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刘邦哭求(第二更)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刘邦哭求(第二更)

  几道遁光在高空中掠过,一道青色道符悬挂在遁光头顶,道符放出的淡淡雾气笼罩着遁光,将他们和四周虚空混为一体,寻常人无法发现他们的存在。

  遁光掠过一群正在攻打一座洞府的魔神,这些五感敏锐的魔神诧异的抬起头向四周望了一阵,但是他们没有什么发现,于是他们将所有的热情又投入到了面前这座防御森严的洞府上。诸般雷霆电火不断轰下,打得洞府外护山大阵中数百柄仙剑摇摇欲坠,眼看这洞府就要落入魔神之手。

  遁光中汉王刘邦咬牙切齿回头望了一眼那些魔神,他低声咒骂了几句,急匆匆的带着身边几个护卫向前逃遁。猛不丁的刘邦张口吐了一口血,身体一晃差点摔下地面。他后背上有一个陷入身体足足三寸的黑色拳印,丝丝魔气正不断冒出。拳印内血肉模糊,魔气正不断腐蚀刘邦的肌体,他的身体不时打着寒战,也是因为这拳印中的魔气。

  掠过了千山万水,前方出现了一行宛如屏风状高有数百里绵延不知道多少里的山脉。以这条山脉为界,山的东边就是东海的疆域,此刻东海在这山脉附近驻扎重兵,更有无数强悍的龙族战士藏身山脉中,随时准备和人厮杀。山脉的西边则被魔神们占据,狂暴狠虐的魔神在这山脉附近也停下了他们扩张的步伐,隔着山脉和东海大军对峙着。

  刘邦飞过山脉时,恰好看到几条天龙无比惫懒的悬浮在云头上迎风撒尿,他们施展龙族秘法,尿水化为倾盆大雨覆盖了方圆千里之地。大雨覆盖的地域上有一座刚刚被魔神攻克的灵朝城池,那些正在城内忙活着捕猎修士的魔神手舞足蹈的抬起头来将雨水大口大口的吞进肚皮里,他们本来的世界似乎没有天降大雨这种天相,所以他们很是欣喜的在雨水中玩耍嬉戏。

  刘邦的脸蛋抽搐了起来,那几条天龙嘻嘻哈哈的笑声是那样的刺耳,他不由得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低声骂了几句诸如‘无耻、下流’之类的话。以刘邦的为人能够让他骂出这样的话来,可见这几条天龙的行事实在是‘无耻、下流’到了极点。

  勿乞正在地下灵穴以元灵真焱淬炼太清白莲,此刻他已经将太清白莲的外形彻底改变,正在将融入其中的万象星核中的所有法则编成阵势。只要法则之力一旦成阵,太清白莲的气息就彻底改变,就算赤眉道人亲自跑过来也认不出太清白莲。

  正在忙碌的时候,时刻以神识关注盘古大陆动静的勿乞突然眉头一皱,他向身边侍立的几名东海金仙轻喝道:“有外人进我东海,迎出去看看他们有何来意。唔,带头的不是好人,不要信他的任何一句话。”

  一边吩咐,勿乞一边将一道自己亲手所制的符箓递给了这几位金仙。

  四名金仙躬身领命,急匆匆的出了地下灵穴,按照勿乞的指点来到了东海城的西门,向前一个瞬移挪出了三十万里,随后一道灵诀打在了道符上,轻轻的将道符向外一点。道符轰然崩解成无数拇指大小的紫色符文,带着沉闷雷鸣声的符文在虚空中化为一个硕大的漩涡急速旋转,就听一声惊呼传来,前方一块儿数十丈方圆的虚空突然坍塌,几道遁光狼狈的露了出来。

  一名金仙厉声喝道:“来人止步,吾等奉东海炎黄国主法旨于此迎候,敢问尔等来东海意欲何为?”

  刘邦骇然停下遁光看向了拦路的四位金仙。这四位仙人周身气息含而不露,乍一看去就好似一块朽木烂瓦一样毫不起眼,刘邦知道,这是修为道行到了和光同尘光芒内敛的程度才有的异兆,四位金仙一如藏在石中的璞玉,一旦劈开外层厚厚的石块,立刻就能放出万丈毫光。

  四名已经一脚踏入了太乙境界,只等着机缘到来就能突破的大圆满境金仙。刘邦暗自腹诽了一通勿乞,纵然他现在自立一国,但是他怎么都曾今是大虞的王爵,怎么东海境内能有这样厉害的金仙?难不成他还是东海王的时候,东海就开始招揽仙人?

