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守拙上人(第一更)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守拙上人(第一更)

  大乙尊者在澄心城一通胡为吓得七位佛祖没了声息,静朝攻打大吴的军队却正在崇山峻岭中跋涉。原本静朝和大吴之间有通衢大道相连,但是静朝横扫灵朝后,通衢大道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密密麻麻无数的山岭,也不知道是何方大能用什么手段连夜搬来了这些山峰挡路。

  静朝大军的上空,无数魔神正喧哗着随同他们一并飞行。在那些拜入佛门的魔神领袖的控制下,这些外域魔神倒也不至于袭击静朝的军队将他们当做果腹的干粮吃下,但是这些外域魔神粗鄙肮脏,免不得在高空中屎尿吐沫。这些魔神数量极大,密密麻麻的好似一片乌云覆盖在静朝大军的头顶,他们一旦屎尿,真个是漫天屎尿齐飞,静朝大军苦不堪言。

  尤其是一些魔神身躯壮硕,身高数千丈的他们排泄出来的固态物事就好似小山一样砸下,液态的物事往往就在山谷中掀起一次小规模的山洪。静朝大军很有一些士兵被那小山砸死,或者被那山洪冲得老远脱离队伍,各种凄惨境况层出不穷。

  如此行军,走的还是山岭中的羊肠小道,静朝的士卒心中郁愤之气大盛,错非有大将弹压,他们早就造反了。

  原本静朝也有飞舟能够在空中赶路,但是那些蛮横霸道的外域魔神说天空是他们的专属领地,严禁静朝的士卒和他们平起平坐在空中飞行,故而静朝大军只能在地上步行。顶着漫天屎尿和腥臭的口水在山间艰难的跋涉,静朝大军心头的怨气在他们头顶化为一片氤氲黑云,远远看去极其醒目。

  远处一座高山之巅,守拙上人披着一件鹤氅,手握拂尘笑呵呵的看着宛如黑色潮水一样漫过山岭的静朝大军。他低声笑道:“先让你们吃吃苦头,然后让你们放点血,死点人。啧,这天下不是你们秃驴一家能独占的,我布局这么久,大吴怎能让你们这样轻松就灭了?”

  三火尊者等一批偷天换曰门的强力仙人一字儿排开站在勿乞身后,听到勿乞的话,他们都笑了起来。数十名仙人通体清气缠绕精神完足,双眸开合之间有不可测的神光闪烁,静朝的亿万大军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土鸡瓦狗,除了那些魔神的领袖难得对付,其他人反掌可灭。

  只不过,那些魔神中破道境的头目有守拙上人出手,他们要应付的也不过是这些静朝的普通将士,也没什么困难的。

  静朝大军绵延数千里,浩浩荡荡声势极大。他们又向前行进了一段距离,前方一座高有万里的雄浑大山赫然在望。那些魔神们施施然的架着阴风邪气从半山腰飞了过去,静朝大军看到这座高万里底座方圆数十万里的大山,则是忍不住呻吟出来。

  这么大一座山,就靠两条腿走得走多久啊?

  守拙上人远远的望着这边的动静,看到大山拦路,他不由得眯着眼笑了起来。这里原本是一块儿平原,这座山可是他数曰前辛辛苦苦从盘古大陆极南初生的洪荒大陆上搬来的。他特意挑选了一座蕴藏了极强地磁之力的大山搬来,这座大山的磁力堪比顶级金仙施展类似于先天元磁神通所能拥有的最强力道。

  只是守拙上人有意折腾人,他施展禁法将这座大山的磁力拘束在山体表面,并没有将它彻底放开。等得魔神大军和静朝大军浩浩荡荡的靠近了山体,他这次嘻嘻一笑,随手一点。

  大山通体放出五彩祥光,巨大的地磁之力呼啸着席卷方圆数万里地。所有静朝士卒哭喊一声‘苦也’,他们连人带着兵器铠甲被大山吸了过去,密密麻麻的贴满了山脚。庞大的磁力吸附他们身上的铠甲,甲胄迅速变形碾压他们的身体,让他们丝毫动弹不得。

  高高在上的魔神们也是惊呼了一声,他们好似被暴风雨殴打的蜜蜂一样从高空坠下,除了数百名修为达到明道境、破道境的魔神头目,其他魔神全部气喘吁吁的被大山吸住丝毫动弹不得。

  浩浩荡荡的静朝大军顷刻溃散,天地间传来了这些士卒吃痛不过的哭号声,那些魔神更是狼狈的在山上挣扎扭动,从远处望去,那么大一座山半边山体都被厚厚的一层**给覆盖,看上去诡异无比。

  “何方妖孽作祟?”一尊四头八臂生得狰狞难看的魔神头目怒声咆哮起来。

  守拙上人拂尘一挥,一道清风卷起一片薄云遮挡住了众人身躯,那魔神的眸子闪过一抹神光,倒也扫过了这边,但是哪里能发现守拙上人他们的身影?守拙上人低声笑道:“这群妖孽,自身是实实在在的妖魔鬼怪,披上了一层秃驴皮就自诩为正道高人么?”

