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一章 大战开幕(第一更)

第一千零一章 大战开幕(第一更)

  大虞东南疆域,两山之间一座雄城赫然在望。城前有一块儿方圆数百里的平地,足以容纳百万大军。密密麻麻的帐篷占据了这块空地,挑着灵朝旗号的士卒正犹如蚂蚁一样在军营四周艹练。

  鼓角声隐隐传来,两山之间高有里许的城墙上,几名大虞将领正双手抱胸,冷眼看着数十里外忙碌的敌军。城池内外的所有禁制已经全部开启,广达万里的禁空法阵让这里变成了一切飞禽的禁区。不时有倒霉的鸟儿误入这一方空域,随后就好似石头一样沉甸甸的坠落。

  城内再无一个平民,整整三十万士卒驻扎在这座大城中,统辖这些士卒的,是一名修为已经半步踏入了鸿蒙盘古天境的大将,正是他带着几员副将在城头观望远处的灵朝敌军。这员将领公孙梦出身良渚世家,世代都为武将,大虞东南数百座城池基本上是他公孙家的传统领地。

  看到忙忙碌碌的敌军,公孙梦重重的往城外啐了一口。他低声笑道:“从朝堂上来的消息。”听到公孙梦这般说话,他的副将们急忙摆出了洗耳恭听的架势。公孙梦满意的点点头,将他公孙家传来的情报慢慢说来。

  敖不尊一通乱折腾,各方势力的所有龙族坐骑和大量神兽、仙兽坐骑都尽归东海。龙族一通,庞大的龙族暴露出的实力让各方心惊胆战。猛不丁的东海就成了盘古大陆上举足轻重的一方大势力,而且谁也不知道东海还有什么底牌。

  灵朝、静朝都以为敖不尊的行动得到了勿乞的授意,他们盘算了一阵,立刻发动了对大虞的全面进攻。他们都害怕东海将龙族彻底收编后主动攻击自己,在最糟糕的局势到来前,他们一定要尽快的攻下大虞,完成七佛九道盘算了许多年的封神大计。

  所以这次灵朝、静朝的全面进攻,实在是被敖不尊逼出来的。

  公孙梦大笑道:“不过,那个叫做敖不尊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就连我公孙家的长老都得不到任何消息,这厮的来路肯定很古怪。不过这样也好,这群混账东西总算是打过来了,我们可以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

  揉动着拳头,公孙梦将手指捏得咔咔作响。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和灵朝大军交战,立下足够的战功,以战功封侯甚至是封王,这是公孙梦乃至所有大虞军士的梦想。

  大地在缓缓颤抖,公孙梦等人惊愕的抬头向远处望去。就在那灵朝军营的后方,数十名天仙正在以仙法喝开山岭和大地,将一条宽有数十里的河道逐渐引了过来。大地开裂,白花花的河水带着浪涛声一路涌向城墙,公孙梦脸色微微一沉,当即下令备战。

  近万名士卒迅速登上了城墙,从城墙内的军械库内抬出了大量杀伤力惊人的弓弩等城防利器,数百名祭司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这些士卒身后,他们手中灵光不断闪烁,给士卒们加上了各种防御禁制。

  公孙梦兴奋得浑身抽搐,来了,终于来了。灵朝的大军在南疆和大虞对峙了一年多,他们终于来了。白花花的人头,血淋淋的尸体,漫天的战功飞舞。公孙梦深深的吸气,慢慢的吐出了一道灼热的气息。

  在距离城池还有十里左右时,那些天仙停下了手。他们在原地忙碌,诸般仙法不断使出,城池前逐渐出现了一个方圆百里的大湖。白色的水波粼粼,一些奇形怪状头上生了大瘤子的大鱼缓缓从水中探出头来。

  “他们这是做什么?方圆百里的大湖,岂不是将自家进攻的路线给挡住了?”公孙梦不解的看着这些天仙,他们这是玩什么呢?就这个大湖就占去了城墙前几乎所有可以展开兵力的空地,灵朝的士卒怎么发动进攻?那湖水里的大鱼又是什么来路?怎么给人一种不怎么好的预感?

  不容公孙梦想出应对之策,白花花的水面下突然有数万头这般怪模怪样的大鱼脑袋冒了出来。它们方圆丈许的大嘴对准了城墙,四周水面剧烈的震荡着,就听得‘砰砰’巨响,这些大鱼嘴里喷出了无数道白亮亮的水光撞在了城墙上。

  密集的撞击声传来,城墙剧烈的颤抖着。城墙上的禁制符文爆发出刺目的强光,一片宽数里高里许厚达一丈的黑色光幕出现在城墙外。白色水光撞在这黑色光幕上,厚重的能够抵挡金仙全力一击的光幕剧烈的震荡。这些水光有着令人惊骇的穿透力,每一击都几乎将光幕洞穿而过。

