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禅让大典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禅让大典

  大吴正式分裂,吴天明、吴地垕叔侄俩分别成了大吴和新吴的皇帝。

  一如勿乞所料,吴地垕在新吴都城‘新鼎城’正式宣告登基为皇后,他体内也迅速滋生出了大量皇气。原本吴地垕在大吴的权位就重于吴天明,错非勿乞、鬼谷子、墨翟三人相助,吴天明早就被吴地垕变成了傀儡,所以实则上吴地垕才是大吴真正的主人。

  在大吴,九成的武将出于吴地垕门下,超过一半的文臣曾经或者现在都是吴地垕的门人、门客。如此滔天权势,吴地垕在新鼎城登基后,他控制的大吴一半疆土上所有黎民百姓民心归顺,皇气的滋生是顺理成章的。而且以勿乞看来,吴地垕体内的皇气总量迅速超过了吴天明。

  道门扶持大吴,佛门扶持新吴,同出一脉的两国在吴地垕举办登基大典的那两天狠狠的拼杀了一通,分别死伤了数十万兵马后无奈的收兵回营。

  大乙尊者和守拙上人修为相当,他们门下网罗的仙人、佛修数量相当,而且修为也相当,故而是势均力敌之势。所以新吴、大吴交战时,两人都看紧了门下弟子,不让他们轻易加入战团。两国交战,是很正统的地面战争,并没有什么仙怪魔鬼混在里面。

  在勿乞的授意下,在新吴建立两个月后,大吴传来了惊人的消息:

  大吴皇帝吴天明自惭上对不起苍天,中对不起黎民百姓,下对不起后土,身为大吴皇帝,却一事无成,不能让黎民安居乐业,反而引得大吴、新吴大兴兵戈,以至于双方死伤惨重。吴天明向天下办法罪己诏,随后按照人族还处于原始的部落联盟时期的规矩,按照上古圣皇圣帝的禅让制度,将大吴皇位让给‘天之骄子’汉王刘邦。

  这份罪己诏一出,顿时口水滔滔。吴地垕蹦跶了出来,义愤填膺的指责吴天明是‘吴家’的罪人,他居然将吴家的基业让给外人?吴地垕向新吴和大吴所有的官兵军民表示,哪怕他和吴天明有政见上的争端,但是新吴、大吴毕竟是一家人,这是兄弟阋于墙的故事。吴天明将大吴基业让给外人,这等行径无异于出卖自己的祖宗!

  吴地垕询问天下人——像吴天明这样连祖宗基业都能卖的人,他还有资格做大吴的皇帝么?新吴敞开了温暖而宽厚的胸膛,欢迎对吴天明不满的大吴文武臣子和黎民百姓前来投靠!

  吴地垕更是质疑刘邦——如今已经不是人族原始的部落联盟时期,大吴基业世代相传,乃大吴的祖先辛辛苦苦开辟出的家当。就算吴天明无道,不能将大吴发扬光大让他兴旺发达,但是大吴还有一个英明神武、雄姿英发的接班人吴地垕在呢?

  无论是从道理上还是法理上而言,吴地垕都应该是大吴最恰当的接班人,吴天明不想做皇帝了,让吴地垕来啊!他身上毕竟流淌着老吴家最正统的血液!他吴地垕做了大吴皇帝,大吴、新吴不又是一家人了么?这也就不会再有纷争,不会再有战火了!

  而你刘邦呢?吃相这么难看,人家说将皇位禅让给你,你就毫不客气的准备接受了?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你刘邦是什么人?什么‘天之骄子’?为什么大吴的子民从来没听说过你这个‘天之骄子’的名号?你凭什么接受吴天明的皇位?

  甚至,大乙尊者代替吴地垕,用大神通将吴地垕的质疑传遍了整个盘古大陆,让盘古大陆上所有的黎民百姓都听到了吴地垕的质疑声——‘吴天明皇帝做得好好的,他为什么会突发奇想将皇帝传给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人?难道说,你刘邦绑架了大吴皇帝吴天明,威逼他将皇位传给你’?

  吴地垕在这里骂得热闹,刘邦立刻跳出来和吴地垕大打口水仗。反正刘邦身边有张良、萧何这么一伙口舌伶俐的文臣,他们做出了一篇花团锦簇的文章,向天下所有人昭示——刘邦乃天选之人,他接替大吴的皇位乃是顺应天理、服从民心,他接替皇位后,一定能为大吴的子民谋取福利,让天下所有子民安居乐业。

  刘邦的御用文人们同时热切的指出——刘邦才是人皇的不二人选,只要刘邦做了人皇,天下所有人族都有福了。只要刘邦做了人皇,天下所有的凡人寿命都能延长一倍,所有的老人都能和青年人一样健壮,所有青年都能像大山一样刚强,所有女人都能像鲜花一样美丽,所有儿童都能像神仙一样聪明。

  总而言之,只要刘邦做了人皇,人族的好处可就大了。什么金枪不倒之类的小福利那是数不胜数!只要刘邦做了人皇,人族可就落进安乐乡了,那是人人长寿,人人姓福,吃得饱,穿得暖,你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想穿什么穿什么,那就是传说中的极乐世界!

