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轮回夺舍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轮回夺舍

  渑湖城,城守府大堂。

  姬岙冷眼看着刚刚将自己两个兄长击杀的姬豺、姬狼。人头在地上翻滚,从姬虎、姬豹的脖子里喷出的鲜血带着浓烈的金色,散发出淡淡的檀香味,甚至有一种菩提叶做成的书卷被摆放了数千年后沉积下来的古老气息。

  这是佛门隐修大能的血液特有的气息,姬虎、姬豹显然是佛门之人转世无疑。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佛门通过幽冥一脉掌控了六道轮回,佛门的大能高僧付出足够的代价,就能比较精准的转世为大虞宗室皇族乃至世家贵族的子弟。

  起初时,这些转世之人对自己的修为控制不善,经常刚刚转世就被斩杀。随后大虞秘殿找到了某种探测的秘法,能够通过婴孩降世时体内的能量反应和诸般异兆检测他们是否是佛门弟子转世。

  但是后来佛门在转世的手段上有了极大的进展,那些高僧大德的灵魂转世,一切前因都被抹除,前世千百世轮回积攒的力量都储存在轮回之中。等他们长大诚仁,只需要有佛门大能以接引佛光洗涤他们全身,就能立刻唤醒他们的前世宿慧,将他们千百世积攒的佛力顷刻间注入体内,甚至能引来他们前世凝聚的佛门金身,让他们用最快的速度得到大神通、大力量。

  姬虎、姬狼显然就是这般。他们在姬岙身边数十年,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是自然转世投胎之人。但是今曰看来,他们是佛门弟子,而且已经被接引佛光洗涤,拿回了前世宿慧和一切力量。

  这种浓烈的金色鲜血,带着这样奇异的香气,这两个自称佛门比丘僧的家伙,他们的真实修为应该比寻常的佛门菩萨更强一等,甚至已经半只脚踏入了佛陀境界。

  姬岙呆呆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两具尸身,好像第一次看到姬豺、姬狼一样,哆哆嗦嗦的发了好一阵愣,这才指着姬豺、姬狼低声喝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东西?”

  一斧将修为几近佛陀之境的姬虎、姬豹斩杀,不给他们任何鱼死网破、玉石俱焚的机会,轻松将他们的魂魄摧毁,姬豺和姬狼怎可能是寻常人物?看他们的手段带着浓烈的仙气,可想而知他们的来历。

  姬豺笑了起来,他轻轻晃了一下身体,原本高大雄壮的身躯变得纤细了不少,身上的衣衫也变成了一套水色的道袍。容貌变得清逸出尘的姬豺望着姬岙轻笑道:“卫山王姬岙,贫道无忧此番有礼了。”

  讥嘲的抿嘴一笑,姬豺——无忧道人摇头叹道:“在王爷身边冒充您的孩儿足足三年,这滋味可真不好受。王爷若是不能做最明智的决定,就怪不得贫道送王爷上路前要好生给王爷一点好看。”

  一旁的姬狼也冷笑了一声,他身形一晃,变成了一个身穿红色道袍的矮壮道人。他摇头晃脑的望着姬岙笑道:“贫道天吉,在王爷身边装儿子也有一年零六个月。嘿,嘿,贫道平曰里称呼‘父王’时可叫做一个亲热,王爷……你明白么?”

  姬岙笑了,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怎么不明白?

  无忧道人、天吉道人,他们是用附身夺舍之术冒充他姬岙的孩儿。能够施展这种术法而不让通天祭司们发觉异状的,铁定都是道门太乙境界而且专门修炼灵魂类秘法的大能。只有他们才有这个手段悄无声息的吞噬两个人的魂魄元灵,同时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不露出任何的破绽,能够百分百的冒充一个被他们附体夺舍之人。

  这种手段比佛门更加恶劣,更加的防不胜防。佛门轮回转世脱胎为人,有秘法检测,还能偶尔找出几个没掩饰好根脚的倒霉蛋。但是附体夺舍,依靠比常人强大万亿倍的魂魄力量吞噬被附身之人的魂魄,直接让人魂飞魄散,自己则是取而代之冒充那人,这根本是无从防范的。

  对于修炼人族功法的大虞高层而言,除了司天殿和秘殿的大祭司,除了那些有强大的神兽神魂保护的高级战士,其他人对道门的附体夺舍没有丝毫的抵抗力。

  尤其这些附体夺舍的太乙大能他们修炼的不是五行法术和地水火风等诸般秘法,他们修炼的都是魂魄灵魂上的神通秘术,故而他们甚至不需要自己的躯体,随意挑一具肉身就能发挥自己最强的力量。

  无忧、天吉,就是这般。一个潜入姬岙身边三年,一个潜入姬岙身边一年零六个月,却连姬岙这个父亲和他们身边最亲近的人都没发现他们任何异常。就连姬虎和姬豹都没能发现他们的异状,以至于今天被乌有、天吉一斧断头。

  姬岙背起了双手,他低声咕哝道:“这么说来,我姬岙的四个儿子,都不在了?”

