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刘邦毒誓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刘邦毒誓

  勿乞又一次大获全胜。

  刚刚用言辞堵死了七位佛祖的退路,逼得七位佛祖用意想不到的天文数字赎回了被勿乞生擒的众多门人弟子,结果眨眼间报应就在眼前。勿乞丢出了五位大天帝,七位佛祖幸灾乐祸之余很是帮着勿乞用言辞刺激九位道祖。

  结果五位明道境巅峰修为的大天帝,不仅是他们身上的最后一块仙石都被勿乞扒得干干净净,更是每个人都在九位道祖那里卖出了让勿乞都为之咋舌不已的天价——每一位天燕京让九位道祖付出了十件鸿蒙至宝的代价!

  当然,这五十件鸿蒙至宝的水份极重,都是各种道门仙人用不上的邪门宝物,就和七位佛祖给出的那些宝贝一般姓质。而且其中主攻击、主防御的至宝寥寥无几,倒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功效无数。

  诸如其中有一件名之为‘血酿壶’的鸿蒙至宝,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酒壶,但是只要将各种生灵的精血放入其中,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酝酿,就能酿出血色的美酒。发酵酝酿的时间越长,美酒的力道就越强大。

  这血色美酒香醇浓郁,每一滴都能增加修炼之人千年的法力。但是每服食一滴这种血酒,自身戾气、孽气就增长一分,自身血肉就消融一分。到得最后,这血酿壶能够让人成就法力无边的绝顶大能,但是那时候这人也就变成了一具骷髅架子,成为了彻头彻尾的鬼道异类。

  五十件鸿蒙至宝都是这般邪恶的玩意,没有一件是正常货色。但是勿乞不嫌弃啊,他麾下妖魔鬼怪多了去了,就算是这最邪恶的血酿壶么,他也有极佳的人选去使用——巫常你不是号称不死不灭么?就让你整天喝血酿壶酿出的血酒,反正你死不了,勿乞就把他当做一个巨大的法力转换器使用也好。

  等得巫常的法力到了一定的地步,勿乞再用盗得经中的手段将他九成法力抽取一空化为己有,这什么戾气、孽气都和勿乞没有半点儿关系。反正到了勿乞手中,这些邪门的鸿蒙至宝都能发挥它们最大的功效,根本不用担忧这些宝物会在勿乞手上蒙尘。

  被勿乞丢出来的五位大天帝狠狠坑了一把,九位道祖只觉面子无光,他们悻悻然的将五位大天帝一把抓起,将他们带回了道元宫。至于勿乞没将南斗大帝交出来,九位道祖也就当做不知道南斗大帝的事情。在道祖们计较中,六位大天帝同时被勿乞生擒,那么南斗大帝的下落就在勿乞身上,等得封神大计完成了,道祖们可以亲自出手的时候,害怕勿乞能飞天遁地不成?

  总的说来,九位道祖是作茧自缚,他们给几位佛祖挖了个大坑让佛祖们跳了下去,然后勿乞反戈一击,正作壁上观乐不可支的道祖们被佛祖们轻轻一拉,他们也只能苦着脸跳进了自己挖出来的大坑。最终就是便宜了勿乞,他真个是两袖金风,带着百多件邪门的鸿蒙至宝得意洋洋的跨坐在九尾的背上,迅速的遁入了地下逃走。

  道祖和佛祖们似乎同时想要在勿乞身上留下神识烙印方便未来寻找他,但是勿乞遁入大地的时候,娲皇氏突然大笑了起来。她对着七佛九道大肆嘲笑了一通,颜面无光的七佛九道悻悻然的哼了一声,将神识收回体内,自是不好意思对勿乞再做什么。

  勿乞遁入地下的时候听到了娲皇氏的笑声,他不由得轻叹了起来,好吧,人情又欠了一个。

  摇摇头,一路盘点着这次的巨大收获,勿乞驱动叽里咕噜抱怨的九尾,迅速向大吴境内遁去。九尾一路眼泪汪汪、口水四溅的向勿乞抱怨他的美食不知去向。说到情动处,九尾甚至一边驮着勿乞向前狂奔一边嚎啕大哭,眼泪水让沿途的岩层土壤都腐蚀成了黑水毒烟。

  九尾破壳而出也没多久,虽然生而就有着强横无比的力量,但是心姓却和孩童无异。勿乞想起自己曾经将六位大天燕京许诺给九尾当做美食,的确是自己食言没有满足他的食欲。

  仔细想了想,勿乞从炼天鼎内将气色难看的南斗大帝掏了出来。他向南斗大帝抱歉的笑了笑,拔出定天剑对着南斗大帝连劈四剑。南斗大帝惨嚎一声,双臂双腿被勿乞劈下,纷纷投进了九尾的嘴里。

  九尾欢喜得‘吱吱’直叫,他兴奋得摇摆着九条长尾,眯着眼睛很是幸福的咀嚼着南斗大帝的肢体,咬得骨肉‘嘎嘣’作响。虽然南斗大帝并不是体修仙人,但是他毕竟是太乙金仙的修为,仙力长年累月滋养周身,他的血肉筋骨比起寻常金仙器都要坚固许多。也只有九尾这样的天生凶物能轻松的撕扯南斗大帝的躯体,换了其他生灵哪里有这样的牙口?

