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百九十二章 仙体飞灰

第九百九十二章 仙体飞灰

  大道祖互视良久,随后目光缓缓扫过大殿内的所有首传弟子、真传弟子和亲传弟子。千多名盘古世界顶儿尖儿的大能口观鼻鼻观心纹丝不动,宛如泥胎木雕,个个都是有道的全真、虔诚的羽士,看上去全都是九大道祖的真心弟子,个个都忠心赤胆。

  但是九大道祖最顶尖的二十七名首传弟子排名前列的赤城道人同样站在这里,他也是纹丝不动,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一本正经的好似他依旧是那个长眉道人的孝顺徒弟、真心门人。

  大殿里突然有一道清风飘然而起,肉眼可见的青色风劲环绕着赤城道人,将他禁锢得动弹不得。长眉道人冉冉吐出一口长气,他淡淡的说道:“去娲皇宫前咒骂娲皇氏一盏茶功夫,放弃你脑子里那些莫名其妙的念头,你依旧是为师最好的徒儿。”

  赤城道人动弹不得,他只笑道:“道祖在笑话呢。”

  长眉道人静静的看着赤城道人,赤城道人同样静静的看着他。两人双眸中都好似有星云缠绕,点点奇光每一点都带着无穷的天地奥秘。过了足足一个时辰,长眉道人才轻声道:“你一直是为师最好的徒儿,为师以为,道门下一个合道之人,不是你白眉师伯的大弟子赤阳真人,就一定是你。”

  长眉道人说这番话的时候,嘴角都在哆嗦,已经古井无波无数年宛如枯木僵石的心脏隐隐刺痛,痛得他声音都在隐隐颤抖。对合道境的存在而言,想要他们心境波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次,因为赤城道人的‘背叛’,姑且说这种行径是‘背叛’吧,长眉道人被深深的伤害了。

  一番话没能换来赤城道人半点儿回应,他只是轻轻的笑着,看着长眉道人缓缓点头。

  长眉道人又沉默良久,他咬牙道:“长生不老逍遥无边,做仙人有什么不好?那人族就犹如蜉蝣蝼蚁,朝生夕灭就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做主,做人有什么好?”

  赤城道人终于开口了,他轻声笑道:“若是做人不好,道祖为何想方设法要控制人族?”

  长眉道人语塞,他有点狼狈的看了看自己的八位师兄弟,九位道祖同时沉默,无法从‘本心’的角度回答这个问题。是啊,如果人族真的是蝼蚁一般渺小,那么他道门、佛门为什么一直努力尝试分化人族、分裂人族、掌控人族?

  不就是因为其实人族并不是那么渺小,并不是那么弱小么?现今的道门、佛门,除了九位道祖、七位佛祖出身混沌魔神,除了门下一些一类修成的大能不属人族,其他九成五分以上的道人、僧人,他们哪个不是人族出身?道人也就罢了,一世得到仙缘,立刻平地升仙得享长生。而僧人呢?僧人以念力、信仰力为证道之根基,经常发大宏愿以助己成道。故而僧人修炼速度比道人更快,但是他们付出的代价更大,很多佛门佛陀往往历经万世、十万世、百万世轮回,在人族中不断转世投胎才最终成佛。

  不管仙人、佛陀,他们和人族都是斩不去那千丝万缕的联系。任凭他们如今多么藐视‘弱小’的、‘孱弱’的、‘不开化’的人族,哪怕天道都不承认他们是人族的一部分,但是他们始终是‘人’修炼而成。

  就好似一棵大树嘲笑树种子的渺小,长眉道人说人族渺小,实则是诛心之言。他诛杀的不是他人的心,而是他自己的。而赤城道人一声反问,却让九位道祖再也无法开口。

  又是良久的沉默,长眉道人才低声叹道:“字字诛心啊!”

  苦笑许久,长眉道人才好奇的问赤城道人:“是你拜入为师门下后,娲皇氏才找到你?”

  赤城道人清幽的目光看着长眉道人,目光中透着一股子深切的怀念。沉吟了许久,赤城道人才低声说道:“道祖可记得,道祖强收渔人古晨为徒时,那时候还是人族圣帝颛顼治世。在道祖遇见渔人古晨之前,颛顼帝曾亲临滁水拜访古晨。”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赤城道人语气变得十分激动,脸上也带上了一层晕红。他沉声道:“那时人族何等繁盛,盘古大陆何等广大,古晨只是芸芸众生中人皇治下一小民。而颛顼圣帝亲自登门向古晨拜了三拜,求古晨看在人族气运的份上,若是拜入了道祖门下,须时刻记得自己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仙’!”

  长眉道人脸蛋一阵抽搐,他双手结成太极印,近乎疯狂的在那里连连掐动印诀计算着什么。过了许久,他才厉声喝道:“胡说八道,以颛顼小儿的道行,他怎可能知道为师要收你为徒?”

  赤城道人笑得很灿烂,他颔首道:“颛顼圣帝那时候才什么修为?大概和寻常一天仙相当罢?他的确不知道祖要收古晨为徒,他只是奉圣母娘娘之命拜访渔人古晨罢了!”

