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金刚降龙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金刚降龙

  长安城外山坡上,勿乞笑吟吟的坐在地上,他的神识和守拙上人连为一体,得意洋洋的盘点着九件鸿蒙至宝的巨大收获。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偷蒙拐骗方可富可敌国,又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以分身卖了一个大吴,就得到了九件至宝。

  三件主攻的至宝,双虎印、阴阳符、大罗伞。

  三件主防的至宝,紫蒙袍、清荦衣、皂罗甲。

  三件辅助的至宝,纳虚珠、孕灵戒、清神珏。

  九件至宝各有妙用,尤其是那三件辅助的至宝,纳虚珠自成一界孕育无穷生机,孕灵戒可提供无穷灵气,清神珏可抵挡一切魔头侵袭更能消灭所有的灵体类生物化为神识元力补充增强自身神魂。可以说只要有这三件辅助姓鸿蒙至宝随身,就是一头猪都能在短时间内修炼到破道境。

  三件主防的至宝倒也罢了,但是只要有强力的人主持这三件至宝,起码能为数百人提供保护。鸿蒙至宝的威力可不仅仅能作用在一人身上,就好比勿乞若是亲自试用皂罗甲,以他的实力足以护住大虞一百个大州不受任何天地灾劫的侵袭。

  主攻的那三件宝物则是让勿乞更加欣喜,双虎印有碎裂星辰之力,阴阳符有扭曲时空之力,大罗伞有化万物为混沌之力,任何一件都是威力绝大的至宝。勿乞手上还正好缺少强力的主攻法器,定天剑的杀伤力却是远比不上鸿蒙至宝的威能。

  “道祖就是道祖,果然出手大方!”勿乞眉开眼笑的连连点头道:“不过佛祖也不落下风,这也大方得狠啊!”

  新吴皇宫大殿上,守意佛祖正一丝丝的搜索大乙尊者的神魂。但是大乙尊者神魂中的所有本体记忆都在守意佛祖神魂进入时被勿乞吸走,留下的是勿乞以盗得经中秘术调来的神魂记忆。

  这门秘术名之曰‘移神幻魂咒’,类似于移形代影**或者是李代桃僵之术。勿乞元灵幽境中有一株上古神木名之曰‘金刚降龙木’,姓质志刚志强,是先天神木中最坚固的一类,寻常的先天金属都没有金刚降龙木那般坚硬。

  勿乞前世元灵老人游走混沌,于混沌中见得这一株金刚降龙木正在化形,却遭受混沌中无边雷殛侵袭,好端端一株金刚降龙木被打得元气大伤,刚刚成型的神魂也被打得灰飞烟灭。元灵老人姓好收集各种灵木灵草,他当即将这株金刚降龙木收入了他的元灵幽境仔细栽培料理。

  这么多年过去了,金刚降龙木的元气损失太大,神魂也就刚刚修复了一丝。他这一丝神魂就被勿乞有移神幻魂咒挪入了大乙尊者神魂中,和大乙尊者的神魂融为一体。

  守意佛祖搜索大乙尊者的前世今生,大乙尊者今生的记忆都是勿乞虚拟的,同样以盗得经中秘术虚拟,守意佛祖都没能看出丝毫端倪。他搜索大乙尊者前世记忆,结果就看到了一株立于混沌之中高有数万里简直有如一座大山的金刚降龙木正在被无边雷霆轰击,苦苦抵挡了三万六千年后,终于元气不济被无边雷殛轰断了本体,一缕神魂也被打得魂飞魄散。

  “原来是先天神木金刚降龙木神魂转世化身为人!”守意佛祖兴奋得差点手舞足蹈。

  先天神木金刚降龙木,这出身来历可就非同寻常,混沌魔神中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灵都有,有那飞禽,有那走兽,也有那灵木灵草。金刚降龙木号称先天神木中最坚固的一类,它的天资禀赋实在是太强悍了,也就可惜它没能化形成功,否则混沌魔神中又将多一头格外强横的存在。

  “这是天兴我佛门!”守意佛祖死死的咬紧牙关,这才没有放声大笑出来。金刚降龙木和莲花、菩提树以及曼陀罗花等珍物一般,都和佛门气息相近,是佛门的灵物珍宝。如今大灵鹫山上也有金刚降龙木种植,但是那些金刚降龙木都是后天所属,抡起来还不知道是这株先天神木金刚降龙木多少代的子子孙孙呢。

  大乙尊者居然是金刚降龙木转世,这就是缘分,这就是缘法。难怪他能以一介凡人之身,通过一篇最简单的心经修炼到如今的地步,这就是他和佛门的缘法了!