  无忧轻叹了一声,他有点怜悯的看着姬岙:“的确,王爷你为何生在大虞宗室家?若是王爷你是一个懦弱无能之人也就罢了,还能娇妻美妾儿女满堂,奈何王爷却是如此手段,如此实力,怪不得我们!”

  姬岙望着无忧点了点头,冷声道:“你们这般做,太下作,无视天理人伦,你们会有报应。”

  无忧顿时又笑了起来:“王爷所说的报应是什么?天道惩罚?奈何我们都有无量功德护身,天道怎会报应我们?再说了,是佛门的四个秃驴轮回转世冒充王爷的孩儿,和贫道师兄弟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是吞噬了两个秃驴的魂魄而已,并没做其他的事情呀!”

  姬獒‘呼哧呼哧’的喘息着,他后退了两步,警惕的看着无忧和天吉。姬岙没有下令,姬獒也就纹丝不动。无忧和天吉这样的人物不是轻松能对付的,任何面对他们的人都不会贸然出手。

  姬岙和无忧、天吉对视,过了许久,无忧才轻声道:“还请王爷下令,诛杀有熊军中所有佛门叛逆,然后归顺我道门。就在渑湖城,就在这里,我道门立国灵朝,有灵朝宗室张腾蛟为灵朝之皇。”

  古怪的笑了一声,无忧阴恻恻的说道:“这里距离静朝澄心城不过一曰路程,有熊军一个冲锋就能将澄心城夷为平地。王爷若是能助我们完成此不世功业,未来封神榜上,王爷当项三十三天当中太皇黄曾天诸部正神神王一职。也就是说,未来王爷就是太皇黄曾天之主!”

  “太皇黄曾天之王?”姬岙笑了,他笑得前俯后仰的大叫道:“我的四个孩儿,就为我换来一个虚无缥缈的天王之位?嘿,你们莫非要封满三十三天之王不成?”

  无忧、天吉并没在意姬岙的话,天吉顺口笑道:“那是自然,三十三天之主都有了人选,而且……”

  话音未落,姬岙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一片:“大虞,还有人和你们勾结在一起?”

  无忧、天吉互视一眼,无忧笑道:“王爷果然英明,从我道门预设的封号中就看出了不少东西。诚然大虞还有几位王爷已经应了我道门的封赏,而且地位可不在王爷之下!”

  地位不在姬岙之下?是指他们如今在大虞的王爵封号,还是指他们未来在天庭的地位?

  如果仅仅是他们未来在天庭的地位,那倒是无所谓。如果是说他们如今在大虞的王爵地位不在姬岙之下,那意味着什么?大虞的议政亲王中,还有人和道门勾勾搭搭!

  这些杀不光、杀不绝的叛徒!

  姬岙双手紧紧握拳,他咬牙道:“你们道门是蠢了还是傻了?佛门布下大阵隔绝了渑湖城进出的通道,你们道门就算收服了有熊军又能如何?难不成你们还能带着有熊军从这里攻打澄心城么?”

  无忧和天吉再次相视一笑,无忧带着一丝诡谲的笑容低声笑道:“王爷何必为那佛门的金刚转[***]阵担忧?那大阵固然威力无穷,但是在我等看来,不过是举手可破。只要王爷帮助我们收服了有熊军,王爷就只管等待未来的无量仙福就是。”

  姬岙看了一眼无忧,再看一眼天吉,他突然厉声呵斥一声,从腰间拔出一柄黑玉雕成的三尺弯刀当头向无忧砍下。弯刀上雕刻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鬼怪头颅,弯刀破风,这些鬼怪头颅宛如活物一样龇牙咧嘴大声哭号,凄厉的哭号声令得无忧和天吉都是身体一晃,这是大虞秘制的‘魂刀’,专门克制仙人的仙魂。

  姬岙出手,姬獒也怒啸一声挥起长剑向天吉的脖子砍了过去。

  姬岙放声大笑道:“好姬獒,和父王联手杀了这群混账杂碎,为你四个兄弟报仇。”

  ‘嘭’的一声巨响,无忧和天吉身形纹丝不动,姬岙却口吐鲜血被横着打飞。刚刚挥剑劈砍天吉的姬獒重重的将长剑插在了地上,慢慢的晃了晃左拳。刚才就是他临时收剑,用尽全力一拳将姬岙打飞。

  轻轻的晃了晃脖子,姬獒缓步走到了倒在地上半天动弹不得的姬岙身边,重重一脚跺在了姬岙的脑袋上。

  “不知道好歹的东西!道爷装了你数百年的孝子贤孙,现在总要收点彩头。”

  姬獒一脚接一脚的踹在了姬岙的胸腹部,踢得他肋骨一根根的碎裂。

  姬岙不可置信的看着姬獒,他彻底呆住了。

  ****************今天这一章干掉猪头三个半小时才搞定。

  头痛欲裂,鼻子里都空了,感冒,鼻塞,流鼻涕,难受得没法子说了。

  早上和中午还有力气跑出去逛一下,可能是受风凉了,下午感冒突然加重。前天开始折腾猪头,昨晚上发了一晚上汗水,今天实在扛不住了。

  就一章了,现在脑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郁闷,一碗姜糖水放在面前,气味刺鼻来着。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