  红光满面的赤城道人厉声道:“以颛顼圣帝之尊,亲自登门三拜一寻常黎民,只是为了我人族气运。我古晨固然只是蝼蚁般渺小人类,却终生不敢忘却这等恩义!”

  手指九位道祖,赤城道人冷笑道:“尔等高高在上,视天下万物宛如刍狗,就连一丝人味都没有。强行收我为徒,绝我夫妻之情,绝我父子之情,此等行径何其残酷?我人族圣母以及三圣皇、五圣帝,宛如亲生父母,待天下黎民直如亲出,庇护我人族繁衍生息无数世代,却于我人族无一索取!”

  傲然一笑,赤城道人望着长眉道人冷声道:“如此恩义,何以报得?只能粉身碎骨,今曰让尔等自高自大自以为人上之人的无情无义之辈,给你们一个教训罢了!”

  长眉道人‘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他哆哆嗦嗦的指着赤城道人厉声喝道:“吾等无情无义?”

  赤城道人沉默许久,最终缓缓点头道:“岂能比得我人族骨肉繁衍之恩?”

  长眉道人哆哆嗦嗦的举起右手,他厉声喝道:“好,好,好,人族骨肉繁衍之恩,人族骨肉繁衍之恩。嘿嘿,嘿嘿,娲皇氏她居然能算定为师要收你为徒?嘿,你如此资质……”

  暴怒的长眉道人突然恢复了镇定,他淡淡的说道:“原来如此,娲皇氏掌管万灵鼎,以她的手段,自然能监控人族子民,资质好坏谁能瞒得过她?原来如此,提前让颛顼去登门拜访那些人族之中顶尖的天才,嘿,自然为师不管收谁为徒,都会落入她彀中。”

  轻叹一声,长眉道人向另外八名道祖颔首道:“吾等都轻看她了。”

  一对长眉雪一样银白,位列九位道祖第一的白眉道人轻叹道:“的确,吾等都小看娲皇氏了。”

  长眉道人再次叹息一声,他望着赤城道人沉声道:“下世,你依旧能做为师弟子。”

  赤城道人轻声笑道:“罢了,罢了,这辈子已经累了,还请道祖放过古晨,让古晨生生世世做一个凡人罢。凡人之乐,尔等岂能知也?”

  长眉道人面色微微一变,赤城道人连下辈子都不愿意再做他的门人,在这一场和娲皇氏的较量中,无疑长眉道人彻底惨败。输得干干净净,输得一败涂地,就连最后一点儿挽回颜面的机会都没有。

  冷笑一声,长眉道人淡然道:“如此,你就连下世为人的机会都没有了。”

  赤城道人眯着眼笑了起来,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不以为然的唱起了一首曲调异常古朴,词句单调但是充盈着澎湃生机的渔歌小调。刚开始他还有点生疏,但是很快他就放声高唱起来,在他的歌声中,有船桨‘吱呀’,有流水哗哗,有鱼鹰展翅,更有一美丽而勤劳的妇人在忙碌的抛洒渔网……

  长眉道人左眼的眼角缓缓流出一滴紫色眼泪,瞬间化为一团紫色莲花腾空而起,飘浮在长眉道人头顶。一声轻叹,长眉道人高高举起的右手轻轻一落,赤城道人历经千万量劫千锤百炼的大罗金身轰然粉碎,化为无数道紫色流光飘散。

  一道朦胧的人影悬浮在大殿中,长眉道人厉声道:“最后一次问你,赤城,你可后悔,你可愿意再入我门下?”

  赤城道人呵呵大笑起来,他放声笑道:“还请道祖叫我古晨就是。纵然魂飞魄散,纵然骨肉成泥,我,只愿为人!道祖啊,道祖啊,我渔人古晨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的人……我不愿意做高高在上视众生为蝼蚁的仙,我,只愿意做人啊!”

  长眉道人冷笑起来:“自甘堕落,真个是自寻死路!”

  手指轻弹,一道雷光向赤城道人的神魂轰去。

  虚空中一声轻响传来,一尊四足方鼎破空轰碎了道元宫的屋顶落下,一道灵光从鼎口喷出洒在赤城道人神魂上,赤城道人神魂崩解,只有一道灵魂遁入了轮回之中。

  不等长眉道人和其他几位道祖出手对付这座四足方鼎——盘古世界本源至宝‘万灵鼎’,三十三中已经发生了令长眉道人再次吐血三升的异变。

  赤城道人门下有心腹门徒数百,这些门徒当中不乏太乙大能,当赤城道人‘我只愿意做人’的高呼声响彻道家三十六重天,数以十万计的赤城门人纷纷丢下身上的所有法宝,脱去了所有的仙衣星冠,齐声大笑欢呼道‘我只愿意做人’的口号,轰然自爆仙体。

  万灵鼎放出无量灵光笼罩这些自爆仙体的仙人魂魄,将他们全部送入了轮回之中。

  可怕的仙人自爆,将三十三天所有禁制彻底粉碎,更杀伤了无数天庭仙人。

  外域魔神欢啸着向上冲锋,一路直冲到了紫薇灵应大天帝通明殿前。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