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刘邦底牌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刘邦底牌

  深夜,大吴长安城皇宫内灯火通明,文武百官齐聚大殿,刘邦正在调兵遣将行那穷兵黩武之事。有守拙上人愿意出手相助,布置一个让时间加速数万倍的修炼场所供大吴的士卒使用,刘邦已经下令将大吴的征兵比例提高到了盘古大陆前所未有的十丁抽一兵的地步。

  总之盘古大陆土地肥沃,老弱病残随意往土地里洒点种子就有足够的粮食出产,再多的士兵也供养得起。大虞以往的征兵比例维持在万丁抽一兵的水准,那是因为大虞并没有大规模战争的需求。实则以盘古大陆的物产,刘邦就算两丁抽一兵也不会影响大吴的国力。

  新训练出的士卒正在和大吴以往的兵丁混合编队,正不断开赴大吴于大虞、新吴的边疆。和大虞的边境地带还好,大吴暂时只是以防御为主,但是和新吴的边境线上,双方囤积重兵,都有一家伙将对方彻底打趴下的计划。

  身穿黑色龙袍的刘邦端坐在殿尾宝座上,身着华服的吕不韦站在他身侧,一丝不苟的将一项项军政要务安排下去。话说吕不韦不愧是当年大秦的丞相,这么大的一个大吴,方方面面的事情他都亲力亲为,却是打理得井井有条一丝不乱,就连坐在刘邦另外一侧的守拙上人和鬼谷子、墨翟三人都赞叹不已。

  就在长安城外,勿乞将蚖龙太子从炼天鼎内抓了出来,把他当食料喂给了九尾。怎么说蚖龙太子也是佛陀修为的人物,一身精血充沛无比,九尾吃得大是开心,几口就将蚖龙太子吃得干干净净。

  吞噬了蚖龙太子,九尾身上的甲壳越发的光泽明亮,他兴奋的摇摆着尾巴,四个巨大的螯钳在勿乞的身上连连磨蹭——他想要勿乞将炼天鼎内的南斗大帝也喂给他吃掉。

  勿乞拍了一下九尾的脑袋,轻声呵斥了几声。等得九尾安静了下来,勿乞这才盘坐在他背上,一人一蝎隐藏在淡淡乌云中,一路向长安城飘了过去。没有惊动任何人,勿乞和九尾潜入了大吴的皇宫,静静的藏在了刘邦的寝宫中。

  刘邦一直忙碌到子夜时分才在一群宫女太监的簇拥下回到寝宫中,一进到寝宫内刘邦就察觉到了九尾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子淡淡的煞气。他沉默了一阵,轻轻的拍了拍手,将身边所有的宫女太监全部赶了出去,亲手关上了寝宫大门。亲自抄起一个火折子,刘邦默不做声的将寝宫内数十个巨大烛台上的数百支鲛人油制成的蜡烛点着,顿时淡淡的香气弥漫在寝宫中。

  勿乞大模大样的坐在寝宫内原本属于刘邦的宝座上,九尾就趴在他身边,体长数丈的九尾龇牙咧嘴的向刘邦发着狠,一副迫不及待要扑上去将刘邦吃掉的凶狠模样。

  刘邦丢下火折子,轻声笑了起来:“道友这般行径,实在是近乎小人。”

  勿乞翘着二郎腿,掏出了金身龙母佛的佛冠在手上细细的把玩着。他笑吟吟的望着刘邦说道:“小人?陛下怎能用这词来形容我?在陛下面前,谁敢称自己是小人?”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只是无论勿乞还是刘邦的笑声里都没有半点儿笑意,干巴巴的就好像被榨汁机压榨了一百次的甘蔗粉末。两人仰天长笑了足足一盏茶时间,刘邦这才突然止住了笑声,狂热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了勿乞手上的佛冠。

  晃了晃金光熠熠的佛冠,勿乞淡淡的问道:“想要?”

  刘邦吞了口吐沫,他用力的点头道:“想要!”

  勿乞将佛光收进了袖子里,越发冷淡的说道:“不给你!”

  刘邦气得头发丝一根根竖起,他猛的上前一步,九条紫金色的人皇之气化为蛟龙形状在他身后载波载浮,庞大的威压气息扑面而来,宛如飓风围绕着勿乞盘旋不休。刘邦双眸中有数十点诡异的黑色星芒闪烁,勿乞身边十丈左右的空间被一股阴沉深邃的力量封锁,勿乞浑身一沉,肌肉、经络一阵麻木,好似有某种毒素正不断侵入他的身体。

  这种毒素煞是怪异,以勿乞的能力都只能勉强将其控制住,想要吞噬吸收它,非要等勿乞将其彻底分解剖析后才有可能。但是这毒姓歹毒、狠辣、发作极其猛烈,却又阴森隐晦,宛如藏身草丛中的毒蛇,不知不觉给人致命一击,勿乞都很难把握住这毒姓在自己体内扩散的途径。

  惊讶的望了刘邦一眼,勿乞摇头赞叹道:“想不到九大分身中最弱的汉王刘邦,居然有这一手?”

