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不死魂印(第一更)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不死魂印(第一更)

  混沌虚空中,数十道炽热的火流宛如蛟龙缓缓飞过。点点紫血宛如明珠舍利一般漫天乱舞,每颗血珠放出的能量气息都堪比寻常一金仙巅峰全部的力量。那些生于混沌内的无名火流灼烧着这些紫色血珠,一股浓郁厚重令人心神澄净的香气冉冉散发开来。

  香气所过之处,混沌气流被逐渐推开,虚空中居然被逼出了一个直径百万里的圆球形真空。

  千首微微气喘的看着对面的七位佛祖,他周身有七色佛焰熊熊燃烧,他的衣衫被烧成了灰烬,露出了他瘦弱的惨白色的躯体。从骨骼架构上来看,千首应该有一具英伟壮硕的身躯,但是现在的他好似营养不良的豆芽菜,肌肉干瘪的附着在壮硕的骨架上,给人一种风吹就倒的错觉。

  就是这么孱弱的身躯,七位佛祖放出的佛焰焚烧着他的身体,只是烧得他皮肤‘啪啪’作响不时冒起几个色泽怪异的气泡,除此以外并无任何其他效果。

  七位佛祖站在虚空中,四万九千丈的佛祖金身上密密麻麻的尽是拇指粗细的洞眼,点点紫色的血液正不断从这些洞眼内渗出,随着无形的法力震荡向远处飘去。金身破损处有紫金色光芒急速闪烁,他们正默运禅功修复金身,只是他们的金身是被千首诡异的长发击伤,有一种腐蚀姓极强,同时还带着强大吞噬力的邪力附着在伤口上,他们足足耗费了一盏茶时间才将伤口治愈。

  勿乞看得大为惊骇,以佛祖的修为,什么伤势都是随念而愈,千首能让七位佛祖这般吃力,他的杀伤力着实可怖。佛祖都要一盏茶时间才能将那些伤势修复,可想而知寻常仙人,哪怕是大罗金仙被千首的长发刺一下,搞不好就是身陨的下场。

  “很重的拳头,也很痛。”千首张嘴喷出一道色泽怪异,好似将千万种颜料调成一块儿的血箭。他出神的看着自己吐出来的血,皱眉道:“这些曰子刚刚醒来,吃了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弄得血的颜色都这么难看。原本我的血是漆黑的,没有一点儿杂质的黑色,毁灭一切吞噬一切的黑色,嘿!”

  守心冷哼一声,他摇晃着法相金身,一千条臂膀同时结成莲花印,重重的遥空按向了数万里外的千首。虚空寸寸粉碎,碎裂的虚空碎片放出刺目的金光,化为一柄长有万丈的巨型金刚莲花剑当头向千首劈了过去。守心体内传来一阵阵巨大的梵唱声,守心炼制有三千大千世界,每一大千世界内蕴三千中千世界,每一中千世界又蕴藏三千小千世界。这些世界中生存着守心无数年来积攒的无量信徒,而且都是其他佛门菩萨、佛陀求而不得的狂信徒。

  无量量的狂信徒受到守心的召唤,齐声念诵《守心渡世咒》,庞大的念力加持在那一柄金刚莲花剑上,原本就无比刺眼的由虚空碎片凝成的金刚莲花剑放出比太阳还要炽热千万倍的强光,无声无息的斩在了千首的头顶。

  千首抬起头,瞪大双眼看着金刚莲花剑斩下。他身后无数毒蟒一样的长发飞舞,在他头顶迅速缠绕编制成了一面方圆百里厚达万丈的圆盾。

  只听一声闷响,金刚莲花剑湮灭,千首长发编成的圆盾急速蠕动着,宛如饱餐的毒蟒一样发出‘咝咝’怪响。千首的体内有无量光芒放出,顺着他的毛孔喷射出了无数道极细的宛如实质的强光。

  守心的一千个头颅一千张面孔同时冷笑:“居然敢吞噬贫僧全力一击放出的剑气,你也不怕撑死?”

  千首瞪着双眼,惨白的没有任何神光没有任何感情宛如死鱼一样的眸子呆呆的瞪着守心,他头顶一千根长发突然激射数万里,准确的刺在了守心的一千个头颅上。拇指粗细的长发击穿了守心的一千个头颅,带着大片紫色的血浆穿透了守心的金身。

  一千颗头颅炸开,千首将吞噬的金刚莲花剑的剑气顺着自己的长发轰入了守心的佛祖金身,这就等同于守心自己竭尽全力轰了自己一记。守心腰腹上半截金身轰然炸开,化为无量血海几乎将这个球形真空填满。

