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三章 多多益善(第三更)

第一千零三章 多多益善(第三更)

  地下灵穴,勿乞为黄俍解说着白起和韩信的用兵之道。白起用兵中规中矩,暂时没有丝毫出彩的地方。但是韩信的手段却是极其有效,他充分的发挥了人力资源和军械军器上的优势。

  普通士卒能做到的事情,就没必要浪费精锐军力去做。

  数十万只比凡人略强的士卒以弓弩大阵,硬生生顶住了百万大虞士卒的冲锋。大虞的士卒在箭矢中不断受创不断消耗精力,而灵朝的精锐军队则是在军营中养精蓄锐,等得大虞的士气衰落,灵朝大军自中杀出,白起说不得就要大败一场。

  百万人规模的交战,不论对大虞还是对灵朝都是九牛一毛,就算士卒损失殆尽也无伤大局。但是这代表着白起和韩信的颜面,不论是谁输了,对他们自己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尤其这是大虞和灵朝全面战争的第一战,谁输输赢都将给两国的士气造成极大的影响。

  漫天箭矢如雨,左右两翼冲锋的大虞士卒露出了几分疲态。他们的**固然还保持着充沛的力量,但是他们的灵魂已经累了,从正午时分一直厮杀到傍晚,不断的被箭矢炸飞,不断的恢复体力后重新加入战场。要知道,浑身被箭矢插得和刺猬一样,这滋味可不怎么好受。

  一些大虞士卒的动作已经变得缓慢下来,他们依旧有力量,但是他们已经没有什么战心。

  大营正中山包上,韩信身边几员灵朝将领放声大笑起来,他们向韩信恭维道:“大帅,那白起用兵不过如此,等他的士卒疲累了,我精锐士卒当头痛击,起码能吃掉他一半兵马!”

  韩信嘴角一勾,浅浅一笑,随后破口大骂道:“一群蠢猪,白起是这么容易对付的人么?没看到他还站在那破烂城墙前一动不动?时刻小心戒备,看看他还有什么手段!”

  很快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两翼冲击韩信大营的大虞士卒已经损失了一万多人,他们都是倒霉的被箭矢射中了脑袋,爆炸开的箭矢将他们的头颅炸碎彻底断绝了他们的生机。其他士卒也都不知道被箭矢炸伤了多少次,甚至有很多人的手臂大腿都被炸断过,只是在盘古紫气的滋养下,他们又重生肢体继续加入战团。

  但是一次次的受创,一次次的剧痛让他们疲累不堪,士卒们冲锋的速度和频率都比正午时刚刚发动攻击时慢了数倍。甚至有些士卒犹犹豫豫的站在了队伍后方,已经许久没有继续冲锋。

  山包上的韩信望了一眼站在远处的白起,他轻轻的拍了拍手,身边一个将领立刻掏出龙角号吹响。尖锐难听的号角声直冲高空,沉闷的步伐声响起,灵朝大营中饱餐战饭,已经养精蓄锐整整一个下午的数十万士卒披挂重甲缓步离开了营房。他们在大营中空地上组成了数千个小巧精悍的尖锥冲锋阵型,宛如作势待扑的饿狼,缓缓逼向了两翼已经露出疲态的大虞军队。

  随军的灵朝祭司飘浮在大军上空,他们掌心不断洒落大片骨符,鬼啸声四起,灵朝士卒的身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有着一定防御力同时充满腐蚀力量的鬼火,他们的眸子里也喷出丝丝阴火光芒。数十万灵朝士卒同时低沉的呼吸着,‘呼呼’的呼吸声化为一道狂风,吹得地上沙尘飞卷。

  这些士卒心里的犹豫和畏惧被祭司们的法术驱散,强烈的战意和杀戮**控制了他们的心神。灵朝的这些士卒化身为数十万嗜血的野兽,勉强维持着最后一丝神智的清明加入了战团。

  沉闷的战鼓声响起,两翼大虞军阵后面出现了大批身穿黑袍的祭司,他们同样洒出了大量的骨符,同样给大虞的士卒们加持了各种防御禁制。更有祭司尖声尖气的念诵着咒语,洒下大片血光为士卒们驱散身上的疲惫,为他们鼓舞士气,让士卒们有力量继续作战。

  得到祭司的加持,已经疲累不堪的大虞士卒宛如回光返照一样充满了精力,他们嗷嗷嚎叫着向灵朝的军营冲去。密集的箭雨已经停下,藏兵洞内的灵朝士卒已经通过地道窜回大营,只有数十万体力和士气达到巅峰状态的灵朝精锐正列阵缓步向他们迎了上来。

  眨眼间双方军队就搅成了一团,厮杀声四起,长枪刀剑撕裂空气,斩碎了锋芒前的所有敌人。双方领军的大将一对一的单打独斗,低阶军官带着士卒们疯狂厮杀,鲜血洒了一地都是。

  双方过百万士卒纠缠在一起,高空中双方祭司也加入了战团。火光雷霆冰风暴雪呼啸着席卷大地,大量士卒被抛起撕碎,更有一些士卒面色突然发黑,或者七窍流血,或者吐出长舌,或者从后庭流下了大量内脏血水。在诡异的祭司咒法面前,双方士卒大片大片的死伤。

