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五章 机变百出(第二更)

第一千零五章 机变百出(第二更)

  马啸声声,木翁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木制的马车模型,将模型丢在地上后,原地土色光芒一闪,一辆三匹骏马拖拽的四轮战车就出现在白起等人面前。这战车方圆数丈,足以容纳数十人在马车上行军作战,白起带领众多将领登上马车,将木翁簇拥在正中,快速向韩信的溃逃军队追去。

  三匹栩栩如生的木马仰天长啸,它们的蹄子每一次敲击地面都有一圈黄色光纹四散扩开,在他们的拉拽下,战车奔行如风,不多时就追上了正衔尾追杀的大虞士卒。

  白起在马车上不断发布一条条命令,原本自顾自追杀的大虞军队立刻收拢,摆成了九个一字儿排开的尖锥冲锋阵势向前猛攻。在每隔尖锥冲锋阵的两翼,都有手持重盾的士卒保护。每个冲锋阵的核心都有一群黑衣祭司跟随,大阵将这些祭司保护在正中,避免了他们在乱军中受到攻击的可能。

  东海城地下灵穴中勿乞连连点头道:“黄俍,你们要看清楚了,就算是敌人溃败,追击之时都要做好应付敌人随时反击的准备。这韩信用兵,可不是这么简单的。”

  黄俍望着光幕中一追一逃的双方军队,若有所思的连连点头。

  勿乞眯着眼微微一笑,他扫了一眼四周全神贯注观摩光幕中战事的东海文武臣子,将自己记忆中的各种兵书兵法和无数的战争实例遥空注入了他们识海。炼天鼎中轩辕剑突然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剑鸣,可怕的杀戮气息在地下灵穴弥散,除开勿乞和鄣乐公主、绮霞三人,其他人都是浑身一震,寒毛突然竖了起来。

  闭上眼,勿乞心神沉浸在炼天鼎中,这些功德之器的改造已经快要完成,尤其是轩辕剑,在勿乞的巧手淬炼下,它已经从一柄王道之剑变成了一柄彻头彻尾的霸道之剑,一柄纯粹的杀戮之剑。

  可怖的杀意在灵穴中奔涌,无数战争实例在黄俍等人识海中滚动,杀气刺激着他们的心神,将他们引入了那无穷无尽的战争谋划中。对比光幕中正在发生的战争实例,黄俍等人双眸中精光闪烁,放佛有所心得,一股惨烈的沙场点兵气息从他们体内四散开,好似有无数兵马在灵穴中仰天怒号。

  白起统辖的大虞追兵连续追杀灵朝败兵两个时辰,乱兵跑出了两千多里地,前方山势逐渐平缓,露出了一片巨大的丘陵地带。灵朝残余的数十万残兵狼狈的遁入了这片丘陵,杀得兴起的大虞士卒也一头扎了进去。

  低沉的笑声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随后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响起:“大秦杀人王白起?等你好久了!”

  身穿白色鹤氅,手持腰间佩剑,手持羽扇的萧何冉冉从高空一团云朵中降下。他隔着数十里地望了白起一眼,双眼中三颗瞳孔急速旋转,荡起了大片诡异的光纹。方圆千里内天地灵气一阵混乱波动,萧何手一挥,四周丘陵内毫光四起,大片禁制符文宛如怒放的花朵一样从地下冒出,伴随着低沉的灵气轰鸣声,庞大的禁空法阵将方圆万里的虚空封锁,太乙以下无人能够飞起。

  ‘轰隆’巨响从地下传来,大地一片轰鸣,一块儿长百里,厚里许,高有三百丈整齐光洁的岩层从地下呼啸着冒了出来,堪堪拦在了白起乘坐的战车后面,断绝了白起等人的退路。随后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同样三块岩层从地下冒出,和第一块岩层组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城池将这一块儿丘陵围困了下来。

  将近十万灵朝溃兵和所有大虞追兵都被困在了这长宽百里的城墙中。又高又厚的岩层上密密麻麻的雕刻了无数的符文阵法,浓厚的光幕包裹着岩层,不用尝试着攻击,所有目睹这一切的人都知道这些岩层有着多强的防御力。

  四面八方灵朝伏兵四起,无数个藏兵洞口内,超过百万灵朝士卒宛如炸窝的蚂蚁一样冲了出来。他们大声呼喝着冲上了这座萧何用极**力从地下升起的城池,各种重型军械整齐的码放在城墙上,死死的锁定了城内数十万大虞士卒。

  白起脸色微变,他冷笑道:“韩信小儿,你能用这么多士卒的姓命将白起引来这里?”

  韩信缓缓飞上了天空,他望着白起笑道:“慈不掌兵,为了全歼武安王这一支大军,给我灵朝鼓舞一下士气,牺牲点士卒算什么?”