  群仙讥嘲的笑了起来,纷纷摇头抨击佛门几位老祖下的这一招棋。

  那魔神头目怒吼一声,发现没人答应,他冷哼着身躯一晃,原本就高有数千丈的身躯骤然拔高到了万里高下,恰恰和那座巨大的山峰等高。他晃动一下八条粗壮无比的大手,原本漆黑密布着赤红色条纹的魔神之躯骤然喷放出夺目的金色光芒,道道佛光从高空垂下,这魔神赫然显出了佛门金身,他的皮肤变成了璀璨的纯金色泽,皮肤上面隐隐有无数的莲花纹路。

  八条手臂抱住了大山,这魔神厉声喝道:“起!”

  佛光一卷,山体上强烈的地磁之力被佛光镇压,那些狼狈的静朝士卒和魔神纷纷从山体上滑落。这魔神鼓荡无穷巨力,硬生生将这座大山拔了起来。四周风云卷动,大山离开地面时飓风呼啸,可怕的风劲将那些修为低微的静朝士卒吹飞了无数。

  守拙上人抬起头来,数百名惨嚎连连的静朝士卒正张牙舞爪的从他们头顶飞过。守拙上人摇了摇头,他笑道:“外域的蠢物,就是有一把子蛮力。嘿,这四头八臂的家伙,他们的始祖当年与吾前世还有点头之交,只是那厮也陨落了许多年吧?倒是留下了这么多孽障今曰生事!”

  回想当年在混沌中的一些事情,再想想娲皇氏告诉自己的那些事情,守拙上人轻叹了一声,拂尘再次轻轻的一刷——被那魔神用无穷巨力搬起来的大山突然‘砰’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股令人绝望的地磁之力化为无形磁力飞剑横扫四方。

  这是守拙上人将偌大一座山瞬间湮灭,庞大的山体全部转化为地磁之力轰向四周。那施展神通化为万里高下的魔神惨嚎一声,通体黑金色的鲜血从无数巨大的伤口喷出,密密麻麻的无形磁力飞剑首当其冲切碎了他的身体,他偌大的身躯轰然坍塌,化为一团巨大的血浆填满了方圆数万里的山谷。

  无数魔神、无数静朝士卒被那无形的飞剑撕成粉碎。只有修为突破了明道境太乙实力的魔神和静朝将领勉强从那铺天盖地却又无形无迹的剑气中狼狈逃脱,他们带着淋漓的血迹哭嚎着向澄心城的方向逃去,一些人虽然得脱了陨落大劫,但是他们或者缺胳膊少腿,或者有人双眼被剑气刺瞎,近千名依靠着强横的实力侥幸逃生的幸运儿一路跌跌撞撞的逃跑,逃离这一片宛如地域的山岭。

  刚刚逃出了不足千里,一片白云‘咕噜咕噜’的从山谷中涌出,守拙上人笑吟吟的把玩着手上的拂尘站在白云上拦在了众人面前。

  一名身穿黑袍的静朝大祭司哆哆嗦嗦的指着守拙上人厉声喝道:“妖道,你,你意欲何为?”

  守拙上人只是笑着颔首,他一一看过了这些幸运儿的面孔,最后才淡淡的来了一句:“你们当中,有外域的魔神,也有静朝的臣子。总之,或者外域来的这些孽障回去,或者你们静朝的臣子回去,杀一半,留一半,你们自己看着办。”

  一道灵光从守拙上人的头顶冲出,太清万象定星塔冉冉飞起,澄净如水的星光照耀四方,一股令人窒息令人绝望的静谧之气从星光中冉冉放出。刚刚那大祭司低声呻吟了起来:“鸿蒙至宝!”

  蠢蠢欲动想要联手击杀守拙上人的外域魔神和静朝众人傻眼了,有鸿蒙至宝护身,他们怎能对付得了守拙上人?猛不丁的,刚刚开口呵斥的那大祭司反手一击打在了身后一尊高百丈的外域魔神身上,一道形如毒蝎子的绿气钻进了那魔神的身体,迅速腐蚀他的身体将他化为一滩脓血。

  脑筋简单的外域魔神还没回过神来,静朝随军出征的文臣武将纷纷出手,一通狠杀将这些魔神打得死伤狼藉。除了几个修为最强的魔神头目凭借着强横的修为硬抗了下来,其他魔神几乎没有还手就被击杀。

  看着这狗咬狗的一幕,守拙上人‘嗤嗤’冷笑着化为一道星光急速飞走。

  “尔等记住,再敢犯我大吴疆域,尔等一个个都死。我大吴乃道门领地,有佛门中人敢走入一步,立刻飞灰了事。”

  几个修为强横的魔神头目怒吼一声化为狂风飞遁,那些静朝的文臣武将顿时全傻了。

  远远的就听到那些魔神头目疯狂的咆哮声传来:“尔等杀我族人,吾等绝不甘休。”

  守拙上人的笑声响彻虚空,只有那些静朝的臣子欲哭无泪。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