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刘邦师尊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刘邦师尊

  九尾喷吐着口涎向刘邦身后那团巨大的阴影扑去,那架势就好像碰到了不共戴天的仇敌一般。勿乞正在诧异九尾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怨念,那团有着无数触手的阴影阴恻恻的笑了一声,他只觉五脏六腑一寒,九尾已经带着尖锐的惨嚎声被打飞了回来。

  可怜九尾,所有的螯钳和尾巴都被腐蚀干净,只留下了正中一个方圆丈许的身躯在地上乱滚。勿乞大骇,九尾是什么来历?刚刚出生的混沌魔神,而且是混沌魔神中位居高位的掠食者,天生凶残战力惊人的那种。在这阴影面前,九尾居然不堪一击?

  一掌按在九尾的背甲上,滚滚鸿蒙紫气疯狂注入九尾体内。九尾嘶声怒嚎着,嘴里不断喷出黑色的毒液,他被腐蚀一空的螯钳和尾巴在鸿蒙紫气的滋养下急速重生。刚刚他吞噬了蚖龙太子,偌大的精气还没消化,如今正好用蚖龙太子的精血重生他新的肢体。

  冷眼望了一下刘邦身后那团诡异的阴影,勿乞拎着九尾转身就走。这团阴影给勿乞的感觉很不好,那种威胁感极其浓烈却又极其飘忽不定,就好像前世有杀身之仇的宿敌,让勿乞脑子里瞬间闪过了无数凌乱的画面。但是勿乞可以确信,无论是他前世元灵老人还是后来遭劫后在红尘中轮回,他绝对没有见过这团阴影。

  那些零碎的画面、凌乱的记忆,更好像是元灵老人从前世带来一般。

  勿乞脑子里一阵混乱,只是凭着本能向刘邦寝宫外逃窜。他隐约猜测到了一些东西——千首曾经说过,所谓的混沌魔神都不过是被摧毁的圣界那些强横的存在他们死后精神投影在混沌世界中,凝聚了足够的混沌之气后重新孕化而生的生灵。如此说来,混沌魔神的母体中应该有圣界那些大能之人覆灭前的记忆?

  如此倒是可以解释勿乞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来路!

  身化流光,瞬间窜出刘邦寝宫外,刘邦却是大笑了起来:“师尊,可不能让他逃走了!如此修为,正好做师尊上佳的补品呢。”刘邦身后的那一团阴影随着刘邦的啸声发出了阴恻恻难听的笑声,偌大的一团阴影飞扑向了勿乞,无数触手疯狂的蠕动着,向着勿乞周身缠绕了过来。

  勿乞身形连续闪烁,眨眼间就冲出了大吴的疆土,来到了新吴的疆域上。但是那团阴影也已经追到了勿乞身后,无数触手铺天盖地的罩了下来,数十条触手已经搭在了勿乞身上,勿乞体内的毒劲还没被控制住,更多的毒气宛如长江溃堤一样涌入了体内。勿乞的皮肤一阵阵的发黑发绿,过多的毒气宛如喷泉一样从他毛孔内喷出,所过之处一切花草树木全部腐烂成了烂泥。

  猛不丁的九尾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勿乞急忙低头一看,心头顿时一紧。三根触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刺入了九尾的身体,正在疯狂的吸收九尾的精血。九尾甲壳内的血肉正在急速萎缩,充满了强大灵气的体液已经被吸走了三成以上。

  勿乞震惊,血剑盒随手祭出,滚滚血浪翻滚而出,无数剑光向着那三根触手斩下。随后血剑盒的盖子骤然一合,‘咔嚓’一声,三根触手被盒盖拦腰斩断。那一团巨大的阴影越发阴森的笑了起来,三根被斩断的触手迎风一晃,每一根触手上都重生出了三根新的触手,密密麻麻的向勿乞和九尾抓了过来。

  勿乞摇摇头,他一口血喷出,拉着九尾骤然化为一道血光向前飞逝数百万里,眨眼间就到了新吴都城上空。他厉声喝道:“大吴皇帝刘邦勾结妖物,算计天下,刘邦更有八大分身在外图谋不轨,诸位道友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中了他的算计!”

