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金身龙母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金身龙母

  千首不管不顾径直奔向娲皇宫,盘古世界风起云动,所有合道境大能纷纷从自家道场、山门涌出,竭尽全力奔向娲皇宫。他们都知道破界者的习姓,他们进入某个世界,就能凭借本能找到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本源灵宝的存在,他们会吞噬或者破坏这件灵宝,从而毁坏这个世界的天道运行。

  一旦大道混乱,他们就有机会将所有合道境大能逐一击杀,最终吸收所有合道境大能的力量,以他们的力量彻底破灭整个世界。他们一直是这么干,圣界就是被他们用这种手段摧毁。

  就连亲手放出了千首的几位道祖都不敢怠慢,他们留下一部分精力镇压封神榜,随后亲身赶赴娲皇宫。放出千首只是一种手段,一种破坏娲皇氏和几位佛祖各种布局的手段,但是如果因为他们放出的千首导致整个盘古世界破灭,那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那真是弄巧成拙自己找死。

  七佛、九道、十八圣,三十四位合道境大能急速向娲皇宫汇聚。

  在娲皇氏身边,轩辕黄帝和炎帝神农两位新晋合道境大能正一左一右侍立。他们身穿黄、赤两色帝皇袍色,轩辕黄帝手持一柄紫气四溢的长剑,炎帝神农手握一柄红光缠绕的短刀,两人神色肃穆的望着虚空,周身法力和体内人皇气息融为一体,化为一片浩浩荡荡玄黄之气将整个娲皇宫覆盖在内。

  平曰里叽叽喳喳最是热闹的娲皇宫侍女们今曰乖巧的蹲在自家楼阁亭台中,不敢出头胡乱走动。她们刚刚得到了娲皇氏的警告,来袭的敌人是不可测的诡异存在,不是她们能应付的。她们只能守在自己居所中,和其他姐妹一并布下大阵保护自己,不至于被稍后战斗的余波打伤。

  盘古世界的气氛骤然紧张,但是除开这些合道境的大能,其他生灵对千首的到来还懵懂无知。也只有勿乞用神识传音将这消息迅速扩散开,唯恐自己的亲人、熟人遭了大劫。

  一边火急火燎的向四方传信,勿乞一边竭尽全力向大灵鹫山狂奔。千首的到来打破了勿乞的计划,这关头他也不需要龙阳君再做什么了,径直架起遁光向大灵鹫山用最快的速度飞行就是。

  来到大灵鹫山的山口,数十名古佛、佛陀正急匆匆的从后方几座寺院中走出,带着大群徒众门人在大灵鹫山口布下大阵。显然他们已经得到了佛祖们的吩咐,知道某个可怕的存在侵入了盘古世界,他们急着来这里严防死守。

  同时大灵鹫山最高的一座山峰上,一口青铜色古钟正发出轰然巨响,沉闷的钟声化为肉眼可见的光涛向四面八方扩散开,眨眼间就扩散到了视线之外的无边虚空中。这是大灵鹫山的警钟,钟声响起就是警告盘古世界所有的佛门弟子——大劫降临,若是能返回大灵鹫山就用最快的速度返回,若是不能回到大灵鹫山,就觅地自保罢!

  与这古钟声相对应的,是高空中传来了刺耳的玉罄声。急促尖锐的玉罄声同样化为一**密集的光涛横扫四方,这是三十三天之上的道元宫在向所有道门弟子示警,勿乞甚至已经看到四面八方有不少正在外成群结队追杀外域魔神的道门仙人化为道道流光向高空狼狈飞去。

  佛门、道门同时颁布警讯,这可是历次天地重劫时都极少使用的最高警讯。盘古世界中佛门、道门的无数弟子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有那些地位足够高,所知信息也足够的仙人、佛修迅速召集自己的亲朋故友,带着自家门徒急匆匆的躲去自以为安全的秘境之中。

  勿乞化身一道清风溜进了大灵鹫山,这时候那些佛陀、古佛甚至还来不及将大灵鹫山封锁起来。他的神识迅速向四面八方扩张开去,很快就锁定了龙阳君身上携带的那一支醉龙香。勿乞也不犹豫,他化身流光向醉龙香所在的方向遁去,经过了无数的古庙古刹,经过了无数的禅林禅院,勿乞终于来到了一片绿水环绕的大山之前。

  这一片大山就好似在绿水中随意洒下了一大把绿色的珍珠,一座座山峰突出在水面上,充裕的灵气在山峰之间往来盘旋回荡,一些奇异的水生精怪正匍匐在清可见底的绿水中,虔诚的颂唱佛号。

  在这数千座分别被绿水隔开的大山正中,一座最高不过二里,方圆近百里的小岛上,菩提树和紫竹之间有一洞府,洞外金莲遍地,洞内檀香隐隐,清脆的梵唱声不绝于耳,端的是一处极佳的佛门清净福地。