  勿乞看得心惊胆战,这里是混沌虚空,按照常理说,这里不是盘古世界天道法则的影响范围,守心若是在这里被人击杀,他有没有可能真正的陨落?勿乞自己没有真个合道,他也不知道合道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故而他不知道合道境的大能若是在盘古世界的范围外被击杀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就在勿乞胡思乱想的时候,紫色的血海中一朵金莲冉冉浮起,托起了守心的半截金身。一座上下七层镶嵌了无数宝珠的佛幢从守心的半截金身内飞出,七彩佛光照耀下,守心的金身迅速生长恢复,也就是半刻钟的功夫,守心恢复如初,只是面色稍微有点苍白,显然刚才千首一击让他损失了不小的元气。

  “千首,你如今的实力还不如贫僧,你还是离开!”守心警惕的看着千首,他的眼神很诡异,就好似一个人看到了一条快被冻僵却还能缓慢蠕动的毒蛇,暂时对自己的生命没有威胁,但是毒蛇毕竟是毒蛇,一不小心被咬伤就足以致命。

  千首怔怔的看着守心头顶悬浮着的七重佛幢,他低声咕哝道:“真是讨厌,当年圣界毁灭,那些强者的精神投影在这个废墟中孕化了你们这些废物也就罢了,他们的兵器残灵居然也在这废墟中重新孕化。虽然真正的威力不足本体的万亿分之一,但是如今的我也不是当年的我。”

  淡黑色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鼻头,千首皱眉道:“当年圣界毁灭时,是谁从背后给了我一击?要不是那一下,我现在应该还保留了当年的一点实力,灭杀你们只是轻轻一指的事情。”

  守心和其他六位佛祖警惕的看着千首。看他们的表情,他们对千首的话也是极其好奇的,他们凝神倾听千首的自言自语,并不开口打断他。

  千首的眼睛眯了起来,他眯起眼睛的时候,他的瞳孔就缩成了一条线,宛如爬行冷血动物一般无二的那种一条线的瞳孔。他死死的盯着守心头顶的七重佛幢,微微的摇摆着脑袋咕哝道:“这玩意我还有点印象。形象虽然有了一点改变,但是气息有九成相似。它原本的主人是个很美丽的女子。”

  古怪的笑了一声,千首轻叹道:“我亲眼看着她被虐杀。是谁下的手呢?太久了,有点忘了。是幻劫么?我受伤了,暂停了所有行动在修养,他就在我面前将那修为很强的女子虐杀。唔,很精致,很美丽的女子,她的骨骼也和她一样美丽。是幻劫,他就是喜欢收藏美女的骷髅。”

  千首的话让勿乞不寒而栗,七位佛祖的脸色也有点不对劲。

  但是能听到千首所说的关于圣界的任何一点消息都是极其难得的,无论是勿乞还是七位佛祖都是静静的凝听着。千首也不让他们失望,他叽里咕噜的啰嗦着一些当年他和其他一些破界者将圣界的生灵逐一抹杀,毁灭圣界的大小族群,最终让圣界整体崩溃的事情。

  一座七重佛幢就引起了千首的这些感慨,守意佛祖眼珠一转,他头顶冉冉升起了一片红色云光,里面有一座造型独特的阶梯状金字塔若隐若现。勿乞看到这座金字塔的时候差点以为它是大虞的通天塔,仔细看去,这座金字塔上下分成三十三阶,散发出的气息悠远而古老,远不是大虞的通天塔所能比的。

  千首谨慎的向后退了一步,他望着这座三十三阶的阶梯状金字塔感慨道:“真好的运气。这是‘冥塔’,圣界七位至强者‘冥圣’亲手锻造的最强圣器。”

  古怪的笑了一声,千首摇头晃脑的说道:“可是有什么用呢?圣界毁了,变成了这一片残破的废墟。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大能,只是他们精神投影孕化的鬼魂。”

  狞笑一声,千首望向了盘古世界的方向:“不会给你们机会的,永远别想重新恢复圣界。永远别想重新成为至强者。你们杀不了我,而我可以逐一将你们抹杀。”

  守意佛祖头顶宝塔一旋,一抹万字佛光宛如幽灵一样无声无息飞出。

  千首身形一颤,他的腰部喷出一道色泽怪异的血箭,守意佛祖祭出如今被他名之为‘寂灭塔’的鸿蒙至宝,一击将千首腰斩。千首低下头,看着自己腰部以下的身躯逐渐和自己的上半身分离,他突然很欢乐的笑了起来:“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味道。当年我也曾经被冥塔全力一击命中呢。”

  怪笑声中,千首的两截身躯当中滋生了无数黑色肉丝,这些肉丝蠕动着,将他的身体重新拉拢在一起。伤口迅速愈合,隐隐有佛光在他伤口处闪烁,但是佛光很快就熄灭了。

  得意洋洋的摇晃着身体,千首放声笑道:“没用的,除非你们能摧毁我的不死魂印,否则你们永远杀不了我。你们只能镇压我,只能封印我,你们杀不死我!”

  眸子里透出一抹疯狂,千首压低了声音诡笑道:“可是,我的不死魂印在哪里呢?你们永远都找不到。”

  说到不死魂印时,勿乞的瞳孔突然一凝。

  千首身上隐隐有一道能量气息,和混沌极深处的某件物事产生了共振。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