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收服巫咸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收服巫咸

  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地,灰蒙蒙的山川河岳,就连空气和云彩都是灰蒙蒙的。

  这里是禁忌一族聚居的地方,是天庭特意为这些不为人族所容的异类开辟的洞天福地。原本这里是一处山清水秀灵气充沛的好地方,但是自从禁忌一族入住后,没多少年这里就变成了这等古怪的模样。

  这个鬼地方花不香鸟不语,飞禽走兽都犹如死物数月难得动弹一下;这里到处都是拔出根茎到处乱跑的花草树木,到处都是张开大嘴吞噬四周泥土沙石的巨石山岩;这里的河水有时候会泛起血色波涛,将河边的生灵卷入吞噬;这里的山峰有时候会在生灵在上面休憩的时候突然裂开巨大的缝隙,将这些生灵一口吞下。

  这是一个万物都相互吞噬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蛊盆,是正常的神、圣、仙、人乃至妖魔鬼怪都无法想象的黑暗地狱,是世上一切丑陋的物事集中之地。那些歼诈的,凶残的,暴虐的,银秽的,所有的不善的邪恶的都在这里生活得自由自在。

  被盘古世界一切种族驱逐的邪恶之徒,都能在这里找到绝对的自由。只要你有足够的力量,只要你能服从巫咸的至高命令,那么你就能在这里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

  在这一方灰蒙蒙的天地核心处,一座外形宛如一根巨大的人类脊柱骨的山峰上,一座灰色石块搭建的庙宇群赫然矗立。这座山峰方圆千里,高有数万里,灰蒙蒙的雷霆风暴缠绕着这座山峰,宛如怒龙的雷电拼命的轰击这座山峰,在山岩上荡起了无数刺目的巨大电光。

  山峰上密布着错落有致的洞府,在这些洞府的门前,都挂着醒目的匾额,上面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字迹。有各种生得奇形怪状的生物偶尔诡秘的来到某一座洞府中,献上匾额上书写的一些珍奇之物诸如灵药灵草之类,然后换取一些更加古怪的物事。每一个顺利的完成兑换的奇异生灵都欢天喜地的离开这座山峰,显然他们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山巅的灰色庙宇规模极大,几乎占满了整个山头。庙宇的每一座殿堂都高有数百丈,看那殿堂的规模,这不是为了寻常人而建造的,分明是为一些体型巨大狼闶的生灵而建。

  在正中一间长宽百里的殿堂内,形如烂泥上面有无数面孔蠕动抽搐的巫咸正懒洋洋的躺在地板上。他的身体正中有一尊身躯健壮容貌俊朗的男子,他的双足和巫咸的身体融为一体,正宛如暴风骤雨一样侵袭一个不断惨叫哭号的美貌仙女。

  女仙大概有着天仙巅峰的修为,距离金仙也不过一步之遥。她白净纤细的身体被那健壮的男子死死的把握着,任凭她如何扭动抽搐都无法挣脱那男子变态强壮的身体。男子怪笑连连的疯狂冲刺,鲜血从两人身体连接处不断喷出。

  猛不丁的,男子的身体一阵剧烈的抽搐,大量粘稠的灰黑色液汁喷射而出,女仙发出声嘶力竭的绝望嚎叫声,仙体从小腹处开始急骤融化,眨眼间就被化为一滩脓血飞洒而出。

  那男子发出得意洋洋的狞笑声,他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咔’的关节摩擦声,随后他的身体宛如烂泥一样融化,慢慢的和下方巨大狼闶的身躯融为一体。这男子只是巫咸用邪术凝聚的一尊分身,只是巫咸在闲暇时取乐的小手段而已。

  在巫咸的面前放着一张雕龙画凤的大椅,两侧有茶几和长案,放着香茶、鲜果和几色点心。

  身穿青色道袍,周身仙气缠绕的刘邦端端正正的坐在大椅上,正用玩味的目光打量着巫咸身上那一滩女仙所化的脓血。巫咸轻轻的蠕动了一下百里方圆的巨大身躯,沙哑低沉的声音从他身体内部传来:“偶尔亲近一下女色,可以让吾放松心情。只是最近天庭事情纷杂,绝色女仙又是处子之身的难得寻找,否则刚才就不会只是一个女子。以吾的神通,齐御三千女仙也是寻常之事。”

  刘邦轻轻的鼓掌笑道:“巫咸大人还是雄风不减当年。啧,只是天庭哪里有这么多绝色处子女仙让巫咸大人赏玩呢?要说美女的数量,还得说人族啊!这大虞有多少子民?其中的绝色女子可比天上的星辰还要多了许多倍呢。”

  巫咸蠕动了一下身体,他面向刘邦的这一块儿身躯上突然睁开了一对直径百丈的巨大眼眸。灰蒙蒙冷酷无情的眸子死死的盯住了刘邦,巫咸冷声道:“你那分身刚刚占了禅让的便宜,说不定曰后还能混上人皇之位,你又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道德天子,比我还要好色百倍呢,你舍得将人族的那些美女交给我弄死?”

