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登门造访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登门造访

  大龙山脉大乙尊者开坛讲道持续了一个月,随后当着大龙山脉无数修士的面,大乙尊者踏着白莲飘然而起,直奔静朝都城澄心城而去。来而不往非礼也,大乙尊者**裸的告诉大龙山脉的这些修士,他是要去澄心城找人算账去的。

  “没人能够随意欺凌贫僧门下弟子。无量欢喜佛以邪法困扰贫僧门人,这就是对我大龙山一脉的不敬,贫僧焉能容忍这等事情?”大乙尊者的话还在这些修士的耳边回荡:“以德报德,以直报怨,静朝搔扰我大龙山脉,就应该被好生教训一番。”

  踏着白莲飘然而起时,大乙尊者更是悲天悯人的长叹了一声:“佛门不幸,静朝居然勾结外域魔神戕害生灵,实在是丧心病狂。贫僧只能尽全力,为盘古大陆苍生请命。”

  大龙山脉众多仙人、佛修感动得热泪盈眶,很有一些人想要追随大乙尊者去澄心城找人算账,但是大乙尊者的遁光速度快,他身形一闪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些人那里追得上他。

  澄心城中,无垢皇正在和满朝文武商议大计。大龙山一事重创外域魔神,七路大军被大乙尊者以佛光净化,其中甚至有十几名破道境的魔神领袖,居然也被大乙尊者轻松化为乌有。这事震慑了静朝上下,在合道境大能不能出手的时候,破道境大罗金仙就是盘古世界最强横的力量。

  十几位破道境的魔神领袖都被轻松杀死,静朝上下谁还敢和大乙尊者交手?

  偏偏大龙山脉的位置极其尴尬,它正好位于原本东海和大虞,以及南疆和东疆之间的交汇点。静朝军队想要攻打东海就必须从大龙山脉经过,如今大乙尊者坐镇那里,静朝军队哪里敢从他门前路过。

  “哪里冒出来这个大乙尊者?”无垢皇苦恼的用佛珠串敲打着自己的脑门:“一个隐世的散修而已,居然能修成这么一身惊天动地的佛门神通,实在是让人头痛。”

  眼看灵朝已经覆灭,静朝的情势前所未有的大好,若是无垢皇能够按照七位佛祖的设计成为人皇,则盘古大陆所有人族都尽是佛门信徒。凭借那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七位佛祖就有机会真正的超凡入圣,获取前所未有的大成就。

  虽然无垢皇不知道那所谓的超凡入圣获取前所未有的大成就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一定是了不起的存在,比现在的佛祖更加了不得的至高存在。若是事成,无垢皇自然也能得到无量好处,最少最少,七位佛祖也能帮他成就合道境达成不死不灭的混元金仙道果吧?

  “太乙尊者……”想到眼前尴尬的局面,再想想未来自己可能的成就,饶是无垢皇佛法修为精深,却也陷入了极大的烦恼中。喜怒哀乐五贼迸发,无垢皇头顶隐隐有红色火焰冲起,他恨不得大乙尊者就在自己面前,恨不得一掌将大乙尊者拍死才好。

  “诸位卿家,难道就没办法对付大龙禅院么?”无垢皇厉声喝道:“难道区区一个野狐禅,也要贫僧向大灵鹫山求救兵不成?简直是岂有此理!”

  作为无量欢喜佛坐下天赋最强最受宠的门人,嫪毐在无量欢喜佛死后就暂且替代无量欢喜佛成为了欢喜宗在静朝的代表。他静静的站在诸多静朝文武大臣中,眯着眼冷笑不已。

  野狐禅?嫪毐在心底嘲笑无垢皇,哪个参野狐禅的和尚敢和佛门对着干?嫪毐可不信天下真有那种悲天悯人慈悲为怀的蠢货,大乙尊者肯定是有所诉求所以才故意这样做作施为。只不过,大乙尊者是想要获取佛门的高位,还是有其他的目的呢,嫪毐暂时没有把握确定这一点。

  看到哑口无言的满朝文武,无垢皇皱着眉头,用佛珠轻轻的触动眉心,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他愠怒道:“前些曰子,着你们去幽冥之中唤普渡六道大菩萨来投,为何还不见他的人影?”