  围城内,将近十万同样被困在城内的灵朝士卒嘶声哀嚎,他们拼命的捶打着面前的城墙,哭喊着求城头上的同僚将自己放出去。城墙上密密麻麻的重型军械散发出森森寒光,一旦发动攻击,长宽百里的这一块儿丘陵势必成为地狱。但是城头上的士卒面色丝毫不变,甚至当一名一元盘古天一星境界的将领尝试着跳上城墙的时候,城头上的一员将领毫不犹豫的一剑将他劈回了地面。

  韩信微笑着向紧紧结阵的大虞士卒一指:“灵朝的儿郎们,想要活,就和他们拼命!杀光他们,你们就能活,而且算你们大功一件,你们可以高官厚禄,可以醇酒美人。拼命吧,若是有人能杀了白起,原地升官三级,我韩信说到做到!”

  怪笑了几声,韩信阴声道:“若是你们不拼命,若是投降或者逃出这座围城,以叛逆视之。不仅你们要被军法惩罚,你们的父母妻子,都要被贬为奴隶……你们的妻子女儿若是生得容貌俊俏,也许还能被送进教坊司,你们立下战功的战友,就会去好好的宠爱她们!”

  白起站在战车上,他望着百里外的韩信冷笑道:“韩信,你这等做法不嫌太阴损?”

  韩信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白起笑道:“只要能击败大秦武安王白起,付出点代价算什么?”他突然厉声喝道:“你们还等什么?临战前给你们分发的‘战雄丸’呢?所有人服下战雄丸,和敌人拼命!”

  宛如负伤野兽一样的怒吼声传来,刚刚想要跳上城墙,却被同僚一刀劈下来的那灵朝将领从衣领下掏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血色丹药。他回头怨毒的望了韩信一眼,一口将那药丸吞了下去。就听得一声惨嚎传来,这将领七窍同时喷出血色火焰,他的身体在可怖的骨节爆鸣声中膨胀到三丈高下,他的肌肉膨胀开,身上甲胄都被肌肉撑爆。

  原本只有一元盘古天境一星境的将领,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出了相当于九星境巅峰的气息。他化身一道血色闪电冲过十几里距离,当头一刀向列成方阵的大虞士卒砍下。

  ‘铿锵’巨响,数十面重盾和铁甲粉碎,近百名大虞士卒被他一刀剁得粉碎。大虞的士卒修为不过太始盘古天八星、九星境界,面对一元盘古天巅峰级的打击,他们宛如豆腐一样脆弱。

  围城中的灵朝士卒目睹这一幕,他们同时从衣领下掏出了一模一样的血色丹丸塞进嘴里。凄厉的长嚎声传来,所有灵朝官兵七窍中都喷出了血色烈焰,起码七万士卒被火焰烧成了灰烬,但是剩下的两万多官兵都和那将领一般身躯膨胀到三丈高下,化身血色电光向大虞军阵冲杀过去。

  围城上空,韩信脚踏一块不断闪烁着灵光的云团淡然道:“给禁忌一族的那群怪物说说,这药服下后死伤率太高,实战的时候哪里有这么多士兵死伤?唔,这禁空大阵很是凌厉,就算有这飞行至宝辅助,我的法力也消耗了三成。萧何,大阵的威力可以降低一点嘛!”

  萧何微微一笑,他脚下也是一团一般无二的闪烁着灵光的云团,他淡淡的说道:“好了,好了,不要抱怨这些。能在禁空大阵的范围内飞起来,我们已经占了绝大的优势。唔,今天若是能杀了白起,这可就太好不过了。”

  韩信骤然一愣,他骇然看了萧何一眼,又望了一眼正在战车上指挥将士抵挡灵朝士卒冲击的白起,突然咧嘴笑道:“可不是么?若是能杀了白起,或者能生擒他,这可就再好不过了!唔,进攻!”

  随手一挥,四方城墙上鼓声如雷,机括声四起,无数箭矢、灵符、火光、雷霆根本不管围城内还有数万名灵朝士卒,宛如暴风骤雨一样席卷长宽百里的这一块儿战场。

  木翁突然发出一声长啸,他双袖一挥,一张青翠欲滴的芭蕉叶腾空而起,化为一片绿色氤氲笼罩在大虞军阵上空。箭矢、灵符等物炸得这一块氤氲之气不断颤抖,火光、雷霆将它撕开了大块大块的裂口,但是绿色氤氲无穷无尽随灭随生,硬生生的挡住了灵朝的猛攻,牢牢的护住了下方的大虞士卒。

  白起古怪的咧嘴一笑,他突然向高空一挥手,一团黑漆漆的火光带着尖锐的鬼啸声冲天而起,‘轰隆’一声巨响,一团黑色火光在夜间的空中爆开。刚刚入夜,四周漆黑一片,但是这黑色的火光却在夜空中那样的夺目,数万里外都能清楚的看到它在空中闪烁。

  四座通天塔突兀的从围城四座城墙后冒出,大片灵光洒落,一队队身披重甲的大虞士卒从灵光中快步跑出。每一座通天塔内都装载了过百万的大虞士卒,他们结成整齐的军阵,从四面八方将这长宽百里的围城包围得结结实实。

  黑色的光箭带着凄厉的鬼啸声从高空坠落,所过之处城墙崩塌大地开裂,烈火毒烟覆盖了天地,灵朝的士卒在黑色光箭的攒射下嘶声哀嚎,每一弹指的功夫都有数千灵朝士卒殒命。

  白起的后手到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