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谋有熊军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谋有熊军

  冲进后堂的金甲将领身躯高大足足有一丈五尺开外,通体都带着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他面色冷肃,目光阴森宛如吃多了死尸的野狼,绿油油的目光中没有丝毫的感情。只是看到姬岙的时候,他的眼里才露出了一丝狂热。

  姬虎四人同时抬起头来,他们纷纷起身向这脸上密布着无数伤疤几乎毁容的大汉行礼:“獒大兄。”

  这大汉名叫姬獒,是姬岙的养子,比姬虎等四个姬岙的亲生儿子大了百来岁。他追随姬岙已经有三百多年,是姬岙手下实力最强的将领。姬獒天赋异禀,天生神力,更兼铜皮铁骨万毒不侵,七岁时就能扼杀毒蛟,十三岁时就以强横的实力获取了一头神兽玄武后裔的认可,融合了那玄武兽魂,进而修行一曰千里,三十岁时达一元盘古天境界,六十岁时突破到了鸿蒙盘古天境,如今更跻身大虞顶尖好手之列,修为隐隐已经突破了鸿蒙盘古天的极限。

  一如姬獒的名字,他就是姬岙身边最忠诚最疯狂的一头獒犬,姬岙往年在外行走,他自家封地内的所有军务都交给姬獒打理。也只有姬獒才能让姬岙绝对的放心,就连姬岙私下里的一些秘密力量,诸如姬岙私蓄的密探组织‘神獒营’也由姬獒一手掌管。

  姬虎他们虽然是姬岙的亲生儿子,但是在姬岙身边的地位还不如姬獒重要。故而看到姬獒闯了进来,他们忙不迭的起身行礼。

  姬岙看着浑身是血的姬獒,冷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弄得浑身是血?”

  姬獒低头看了看身上已经半凝固的血浆,大咧咧的伸手在铠甲上抹了两把,将那血浆弄得更是一塌糊涂。他不以为然的说道:“孩儿去和我们的探子接头,结果几个贼秃居然在后面盯梢,就顺手将他们撕了。”

  姬岙眯起了眼睛:“有人盯梢?也就是说,他们暴露了?”

  姬獒点了点头:“孩儿已经将他们带回渑湖城,反正静朝军中我们的探子足够多,这几个暴露了也无妨。”

  沉吟片刻,姬岙沉声问道:“静朝那边有什么动静?”

  血渍啦糊的大手摸了一把满是伤疤的面孔,姬獒怪笑道:“静朝军这些天进攻不力的原因找到了,佛门的七个老秃驴不知道去了哪里,居然元气大伤的逃回了大灵鹫山,据说佛门七祖之首守心老秃驴还被自己的某件异宝封住了全身修为,现在其他六个老秃驴正在忙着帮他对付那宝贝呢。”

  姬岙的目光闪烁,他低声笑道:“哦?这倒是有趣,难怪最近那些秃驴攻城的时候都是敷衍了事,没有当曰的那样疯狂了。这倒是好事啊,还有呢?”

  姬獒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沉声道:“还有就是,王爷最近一定要小心谨慎。静朝把主意打到了王爷头上,他们想要算计有熊军。”

  姬虎笑了:“算计?如何算计?莫非他们还想全歼有熊军么?”

  姬獒摇了摇头,他冷声道:“不是全歼,而是掌控有熊军。”

  后堂内突然死一样的寂静,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姬岙才冷幽幽的叹息道:“掌控有熊军?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撑死?嘿,他们有什么法子可以掌控有熊军呢?姬獒,这消息来源可靠么?”

  姬獒认真的点了点头,他将消息的来源告诉了姬岙。

  围攻渑湖城的静朝大将名曰‘玉面粉身如意大菩萨’,是佛门欢喜宗一脉的杰出弟子。佛门欢喜宗这几年损失惨重,就连无量欢喜佛都被大龙山脉突然冒出来的大龙尊者一拳打死,故而玉面粉身如意大菩萨极有希望接替佛门欢喜宗某位佛陀的位置,由此他的地位更显重要。

  如意大菩萨出身欢喜宗,也就带着欢喜宗弟子的特姓,虽然领军在外征战,军中却有三百女弟子随行侍奉,这三百女弟子实则就是他的修炼炉鼎。其中最得宠的一名女弟子号称‘羊脂天女’,又称‘夜光天女’,这是称赞她皮肤宛如极品羊脂玉一样润泽剔透,在夜间还能放出明光。

  这三百女弟子都蓄养了大批面首,而姬獒安插进静朝军中的探子当中有几个俊美少年,他们被羊脂天女看上,如今正是羊脂天女身边最新鲜最得宠的面首。羊脂天女得到如意大菩萨的欢喜,平曰里负责处理如意大菩萨的往来公文和秘密军情等物,回到自家帐幕里,羊脂天女情动之余,免不得就和这些面首述说一些军机大事,而她随身携带的一些绝密公文,也就逃不脱姬獒安插的这些专业化探子的手掌。

  “怎么这样乱七八糟的。”听着姬獒的回禀,姬岙不由得咧了咧嘴。

  行军打仗的时候在军中蓄养女子,这在大虞就是死罪了,甚至会牵连到自己的亲族。至于自己蓄养的女子又公然的蓄养面首,这种事情让姬岙大为惊叹——这如意大菩萨他真放得开,不愧是欢喜宗的得意门人。只是这样的人做一个佛修倒是凑合的,他这也能领军打仗?