  无垢皇是百代以前的佛主大庇尸佛转世,普渡六道大菩萨就是他那时座下第一大弟子,按理说无垢皇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唤普渡六道来投,他应该是欢天喜地的带领佛门幽冥一脉来为无垢皇效力的。但是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居然不见普渡六道的影子,无垢皇今天又想起了这个事儿,借着大乙尊者给他带来的火气,他把这件事情提了出来,准备好生收拾几个人让满朝文武长点记姓。

  不容无垢皇发火,澄心城突然一晃,‘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澄心城内所有高度超过三丈的建筑全部坍塌,所有高度超过三丈的大树全部断裂。城内数十座小山丘被无形巨力夷平,留下的残骸也就恰恰三丈左右。

  无垢皇大骇,他厉声呵斥了几声,带着满朝文武纷纷纵云飞上高空。

  大乙尊者站在一团白莲上,正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澄心城。看到无垢皇带人飞了上来,他轻描淡写的一掌按了下去,无垢皇和静朝数万文武闷哼一声,被一股无形大力压得坠下高空,狼狈的一头栽倒在地。原本澄心城内没有高于三丈的物事,被大乙尊者补上这一掌后,城内所有建筑全部坍塌,所有树木尽成粉碎,所有山丘都被夷为平地,所有的百姓军民都狼狈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慢吞吞的踏着白莲飘落,白莲一闪化为一道清气融入大乙尊者体内。大乙尊者走到了无垢皇身边,蹲下去用力的拍了拍无垢皇光溜溜的脑袋:“既然做了和尚,就要六根清净专门做和尚;要做皇帝,那就干干脆脆蓄发做皇帝。你刮着光头,穿着僧袍做皇帝,这就好比青楼的记女哭天喊地的说自己还是处女,岂不是多费一道手脚?”

  无垢皇被大乙尊者的话气得快要吐血。但是大乙尊者法力无边,澄心城满城上下无一生灵能动弹,他愤怒的挣扎着身躯,但是他身上好似有数万重大山沉甸甸的压了下来,他哪里动弹得?

  恼怒的挣扎了许久,无垢皇嘶声喝道:“大乙尊者?你打上我澄心城,难道不怕佛祖怪罪?”

  大乙尊者沉吟片刻,他摇头道:“佛祖?等佛祖先活过这一劫再说罢!嘿,也许再过些年,佛祖都被人杀光了,贫僧就是佛门第一人,到时候你们就得乖乖的跪在地上对贫僧顶礼膜拜,我还怕他怪罪我怎的?”

  一道若有若无的压力从高空涌来,一声冷笑在空气中飘荡开:“小和尚好大胆。念你修为不易,若是拜在老僧门下,当能饶恕你诸般罪过!”

  大乙尊者微微一愣,他抬头望着天空笑道:“是哪位佛祖当面?”

  那声音淡淡的说道:“老僧守意。你这小和尚是如何修炼的?真是一本般若金刚心经让你修炼到如此地步?”

  大乙尊者肃然道:“出家人不打诳语,的确是般若金刚心经让小僧修炼到这个地步。”

  守意佛祖愣了半天,他突然笑道:“好一个出家人不打诳语。嘿,那你说的所谓大劫是?”

  大乙尊者冷笑了起来:“难不成佛祖都没能感知到冥冥中那一丝危机么?”

  守意佛祖许久没吭声,大乙尊者心里明白,他估计是运用神通感知盘古世界中的各种气息去了。若是有天地劫难发生,而且按照大乙尊者的说法,是能够威胁到佛祖这个级别的合道境强者的,那么他们肯定会有所感应。

  当然,守意佛祖真的没把大乙尊者的话当回事,什么劫难能威胁到合道境的存在呢?盘古世界不灭,则合道境大能不死。就算十几个合道境的存在围殴一人,最多被镇压而已,也绝对不会有陨落之危。

  所以守意佛祖将大乙尊者的话当做了虚言耸听之举,只是出于谨慎行事的本能,他才默运神通查看周天。一如他所料的那样,他没能从盘古世界中感受到任何的危机。

  “大乙,你还是拜入老僧门下吧。”守意佛祖笑道:“何来大劫能威胁到我?”

  大乙尊者诧异的反问道:“贫僧于静坐冥思之时感受到天外有极大灾劫接近,故而才破关而出。难道佛祖居然感受不到么?这也是贫僧下杀手将那些奇形怪状之魔神杀死的缘故,他们和那天外的灾劫有些许联系。”

  ‘天外’二字让守意佛祖半晌没吭声,过了许久,另外一个声音才飘飘荡荡的传来:“大乙,你从静中察觉到了什么?”

  大乙尊者深吸一口气,他手掌一翻,一道光幕升腾而起,光幕宛如水波一样波动,隐隐可以看到一些残破散乱的景象。在那景象中,一名身穿黑袍,长长的黑发宛如无数毒蛇一样堆积在身体后面不断蠕动,让人望而心寒的邪异男子正在虚空中狞笑着向前飞驰。

  “破界者,千首!”七个声音同时响起,显然七位佛祖同时看到了大乙尊者幻化的影像。

  大乙尊者淡然说道:“此人姓甚名谁贫僧并不清楚,但是贫僧清楚的感知到,他有灭杀合道境混元金仙的实力……原来他叫做破界者千首么?”

  虚空中再无声音传来,那若有若无的压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