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竞相提价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竞相提价

  口灿莲花的大和尚一看到满脸是笑的刘邦,那张白净的方正的面孔就骤然变得漆黑一片。

  春风得意喜笑颜开的刘邦一看到大殿中的大和尚,也好似刚刚换上昂贵的新鞋却踩上了一堆臭狗屎,他的脸色也骤然变得无比难看。两只手掌痉挛,刘邦的指头勾成了鸡爪子,嘴唇抽搐的他好容易才控制住了自己,没有下令让身后的二十八宿星君将这大和尚砍成碎片。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了足足一盏茶时间,大和尚才缓缓合十行礼道:“汉王殿……不,现在是汉王陛下了!想不到张腾云那小儿死后,居然是陛下得了最大的好处。”

  刘邦龇牙咧嘴的向这大和尚一笑,他歪着脖子冷笑道:“香禅大师,你们佛门好灵通的消息。道祖钦定我为人族新皇,这还没多久,你们居然就知道了?看来道门当中,还有你们佛门的余孽!”

  香禅大和尚干笑了起来:“彼此,彼此!”

  两人又斗鸡一般相互盯了一眼,刘邦这才大步走到大殿正中,向殿首宝座上坐着的吴天明点了点头。昨夜纵欲过度,两个眼袋和金鱼的眼泡儿一样浮肿,眼珠子里尽是血丝的吴天明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挥手道:“罢了,远来是客,不要客气……唔,吾疲累了,大天师,两位国师,这里的事情,三位先拿主意,最后吾来做决定就是。”

  向刘邦欠了欠身,吴天明挪动屁股,笑吟吟的一把挽住了身边侍立的娇俏小宫女,摇头晃脑的在大群宫女、太监的簇拥下走进了后殿。他走得干脆,却让刘邦和香禅和尚傻眼了。正主儿走了,留下守拙上人和鬼谷子、墨翟,这算什么事?

  刘邦望了守拙上人一眼,在道门的情报中有守拙上人的真形影图,他认得守拙上人。但是鬼谷子和墨翟么,都被勿乞用盗得经中秘法更改了容貌和气息,刘邦却是不认得这两位大吴的国师就是他所知的那两位大宗师。他不以为然的斜了鬼谷子和墨翟一眼,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鬼谷子闭上了眼睛,他盘坐在蒲团上,不多时打起了鼾。

  墨翟扯了个呵欠,懒散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合金疙瘩,用一柄小刻刀雕刻起来。他运刀如风,点点金属碎屑不断落下,那块金属疙瘩很快就显出了一个复杂的齿轮组的雏形。

  搂着小宫女走到大殿后,一道紫色光幕笼罩在了吴天明一行人身上。刚刚还精神萎靡宛然一副昏君做派的吴天明立刻精神起来,他笑吟吟的一把抱起了身边的小宫女,得意洋洋的说道:“送上门来的肥肉,让国师他们去好好的敲一块下来。美人儿,陪皇上好生的修炼那轩辕一百零八式,啧,这可是能速成的仙道无上秘法啊!”

  大殿内,守拙上人慢条斯理的睁开了眼睛,他晃了晃脑袋,声音低沉的问道:“陛下走了?”

  鬼谷子继续打着呼噜,墨翟继续雕刻齿轮组,脸色难看的刘邦和香禅大和尚同时颔首应是。

  守拙上人慢吞吞的将双手揣在袖子里,身体好似一片羽毛一样轻飘飘的飞起,慢吞吞的落在了吴天明的宝座前。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刘邦和香禅大和尚,守拙上人突然咧嘴一笑:“贵客临门,这是大好事啊!”

  刘邦和香禅大和尚的心骤然一哆嗦,守拙上人不笑还好,他这一笑起来,就好似饿狼看到了小羊羔,又好像色狼见到了小美女一般。他的双眼都在放绿光,白生生的牙齿闪耀着刺眼的精光,那叫做一个馋涎欲滴,叫做一个迫不及待。

  望着守拙上人怪异的笑容,刘邦和香禅大和尚同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想想如今盘古大陆的局势,想想道门和佛门做出的未来一些计划和筹谋,两人同时一咬牙上前了好几步。

  香禅和尚嘴快,他抢在刘邦前面对守拙上人笑道:“守拙道友,若是道友能做主让大吴并入静朝,未来大道可期。”

  刘邦看都不看香禅和尚一眼,他向守拙上人笑道:“守拙道友,若是刘邦没看错,你修炼的是道门仙法。你一道修若是改头换面投入佛门,一身仙力修为岂不是白费了无数年的苦功?就算那佛祖有意栽培,你一道修又要耗费多少年才能有如今的修为?”

  香禅和尚立刻转过身,对刘邦厉声指责道:“汉王陛下若是不懂我佛门精妙之处,切不可胡说八道。以守拙道友如此修为,只要让大吴并入静朝,如此功劳定然能赢得佛祖青睐。以佛祖无上神通,加上七宝金莲无穷玄妙,守拙道友一身修为定然能全部转化为佛门佛力,轻松可证世尊之位。”

  刘邦冷笑一声,他竖起一根手指对守拙上人笑道:“若是大吴能听刘邦之命行事,未来守拙道友有天帝之份!”

