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佛门故人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佛门故人

  乌云翻滚,只能隐隐看到那紫黑色的云团中有绿色的眼眸和金色的利爪若隐若现,啾啾鬼声阴寒刺骨,让勿乞都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紫袍刘邦背着手望着面前的七团乌云,淡淡的说道:“迷天七枭,尔等听好,这些曰子就守在大灵鹫山外,那勿乞若是进去大灵鹫山,你们不用管,若是他从大灵鹫山出来……”

  手掌并成刀锋,紫袍刘邦轻轻的向下一挥,冷酷无情的说道:“若是他从大灵鹫山出来,就杀其人,夺其宝。不仅仅是定魂珠,他身上那百多件鸿蒙至宝可也馋人呢。”

  怪笑了几声,紫袍刘邦的身形突然崩解成大片灰色浓雾向四面八方散开,眨眼间浓雾消散,他也消失得无影无踪。隐隐的只有一丝飘忽不定的声音在虚空中盘旋:“定魂珠,定魂珠,难道真如他所言,只有那定神魂、凝魂魄、斩断各大分身之间联系的功效么?”

  勿乞微微一笑,这不仅仅是紫袍刘邦的疑惑,他也有同样的问题。

  乌云包裹中的迷天七枭发出尖锐的啸声,他们翻滚着向大灵鹫山的方向飞去。勿乞望了一眼紫袍刘邦真身消失的方向,手指抽搐了一阵,终于按捺下了追上去将他就地格杀的冲动。不死神皇刘邦就有那人造的魔神做底牌,这紫袍刘邦气息诡异,也不知道有什么奇异之处,勿乞宁可借刀杀人,绝对不愿意自己亲身和行迹诡秘的刘邦分身正面相抗。

  沉吟片刻,勿乞分化元神,分别和守拙上人、大乙尊者交流了一番信息,随后和鄣乐公主、绮霞等人联系上,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了,他这才放出了九尾,其在九尾背上,若无其事的向大灵鹫山飞去。

  一路行来,虚空中空寂无人,再无当年那漫天都是飞剑遁光,到处都是修炼之人漫天乱窜的盛况。只是偶尔有大群的外域魔神狂啸怒吼着从虚空中飞过,所过之处一些外域星辰上的花草树木都被他们吞噬一空,真个是一根草都没有留下来。

  这些外域魔神有一些是道门收复天庭时大败亏输流窜出来的,还有一些就是被佛门控制的外域魔神领袖麾下的兵马。那些流窜作案的外域魔神就好似一群饿狼,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而佛门控制的外域魔神则是有组织有纪律的去攻打道门控制的星球,覆灭上面的道门衣钵。

  佛门、道门的大能绝无一人在外域行走,昔曰天庭驻扎各处的天关、仙关也都被外域魔神摧毁,废墟漂浮在虚空中,上面再无半点生气。勿乞一路行向大灵鹫山,只感觉到萧瑟寂寥,那些外域魔神虽然在到处乱窜,但是他们就好似帷幕上的阴影,反而更添了几分孤寂之气。

  九幽鬼界的昆仑镜还在不断放出外域魔神,越来越多的外域魔神在盘古世界横行。其中一小部分还受佛门控制,其他大部分都是完全凭着本能行事。若是再让他们这么横行下去,怕是外域虚空再也不会有一个佛门和道门的弟子留存。

  “只不过,这关我屁事?”勿乞游目四顾,不远处一颗土黄色的星球上,一座巨大的寺院正好被数万魔神攻破,十几万灰袍、白袍僧人狼狈四窜,却被魔神们一一追上吞入腹中。勿乞低声感慨着为这些佛门弟子念诵了几句往生经文,催动九尾径直往大灵鹫山赶去。

  只要这些外域魔神不来触犯勿乞的利益,他才懒得理睬他们做什么。佛门和道门?或许有一天勿乞会和他们联手迎敌,但是敌人只可能是千首那样的破界者。和千首这种来历莫测的存在比较起来,这些外域魔神算什么?

  一路看了无数道门山门和佛门禅林被攻破的凄惨景象,勿乞终于来到了大灵鹫山。

  光芒四射的大灵鹫山已经从魔劫中恢复,依旧是那宝相庄严的佛门圣地。在大灵鹫山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扎下了一座巨大无比的营寨。四名修炼出了佛陀金身的外域魔神盘踞在那营寨核心,镇压着麾下无数的外域魔神。有了这些家伙在这里护持,长琴太子虽然好几次从大灵鹫山附近开辟出了空间通道,将无数外域魔神送来此处,却都被这些皈依了佛门的外域魔神打败。

  勿乞看到那四座占地亿万里的巨大营寨,也不由得连连咋舌。几位佛祖倒是好手段,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收服了那些外域魔神的首脑,让他们皈依了佛门?这一次就连天庭都被外域魔神弄得几乎覆灭,大灵鹫山的损失却只能说是微不足道,七位佛祖倒是占了先手。

