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八十七章 天庭重劫(第四更)

第九百八十七章 天庭重劫(第四更)

  凄凄惨惨戚戚的鬼呑罗带着一众鬼子鬼孙在虚空中狼狈逃窜,身后极其遥远的地方,无数外域生灵宛如闻到血腥味的蚂蝗一样紧追不舍。因为外域生灵的数量太大太密集,他们在虚空中组成了一片厚厚的乌云,遮盖了星辰的光芒向着鬼呑罗追了过来。

  鬼呑罗咬牙切齿的带着无数天鬼在前方逃窜,天鬼有穿梭虚空的能力,他们的遁行速度比后方的追兵要快了许多,倒是不虞被敌人追杀上来。但是被逼背井离乡的屈辱让鬼呑罗恨得双眼直喷火,万鬼幡的威力固然是强大无比,鬼呑罗甚至有信心借助万鬼幡的力量短时间的对抗合道境的大能。

  但是万鬼幡内的本命魔神数量太少,对付数量少的敌人固然占了极大的优势,面对数量多出了数百倍、数千倍乃至数万数亿倍的敌人,万鬼幡的威力就无法发挥了。

  “需要更多的陨落魔神的尸身。”鬼呑罗咬着牙暗自盘算着,上古之时陨落的混沌魔神不计其数,但是九成以上都是形神俱灭的死法,保留了完整尸身的可没有多少。他翻遍了整个鬼界也就凑齐了这么点本命神魔,要到哪里才能找到更多的魔神尸身呢?

  正在犯愁呢,斜刺里虚空突然破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一道黑漆漆粘稠如墨的魔焰裹着一条巨大的人影冲了出来。那模糊不清的人影朝那巨大的窟窿愤怒的咆哮道:“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找你们算账的!凡是得罪老祖我的人,都要死无葬身之地,我告诉你们,老祖要灭了你们整个种族!”

  ‘嚯啦啦’一声巨响,无数稀奇古怪的外域生灵从那巨大的窟窿中追杀了出来,魔焰中的巨大人影一声不吭转身就逃,堪堪和鬼呑罗跑了个肩并肩。

  两人对望一眼,鬼呑罗突然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老魔头,你的老巢也被人抄了?嘿嘿,多少年不见了?你这没出息的东西,居然投靠了天庭,你的徒子徒孙带着人正和老子的子孙们打得热闹呢。”

  魔焰中的巨人愤怒的瞪了鬼呑罗一眼,他冷笑道:“鬼呑罗,你有空嘲笑我泰始魔,不如想想办法怎么自己保命罢!嘿,嘿嘿,你带着这群小鬼子跑了出来,难不成也被人抄了老家?”

  魔焰中无数细小的魔影同时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泰始魔,盘古世界分离出的太古魔界的幕后老祖,和鬼呑罗在鬼界的地位相当。魔界也同样受到了突然入侵的外域生灵的猛烈攻击,措手不及的泰始魔带着留守魔界的徒子徒孙杀伤了无数外域生灵后,终于法力匮竭,只能狼狈的逃窜。

  但是魔界的那些魔仙、魔头、大小魔物的飞行速度有限,他们可没有天鬼的种族神通可以随意破开虚空飞遁,故而泰始魔施展无上魔功,以自身本命魔焰化身一方虚空,将魔界所有的魔物全部带上遁入了虚空逃窜。如今泰始魔放声嘲笑鬼呑罗,魔焰中的魔子魔孙们自然是要附和老祖宗的话对鬼呑罗大声嘲笑才是。

  鬼呑罗悻悻然的吐了一口吐沫,一鬼一魔冷眼对视了一阵,同时望了一眼身后追杀来的追兵,他们再也懒得浪费口水做意气之争,只是闷着头向前急速逃窜。大家都在逃命,大哥不说二哥,谁也不比谁光彩到哪里去,还是全心全意的带人逃窜好了。

  一路上两人带着无数天鬼经过了无数天境,那些外域生灵纷纷分兵侵入了那些大大小小有人居住的星球。

  外域的人族已经有九成随着外域天境返回盘古大陆,但是还有一诚仁类居住在无数星球上。这些星球上更有侵入盘古大陆的大大小小的仙门留守的仙人和修士,虽然仙门的主力都奉天庭和佛门的旨意侵入盘古大陆准备与大虞为难,但是为了守住自家祖师留下的基业,他们在山门中基本上都留下了三成以上的实力留守。

  一诚仁类,三成仙人和散修,这个数字无比庞大,比侵入的外域生灵的数字庞大了无数倍。那些强悍、凶残、暴虐成姓、食欲控制大脑的外域生灵嗷嗷嚎叫着冲进了这些星球,首当其冲对那些洞天福地中的仙人发动了亡命的攻击。

  所有外域生灵都是来盘古世界猎食的,普通人类的那点精血对他们而言只是开胃的小点心,但是修为强大的仙人和修士就是正儿八经的大餐。所以所有的外域生灵都暂时的对凡人不屑一顾,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仙人和修士身上。

  一时间外域无数洞天福地化为修罗场,侵入盘古世界的这些外域生灵居然有覆灭道门、佛门在外域天境整个道统之势。

  所有侵入盘古大陆的仙门的根基重地还是在外域星空的那些星球上,他们宗门的典籍,他们祖师留下的诸般信物法宝,甚至是他们陨落的祖师的残骸都留在这些星球上的山门中。若是这些山门被外域入侵的魔神彻底铲平,这些仙门从某种意义上就成了无根的浮萍。

  娲皇氏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斩草除根之势!

