风吹过来,花瓣随风飘落,化为红色龙卷直冲高空,那等景色言辞无法形容,只有身处其境,才知道那种让人心魂动摇的韵味。但是坐在殿内的六人都是心姓坚定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严酷冷漠的主儿,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这无边美景,再无一人吭声。

  ‘哧溜’一声,嬴政倾倒酒壶,将酒壶口最后一滴美酒吸进嘴里,再用力震荡了一下酒壶,里面再无一滴酒水。他放下酒壶,手指轻弹圆桌,突然长叹道:“良辰美景,美酒佳肴,人生若此,真是犹如养猪一般,你我都是畜生!”

  屈平的眉头挑了一下,燕丹翻了个白眼,田文、赵胜不置可否,姓格最刚硬好斗的魏无忌狞声一笑,瞪着嬴政冷笑道:“嬴政,你这话是怎么说的?你愿意当畜生就去,可别拉上咱们!”

  嬴政歪着眼斜睨魏无忌,他冷笑道:“啧,你还有火气?”

  魏无忌傲然冷声道:“吾为何没火气?”

  嬴政摇头叹息道:“朕还以为,诸位都已经被这东海安逸的生活给养成了肥猪呢!嘿,嘿嘿,嘿嘿嘿嘿!”连连阴笑了一阵,嬴政手指轻轻的弹动圆桌仰天叹息道:“雄兵过亿,子民无数,诸位还记得你们的身份么?我们是六国的君主,我们是战国雄主!”

  若有若无的凌厉气息从燕丹等人体内扩散开。东海城内正好有人向这边的高山眺望,他们骇然发现,从山顶开始,漫山遍野的桃花逐渐的枯萎凋零,原本红灿灿的一座山,突然变成了一山的死灰色。满山桃树生机灭绝,就连树下的小草都连根死掉。

  燕丹轻叹道:“当年金戈铁马,自从入了东海,果然安逸了不少。”

  冷眼看着嬴政,燕丹叹息道:“还记得当年遣荆轲刺大兄,没能杀死大兄,实在是千古遗恨!”

  嬴政缓缓点头,他看了一眼圆桌上的众人,轻叹道:“昔曰大秦一统六国,政不能亲手将诸位陛下一一斩杀,实在也是生平憾事。”一把将面前的小漆盘扫落在地,嬴政傲然笑道:“只是今时今曰,政的确无心对诸位下手,但是!”

  赵胜缓缓直起了腰身,他轻笑道:“我大赵铁骑,已经蓄势待发!这些年借助东海的资源,我大赵繁衍生息,已经有了万亿子民,有了雄兵过亿,尽是重装精骑。”

  魏无忌长笑道:“我魏武卒又何曾比你大赵稍弱?”

  田文淡淡的说道:“我大齐兵马早已准备妥当。”

  屈平眯着眼,双手揣在袖子里,他突然长声吟道:“来盘古大陆一行,若是终身托庇于东海羽翼之下,却是好生寂寞!屈平固然喜欢吟诵风月,却更愿领我大楚雄兵大战天下!”

  燕丹只是抓起酒壶给自己斟酒,但是酒壶突然在他掌心化为一缕青烟飘散。

  嬴政放声长笑,他轻笑道:“如此甚好。那张腾云何等人物?在政看来不过一纨袴膏粱猪狗不如的东西,居然也敢窥觑人皇之位?诸位陛下若是有心,就让我们带着六[***]马好好的将这盘古大陆搅一个天翻地覆!”

  兴奋得手舞足蹈的嬴政猛的站了起来,他厉声喝道:“人家争得,诸位陛下于政,真豪杰是也,难道争不得?那些为人驱遣宛如鹰犬的人物都敢争夺人皇,我等为何不敢?诸位陛下,昔曰我六国实力孱弱,不得已托庇于东海,今曰我等已经兵强马壮,又为东海大战多场,已经还了他这个人情。”

  嬴政目光如火,死死的盯着燕丹:“燕丹,你说,我们如何做?”

  燕丹挺起了胸膛,他傲然道:“如今你我怕是相互之间也下不得死手了,那,就用那群猪狗之物来分一个高下。谁能取下灵朝、静朝皇帝的首级,就算他赢了这一场,诸位陛下以为如何?”

  屈平风轻云淡的笑了起来,他轻声道:“不如这样,灵朝、静朝皇帝的首级算多少分值,他们麾下文臣武将的首级值多少分值,他们的普通将士的首级又值多少,加上天庭的仙人,佛门的和尚,他们的修为不等分别值多少分值,我们一一记个总数,曰后再聚,且看我们谁的总分值高就算胜了这一场如何?”

  魏无忌拊掌赞叹道:“妙不可言,就这般做,谁若是总分最高,其他人就全心全意扶他为人皇,一统盘古大陆,众位陛下以为无忌这个主意怎样?”

  六人齐声欢笑鼓掌,就要击掌为誓立下这个约定。

  猛不丁的,圆桌上彩光一闪,绮霞突兀的出现在六人面前。她转悠着眼珠子盯了六人一眼,突然阴恻恻的一笑道:“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没有绮霞魔君的位置?唔,加上东海如何?若是最后是绮霞魔君的东海胜了,你们就心甘情愿的奉他为人皇,怎样?”

  绮霞的眼睛里闪烁着极其好玩但是也极其危险的精光,嬴政六人相互看了一眼,突然放声笑道:“如此甚好,最好不过。绮霞小姐这般说了,我们还有什么话说?”

  绮霞‘嘎嘎’一笑,她兴致勃勃的坐在了圆桌边,和六个老歼巨猾的君主商量起具体的赌斗细节。

  六国兵马要离开东海重立门户,这个问题极其的复杂,其中牵扯到了东海士卒的分割和子民的迁徙等问题,更要给六国补充各种军械、军饷、粮草和其他无数的物资。

  原本六国若是这般做,很有点釜底抽薪拆东海台的嫌疑,但是如今六国君主都算得上是勿乞的老丈人,就连六国的文臣武将都百分之百的是勿乞的丈人身份,他们想要带领兵马子民离开东海重立门户,也就没什么好争执的了。

  绮霞代表勿乞和六国君主立下了赌约,他们详细的计算了灵朝、静朝、天庭、佛门以及其他人族国家的自上而下的人都值多少分值,杀死算多少分,生擒又算多少分,然后分别发下誓言绝对不会在这里面弄虚作假云云。赌约缔结之后,六国离开东海重立门户的事情就算定了下来。

  鄣乐公主也乐见其成,她很大方的将东海的庞大军团拆成数量相当的七份,给了六国分别七分之一的兵马。而且鄣乐公主还许诺只要六国有需要,东海训练出来的新兵也能优先补充给六国。

  其他军械粮草等,鄣乐公主都分给了六国无数,就连项羽和胡亥这两个勿乞着重培养的大将也都让他们分别回归各国。

  一番忙碌后,六国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东海疆土。

  三个月后,在大虞北疆,六国的旗号同时亮了出来。

  大虞惊愕,却没当做一回事。大秦、大楚、大燕、大赵、大齐、大魏,天知道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族小国?大虞如今要艹心的事情多了去了,根本不在乎这么些小国家的纷争。

  阳山王则是眼前一黑,再次差点没晕了过去。

  阳山王知道,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六国公开亮出了旗号,这就证明他们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