  所以为了那极乐世界的来临,大虞的昊尊皇你也不要负隅顽抗了,你赶紧学吴天明将大虞皇位禅让给刘邦,那不就是满天乌云都散了么?

  刘邦昭示天下的文书中郑重的提及——只要昊尊皇将皇位禅让给刘邦,则刘邦功成之后,一定册封昊尊皇为天庭至高无上的大天帝,让他永享仙福。

  当然了,刘邦也义正词严的指出,类似吴地垕这种不识天道,不顺人心,为了荣华富贵硬是要逆天行事的‘魔头’,他和他身边那些‘助纣为虐’的同党,一定会受到天谴。刘邦甚至在公文中宣告了大乙尊者未来的下场——他将被破掉修为,被打入红尘中轮回百亿世而不得超生,他生生世世要么做畜生,要么就做阉人,总而言之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纷纷扰扰的口水战中,距离吴天明将皇位禅让给刘邦的大典吉曰到来了。

  大虞对此无动于衷,在昊尊皇他们看来,‘禅让’这个仪式有着它独特的神圣地位,这是人族上古圣皇才有资格进行的事情。选天下大德,将人皇之位禅让之,以大德治世为人族谋福,这是何等神圣何等崇高的事情?

  你刘邦和上古圣皇比起来算什么东西?你吴天明又是哪根葱?居然就敢举行禅让之礼?

  保守而传统的大虞高层对大吴的禅让之礼就当做笑话来看,完全不符合各种礼制嘛!再者,以庞大的大虞看来,小小大吴算得什么呢?而且这么小的一个大吴还分裂成了两个国家,你们自己窝里反闹着玩大虞是不会管的,你们若是要参合在封神大计中和大虞为难,那就对不起了,大虞会动用雷霆万钧之力将你们彻底抹平。

  静朝、灵朝这样的庞然大物都毁了,你一个大吴算什么?

  新吴、大吴吵得不可开交,大虞却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就在这诡谲的气氛中,吴天明的禅让大典在刘邦选定且亲自命名的新都城‘长安城’外登场亮相了。

  抱着有热闹的地方就有便宜可占的想法,勿乞偷偷摸摸的携带着敖不尊、绮霞两人,骑着九尾来到了位于大吴疆域几乎最北部的‘长安城’外。一行人找了一个山头藏身,由勿乞以禁制阵法掩去了众人的气息和行迹,一行人眺望着长安城外的方向,敖不尊突然怪笑了起来:“啧啧,好大的场面!”

  果然是好大的场面!

  在长安城南门外,用五色泥土搭建了一座高三里长宽十里的祭坛。这座祭坛完全由民间夫役用人力铸成,没有动用半点儿仙法道术。两个月的时间用人力搭建起这么一座祭坛,天知道刘邦为了这件事情投入了多少人力和物力。

  祭坛上下和附近的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插着诸般旗幡,数不清的旗幡上用金丝银线勾勒出的满天星辰的星图。这些旗幡都荡漾着淡淡的星力波动,品质都在极品金仙器上下。无数极品金仙器级的旗幡组成的大阵,若是有异宝镇压阵脚,加上强力的仙人主持大阵,几乎能困杀太乙金仙。

  祭坛上矗立着精挑细选的三千六百名命中带丁甲的长人,所谓长人,就是身高在一丈二尺以上,却没有龙伯国人血统的人族大汉。这些长人手捧大旗,雄纠纠气昂昂的站在祭坛上纹丝不动,真亏了刘邦从哪里招来了这些大块头。

  守拙上人带着他网罗的仙人驻守在祭坛正北。

  鬼谷子带着一批投奔门下的散仙散修驻守在祭坛正东。

  墨翟带着一批门人弟子和收罗的散仙散修驻守在祭坛正西。

  祭坛的正南则是驻扎着无数的大吴将士,其中不乏各种山精水怪和其他奇奇怪怪的生灵,这些人都是勿乞偷天换曰门的门人弟子,他们改头换面用了各种借口理由投奔大吴,如今都在大吴身居高位。

  除开这些仙人散修,远近还有数千万黎民百姓观礼。

  刘邦爱排场,这数千万黎民都是他部下的星君用神通从各处搬运而来,连夜让他们守在四周山坡上看热闹。数千万人聚集在一起,后面一点的人根本看不到前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刘邦要的就是这个排场,至于那些老百姓是否能看到什么,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一名身穿复杂的星纹八卦道袍的道人站在祭坛正中,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天空太阳的移位。

  当太阳偏移到虚空中一个独特角度的时候,这道人曼声高呼道:“吉时将到,请两位陛下登坛。”

  这道人声音未落,守拙上人的笑声早已响彻全场。

  “慢着!”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