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人造魔神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人造魔神

  勿乞骇然,佛门重器以为金刚转[***]阵核心的金刚牟尼居然挡不住刘邦那怪异长幡一击?不仅仅是金刚牟尼光芒黯淡,勿乞掌心也只觉一股子阴邪寒气用来,顺着金刚牟尼直冲向他五脏六腑。

  手掌心一阵剧痛,那是掌心皮肤被冻伤了。勿乞的手掌更是被冻得发白发青,丝丝肉眼可见的青黑色气息从手掌上冒出,他的骨肉都变得半透明,好似冻成了冰块一般。

  幸好这阴邪寒气还没超过勿乞神通应付的极限,他默运盗得经,将这邪气寒气一丝丝消融后化为鸿蒙紫气流转全身。这道邪气精纯异常,每一丝气息都蕴藏了极强的力量,真不知道那长幡是什么来历,为何能发出这么匪夷所思的攻击。

  重重呼出一口气,勿乞调动金刚牟尼之力,浓烈的佛光从金刚牟尼中涌出,六位世尊、三十六尊古佛、三十六尊佛陀连同那些菩萨、罗汉等同时口诵真言,将金刚牟尼的威能催发到最大。温暖阳刚的佛光照耀四方,勿乞手掌心的寒意逐渐消散,冲进体内的寒气全部变成了勿乞自身的法力。

  刘邦眼看一击无效,他当即又连吐七口鲜血,用力将那长幡晃动了七次。长幡宽里许长有十三里的旗面上无数拳头大小奇形怪状的骷髅头同时晃动起来,无数骷髅头同时发出狰狞的啸声,他们的眼睛同时盯住了勿乞。哪怕隔着厚重的佛光,勿乞依旧觉得自己的七窍好似被无数道无形的邪力锁定。

  “哼!”绮霞冷哼了一声,她一手按在了勿乞的后心上,指尖一道五彩血浆流出,在勿乞的身后飞速绘出了无数的符文符箓。怪异中带着森森邪气的符文符箓荡出片片光芒,逐次没入勿乞体内。

  那些锁定了勿乞七窍的无形力量骤然消失,刘邦掌心放出一道雷火轰在了头顶长幡上,那长幡剧烈的一荡,就听得长幡上无数骷髅头齐声哀嚎,无铸邪力笼罩四方。就看到数十万不死神国的子民惨嚎一声,七窍中飞出了点点绿色萤火投入了长幡,被那些骷髅头吞食一空。

  刘邦气得口吐鲜血怒声喝骂,他又是惊怒又是恐惧的望着勿乞,不解勿乞用什么邪法破了他的长幡。

  这的确是邪门法术,绮霞身为外域无形天魔中地位最高的魔祖级存在,刘邦那奇形长幡锁死勿乞七窍、镇压他神魂的邪力被绮霞以秘法转移到了那些不死神国子民的身上。那些人的修为如何能和勿乞相比?若是那长幡整个全力击中勿乞,或许能重伤勿乞神魂,但是那数十万不死神国的子民却是个个魂魄离体,被长幡吞噬了姓命。

  不仅仅是魂魄从七窍中飞了出来,不多时那数十万不死神国的子民肉身也纷纷飞起,被长幡上的无数骷髅头龇牙咧嘴的撕成了碎片大口吞下。长幡上血浆四溅,肉末宛如暴雨一样倾盆而下,那景象真个残酷到了极点。

  鄣乐公主冷哼一声,五彩神光化为五道光虹急扫而出,狠狠的撞在了那些不死神国子民体外覆盖的精神屏障上。她玉指弹动,眨眼间数千道符文从指尖激射而出,她好似一个最高明的泥雕匠人,将五彩神光卷起的那些强横至极的精神力捏成了数十颗水缸大小的半透明雷球。

  刘邦神色大变,他头顶长幡一卷,一条宛如飞瀑的邪气呼啸而下,将那数十颗精神力凝成的雷球卷入邪气中,眨眼间送出去了数千里远。就听得‘啪啪啪’几声微不可闻的脆响,那些雷球轰然爆开,刘邦的身体微微一晃,鼻子里两道鲜血突然冉冉淌下。

  说到底不死神国这些子民调集那些大头人的精神念力为己所用,其手段不过是阴鬼灵体之类的。绮霞是域外无形天魔的祖宗级人物,对于各种灵体、魂体的掌控力已经到了完美的极境。而鄣乐公主继承了上古神道中阴鬼灵体一类的传承,在这一块也是宗师级的人物。她们一旦全力出手,刘邦哪里有不吃瘪的道理?

  就算刘邦那奇形长幡是鸿蒙至宝级的宝物,而且是威力最大、效用最快的那种邪门至宝,但是也脱不开灵体、魂体、精神元神的范畴,自然尽落入了绮霞和鄣乐公主的掌控。

  几次攻击无效,反而让自己麾下兵马损失惨重,气急攻心恨不得和勿乞单挑决一死战的刘邦仰天长啸了几声,从嘴里喷出的湍急气浪将鼻孔里喷出的两道血箭冲起来有数十丈高。

  一旁的樊哙一张大黑脸变得阴寒刺骨,他厉声喝道:“主辱臣死,勿乞小儿,可敢与我决死?”艹着两柄虎头月牙戟,樊哙化为一团黑色旋风向勿乞狂奔而来,他对金刚牟尼放出的璀璨金光视若无睹,挥动长戟当头向勿乞狂劈而下。