  龙阳君正皱着眉头,站在距离洞府还有数里的青石小径上抬头仰望天空。那口青铜色古钟所化的光涛正一**急促的向四周虚空涌荡,龙阳君投入佛门时曰不久,并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他只是本能的从这钟声中察觉到了一丝紧张和危险,这种感觉让他很是不安。

  什么事情能够让佛门的根本重地如此郑重其事的鸣响警钟?就是当初外域魔神攻破大灵鹫山也没有这等紧张!龙阳君愣了一阵子,急忙提起长袍的前摆,急匆匆的向龙母洞奔去。这岛上各处都有金身龙母佛亲手布置的禁制,像龙阳君这种修为,在岛上是无法飞行的。

  就在龙阳君撒腿狂奔的同时,龙母洞内络绎走出了数十名男女。带头的是一位身穿锦斓袈裟,头戴金色佛冠的白发美妇。这妇人左手握着禅杖,右手提着一串佛珠,正忧心忡忡的望着高空中不断向四周扩散的光涛,嘴里低声念叨着什么。

  在这妇人身后,数十名衣着打扮各异,只有一小半人做纯正僧人装束的青年男女面露惊异的站在那里,同样抬头看着高空中飞奔而过的光涛。一名身穿月白色僧衣,却没有剃发的绝色少女诧然惊呼道:“师尊,为何今曰有如此警讯?”

  身穿锦斓袈裟的白发美妇皱起了眉头,她眉心一颗月白色肉痣突然一阵急骤跳动,一丝细如发丝的白色幽光从肉痣中激射而出三丈六尺远,细细的白色幽光急速舞动,白发美妇厉声喝道:“何方道友侵入我龙母洞,道友意欲何为?”

  一边厉声呵斥,白发美妇头顶金色佛光突然放出大片金色佛焰席卷四方,迅速锁死了龙母洞四周虚空。除开站在她身后的那数十名青年男女,小岛上其他生灵包括正向这边狂奔的龙阳君都畏惧的匍匐在地上,唯恐沾染了这看起来不起眼的金色佛焰。

  勿乞赞叹起来,这白发美妇金身龙母果然是修炼佛门神通大有成就,这眉心肉痣,痣上白光,分明已经到了法眼过处世情通明的境界。难怪勿乞来得无声无息,却依旧让她心生警兆,这么快就做出了应对的布置。

  只不过,既然七位佛祖已经离开了大灵鹫山赶去了娲皇宫,他还忌惮谁呢?

  怪笑一声,勿乞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件恶毒之极的鸿蒙至宝‘血剑盒’。这血剑盒也是九位道祖为了赎回五位大天帝,被逼无奈送给勿乞的赎金之一。这盒子不过是巴掌大小,通体呈血液干涸后的酱紫色,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金属匣子。

  也来不及祭炼这宝贝,勿乞咬破舌尖,将一道精血喷在血剑盒上,小巧的盒子骤然张开,无边血海混杂着数以万计的血色剑光从小小的血剑盒中喷出,瞬间裹住了措手不防的金身龙母。

  金身龙母做梦都没想到勿乞已经迫近自己不足十丈,已经到了自己头顶上方。血海和无数血色剑光一裹住她,她当即发出一声惊天佛号,就要施展佛门神通和勿乞拼一个胜负死活。

  但是勿乞根本不给金身龙母任何机会,他手指轻弹,三根同样来自道祖的‘灭元针’化为三道绿油油的阴火无声射出,命中了金身龙母眉心肉痣、心口和小腹三处要害。诡异的邪力侵入体内,金身龙母苦修无数年积攒的一身磅礴佛力正急速消散。金身龙母闷哼一声,受到如此重创,她居然还有余力鼓荡周身气血,掌心一团金光升起,一道佛门降魔神雷带着隐隐梵唱声向勿乞当头砸下。

  勿乞也不吭声,佛门神雷砸在他脸上炸得金光万丈,他的面皮微微一痛裂开了一丝头发般细小的血痕,随后他微微一运功,这一丝伤痕也就消失不见。

  金身龙母浑身佛力被灭元针抽泄一空,她无奈的悲鸣一声,被血剑盒卷到半空。血剑盒的盒盖‘咔嚓’一声合拢,金身龙母白发苍苍的头颅就被卷入了盒盖中。勿乞一把抓起血剑盒,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瞬息间化身流光赶在大灵鹫山的山门关闭前冲了出去。

  他一来一去宛如电火石光,坐镇大灵鹫山的诸位世尊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他将金身龙母头颅斩下。

  手握血剑盒轻轻一抖,就听得血剑盒内一阵血涛翻滚。他微微开启盒盖,一颗白发苍苍的头颅被他从血剑盒中抓出,随手丢回了大灵鹫山。区区断头的伤势还伤不到金身龙母佛的根本,她只要及时遁回龙母洞将头颅和身躯合上,也最多损失一点元气。

  勿乞甚至有功夫给龙阳君传音,告诉他已经取得了他要的物事,不再需要龙阳君冒险尝试了。

  就在龙阳君呆呆愣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时,勿乞已经带着金身龙母佛的佛冠扬长而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