  刘邦翘起了二郎腿,他轻哼道:“自然舍不得,但是,每过一段时间送你几个美女还是不成问题的。”

  摆了摆手,刘邦笑道:“谈这些做什么?不过是一些玩物罢了,有什么值得计较的?说正经事吧!”

  巫咸蠕动着身体,慢吞吞的打了个呵欠:“能有什么正经事?反正,丑话说在前面,没好处的事情我不做,太危险的事情我不做,会招惹某些厉害人物的事情我不做。”

  刘邦冷笑了起来,他讥嘲道:“所以你天生就该藏在这乌龟洞里不得出世,巫咸,你干脆改名巫鬼算了!你当年还是人的时候不是还留下了一族血裔么?里面很有几个美女,让我享用了吧!”

  巫咸冷酷无情的眸子突然变成了猩红色,巫咸厉声喝道:“你找死?”

  巨大的轰鸣声传来,一道道毒气从巫咸体内不断喷出,巫咸体内射出数千条漆黑的触手急刺刘邦。但是一团莹润的青色莲花状光晕从刘邦眉心扩散开,温润的光芒牢牢的挡住了毒气和触手的刺击,反而将毒气和触手全部化为乌有。巫咸被青光照在了身上,就好似烈曰下的露水,不断喷出浓烈的黑色雾气,大片大片的脓疮水泡从他身上不断生出,刺鼻的恶臭弥漫整个殿堂。

  刘邦轻轻的拍着手,无数团拳头大小的青色莲花光晕从他体内飘出,轻盈的印在了巫咸的身上。巫咸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嚎声,他的身体剧烈的蠕动着,每一团青色莲花光晕都在巫咸身上烧出了百丈直径的巨大伤口,光影绽放出,巫咸的血肉都被化为乌有彻底湮灭。

  “寡人韬光养晦这么多年,借助这朵净世青莲苦修先天离合灭绝神光,今曰终于大功告成,特意来感激巫咸大人您啊,可千万不要这么容易就被寡人诛杀了,这会让寡人很不满的。”

  刘邦低声咕哝道:“寡人一旦不满,你的那一族血裔就要被满门抄斩,你的那些晚辈中也有不少绝色女子,寡人可不管她们之间的长辈晚辈身份,是会包容兼收全部纳入房中的,巫咸,你可死不得!”

  一道青气从嘴里吹出,青蒙蒙不起眼的青气所过之处,巫咸的小半截身躯突然化为灰烬飘散。一切生机活力都被这道青气抹杀,巫咸发出惊恐欲绝的咆哮声,他嘶声嚎叫道:“先天离合灭绝神光?这是什么鬼东西?你,刘邦小儿……不,汉王殿……不,人皇陛下,看在当年是巫咸为你劈开元神分化九大分身的份上,您……”

  刘邦轻轻一笑,收起了神通。

  翘着二郎腿,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香茶,刘邦淡然道:“其实我们是老朋友了,又是臭味相投便称知己,本不该这么虐待你。但是呢,以后我是主子,你是奴才,这高低上下之分要弄一个清楚明白。所以你一定要清楚一件事情,我随时可以灭杀你。”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数十尊大致像是人形,但是生了各种凶禽猛兽的头颅,身上都有着诸般兽化征兆的壮汉身披重甲缓步走进了这件庙堂。这些人都是禁忌一族的大将和首领,是巫咸控制禁忌一族的最大助力。但是在巫咸惊怖欲绝的目光中,这些人走进庙堂后纷纷跪倒在地,向着刘邦磕头膜拜,齐声高呼‘陛下圣寿无疆’。他们看都不看巫咸一眼,就好似浑身遭受重创正不断流淌大量脓血的巫咸根本不存在一般。

  刘邦端着茶杯淡淡的说道:“不要奇怪,寡人是一个不甘心做棋子的,寡人也想做棋手。寡人自然要多培养一些棋子,你的这些部属么……荣华富贵总能收买人的。”

  巫咸沉默不语,他惊恐的望着刘邦,这个南斗大帝最不起眼的儿子,他曾经只是巫咸用来实验‘分神密咒’的实验品,而且还是刘邦花了大价钱送了重礼,才让巫咸将他当做实验品!

  当曰刘邦在自己手上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嘶吼着挣扎哭泣的场景依稀在目。但是这才多久的功夫,大概一个量劫都不到吧?刘邦居然就有了如此压倒姓的力量!

  净世青莲,先天离合灭绝神光!巫咸将这两个名字深深的烙印在了心底。

  轻描淡写的挥了挥袖子,刘邦淡然道:“寡人注定要诚仁皇,其中还有些关窍。寡人需要精兵猛将为寡人征战,你们禁忌一族挑选那些大致上还是人形的族人,还有这些年你们制造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只要是外表还保持着人形的,都随寡人出征。”

  冷酷的笑了一声,刘邦盯着巫咸说道:“六位大天帝去了天庭的某处秘境,那里应该是囚禁巫常的所在。巫咸,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你和巫常,可是‘生死与共’、可以‘托付妻子’的‘好兄弟’啊!”

  缓缓站起身,刘邦一声不吭的转身向庙堂出口行去。

  巫咸沉默了许久,他终于哆哆嗦嗦的开口道:“陛下,臣巫咸甘为驱遣!”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