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大战正酣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大战正酣

  渑湖城外,虚空之上,佛道双方各施神通打得不可开交。

  修为较弱的佛门大军和仙人们撒豆成兵招出的士卒杀成一团,不时有佛门的兵丁被砍断了手脚化为灵光遁回各自佛陀、菩萨的佛国之中。那些仙人招出的士卒一旦受创,就变成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材质不等的豆粒掉落地面。

  道门的士卒中还混杂了数量极多的黄巾力士,这些身躯高大力量强横的灵力生物一旦被杀,就好似一颗炸弹一样爆开,威力足以将方圆数里内的一切荡平。道门的士卒都是撒豆成兵而成,他们没有生死的概念,黄巾力士爆炸的时候,他们甚至会主动拉扯着附近的佛门士卒冲向爆炸的黄巾力士。

  由此一来佛门士卒死伤极大,那些正在争斗的佛陀、菩萨也免不得分神照看一二,毕竟这些士卒都是他们佛国中的狂信徒,给他们提供了庞大的信仰念力,是他们力量的源泉。尤其是这种武装成军的狂信徒,他们的魂魄强大,提供的信仰念力是其他信徒的十倍乃至百倍千倍,损失一个都是让人心痛的。

  但是高手相争,任何一点分心都足以致命。这些佛陀、菩萨舍不得自己佛国的士卒大量死亡,他们稍微分心加以照拂,和他们征战的道门仙人立刻祭出得意的法宝对他们加以致命一击。

  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有数百菩萨陨落,有十几名佛陀被打得金身残破痛呼不已。

  正在和荦荧道人拼死争斗的沿世尊怒啸一声,他大声呵斥着,提点那些佛门神圣打点起了精神。四周列成阵势的外域魔神大军浩浩荡荡的涌了过去,配合佛门兵丁一并厮杀。杀声震天,滚滚云烟遮天蔽曰,渑湖城方圆数万里内不见丝毫阳光,只有各色祥光瑞气和古怪的光芒闪耀。

  在最下层厮杀的佛门兵丁和道门兵将、黄巾力士上层,就是努力相持的佛门菩萨和一众道门金仙。今曰双方已经有点彻底撕破脸的味道,菩萨也好、金仙也罢,他们都将自己最强的法宝、威力最大的法咒不断使出,虚空中不时有碎裂的身影坠落,无论菩萨、金仙,他们都耗费了数个量劫才能修炼而成,今曰全部付诸流水。

  在这些菩萨、金仙的上空,沿世尊和荦荧道人正打得火热,在他们身边,数十名古佛、佛陀正和数量相当的太乙金仙舍命厮杀。道门的太乙金仙在数量上占了一定的优势,此刻正有三五个没有对手的太乙金仙在战圈外游走不定,时不时的飞起一道剑光或者打出一件法宝偷袭敌人。

  因为这几个闲散太乙金仙的存在,佛门的佛陀们很是吃了一些亏,一些佛陀的金身被打得破破烂烂,他们脑袋也被砍了下来,手臂也被砍断了几条,金身裂开了极大的缺口,金色鲜血好似泉水一样涌出。

  沿世尊看得心焦,他金身一阵急动对着荦荧道人猛轰猛打,但是荦荧道人顺着沿世尊猛攻的势头向西方逐渐退却。荦荧道人一退,道门仙人也随之向西方飞退,佛门神圣也随着战圈向西方进发,双方交战的军队也是浩浩荡荡的向西方一路打了过去。

  战团逐渐远离渑湖城,除了道门和佛门留下的几尊菩萨、金仙在渑湖城外监视有熊军的动静,其他神圣仙人驾着云团向西方滚滚飞去。等得战团远离了渑湖城,那些仙人的出手骤然重了几分,所过之处山棱崩塌、湖水干涸、森林草原无端端的燃起了大火、肥沃的土地突然变成了沙漠。

  大虞和静朝的边境线上,三座静朝的军镇成品字形矗立,那是静朝用来和渑湖城相持的军镇,里面驻扎了数百万士卒以及为这些士卒提供辎重的民夫民役。

  佛道双方一路厮杀经过这三座军镇时,荦荧道人守得水泄不通的防御圈子突然出现了一丝纰漏,他没有理会沿世尊当面劈下的烈焰剑,反而是转过身体祭起一颗五彩明光石向一尊佛陀当头打下。

  那佛陀正在和一个太乙金仙以秘法相持,他双手接引封禁虚空,正要将那太乙金仙吸入自家佛国困杀。猛不丁的荦荧道人一明光石打了下来,这佛陀惨嚎一声,上半截金身被打得稀烂,一道元灵带着三颗拳头大小的金色舍利冲天而起,狼狈的向大灵鹫山的方向逃去。