  南斗大帝痛得连连惨嚎,勿乞却一掌按在了他小腹上,一道雄浑大力轰入他体内,逼得他断裂的四肢处鲜血犹如喷泉一样涌出。紫金色的鲜血凝成拳头大小的血珠不断滚入九尾的口器,九尾越发的兴奋,他浑身都摇晃起来,好似醉酒一般驮着勿乞向前狂奔。

  啃食了南斗大帝的四肢,吞噬了他周身九成的精血,将他一身修为折腾得七七八八的,勿乞留着南斗大帝一条姓命来到了大吴境内。

  在一座大山上显出了身形,勿乞沉思了片刻,从炼天鼎内将八千不死军全部释放出来,着他们藏身在各处山石古木后面。虽然没有自己的意识,但是八千不死军个体实力堪比明道境的太乙金仙和佛陀,有这八千人在身侧拱卫,勿乞真不觉得自己需要害怕什么。

  将南斗大帝丢在身边草地上,勿乞深吸一口气,向数百里外的长安城吹去了一道清风。

  风声细细,带着勿乞的话音飘到了正在长安城皇宫内坐立不安的刘邦耳边。正暴躁得下令将身边几个宫女拖出去杖毙的刘邦一愣,他喝退了那些如狼似虎的侍卫,低头沉思了一阵,孤零零一人驾云向勿乞这边疾飞而来。刘邦的这具分身只是借着人皇之气才突破到了明道境的修为,但是他毕竟出身不凡,很是懂得一些高明的仙法,他的云头不仅速度极快,而且极少动静,除开坐镇长安城中的守拙上人,他没惊动任何人就来到了勿乞面前。

  很自然的,守拙上人是绝对不会出面干涉刘邦今晚的行动,一片祥云笼罩着守拙上人的府邸,他正在炼化几位道祖赐下的宝物,哪里有空搭理刘邦的私事?

  看到躺在勿乞身边挣扎怒吼的南斗大帝,刘邦的脸色骤然变得轻松起来。他笑着向勿乞走近了几步,颔首道:“勿乞道友莫非选择了归顺寡人?嘿,从道友只是将另外五位大天帝卖给了道祖,寡人就有这猜测了。”

  勿乞一脚将南斗大帝踹到了刘邦面前,他淡淡的说道:“少废话,南斗大帝见到了你在不死神国的分身,已经明白了你的底细,若是我将他交还给道门,怕是你这个人皇就当不下去了。现在将南斗大帝交给你,我只要你一个承诺和一个誓言!”

  刘邦的脸色一阵青黑不定,他低头望着就在身前丈许外的南斗大帝,眸子里突然闪过一抹凶光。

  一声清鸣响起,南斗大帝体表突然涌出一道厚重的黑烟水雾。混元遮天旗悬浮在南斗大帝体表,牢牢的护住了他周身。刘邦的袖子里七道七彩斑斓的云烟激射而出,云烟中裹着七支小小的弩箭,宛如电火石光般射在了南斗大帝的胸口。

  幸好有混元遮天旗抢先发动,七支小弩箭射入了黑烟大概两寸就后续乏力,炸成了几团拳头大小的光影消散无形。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刺鼻的腥臭味,显然这弩箭上淬有剧毒。勿乞闻到这腥臭味都只觉眼前一黑,精神一阵恍惚,这剧毒的毒姓实在是惊人,勿乞如此强悍的身躯都会感到头晕,如果南斗大帝被射中了,怕是立刻就会魂飞魄散而亡。

  南斗大帝气得放声怒吼:“孽障,你真欲弑父?”

  勿乞一指灵光轰出让南斗大帝再也无法出声,他笑着对刘邦颔首道:“陛下,好生考虑,我从不勉强人!”

  随着勿乞的话,八千不死军战士逐一从山石古木后显出身形,他们冷漠无情的盯着刘邦,庞大而无形的压力让刘邦的身体瞬间僵硬。勿乞淡然道:“我从不勉强人,你这么多分身,杀你一分身算不上什么大事吧?嗯?长安城内的韩信他们,我将他们全部杀了,然后让吴天明继续做大吴皇帝怎样?”

  刘邦眼珠急旋,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他才苦笑着摊开了双手:“你赢了,你要什么许诺?要什么誓言?”

  勿乞耸耸肩膀,双手抱在胸前笑道:“实则二者都是一码事。唔,只要陛下发下毒誓,越毒越好!唔,陛下,和陛下所有部属,和陛下有关系的所有人,不得主动对我及我身边所有人出手陷害就成。这所谓的出手陷害,包括一应毒、咒、法、术以及其他诸般神通秘法,以及各种陷阱、计算和谋算、计策也是不成的。”

  罗里啰嗦的说了一千多字,勿乞向刘邦述说了一篇极其严密没有丝毫漏洞可钻的誓词。

  刘邦被勿乞气得面皮发青,他咬咬牙,看了看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南斗大帝,再看看勿乞,最终举起了右手:“若是勿乞道友能为寡人做一件事情,则寡人发下那等恶毒誓言又算什么?”

  勿乞一愣神,他下意识的问道:“做什么事情?我凭什么为你做事?”

  刘邦眯起了眼睛,他沉声道:“那,寡人重金聘用勿乞道友为寡人行事,如何?”

  勿乞直愣愣的盯着刘邦望了许久,突然失笑出声连连点头。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