  七佛九道万万不敢对人族用这种手段,人族独享天地大气运,受盘古世界天道庇护,就算是合道境的存在若是敢覆灭人族,他们也自当魂飞魄散。但是盘古世界的天道可从来没有庇护仙人和佛陀,娲皇氏就算将所有仙人佛陀斩尽杀绝,天道只会给她降下无量功德!

  或许到了今天,七佛九道才会真正明白什么叫做‘不要得罪女人’!

  鬼呑罗和泰始魔两个不良腹黑之人眼看后方无穷无尽的追兵沿途洗劫袭杀各处道家山门、佛家道场,两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带着追兵就在外域星空绕起了圈子。

  他们有意带着这些追兵去那些名气最大、实力最雄厚的道门、佛门的宗门去逛悠,所过之处那些外域魔神宛如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之极的分兵对那些道门、佛门的宗门发动了血腥攻击。追杀鬼呑罗和泰始魔的魔神数量逐渐减少,被两[***]害的仙门却越来越多。

  如此在虚空中逃窜了大半年,也不知道有多少仙门被这两个恶棍祸害,两人正盘算着要将追兵引去哪里的时候,前方密密麻麻无数的外域魔神呼啸而来,领着那些外域魔神狼狈逃窜的,同样是鬼呑罗和泰始魔的老熟人——妖界荒皇和灵界羙灵后。

  四人迎头碰上,神识迅速的交流了一番,鬼呑罗嘿嘿怪笑了一阵,一挥手将身后的鬼子鬼孙全部收入了自己开辟的小世界中。四人一个交错,鬼呑罗孤身一人领着小半追兵向远处遁去,其他三人则是领着浩浩荡荡无数追兵直奔高空。

  抛开泰始魔、荒皇、羙灵后三人不提,鬼呑罗一路挑衅,一路带着众多追兵向高空飞掠,一路飞过无数天险禁制,前方一片明光照耀下来,三十三片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的云台出现在远处,每一片云台之间都有极长的黄金阶梯相连,天庭的根本重地三十三天到了。

  数万里外,高大宏伟,时刻散发出无量金光的南天门正摇摇欲坠,天庭驻守南天门的八大天王正领着无数天兵天将和同样无边无际的外域魔神死命相争。

  驻守天庭三十三天第一重天太皇黄曾天除了八大天王,还有无数的仙官、仙君、天君、灵官、天将、天帅,其他仙人和天兵天将不计其数。

  外域魔神来势凶猛、攻势猛烈,但是凭借着精良的仙器甲胄,凭借着训练有素的阵法,凭借着天庭历年来布置的无数防御大阵,天庭勉强在南天门和外域魔神苦苦相争。南天门作为天庭最重要的门户,这牌坊自身就是一件混沌灵宝,有着极其强大的威力,天庭的士卒在南天门附近作战自身修为能平均提升三品以上,而敌人在南天门附近起码要被压制三成的实力。

  尤其南天门禁锢了虚空,能够通行的范围就是南天门下这宽不足十里的空间,外域魔神无法展开兵力。

  到处都是剑光刀影,到处都是雷火喷射,巨响声不断传来,每一弹指的时间都有数以千计的天兵天将和外域生灵骨肉成泥。天兵天将的身体一旦碎裂,他们的魂魄立刻被一道无形力量保护着遁入虚空,而外域生灵一旦身躯碎裂,南天门上仙光扫过,外域生灵的魂魄全部被打成了最细小的魂魄微粒飘散。

  双方勉强相持,但是数千名修为极其强悍的外域魔神正在联手攻击南天门,一旦南天门倒塌,以太皇黄曾天在天庭最低下的地位,以他孱弱的兵力配备,这一重天当即会被外域魔神血洗。

  鬼呑罗得意的笑着,他化身一道黑光冲到了南天门前,一点不怜惜自己炼制的万鬼幡受损,豁出去全部力量将万鬼幡重重的砸向了南天门。

  万里高下的一片黑色洪流呼啸而下,无数鬼啸声冲天而起,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南天门被鬼呑罗倾命一击,金色的牌坊当即倒塌。南天门呻吟着化为一道强光直奔三十三天外而去,被堵在南天门外无法展开兵力发动全面攻击的外域魔神则是哗啦啦一下散开,宛如破堤的潮水一样冲入了太皇黄曾天。

  鬼呑罗放声狂笑,他身形一晃消失得无影无踪,紧随他而来的外域魔神们呆了呆,同样大吼大叫着冲进了天庭。淡金色的仙血流了满地都是,太皇黄曾天内的天仙惨遭屠戮。

  天庭的明光骤然暗了一丝,浩浩云烟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