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七十九章 席卷北疆(第四更)

第九百七十九章 席卷北疆(第四更)

  勿乞还在焱君大角的老巢中炼器,鄣乐公主和绮霞在努力的编练新军。六国带走了东海七分之六的军力,如今东海的军力很有点捉襟见肘,甚至连维持正常的驻守兵力都不足够。幸好灵朝如今收缩了兵力,不敢和东海全面对抗,鄣乐公主只是维持了边境线的正常守军,其他城池、军镇基本上都是虚插旌旗,勉强也蒙蔽了过去。

  地下灵穴还在不断的编练新的士卒,东海军力短缺的状况很快就能得到解决。

  但是在大虞的边疆,六国已经掀起了一片狂潮,无论是大虞、灵朝还是静朝,都被他们弄得苦不堪言。拥有了足够的兵力,拥有了足够的顶尖高手,六国又恢复了他们战争怪兽的本来面目。

  燕丹站在一座大山之巅,前方就是静朝为了防范大虞进攻而设立的一座重要军镇。这座军镇长宽百里,高达里许的城墙上密布着尖锐的合金尖刺,普通人族士兵一旦碰到就会被切断肢体。军镇内驻扎了两百万人,所有人全部是士卒,除了少数解决士兵生理需求的女子,这座巨大的军镇内并无一个平民。

  和这座军镇遥遥相对的,就是大虞西北边疆的一个九品大州凉州。人口不过千万的凉州被这座军镇压制得喘不过起来,不时有民间女子被这军镇中的静朝士卒掳走,凉州牧三番五次向大虞请求援兵,但是正忙于平定南疆的大虞并没有多余的兵力派来这里。

  倒是最近姬岙派遣了二十万飞熊军进驻此处,彻底的压制住了这座军镇的嚣张气焰,军镇内的静朝士卒再不敢随意外出,唯恐碰到飞熊军的哨探队伍。毕竟飞熊军的所有士卒都是一员盘古天境以上的修为,而这座军镇中九成以上的士卒都是太始盘古天的实力,他们哪里有胆子和飞熊军对抗。

  唯有借助这座军镇变态坚固的城墙和强横的城防禁制,这座军镇勉强抵挡住了飞熊军的攻势。

  望着前方的军镇,燕丹笑着向站在身边的韩非子颔首道:“韩非,看你了!”

  韩非子温和的一笑,他掏出一支长有三尺婴孩手臂粗细的毛笔向着前方虚空一划,低声喝道:“言出法随,律令,开!”随着韩非子的呵斥声,那座军镇长宽百里高里许的变态城墙轰然坍塌,大地上出现了一条长数百里宽里许深不见底的裂痕,将军镇从中分成了两半。

  数百名黑衣燕国祭司站在山腰,同时举起双手,大片乌云从他们掌心喷出,化为一片氤氲乌云向军镇扩散过去。韩非子刚才惊天一击震得城内百万驻军头昏目眩,城内的好几个静朝通天大祭司都没能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乌云笼罩军镇,奇异的带着一丝腥臭味道的香气冉冉扩散开,包括那几个通天大祭司在内,所有人都是身体一阵摇晃,沉甸甸的软在地上昏迷过去。这乌云是东海秘制的,用采自元灵幽境的‘独角麻蛇藤’的花粉为主要原料制成的迷香,效果比盗得经中记载的醉龙香还要厉害十倍,毕竟元灵老人炼制丹药的技巧,可比那白老鼠高明太多了。

  满城士卒不战而溃,燕国大军掩杀而上,所有士卒都尽成俘虏。

  一个月内,大燕连破静朝三十六城一百二十七军镇,静朝朝堂为之震动。

  在大燕攻城伐地的同时,魏无忌亲自率领三十万魏武卒,正在攻打一个人类国家的都城。守军也是三十万,魏无忌出动的攻城兵马也是三十万,从常理而言,魏无忌这就是让麾下士卒送死!

  但是不愧是大魏仗之以横行战国的魏武卒,三十万士卒光着上半身,下身仅仅穿着一条牛鼻裤头,宛如疯癫一样向城上守军发动潮水一样的攻击。他们不知道疼痛,不知道躲闪,不知道害怕,在魏无忌的亲自督战下,他们只知道顺着云梯楼台亡命的向城池上攀爬。

  城头上的守军惊恐的和这些宛如疯虎的魏武卒厮杀,他们一个接一个被斩杀,他们的头颅被魏武卒悬挂在腰带上当做战利品,鲜血顺着疯狂的魏武卒的身体流淌下来,将他们染成了血人。

  短短半个时辰,守军军心崩溃,士卒们放下兵器四散溃逃。三十万魏武卒呼啸着冲进城内,将所有守军杀得干干净净。这个国家的帝皇惊恐的跪在魏无忌面前乞降,却被魏无忌一剑斩下了头颅。放声狂笑的魏无忌将这个皇帝最美丽的妃子赏赐给了最先冲进城池的魏武卒,自己搂着那皇帝美丽的皇后坐在了高高的宝座上。