  沿世尊勃然大怒,手上烈焰剑又加了几分力气。

  ‘哧啦’一声,荦荧道人的袖子被一剑划破,一道巴掌长的紫色道符轻飘飘的飞落。道符一飞出,就化为一道不过头发丝般细小的电光向地面飞坠。这么细小的电光落在地上时已经变得有三千里方圆,恰恰将下方三座军镇笼罩在内。

  ‘嗤~喀喇’一声巨响,站在远处观战的勿乞和六位圣帝只觉脚下山头一阵摇晃,等得刺目的电光散去,三座军镇连同附近附属的城池村庄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原地就留下了一个直径三千里深有数万里的大坑。这也就是盘古大陆坚固无比才能承受这样的攻击,换了外域任何一个星球早就被这一道雷光轰碎了。

  数百万静朝精锐士卒瞬间飞灰,沿世尊气得一口血喷出老远,他哆哆嗦嗦的大声咒骂道:“荦荧泼贼道,你造孽哩!你,你,你居然用仙术对付这些寻常士卒,你不怕天谴么?”

  荦荧道人淡然一笑,他轻声笑道:“贼秃,你可别搞错了。那道符好好的在贫道袖子里揣着,这是道祖赐下来让贫道保命的宝物,你划破了贫道的袖子,才有了这一场祸事。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要说天谴,那也是天谴你,和贫道有什么关系?”

  沿世尊气得发狂,势如疯虎的他口喷金莲,荡起无数团烈焰佛光向荦荧道人烧了过去。

  荦荧道人刚刚三柄仙剑被毁,自然知道沿世尊这金莲烈焰的威力,他小心翼翼的应付着沿世尊的攻击,一步步的向西方继续退却。同时荦荧道人不时的呼喝几声,那些正在和佛门神圣交战的道门仙人纷纷驾起遁光向四面八方飞去,和他们交战的佛门神圣无奈,只能尾随着他们飞出。

  沿世尊脸色骤然一变,他怒啸了一声,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后脑勺,一道白光从他头顶飞起,四十二颗米斗大小的白色舍利放出无量明光升腾而起。舍利迎风一晃,骤然化为四十二尊三头六臂身高六丈的佛陀金身,乱杂杂的向四周飞远的道门仙人杀了过去。

  勿乞神识扫过这四十二尊佛陀分身,他们居然都有着破道境的实力!

  勿乞不由得仰天长叹,这就是佛门的底蕴了——佛门的强大不在于他们有多少佛陀、有多少世尊,而在于这些佛陀、世尊隐居在大灵鹫山不受天地重劫之祸,他们潜修无数年,有了庞大的近乎无穷无尽的法力任凭他们挥霍!一个沿世尊就凝聚了四十二颗本命舍利,每一颗本命舍利内蕴藏的法力都相当于一个破道境的大能!

  “简直没天理了!”勿乞喃喃自语了一声。

  嬴政缓缓颔首道:“所以,我们要让他们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天理。”

  勿乞沉默不语,他只是望着远处逐渐散开的佛道两门的神圣仙人。

  那些仙人乱杂杂的向四周飞出,他们专门挑选静朝境内人烟繁茂的大城市上空和佛门神圣交战。可怜静朝的大军如今要么驻扎在大虞的边境线上,要么驻扎在以前静朝的疆土中,或者只是扼守了一些重要的关卡军镇,他们境内众多大城实在是没有什么防范力量。

  以这些道门金仙乃至太乙金仙的实力,他们厮杀时随意一道余波都能轻松覆灭一座数百万人的城池。

  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勿乞等人将神识扩散开笼罩了整个静朝的疆土,就看到静朝境内烟尘滚滚,无边怨气冲天而起,短短一个时辰就有数千座大城毁于一旦。城内无数黎民百姓惨死,无数魂魄纷纷扬扬的飞上天空,直接被六道轮回卷了进去。

  可怜这些静朝的黎民百姓在临死前还在口诵佛经祈求佛陀护佑,哪知道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的,就有他们敬若神明的佛陀和菩萨?

  双方交战逐渐激烈,一些佛陀和太乙金仙打出了真火,他们甚至开始动用一些破灭天道规则的恐怖手段。这些大能所过之处,虚空都化为混沌,地面上的一切都被夷平,他们随手一击,方圆万里内就连细菌都没剩下一只,山棱崩塌、天崩地裂,那等景象真好似世界就要覆灭一般。

  勿乞看得出神,就看到一道门太乙杀出了火姓,双眸中骤然喷出一道金色剑光横扫虚空。

  那剑光中五行规则崩解,火光阴冷,土气轻浮,水汽沉重,金光粗钝,木气枯涩,崩解的五行合为一体,居然化为一种无坚不摧的毁灭之力。剑光横扫十万里,沿途三十几座静朝大城在剑光中灰飞烟灭,数十座高有万里的大山根基被毁,山体摇摇摆摆的被剑气冲上了高空,居然有脱离盘古大陆飞出外域星空的架势。

  勿乞不由得颔首感慨,他算是明白当年盘古大陆是怎么被一块块打碎化为无数外域天境的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