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定魂宝珠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定魂宝珠

  勿乞若有所思的看着刘邦。能豁出去冒险让南斗大帝将他的事情宣扬出去,豁出去这个人皇位置不要也要勿乞出手帮他得到的宝贝,想来不是凡物。但是也说不准是个圈套,是个陷阱,或者有其他的一些蕴意在里面?

  只不过,暂且答应下来又如何?且看刘邦有什么说辞。再说了,勿乞对他所谓的重金雇佣很有点兴趣。

  刘邦笑吟吟的看着勿乞,他慢条斯理的说道:“此宝如今在佛门金身龙母佛手上,金身龙母佛乃佛门过去佛之一,已经侍奉了三十几代佛祖,位高权重,潜势力极大。那宝贝外形就是一颗拳头大小的红色玛瑙珠,如今被金身龙母佛镶嵌在了一顶金焰佛冠上做装饰。”

  话锋一转,刘邦又说道:“那金焰佛冠有让人隐匿身形的神妙效果,更能放出金色佛焰强行收取敌人法宝,是金身龙母佛最喜爱的物件,常年戴在头上。”

  冷哼一声,勿乞冷笑道:“你要我去佛门过去佛的头顶上,帮你取下那玩意?”

  慢条斯理的点了点头,刘邦的笑容中充满了一股子让勿乞恨不得将他踩在地上疯狂践踏的‘贱’味。刘邦眯着眼望着勿乞笑道:“虽然是所谓的过去佛之一,但是佛门的过去现在未来佛也不知道有多少,无非是一个职司封号罢了。金身龙母佛的修为也只是破道境中品的水准,想来以东海王的手段,并不难入手。”

  冷眼望着刘邦,勿乞低头看了看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南斗大帝。被混元遮天旗牢牢裹住的南斗大帝想要努力的证明自己的存在,他竭尽全力的扭动身体,却怎么都动弹不得。他的咽喉又被勿乞用禁制封禁,怎么着也无法发出半点儿声音。

  刘邦根本不正眼看南斗大帝一眼,也许正如他所说,在红尘世界中轮回了无数次,他早就不把南斗大帝当做自己的父亲了。其实自从南斗大帝第一次命令刘邦去红尘轮回,刘邦早就在心中断绝了这一份父子之情。南斗大帝只当他是一件控制红尘世界的工具,他刘邦又何尝不是将南斗大帝当做一个提供他各种便利和修炼资源的工具?

  没能从刘邦眼里看到半点儿对南斗大帝的恻隐之心,更看不到刘邦眸子里有丝毫的软弱和畏惧。勿乞不由得叹了口气,炼天鼎喷出一道清气将南斗大帝吸了进去,他望着刘邦说道:“谈谈条件吧,你能给我多少价码让我去帮你做这个?”

  刘邦望着南斗大帝消失的方向,他淡淡的说道:“拿到那块红玛瑙,再将南斗那厮交给寡人,寡人就应允你的条件,发下毒誓绝对不主动触犯你和你身边人。去招惹金身龙母佛的确有不少的风险,寡人能给你的条件么……一份巫常当年留下的不死药如何?”

  勿乞骇然望着刘邦,他厉声道:“你有巫常留下的不死药?”

  刘邦缓缓颔首道:“不仅是巫常留下的不死药,而且是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连续煅烧,已经真正成熟没有丝毫后患的不死药。寡人不死神皇分身得到了三分不死药,已经服下了两份,最后一份足以让数亿凡人不老不死,或者让一个破道境大能拥有不死不灭万劫不移之躯。”

  古怪的抿嘴一笑,刘邦淡然道:“寡人也不知道巫常他们这些怪物是怎么炼成这种怪异玩意的,但是它的确有效。起码寡人的不死神皇分身之所以能有如今的修为,在寡人所有分身中他的实力最强,就有赖于他服下的两份不死药啊!”

  冷眼看了刘邦一眼,勿乞沉声道:“那块红玛瑙是什么东西?”

  刘邦只是笑而不语,他笑吟吟的看着勿乞连连摇头,显然是绝对不会泄露那块红玛瑙的来历。勿乞心里明白,这块红玛瑙定然是来路不凡,怕是金身龙母佛自己都没弄清这块红玛瑙的真正面目,估计她只是发现这块红玛瑙有某些不同寻常之处,故而将其镶嵌在了金焰佛冠上。

  想想和刘邦的这个交易,勿乞诡秘的笑了起来。他缓缓颔首道:“也好,最近正好无所事事,不知道该去哪里厮混。唔,为你取来这块‘玛瑙石’又如何?只是,加一个条件,吾将那玛瑙石交给陛下,陛下须得为吾解释那玛瑙石的来龙去脉,否则休怪吾翻脸。”

  刘邦目光一阵闪烁,过了一阵,他缓缓举起右掌发了一个不轻也不重的誓言,他发誓只要勿乞能将那块红玛瑙交到他手上,他就一定会为勿乞解释这块红玛瑙到底是什么来路。

  长笑一声,勿乞化为一道火光冲天而起,连同九尾一并消失得无影无踪。八千不死军也是随着勿乞一并消失,简直有如鬼魅一样不知其所来,不知其所去。

  刘邦脸色骤然一变,他骇然向后回头道:“果然一如不死神皇所言,他这遁法简直是骇人听闻!这是什么遁法?怎么寡人以‘周天秘阴镜’都没办法看清他的身影?”