  感慨了一阵,勿乞藏匿行迹,小心的藏在了距离大灵鹫山最近的一处流星带中。这一处流星带极其宽广,几乎覆盖了整个大灵鹫山。山中佛修若是仰天观望,这一处流星带就好似红尘中地球上所见的银河系,密密麻麻的五彩星光照耀虚空,实在是大灵鹫山外的一处胜景。

  如今勿乞就藏在这小流星带中,盘坐在一颗直径不过千里的小星体上一处山洞中,掏出了一截莹白如玉的细小线香将其点燃。这线香色泽洁白,但是一旦点燃却放出粉红色的氤氲烟气,香腻腻的让人昏昏欲睡,这却是佛门欢喜宗最常用的手段。

  三寸长的线香不过短短三个呼吸的功夫就燃得干干净净,氤氲的粉红色烟气在勿乞身边盘旋了一阵,逐渐向内塌陷压缩,最终凝成了一支粉红色的小鸟在勿乞身边飞旋。这小鸟儿发出清脆悦耳的鸣叫声,不多时洞窟外也传来了另外一支鸟儿的鸣叫,一支同样大小的粉红色小鸟展翅飞了进来。

  两只鸟儿飞快的凑到了一起,亲昵的相互磨蹭了一阵脖颈,相互鸣叫一阵后,两只鸟儿同时炸成了一团烟雾散开,两团烟雾向内一合,化为一面光镜悬浮在勿乞面前。

  赤身露体的嫪毐出现在光镜中,他身处一座极大的软榻上,四周横七竖八的躺着百多个浑身大汗淋漓皮肤呈粉红色的美貌少女。嫪毐得意洋洋的站在玉臂粉腿之上,向勿乞炫耀了一下自己雄伟的下身,这才挥出一道粉色佛光将那些少女纳入自身祭炼的掌心佛国,慢条斯理的扯了一件长袍裹住了半截身体。

  “有什么事,快说吧!这千里灵犀双飞鸟精魂制成的线香只能确保我们安全通讯一盏茶时间,过了这时间,就有可能被人察觉,有话快说!”嫪毐摩擦着硕大的光头,笑吟吟的望着勿乞。

  世间有无数奇物,千里灵犀双飞鸟就是其中之一。这种鸟以极重感情、情比金坚而闻名于世,嫪毐却是焚琴煮鹤,将这种象征着时间最美好爱情的鸟儿取了精血魂魄,以欢喜宗秘法炼成线香。

  借助这线香,就算是在大灵鹫山,就算是在七位佛祖的神识扫描下,他们也能有一盏茶时间的安全通话时间。合道境大能的确了不起,但是他们并不是全知全能的存在,一如天庭的秘境,嫪毐制成的这线香也能屏蔽他们的神识感知。

  勿乞也不废话,他知道这中线香造价高昂,尤其是每一对线香都要浪费一对千里灵犀双飞鸟的魂魄,这就更加造孽了。他飞快的说道:“和你无关,给我找到龙阳君,就说我要他帮我做件事情!他若是吭吭哧哧的不愿意,你就告诉他除非他不离开大灵鹫山,否则我定然砍下他的光头!”

  “啊呀呀!”嫪毐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他连连点头道:“龙阳君啊,那老兔子,嘿!”

  怪笑了几声,嫪毐连连点头道:“这事情我帮你,金身龙母佛,嘿,佛爷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上次佛爷只是勾搭一下她身边的近侍玉女,只是摸了摸她们的胸部,就被那老凶婆子打断了一条胳膊。嘿嘿,你要计算她的话,佛爷我免费帮忙!”

  勿乞深深的望了嫪毐一眼,耸耸肩膀道:“倒也不需要长信王出手,只管为我带到消息就好。”

  微微一顿,勿乞淡淡的说道:“嬴政是颛顼帝转世,这消息不知道你知晓不。总而言之,你不可能找嬴政报仇了。但是吕不韦么,他和刘邦勾搭上了,据我所知,吕不韦如今是大吴丞相,总管大吴政务。”

  嫪毐微微一愣,他眯起了眼睛,淡淡的说道:“前尘往事,多不能忘,吕不韦在刘邦身边?我明白了。”

  眯着眼望着勿乞,嫪毐很是诡异的笑道:“天运公勿乞,你我算是盟友吧?”

  勿乞深深的望着嫪毐,他缓缓点头道:“自然,你助我,我助你,你我利益不相互侵害,我们自然是盟友。甚至,也许我们可以尝试着做朋友。”

  嫪毐吧嗒了一下嘴,他颔首道:“我这就去给老兔子传信。他如今可受宠得很,他勾搭上了龙吟天女,嘿嘿,那可是金身龙母佛的关门弟子,最受宠的那种。”

  弹指将光镜弹得粉碎,勿乞轻声笑了起来。

  不多时,一团白莲在勿乞面前涌现,身穿一件月白色半臂长袍的龙阳君缓步而出。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