  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刘邦向四位金仙躬身行礼道:“还请四位前辈禀告炎黄国主,就说汉王刘邦求见。”

  四个金仙整整齐齐的一挥袖子,厉声喝道:“不见,不见。国主说了,你们不是好人,速速离开。”

  东海的仙人都是勿乞从东海民间挑选天资极佳的孩童收入门下,自幼调教而成。盘古大陆民风淳朴,这些孩童在勿乞门下修炼了这么多年,但是从来没有去外面行走过,那心姓也就和当年入门时差不多。勿乞说刘邦不是好人,他们就喜怒形于颜色,当场给了刘邦一个难堪。

  刘邦和身边的随员都呆住了,哪里有这样做事的?就算是要避而不见客,你也要找点合情合理的借口才是,哪里有这样当面给人一堵墙硬砸回去的?刘邦仔细看了一眼面前的四位金仙,他们的眸子清澈如水,干干净净就好似刚出生的婴孩一般,他顿时心里一阵诧异,哪里来的这么四个极品?

  天庭的金仙,哪一个不是老歼巨猾的老怪物,若不是心姓如海之深又诡计多端的人物,谁能在残酷的修仙界生存下来,谁能最终得证金仙果位?勿乞身边怎能有这样修为都到了金仙大圆满的境界还这样心姓单纯宛如孩童的人物?

  眼看四个金仙拦住了去路,刘邦眼珠一旋,突然跪倒在云头上放声嚎啕:“东海王,炎黄国主,昔曰一切错失都是刘邦的罪过,今曰刘邦真心来投,莫非您真要见死不救么?”

  四大金仙呆住了,他们愕然看着刘邦,被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举动弄得手忙脚乱。

  勿乞神识正盯着这边,眼看那四位金仙手足无措的反应,他不由得长叹了一声。他下定主意,等敖不尊回来,东海的所有仙人都到敖不尊身边熬炼几年吧。这么纯善单纯的仙人,哪怕他们有破道境的修为呢,哪天也保不准被人给卖了。还是在敖不尊身边接受一下熏陶,短短两三年间他们就是可堪重用的‘人才’了。

  看看刚刚迎风撒尿的那几条天龙,曾经的龙族是何等的威压高贵,何等的高高在上。他们回到自家老祖宗身边才几年的功夫,就有了这种比地痞无赖还要惫懒一万倍的极品出现,真不知道敖不尊是怎么管教他的子孙的,这种货色都能出现?

  感慨了几声,勿乞身形一晃,从他体内飞出一道人影化为一道灵光遁出了灵穴,眨眼间就到了刘邦面前。勿乞分身望了刘邦一眼,冷淡的说道:“汉王刘邦,你来投奔我?啧,这话是怎么说的?您是天帝之子,灵朝的重臣,我怎敢收下你啊。”

  刘邦哭喊着爬了起来,手舞足蹈的就往勿乞身上扑:“东海王,求您救命啊!”

  勿乞飞起一脚将满脸都是鼻涕眼泪的刘邦踢飞了出去,他冷喝道:“少往我身上粘,当你是什么极品美人么?有话好好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身边的那几位呢?韩信呢?萧何呢?张良呢?唔,还有樊哙怎么不见了?就这么几个虾兵蟹将跟着你?”

  刘邦身边几个天仙修为的护卫面皮涨红的低下头,小心的躲到了一边去。

  被勿乞一脚差点没踹死的刘邦跳了起来,他急促的说道:“韩信他们被外域魔神困住了,还请东海王不计前嫌出手相救。只要东海王能救回他们,小王倾尽全力粉身碎骨来报答王爷您。”

  叫嚷了几声,刘邦这才发现自己的称呼有点问题,他急忙改口道:“不是王爷,是国主,只要您能救回他们,哪怕要刘邦的脑袋,国主只管拿去就是。”

  勿乞看着刘邦半晌没说话,刘邦可怜巴巴的看着勿乞,眼睛里水波荡漾眼泪一颗颗的不断滚落。

  过了足足小半个时辰,勿乞才带着一种牙痛的表情看着刘邦:“奇怪得很,为何汉王来东海求救?换句话说,东海为何要出手救援汉王的人?再说句难听的,汉王和东海之间仇怨是很重的,恩情是一点都没有的,汉王以为勿乞脑袋被驴子踢了,跑去救你身边的得力部属?我疯了还是傻了?”

  刘邦伸手向虚空一抓,将一杆丈许长的旗杆抓了出来。黑色的旗面裹在旗杆上,丝丝灵光从旗面中不断透出,旗面深邃宛如无尽虚空,勿乞的神识投入这旗面,差点就迷失在这大旗内。

  “混元遮天旗,北斗大帝本命仙兵,生于鸿蒙中的至宝。”刘邦孤注一掷的将旗杆丢给了勿乞:“只要炎黄国主能救回刘邦那几位部属,这件宝贝就是国主的。”

  勿乞眼睛一亮,一把抓住了旗杆,他死死的盯着刘邦冷笑道:“汉王是疯了还是傻了?这是北斗大帝的本命仙兵,你将他给我,你不怕北斗大帝找你算账?”

  刘邦死死的盯着勿乞:“事已至此,哪里顾得这么多呢?”

  勿乞一愣神,不由得向刘邦挑了根大拇指,这话说得太有种了。

  只不过,混元遮天旗啊,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鸿蒙至宝啊!

  为了一件鸿蒙至宝,得罪一个天庭大帝又怎么?得罪了就得罪了吧,他北斗大帝有本事来东海抢了回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