  就在被大魏攻破的这座城池的东南方,一场惨厉的野战爆发了。

  绵延数万里的草原上,赵胜统辖的十万大赵步兵被十倍兵力的敌军包围,空荡荡的草原上无险可守,漫天箭雨呼啸往来,赵胜麾下的士卒被射得宛如筛子一般。敌人的将领骑在坐骑上放声狂笑,他挥动着长剑,勒令士卒们用尽全力攻击,一定要将赵胜的十万兵马斩尽杀绝,他要将赵胜的头颅砍下来,将他的头骨制成精美的酒器献给自己的帝王。

  大战持续了三个时辰,在优势兵力的围攻下,赵胜的阵脚好几次差点被人粉碎。

  就在赵胜身边的士卒快要抵挡不住敌人的攻击时,四面八方一共十队骑兵呼啸冲来。每一队骑兵不过区区万人,但是他们骑着体积巨大的各种狰狞妖兽,宛如十柄钢刀一般插进了敌人的阵列。

  一次穿插,百万大军就被切成了数十块首尾不能相连的零碎阵列。白发白须身披重甲的廉颇狂笑着挥动长刀,驱动坐骑宛如一团火云冲突而来,隔开千丈之遥一道刀气横扫而出,地方统兵大帅惨嚎一声被从正中劈成了两片,身前身后被这一刀劈死的士卒足足有数千人之众。

  领着另外一队骑兵呼啸而来的李牧恼怒的哼了一声,愤懑的瞪了廉颇一眼,一肚皮火气全发泄在了旁人身上。剑光如雨,李牧连连挥动长剑,所过之处无数人头冲天飞起,瞬息间屠人过万,敌军士卒吓得望风而拜,再无战心。

  赵胜举起手中长剑仰天狂笑,笑声让百万敌军胆战心惊,纷纷跪倒在地祈求活命。

  在另外一处战场上,白起面前尸横遍野,过百万敌军被屠戮于斯。兴奋得面孔发紫的徐福手舞足蹈的念诵着咒语,默默的呼唤着雷霥的真名。庞大的电流从高空落下,百万敌军被雷霥满意的取走,巨大的红光落下,五成落入了白起的体内。白起周身血雾缠绕,他猛地举起长剑,四周同样血光缠绕全身的大秦士卒宛如野兽一样仰天呼啸,杀气震得四野震颤。

  而在这处血腥战场不远处另外一国的都城内,一名服下剧毒,浑身燃起了阴森鬼火的帝皇嘶声哀嚎着,他痛苦的在地上挣扎抽搐,不解的看着自己朝中权威最重的几员重臣。

  李斯阴笑着从宝座一旁的帷幕后走了出来,笑着向这几员臣子拱手道:“恭喜诸位,如今你我同朝为臣,曰后还要诸位多多关照李某人。嘿,诸位弃暗投明归顺大秦,陛下一定重重有赏!”

  兵不血刃,李斯将这个国家一举颠覆,唯独那皇帝死得冤里冤枉,根本不知道自家大臣为何毒杀自己。

  在距离李斯颠覆的这个国家极远之处,两国正在进行最后的决战,双方都动员了本国最后的军力,从一元盘古天境界的大将到太始盘古天的普通士卒,再到不入流的仆兵和奴兵,甚至就连寻常壮汉都被送上了战场。双方汇聚的正规军超过百万,那些炮灰士卒则不计其数。

  长达年余的交战让双方都已经筋疲力尽,他们正在寻找对方的纰漏,准备对敌人发动最后最致命的一击。但是天崩地裂声传来,附近几条大河卷起了滔天巨浪,浪头上有无数巨兽奔驰,田单、田忌统辖无数齐国兵马奔杀而来,两国兵马全军覆没。

  顺着掀起巨浪的大河向东行去,灵朝在北疆向西方扫荡的一路大军正宛如疯癫一般在山林之中乱转。四周都是迷雾重重,到处都是鬼影森森,到处都能听到曼妙的山鬼歌声,那柔媚的声音经常吸引灵朝士卒踉跄着走入山林中,然后他们再也没有出现。

  天空不时落下冰雹,砸得士卒们头破血流。偶尔有晴空霹雳落下,将好些士兵烧得一片焦糊。平地里更有沼泽凭空冒出,还有流沙、火海、无数毒虫陷阱。这支百万人规模的灵朝大军就好似一个大苹果,被人一层层的削得越来越小。

  而出手之人只是屈平的嫡子,大楚的太子屈郢,他召集无数山鬼阴神布下了万神迷灵之阵,灵朝的百万大军,连同随军的数万祭司一并被大阵困死,并无一人能走出这片死亡的山林。

  山林外,屈平召唤出一尊高有千里的巨鬼,轻轻的一掌将一座灵朝大城的城墙掀飞,项羽迫不及待的带着楚项雄兵冲进了城内,滔天血光直冲云霄。

  六国动,天下惊,六国兵锋所指之处,灵朝、静朝尽皆束手,外域万国胆战心惊。

  短短三年,六国疆土扩张无数,六国的疆域连起来,几乎将大虞北疆全部侵占。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