  韩信皱起了眉头,大虞士卒的精锐程度超出他的想象,基本上两个到三个灵朝士卒才能勉强对抗一个大虞的士兵。交战一刻钟,灵朝士卒死伤过十万,虽然九万多伤兵很快就重返战场,但是他们的实力却被极大的削弱了。

  大虞士卒的刀锋上都带着一丝诡异的幽蓝色,这是大虞祭司配制的剧毒,只要被这种淬毒的兵器伤到,就算借助盘古紫气迅速恢复了伤势,受伤的士卒也会损失两三成精力。此消彼长,大虞的士卒虽然是疲乏之军,却也逐渐占据了上风。

  “兵器上淬毒?”韩信挑着长眉冷笑道:“为什么灵朝的祭司不会配这种毒药?”

  四周的灵朝将领面面相觑作声不得,灵朝的祭司所有法术都是天庭的仙人传授,为了更好的控制灵朝,不让灵朝最后演化为另外一个大虞,天庭的仙人们可没蠢到将他们所知的所有人族术法传下来。

  大虞士卒兵器上的毒物不仅仅对人族士兵有很好的削弱作用,对仙人脆弱的身体更有着极其恐怖的杀伤力。天庭的那些仙人除非脑子抽筋了,否则他们毁掉这些可怕的毒药配方都来不及,怎可能将这些毒药的配制方法传授给灵朝的祭司?

  韩信无奈的摊开双手,他苦笑道:“我明白了……唔,士卒不如人家精锐,兵器军械也不如人家精良,错非我行军布阵还有一套,怕是这支军队早就被大虞歼灭了!就这点家底子,也敢叫嚣覆灭大虞取而代之?”

  一旁的灵朝将领不敢接这个话茬儿,韩信的这些抱怨可不仅仅是冲着灵朝去的,他更多的在抱怨天庭的某些人。这种话韩信敢说,他后台靠山够硬!但是这些将领若是敢这么说,怕是不出几天就会失踪了。

  抱怨了一阵,韩信摇摇头,抖手向高空射出了一团火球。

  白色的火球拖着长长的烟尾冲起来有数十里高,随后在高空爆开化为一团夺目的强光。光焰持续许久不散,四周山林内突然传来了近乎癫狂的喊杀声。

  无数修为最高只不过是元神境界的修士从远处的山林中遁出,驾着剑光冲进了大虞的军阵。这些修士将剑光胡乱向四周劈砍过去,将手上的各种阴雷和灵符引爆,随后悍然自爆元神。

  这些修士的修为低微,但是一旦自爆威力却是极其骇人。他们爆开的血光中蕴藏着某种奇异的腥香味,附近的大虞士卒闻到了这种香气顿时一阵骨软筋麻,好些人干脆就软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任凭灵朝的士卒将他们砍瓜切菜般砍下了头颅。

  数万名修士冲入了大虞军阵,他们的阴雷和灵符炸死炸伤了数万大虞士卒,他们的自爆将大虞士卒的阵列搅得稀烂。他们体内散发出的那种奇异的香气就和勿乞的醉龙香有异曲同工之妙,大虞士卒一排排的软在了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灵朝的士卒挥动着刀剑向自己砍下。

  白起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士卒阵脚动摇,他厉声喝道:“韩信,你好生无耻,居然用上了毒术?”

  韩信冷哼了一声,讥嘲的斜睨了白起一眼。白起突然醒悟,大虞的士卒刀锋上也都淬毒,大家谁也不说谁,用毒术的可不只是韩信。白起立刻改口道:“连这些低阶修士你都用上了,莫非灵朝无人了么?”

  韩信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用这些不入流的修士击溃你白起带领的大军,才能显出我的手段啊!”

  放声大笑的韩信手一指,连续九团白色火球直射高空。巨大的爆鸣声中,四面八方同时传来了喊杀声。超过二十万用各种遁法藏匿在山林中的修士疯狂的杀了出来,和刚才那些自爆的修士一样,他们激发了阴雷灵符,冲进了大虞的军阵,然后自爆元婴、元神。

  虚空中一道道灵光闪烁,这些人的一丝真灵都被灵光吸走。

  大虞的军阵彻底乱套,士卒们脚步虚浮无力,就连掉头逃窜的力气都没有。

  灵朝士卒刀剑如雨,毫不留情的将大虞的士卒一一斩杀。

  白起气得脸色发青,他重重的挥了一下手。

  韩信则是漫不经心的长声道:“白起,我韩信用兵就是这般,就算是一群垃圾,只要人数够多,我就能用他们击溃面前的一切敌人。你还有没有后续的手段?若是没有,我就下令总攻了!”

  白起嘿然一笑,回头望了一眼。

  一名身穿青色布袍,骨骼清奇宛如古松的道人缓步从城内走了出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