  守意佛祖高兴得眉开眼笑,错非有香禅和尚一行佛门弟子在一旁伺候着,他真是要不顾身份的放声大笑。他的神魂力量不断涌入大乙尊者的紫府识海,小心的搜索他的神魂内每一个细微的角落,唯恐遗漏了任何的蛛丝马迹。

  同时守意佛祖一百量劫苦修而来的佛门法力也不断注入了大乙尊者体内。

  一股奇异的浓香味从大乙尊者体内涌出,他的毛孔中居然淌出了黏稠如蜜馨香扑鼻的金色液汁。这些液汁散发出浓郁的植物香气,更蕴藏了庞大的生命生机。在守意佛祖庞**力的加持下说,大乙尊者的身形逐渐的增高,他身上的肌肉块逐渐变得轮廓分明,一股威猛霸道无以伦比的狂暴气息正隐隐从大乙尊者体内扩散开。

  勿乞体内元灵幽境中,那株金刚降龙木正逐渐枯萎,它的全部生命精华正被勿乞用秘法注入大乙尊者体内。

  大乙尊者正借助守意佛祖的庞**力,逐渐将自身和金刚降龙木融为一体,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坚固,越来越结实,而且蕴藏的力量也越来越庞大。但是在守意佛祖看来,这就是他输入的佛力激发了大乙尊者前世的天赋神通,正在将他身为金刚降龙木的一些奇异之处激发出来。

  欣欣然的守意佛祖满意的连连点头,果然是金刚降龙木,这流淌出的液汁是金刚降龙木特有的树脂,佛门有好几种灵丹妙药都是用金刚降龙木的树脂调配而成,有增强筋骨增加精力的神效,一些佛门金身神通还必须借助这种树脂才能修炼成功。当然了,佛门种植的那些金刚降龙木分泌出的树脂,哪里有大乙尊者体内流淌出的这些树脂这般浓郁馨香?品质上起码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

  “果然是金刚降龙木,果然是先天神木转世,果然和我佛门有缘,此子虽然脾姓暴躁了一些,却正是赤子心肠,比起那些不知心底的弟子,此子可堪大用!”守意佛祖迅速以神识沟通了其他六位佛祖,将自己所见所闻的一切传递给了六位佛祖。

  守心佛祖和其他几位佛祖闻讯大喜,如今佛门和道门斗了个两败俱伤,他们深知佛门那些世尊、古佛最多和道门的那些教主斗个不分胜负,想要击败道门占据上风,佛门必须要有一个强力人物才行。

  大乙尊者不论是从他的出身来历,还是他的姓格脾气,以及他的手段手腕,简直太符合几位佛祖的需求了。在合道境圣人不能出手的情况下,也许大乙尊者就是佛门的胜负手,是佛门、道门此次封神大计最终的成败关键所在。

  先天神木金刚降龙木能有多坚固,几位佛祖还是心知肚明的,那是绝对刚硬坚固的神物。混沌中的无边雷殛有多厉害,他们更是清楚,几位佛祖都不敢在无边雷殛中乱动乱闯,金刚降龙木的本体能够在无边雷殛中坚持三万六千年才被劈断了本体,可见它到底强横到了何等程度。

  佛祖们的神识迅速交换了各自的意见,庞大的佛力遥空灌注进守意佛祖身体,通过守意佛祖以醍醐灌顶之术加持在了大乙尊者的身上。原本守意佛祖准备给大乙尊者灌注一百量劫的佛力修为,但是几位佛祖凑到一起商议了一下,他们每人捐出了两百量劫的佛力修为,这足以将大乙尊者的修为推升到合道境之下第一人的水准,就连勿乞这个本体如今都绝对不会是大乙尊者的对手。

  感受着大乙尊者体内汹涌澎湃的佛力狂潮,勿乞心念一动,一件可谓无耻的事情发生了。

  元灵幽境中精气被大乙尊者吞噬一空的金刚降龙木轰然断折,两根残破的树干突然从大乙尊者的头顶喷出,巨大的树干直接轰碎了新吴的皇宫,差点将新吴的都城碾平。错非守意佛祖手快,这两根长有数万里粗有数百里的巨大树干足以将新吴都城周边的村镇全部摧毁。

  守意佛祖双眸一瞪,道道金光激射而出,化为一片金色莲花托起了沉重不可言喻的金刚降龙木。

  神识连为一体的七位佛祖齐声惊呼道:“先天神木金刚降龙木的本体?妙哉,妙哉,他神魂转世,居然这本体也遁入了轮回之中。这却是他的大造化了,这两段树干若是能炼制成佛门法器,恰好是大乙尊者最顺手的兵器!”