  一条身穿深紫色衮龙袍,头戴通天冠,俨然也是帝皇打扮的人影缓缓从刘邦身后浮现。这人和刘邦生得一般无二,赫然又是刘邦的一条分身。一颗拳头大小灰蒙蒙的蜃珠悬浮在这人头顶,冉冉蜃气覆盖他周身,掩盖了他全身所有的气息气机。

  这身穿深紫色衮龙袍的刘邦面容扭曲,额头上有一丝清晰可见的冷汗潺潺而下。他阴恻恻的说道:“周天秘阴镜只能窥觑阴鬼阴神一类的动静,他的遁法显然不是鬼神一脉的路数,你如何能看清他的动静?反而是寡人用这颗生于混沌之中的阴蜃珠护身,居然被他查知了寡人的存在。”

  缓缓转过身子,身穿紫袍的刘邦后心处衮龙袍上赫然有一条巴掌长短细如发丝的裂口。他淡淡的说道:“寡人也不知他是用什么手段发现了寡人,更不知道他用什么东西伤了寡人。此人高深莫测,若是要与他为敌,就一定要用雷霆手段将其灭杀。若是不能与之为敌,就只能用重金美人结纳于他。吾等大计开展顺利,可万万不能在这个关头让他和我们捣乱。”

  刘邦的脸色一阵惨绿,他皱眉苦笑道:“此番封神,原本就是七佛九道意欲化天地重劫的机会为己所用。嘿嘿,佛门道门也不知道有多少隐修了无数年的大能出面。但是这勿乞到底是什么来路?他不像是佛门的暗子,更不是道门的隐修,他就好像是石头块里蹦出来的,他到底是什么人?”

  两个刘邦对视无语,呆了好一阵子,身穿紫袍的刘邦才叹了一口气,头顶蜃珠洒下一片茫茫灰气充斥方圆百里,他的身形就在灰气中逐渐消融不知去向。刘邦皱着眉头望了一阵天,过了许久才一路摇着头架起云头向长安城飞去。

  勿乞刚刚施展遁法冲天而起,将九尾和八千不死军全部带走,但是他刚刚离开不到百里,立刻将九尾在内所有人都装入了炼天鼎中,偷偷摸摸的又回到了原地。

  刚刚他就感觉到在刘邦身后有一修为极强的人暗中跟随,他不动声色的将定天剑掩去光芒气息,悄无声息的给了那人一剑。他没有伤到那人的皮肉,只是将他身上那件衮龙袍斩出一条小缺口,让这件太乙仙兵级的衮龙袍失去了七成的防御力。

  等他回到原地的时候,身穿紫色衮龙袍的刘邦正好显身,两人在那里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阵子,后来那个刘邦借助蜃珠施展遁法溜走,勿乞当即跟着他追了上去。

  那刘邦驾着一团灰气在虚空中急速穿梭,眨眼间就离开了盘古大陆上空的厚重大气层,来到了外域虚空中。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突然有点感慨的叹了一口气:“此事艰难。那‘定魂珠’若是真个到了手中,难不成我们九个就真的从此分为形如陌路的九人?啧,以我等心姓,若是分成九人,怕是相互算计自相残杀都会让我们大计落空。”

  摇了摇头,他又低声咕哝道:“奈何,奈何,那巫咸秘术居然还有这样的副作用,简直是罪该万死。谁能想到巫咸一族的分神之术,居然真个让我们成为了九个大致上不相干的近乎读力的魂体?若是有了定魂珠,就能真正斩去我们魂魄中的一丝牵连,从此我们真正读力。”

  勿乞的眉头一扬,眯着眼笑得无比的诡异。

  那颗红色玛瑙感情叫做定魂珠?顾名思义,就是能固定魂魄稳定神魂的宝物。

  刘邦的魂魄被巫咸分成了九份?啧啧,这神通可真了不起。但是这副作用果然也是该死,勿乞分出的大乙尊者和守拙上人,哪怕他们步入合道境了,也得乖乖的奉勿乞这个本体为主,他们是绝对不会起心作乱的。但是刘邦的这九个分身似乎都有了各自的想法,这可实在是有趣了。

  会不会定魂珠还有其他的作用?

  比如说让得到定魂珠的人压制其他八人,将他们的魂体和修为全部吞噬?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很好解释为什么刘邦宁可暴露自己的机密,也要勿乞帮他得到定魂珠了。

  有趣,实在是有趣。

  “应该是这样!否则以不死神皇他们的实力,刘邦为何要我帮忙出手获取定魂珠?”

  眯着眼琢磨了一阵,勿乞又望向了这个紫袍刘邦,他已经知道了那个大吴皇帝刘邦的计划,他难道就没有什么应对之策么?

  就在勿乞盘算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个紫袍刘邦果然唿哨一声,远处天际当即有数团乌云翻滚而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