  姬虎兄弟四个也咧咧嘴,同时摇了摇头。

  姬岙手指轻弹,他不怀疑姬獒带回来的这些情报来源了,虽然情报的来路有点匪夷所思,但是以静朝军中这么乱七八糟的模样,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只是他的心情很是沉重,不图谋全歼有熊军,而是意图掌控有熊军,这里面的区别可就大了去了。

  也就是说,有熊军高层内,起码有司军这样级别的人物是静朝的暗子,否则他们如何掌控有熊军?

  姬岙能想清静朝突然做出这种决断的原因,七位佛祖受创,显然佛门心急了,他们想要尽快的将盘古大陆上的大局确定下来,然后集中全力应付其他某些事情。能够让佛祖受创,这事情可不小。

  若是佛门真个将有熊军握在手中,渑湖城立刻就成了静朝攻击大虞的桥头堡。渑湖城后就是一马平川的西疆九大平原,跨越这人口繁茂物产丰富的九大平原就是有熊原。以有熊军为先锋,足以横扫西疆进逼有熊原,到时候静朝就能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形成对大虞的合击势态。

  大虞东疆还有东海牵扯静朝兵力,南疆还有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大吴让静朝无法集中全力攻击,但是西疆若是有熊军出了问题,立刻就成洪流席卷之势。

  静朝的根本之地就在西疆,无数静朝兵马能够直接冲进大虞的腹地,对大虞发动最致命的攻击。

  “难怪这些天静朝的攻击不力,不仅仅是因为佛祖受创的消息,更是想要倦怠我的防范之心吧?”

  姬岙笑了起来:“姬獒,幸好有你,否则他们发动的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

  沉吟片刻,姬岙沉声道:“神獒营的所有人手都动起来,对有熊军所有的将领进行监视,如有异动,就地斩杀。姬獒,你负责这件事情,虎儿,你们兄弟四个负责帮助姬獒。”

  姬獒应诺了一声,姬虎兄弟四个也齐声大喝了一声。

  姬岙目光逐一扫过姬獒和四个孩儿的面孔,他眯起了眼睛,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起了当年在良渚皇宫中刺杀昊尊皇的信山王和礼山王。他的心脏剧烈的抽搐了起来,姬獒是他收养的孩子,只是某次巧遇被他收养在身边,那种巧遇的情况,若是有人想要做手脚是不可能的。

  但是自己的四个亲生孩儿,扒开他们的血肉,他们内里是什么东西?

  是佛门的无上金身,还是道门的清净仙体?

  眼下对自己如此恭顺的孩儿,会不会接下来就在自己后心上狠狠的捅一刀?若是没有姬獒的预警,若是自己被这些天静朝软绵绵没有力量的攻击倦怠了,姬虎或者其他三个孩子若是在背后给自己一刀,最是否能反应过来?是否,那一刀会给他留下一线生机?

  猛不丁的打了个寒战,姬岙突然觉得身上的这件棉布长袍很薄,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佛门不是图谋全歼有熊军,而是图谋掌控有熊军。而当年良渚动乱,有熊军就是出了大问题,将近一半的有熊军因为参与叛乱被诛杀,牵扯到的世家豪门数以千计。

  谁能保证现在的有熊军内没有佛门、道门的人潜藏?谁能保证有熊军前后左右四军和中军的大司军和左右司军中没有当年没杀光的余孽?谁能保证手掌兵权的那些大将就对大虞忠心耿耿?

  轻咳了一声,姬岙轻轻的挥了挥手,姬獒和姬虎五人向姬岙行了一礼,大步离开了后堂。

  姬岙立刻跳了起来,他面色阴沉不定的在后堂中来回踱了一阵,身形化为一片黑气迅速来到了后院一栋殿堂外。他钻进了殿堂,随手一拳击出,拳劲呼啸着轰向了殿堂正中悬浮的一块青铜古镜。淡青色的光芒从古镜中涌出,不多时阳山王的影像出现在古镜中。

  “姬岙,有何急事动用这件秘宝?”阳山王诧异的看着脸色难看的姬岙。

  姬岙将刚刚姬獒得来的军情述说了一遍,然后将他心中最大的隐忧告诉了阳山王。

  阳山王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想起了高呼奉人皇诏令诛杀勿乞并且悍然出手的姬岱。

  “你想怎样?”阳山王的脸色也变得铁青一片。

  “东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可以,我要东海王来助我一臂之力!”

  姬岙苦笑着看着古镜中的父亲:“和自家的孩儿比起来,我……宁可相信东海王!”

  阳山王也不由得苦笑连连。

  **************今天就两更吧,快过年了,愕然发现就四五天的功夫就过年了。

  猪头要年假,要蒙头大睡,要酗酒作乐……

  呃,两更吧,两更……

  过年期间的更新到时候再说!

  唔……新年啊,春节啊,猪头想去城隍庙逛庙会!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