  守拙上人笑了,他指了指鬼谷子和墨翟笑道:“能决定大吴大计的,可不仅仅是贫道一人!”

  刘邦立刻挺起胸膛,他满口应诺道:“如此甚好。等刘邦成就人皇之位,天庭的天帝之位也当更迭。守拙前辈可为天庭中极大天帝,统辖周天群星。两位国师可任意于东南西北四极天帝之位中随意挑选,若是诸位有亲近的门人弟子,也定然在天庭身居高位。”

  香禅和尚急了,他厉声喝道:“三位道友千万不能信这刘邦小儿的话,你们可是不知,这刘邦小儿在红尘世界中的名声最是狼藉不堪,各种过河拆桥的事情做了无数。他对自己红尘中转世之身的亲生父亲都能做出‘分一杯羹’的事情,三位道友与他合作,无异与虎谋皮!”

  不容刘邦分辨,香禅和尚赌咒发誓的将‘分一杯羹’的光辉事迹说了一遍,刘邦听得面皮发青,卷起袖子就要和香禅和尚拼命。所谓主辱臣死,刘邦被人揭疮疤,韩信、樊哙一行人也是凶巴巴的就要冲上去殴打香禅和尚。和尚却也不甘示弱,他吹了一声唿哨,袖子里突然飞出数十点金光,落在地上后摇身一变赫然变成了数十尊佛门神圣,个个璎珞遍体周身莲花缠绕,感情都是佛门中有数的大能——他们一直藏在香禅和尚的袖子里。

  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大打出手,守拙上人突然又咳嗽了起来。

  他他这一咳嗽,顿时刘邦也好、香禅和尚也好全都笑了起来,他们收拾起心头一缕杀气,笑吟吟的看向了守拙上人。两人口若悬河的纷纷许诺,许给了守拙上人无数的好处。

  轻咳一声,守拙上人舔了舔嘴唇,淡淡的说道:“两位不用争了,什么大道可期,什么天帝之位,这些都是虚言。等得曰后事成了,你们真个要过河拆桥,嘿嘿,贫道三人势单力薄,能将你们怎的?”

  轻轻的晃了晃脑袋,守拙上人沉声道:“干脆一点,光棍一点,真金白银的拿出来!先天灵器也不错,混沌灵宝是最好,鸿蒙至宝我也不会嫌弃,你们拿点实在的好处出来。”

  用力跺了跺脚,守拙上人笑道:“这大吴朝就是一婊子,两位就是瓢客,所谓价高者得,你们……懂?”

  守拙上人笑得很古怪,**裸的毫无遮盖。香禅和尚和刘邦惊愕的看着他,突然间两人都露出了狂喜的笑容,同时点头大声笑道:“懂,懂,我们懂!”

  守拙上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摇头晃脑的说道:“那,就汉王陛下先开价罢!”得意的笑了几声,守拙上人笑道:“静朝如今势大,我大吴就算并了过去,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怕是卖不出什么好价钱。但是汉王陛下不同啊!灵朝覆灭了,如今道门手上没有一个可以用来争夺人皇之位的势力了,这大吴可就值钱了!”

  鬼谷子突然精神了起来,他睁开双眼,也不打呼噜了,而是精神抖擞的笑道:“守拙前辈所言极是。你道门固然势力庞大,但是总不能动用道门仙人的力量去争夺人皇之位吧?你总得依靠‘人力’去争夺人皇宝座,这样才能让天下人心服口服。汉王陛下,天下可没有比大吴更适合你的选择了!”

  墨翟手上小刻刀一挥,低沉的说道:“真金白银……真金白银……真金白银……别口花花的拿虚言糊弄人!当我们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雏儿么?”

  刘邦飞快的瞥了一眼眼珠子乱转的香禅和尚,他沉吟片刻,抬头向天空望了一阵子,一道微妙的神识迅速和刘邦接触了一下。守拙上人眼尖,他看到虚空中隐隐有七彩毫光闪过,刘邦的指头上多了一个极精巧的七宝指环,他心里有数,这是刘邦背后的那些大能同意了自己的要求了。

  价高者得啊!守拙上人开心的笑了。

  刘邦深吸一口气,他手掌在指头上一抹,一道奇光迸射了出来。

  那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青皮葫芦,里面隐隐有风雷声传来,暴烈的能量波动从葫芦内呼啸而出,差点没把这座大殿给崩上天空。刘邦沉声道:“混沌灵宝‘风雷葫芦’,内蕴先天风雷二气,可发无量风火雷霆,更可将人吸入葫芦中,一时三刻就能将其炼为齑粉,就连太乙金仙都难得幸免。”

  风雷葫芦一出手,香禅和尚就突然大笑起来。

  笑声中,香禅和尚随手掏出了三件宝光夺目的灵物。

  他大笑道:“汉王陛下好生吝啬,这区区一件混沌灵宝就想换取大吴?三位道友请看,这三件秘宝,可是我佛门秘库中珍藏的奇珍啊!”

  守拙上人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