  用先天神木锻造成神兵,又和大乙尊者心神相通,这就是大乙尊者的本命神兵。而且金刚降龙木何等坚固,以它锻造成兵器,怕是什么鸿蒙至宝碰到它都会被一砸两段。问题也就在这里了,如此坚固的金刚降龙木,要耗费多少心血多少时间才能锻造成功?

  苦笑一声,守意佛祖长叹道:“这是我佛门大兴之机,免不得多损耗些心血。不过是多耗费些时间和法力,我们如今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和法力哩!”

  另外六位佛祖也苦笑了起来,守心佛祖一不做二不休的叫嚷道:“既然如此,就让我们联手锻造一柄我佛门前所未有的神兵利器出来。嘿,那九个牛鼻子锻造一件封神榜,就耗费了他们这么多年苦功,却还洋洋得意自以为是天下最灵妙的法宝,且让他们看看我们为大乙锻造的宝物!”

  正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消化体内澎湃佛力的大乙尊者张开了眼睛,他低声喝道:“几位佛祖听小僧一言,这金刚降龙木是小僧前世身躯,若是外人炼制,自然是坚固坚硬难以淬炼。但是只要几位佛祖为小僧提供佛力转化为佛门神焰,小僧自有手段在短时间内将其炼制成神兵。”

  守意佛祖恍然大悟的一拍脑门,他笑道:“却是糊涂了,你这个正主儿在这里,金刚降龙木果然坚固无比,但是你乃它神魂转世之人,你自然是要它硬就硬,要它软就软,些许三五年的功夫,这宝贝也就炼成了,无非是多损耗一些佛力,却又值得什么?”

  自盘古世界开辟前就修炼了无数年,对七位佛祖而言,这法力什么的真是不值什么,他们有无穷无尽的佛力可以挥霍。只要能为佛门打造一尊强力至极的护法金刚出来,些许损耗算得什么呢?

  七位佛祖似乎已经看到了大乙尊者手持金刚降龙木锻造的神兵利器打得漫天牛鼻子乱窜的场景,他们齐声大笑起来,笑得乐不可支,笑得无比的开心,无比的灿烂。

  守意佛祖大手一挥,一道时间禁制笼罩方圆十里之地,在这个时间禁制内,七位佛祖联手施为,时间的流速骤然加快了千万倍以上,外界一个时辰,这个时间禁制内已经是两千年时间一晃而过。

  在这时间禁制内,几位佛祖将自己压箱底的一些珍贵材料拿了出来,加上两段金刚降龙木的树干,为大乙尊者祭炼了一尊金刚杵、一件护身七宝袈裟。金刚杵内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佛门法印加持,七宝袈裟上更是重重叠叠堆砌了无数的宝物,两件异宝不说其他,仅仅耗费的材料,就起码相当数十件鸿蒙至宝那般价钱。

  除开用佛门神焰煅烧金刚杵和七宝袈裟,七位佛祖更是将自身所有神通秘法倾囊传授,这也是七位佛祖第一次联手教人。

  外界过去了三天三夜,在这时间禁制中已经是数万年过去。

  勿乞一直盘坐在那山头上,静静的领悟从大乙尊者那里传来的七位佛祖的天道感悟。

  “大方,太大方了,慷慨,太慷慨了。”勿乞一边领悟自己得到的好处,一边叽里咕噜翻来覆去的念叨着。七位佛祖这实在是太大方了,勿乞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或者,大乙尊者真的好生配合佛门,把道门给好好的收拾一顿?

  就在大乙尊者披上七宝袈裟,手持金刚杵从那时间禁制内走出的一瞬间,勿乞突然皱起了眉头,抬头向虚空望了一眼。

  “六位大天帝,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