  刘邦一愣神,他下意识的问道:“你怎知寡人有九大分身?”但是这话一出口,刘邦就愤怒的咆哮起来:“废话少说,勿乞小儿,你焉敢戏弄寡人?你莫非忘了和本王的约定么?”

  沉重的压力死死的压制着勿乞的身体,以勿乞的能力都感觉到身上沉甸甸的,行动受到了阻挠。九尾不安的在地上胡乱抓挠着爪子,他光洁的背壳有好几块变得坑坑洼洼的,无形的毒力正在腐蚀他的甲壳,有好几个地方他的甲壳已经被腐蚀穿透,毒姓正在侵袭他的肌肉,让他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剧痛。

  只是勿乞没有开口,九尾强忍着痛苦没有对刘邦发动攻击。但是九尾的自制力正在急速流逝,等他无法容忍这痛苦的时候,他一定会全力对刘邦发动致命一击。

  勿乞一手按在九尾头上,鸿蒙紫气不断输入九尾体内,帮他压制那诡异的毒姓对他身体造成的伤痛。他笑着对刘邦摇头道:“陛下说话不尽不实,实在是让勿乞不敢和陛下做交易了。”

  刘邦微微一愣,四周的邪力微微一松,他冷声喝道:“寡人有什么不尽不实的地方?”

  勿乞淡然道:“陛下可听过迷天七枭的名号?”

  刘邦顿时一愣,他咬牙怒道:“紫云帝君那混账东西,他怎敢如此?”

  那个身穿紫色衮龙袍的刘邦是叫做紫云帝君?勿乞笑了,眼前这个道门的人皇人选,还有一个不死神国的不死神皇,现在又多了一个紫云帝君,看来刘邦的九大分身都对做皇帝很有兴趣嘛!

  怪笑了几声,勿乞摇头道:“和紫云帝君没关系,是迷天七枭奉命在大灵鹫山外堵截勿乞,意图夺取这颗定魂珠。”现在勿乞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典型,他笑呵呵的对刘邦说道:“奈何那迷天七枭修为稍欠缺了一些,七个孽障被我生擒活捉,他们受刑不过,将紫云帝君交代给他们的全部吐了出来。”

  手一晃,头顶一道清光冲出,一团紫黑色乌云在清光中若隐若现,可以看到惨绿色的眸子和金灿灿的爪子在乌云中隐现。勿乞随手一招,清光涌出将这一团紫云吸入体内,他笑着对面色阴郁的刘邦笑道:“现在陛下相信勿乞所言了?”

  刘邦面色阴沉,冷哼一声坐在了一旁的一张软榻上,他咬牙切齿的望着勿乞低声喝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东西,紫云帝君实在是可恶至极,他麾下那群妖孽……”发了好一阵狠,刘邦充血的眸子里黑漆漆的邪光逐渐消散,四周的邪力也慢慢散去,他淡淡的说道:“所以……”

  勿乞颔首道:“所以,陛下有了定魂珠,就能将九个分身之间的魂魄联系彻底断绝。到时候陛下和其他八位分身就是九个读力的个体,陛下的誓言再也约束不了他们,若是他们对我和我身边的人有了杀心,嘿嘿,陛下发下的誓言岂不是一番屁话?”

  吧嗒了一下嘴,刘邦若有所思的颔首道:“其实,寡人要定魂珠,实则也不是要斩开我们之间的联系。”

  勿乞带着一丝咄咄逼人的意味立刻追问道:“那陛下要定魂珠有何用处?难不成陛下还意图借助定魂珠,将九个分身重新合为一体?嘿嘿,若是如此,那可……”

  刘邦眸子里精光一闪,他望着勿乞恼怒道:“勿乞,你说得太多,只会给你招灾惹祸。”

  勿乞放声狂笑,他翘着二郎腿,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打着九尾的大脑袋,笑呵呵的说道:“那,陛下有什么底牌,可以亮出来了。唔,明儿个我就将南斗大帝免费赠送给道门,然后呢,将定魂珠砸得稀烂,再后呢,随便找个山沟沟一躲,你刘邦有天大的本事,能耐我何?”

  刘邦死死的盯着勿乞看了许久,他的身体突然犹如水波一样蠕动起来,一条条诡异的黑气撕开他的皮肤从他身后逐渐冒了出来。不多时,刘邦身后就多了一团浓密阴邪的黑气,无数条拇指粗细的黑气在那团黑气四周摇摆不定,宛如一支变异的大章鱼。

  诡异的气息让勿乞都为之色变,他望着那团黑气低声说道:“这是什么?”

  刘邦冷漠的说道:“这就是寡人的底牌。交出定魂珠,寡人不为难你。”刘邦冷漠的目光中带着深深的忌惮之意,显然他并不愿意和勿乞就此撕破脸。

  勿乞冷眼看着那团黑气,猛不丁的九尾突然狂嘶一声,奋起全力向那团黑气铺了过去。

  九条长尾带起森森寒气撕裂空气,九尾全力向那黑气发动了攻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