  城墙在颤抖,公孙梦等人身体摇晃立足不稳,他惊声叫道:“这是什么古怪玩意,它们喷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白色水光在黑色光幕上撞得粉碎,‘哗啦啦’巨响声传来,大量水流飞泻而下,城墙上好似挂上了一条数里宽的瀑布。这些白色水光都是那些大鱼将湖水极度压缩而成,密度比钢铁还要大数百倍,加上它们喷射的水光速度极快,这些水光的杀伤力无比惊人。

  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起码有上千万道水光撞在了城防禁制上。黑色的光幕越来越薄,猛不丁的城墙内传来了灵石的爆裂声,好几处禁制被巨大的冲击力震毁,城墙内布置的禁制阵法坍塌,大片光幕突然炸裂。密集的白色水光就好似暴风骤雨一样横扫城头,只是被水光命中的大虞士卒,就好似锤子下的鸡蛋一样连人带甲被打得稀烂。

  水光穿透空气发出可怕的轰鸣声,一眨眼的功夫就有数千名士兵被轰碎身体而亡。公孙梦震怒,他厉声喝道:“祭司上前挡住这些该死的东西,速速修复城墙上的禁制,开启第二重城防大阵!”

  城头上公孙梦忙得不亦乐乎,灵朝军营内一座小山上,几员灵朝大将正眯着眼望着这边,这些灵朝将领中打头的赫然是刘邦身边的心腹将领韩信。面色阴沉的韩信轻轻的抚摸着下巴,煞是满意的点头道:“那些秃驴送来的这种射曰妖鲤果然厉害,用来攻城实在是无上利器。啧,可惜,可惜,怎么大灵鹫山就被攻破了六座,只留下了这么点射曰妖鲤呢?”

  附近的灵朝将领恭谨的附和着韩信,纷纷指责佛门弟子太不成器,差点就被人将老巢彻底抄没。这些射曰妖鲤是佛门秘密蓄养的妖物,专门就是为了静朝攻打大虞城池所用。奈何大灵鹫山被人攻下了六座,好些蓄养妖鲤的湖泊被外域魔神攻破,里面的妖鲤被吃得干干净净,只有雷音山内还存下了数十万头妖鲤。

  为了攻打大虞,佛门很是大方的将一半妖鲤分给灵朝助战。这些妖鲤是佛门专门驯养了攻城所用,如今只是用了三成的力气,就打得公孙梦驻守的城池狼狈不堪,可见其威力如何。这些妖鲤喷出的水光不仅仅是巨量水流压缩而成,其中更蕴藏了各种破禁秘法,实则是一种神通攻击。

  而且它们攻击的频率极快,每一弹指都能喷射出上千道水流,金仙都不能这么快速的释放仙法,寻常的攻城器械在它们面前更是和渣滓一样。除了它们必须在有水源的地方运用,必须专门为它们开辟水道之外,这些射曰妖鲤实在是顶级的攻城利器。

  短短一刻钟,公孙梦驻守的城池连续被攻破了三十七重禁制,数千道水光直接轰在了城墙上,在厚达一里的城墙上破开了数千个透明的窟窿,城墙内的防护禁制被打得稀烂。修筑在城墙内的军械库也被摧毁了不少,在城墙内藏兵洞中休息准备轮换的数万士卒更是被击杀了三千多人,损失之惨重让公孙梦差点发疯。

  伴随着沉闷的呼啸声,无数水光激射,城墙在水光的巨大冲击力下瑟瑟发抖,猛不丁的一声巨响传来,大概里许宽的一截儿城墙突然崩塌。灵朝的军队却没有趁机攻击,他们只是放声大笑看着大湖中的妖鲤疯狂的喷吐水光,将城墙一截截的轰成粉碎。

  城池后方一座高山上,骑在一头普通白马身上的白起一脸阴森的望着城墙被摧毁的城池。

  “蠢货,到了这种地步,不出城野战将那些大鱼杀死,还守着一条城墙有什么用?”

  白起轻蔑的一笑,摇头道:“确定前方灵朝大军就是那韩信小儿所统辖的?”

  白起身边的几员大虞将领躬身道:“回王爷,正是韩信统辖的灵朝大军。”

  白起龇牙一笑,他缓缓点头道:“好,听说这韩信小儿很会用兵,不枉我抢来这个机会和他较量。嘿,让王翦、李信他们去喝风吧,韩信这块肥肉是我的了,得好生想个法子炮制他。”

  双腿用力一夹坐下白马,‘咔嚓’一声白马受不住白起双腿大力,硬生生被白起夹成了两段。鲜血和内脏狂喷而出,染了白起一身都是。狼狈的摔在地上的白起呆呆的看了一眼惨嚎抽搐的白马,突然气急败坏的指着天空诅咒起来。

  “混账敖不尊,你,你怎么将大虞有灵姓的坐骑全拐带走了?这让我们怎么行军打仗?”

  想到自己曾经的那几头神骏的坐骑,白起就气得差点吐血。

  一肚皮火气化为无穷杀意,白起沉声喝道:“起兵,从两翼绕过去直奔灵朝大营。”

  用力捏了捏拳头,白起盯着远处的灵朝营帐狞声道:“韩信?你死定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