  敖不尊狞笑一声,他身形一晃身体膨胀到三丈高下,皮肤下一阵‘咔咔’作响,无数巴掌大小的黑色龙鳞层层叠叠的冒了出来。仰天长啸一声,化为龙人形状的敖不尊冲出了金刚牟尼的保护圈,硬碰硬的向樊哙迎了上去。身躯一晃,敖不尊左右肩膀被樊哙的两柄虎头月牙戟劈了个正着,肩头上的龙鳞粉碎,月牙戟劈进他的骨肉足足有半尺深。

  换了寻常人,这伤势也足以让他失去战斗力了,但是敖不尊乃混沌祖龙,是混沌世界中一等一的凶神恶煞,肩膀上传来的剧痛让敖不尊下身突然挺立如枪,他双眸中涌出狂暴的杀意,怪笑着飞起一脚重重的踹在了樊哙的小腹上。

  ‘咔嚓’一声,敖不尊脚趾上五道锋利的龙爪弹出三尺长,宛如五柄宝剑洞穿了樊哙的身躯。

  樊哙痛得怒吼出声,他努力抽动虎头月牙戟的手柄,但是敖不尊肩头上伤口处的肌肉疯狂滋生蔓延,两柄月牙戟已经被敖不尊紫金色的肌肉团团包裹,任凭他如何抽动都始终拔不出来。樊哙怒吼一声,随手丢下两柄虎头月牙戟就要伸出手去缠住敖不尊的头颅,他对自己的无穷神力有着无比的信心,他自信自己一定能扭断敖不尊的脖子将他杀死。

  但是敖不尊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勿乞身边的这群恶劣的货色绝对不知道什么叫做公平决斗。

  樊哙两条铁桩子一样坚固结实的大胳膊还没伸出去,头顶一阵恶风涌来,一柄闪耀着功德之器特有的玄黄光泽,散发出凌厉威压的大铁锤呼啸着砸在了樊哙的天灵盖上。这柄大铁锤与其说是大铁锤,还不如说是一座方形的小山,体积足足有近千立方丈的金属疙瘩!

  铁锤的锤面长宽八丈,铁锤的锤头高有十二丈,通体用黑漆漆的外域星辰合金铸造而成,长有近百丈小屋梁柱粗细的手柄被小萝莉形状的鲶蛟紧紧的抱在手中。身形娇小的鲶蛟正喷吐着白色的口涎,双眸透出贪婪的食欲火焰,宛如风车一样挥动着大铁锤,在樊哙的天灵盖上瞬间连砸三百八十锤!

  这是勿乞炼制的所有功德之器中体积最大最沉重的一柄,采用的材料是外域混沌世界中星辰的星核重金熔炼而成,沉重无比、坚固无比,加上勿乞神乎其技的炼制手段,这柄被鲶蛟名之为‘乌龙锤’的大家伙实实在在是一柄凶残的大杀器!

  在刘邦的怒吼声中,乌龙锤打得樊哙七窍喷血,天灵盖碎得好似豆腐脑一般。

  伸出手意图绞杀敖不尊的樊哙痛呼狂叫,他艰难的伸出手想要挡住鲶蛟的疯狂攻击。但是他的双手双足同时剧痛,化身为飞天冰火龙蟒本体的金角银角、金羽银羽同时喷出了冰火神光,四条碗口粗细的金银二色流光洞穿了樊哙的双手双足,摧毁了他的胳膊和大腿上最重要的经络关节。

  刘邦宛如街头混混一样破口大骂,口口声声直奔勿乞祖宗十八代的下三路而去。恼羞成怒的刘邦拔出一柄小巧的黑色匕首,狠狠的一匕首刺进了自己的心脏。一道紫色粘稠的血光冲出,刘邦心脏中迸射出了十八颗修炼之人最为紧要的,要耗费绝大苦功才能凝练出的‘本命元灵真血’。

  十八滴真血激射而出,瞬间就落到了那巨大的陨落魔神的眉心处。

  樊哙的惨嚎声不断传来,显圣灵君也不是什么公平公正的主儿,他骨子里还是万仙星龙元江划地为王的妖王啊!樊哙被一众人打得惨不忍睹,显圣灵君‘桀桀’怪笑着,破虚戟化为无数道寒光激射而出,撕裂了虚空从樊哙周身各处涌出,轻松的撕开了樊哙千锤百炼的身躯。

  樊哙的身体在连虚空都能洞穿的破虚戟面前就好似豆腐一样没有丝毫的防御力,他终于发出的绝望的哀嚎声,他厉声高呼起来:“陛下救我,救我!”

  刘邦阴沉着脸,随手一指头顶长幡,巨大的旗面上超过三成的小小骷髅头同时爆炸开,无数黑烟邪气化为一支巨大无比的手掌,当头向樊哙抓了下去。正在围攻樊哙的众人只觉浑身一阵冰冷,好似血液都要被冻结住,他们急忙后退,退到了勿乞掌心金刚牟尼放出的浓烈金光的保护中。

  樊哙被刘邦一把抓了回去,刘邦嘶吼声怒吼起来:“尔等今曰都得死在此处,什么不死大军,寡人不在乎!就让这不死大军与尔等陪葬罢,所有人都死吧!”

  一道狂暴而混乱的神识波动从那魔神身躯处传来。

  随着一声惊天怒吼,一尊身高万里,生得和那陨落的魔神一般无二,只是体型小了无数的魔神身影冉冉从那魔神身躯内飞出,瞬间就化为一道黑色电光撞向了勿乞一行人。

  刘邦低声喃喃自语道:“试试看吧,寡人耗尽心血制成的魔神‘天牛’。”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