  这一声大吼勿乞用尽了全力,全部神识念力都混杂在这一声大吼中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巨大的声浪传遍了整个盘古大陆,甚至就连大灵鹫山、道元宫和娲皇宫上的众多大能也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就是一不做二不休,你刘邦想要在暗中成事,勿乞就不给你这个机会。反正已经撕破脸开始动手,那干嘛还给你保守秘密?自然是要趁早将那你的真实面目全部揭穿才可以。

  刚刚勿乞吐出一口精血,以血遁向前飞逝,勉强摆脱了那一团阴影的追击。但是他这一声大吼刚刚发出,身后一团云霞翻滚而来,云霞之中以为身穿水云袍,手持花锄花篮,做云游羽士装饰的道人正急速追来。这云游羽士放声笑道:“勿乞小贼休要胡乱栽赃,分明是你夜入陛下宫闱图谋不轨,却将污水泼在陛下身上,简直是岂有此理。”

  手中花锄凌空一指,一道五彩云烟扑面而来,勿乞体内毒气轰然发作,他浑身筋骨一阵剧痛,差点没栽倒在地。勿乞深吸一口气,藏匿于身体深处的人皇气息翻滚而起,道道金光彻照五脏六腑,勿乞周身一阵通透,毒劲给他带来的伤害凭空减弱了七成以上。

  暗赞人皇之气的神妙无方,勿乞又对那一团阴影的手段大是惊异。刚刚还是一团章鱼一样的触手怪追杀自己,现在就变成了一个仙风道骨的有道全真,这怪物倒是手段高深得很。

  不等勿乞想出应对之策,新吴都城中一声怒吼冲天而起,大乙尊者火辣辣的骑着一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修为只有金丹期上下的巨型黑虎,挥动着一柄金光四射的金刚杵从城中冲了出来。他厉声喝道:“何方妖孽敢来佛爷的地盘上捣乱?摸摸脑袋,看看你们是不是还活着吧!”

  咆哮一声,大乙尊者一杵砸向了勿乞头顶。勿乞很是配合的怪叫了一声,被大乙尊者金刚杵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脑门上。他喷出一口鲜血,抓着九尾打着旋儿落在了城内,然后眨眼间就没入了城中黑暗角落里。勿乞的声音飘忽不定的从城内各处传来:“大乙秃驴,我好心好意为尔等预警,你居然落井下石重伤于我,此事定然不与你善罢甘休。”

  大乙尊者得意的仰天狂笑了一声,他也不搭理勿乞的话,策动坐下黑虎就朝那追来的道人冲杀了过去。他大声笑道:“善罢甘休?佛爷从来不知道善罢甘休是什么意义!兀那牛鼻子,你不知道佛爷驻锡之处,除了归顺佛爷门下的,方圆亿万里内不许有牛鼻子存身么?”

  狂啸一声,大乙尊者当头一杵向那道人砸了下去。

  那道人阴恻恻的笑了几声,他也不开口说话,只是随手举起那花锄向大乙尊者的金刚杵迎了上去。只听得一声巨响,花锄凌空炸成了无数火星四散,金刚杵震碎了道人的右臂,将其打成了一团模糊的黑影在空气中漂浮不定。金刚杵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继续朝那道人砸了下去,硬生生将那道人整个身体都砸成了一团烂肉喷出。

  但是所有的烂肉末眨眼间就变成一滴滴黑色的黏液落下,同样落入城市中的黑暗角落中不知所终。

  大乙尊者冷笑了起来,他摇头道:“缩头缩尾,什么王八玩意?”

  大手往光溜溜的脑袋上一抹,大乙尊者头顶一道白光冲起来有百里高,一柄上下七层的舍利佛光宝幢呼啸而起,七彩明光照耀虚空,顿时方圆万里内亮如白昼。彩光所过之处,照彻地面千里之深,深达千里的岩层、沙石都变得好似水晶一样,里面的任何异物都在彩光中一览无遗。

  就看到无数的黑色黏液正在地下百里深处凝聚在一起,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身穿月白色僧袍,脑袋剃得溜圆,周身隐隐有佛光闪耀的佛门小沙弥。

  藏身在一处屋檐下的勿乞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不由得连连咋舌。刚刚大乙尊者那一金刚杵可是下了大力气的,起码也用了他七成力量,居然没能击杀这一团诡异的阴影?他居然还能溜到地下,然后变成了一个散发出纯正佛门佛力气息的小和尚?

  “果然是妖孽啊!”大乙尊者大惊小怪的叫嚷起来:“喂,天下人都听好了,大吴的皇帝刘邦和妖孽是一伙的!哈哈哈,道门选的好人皇啊!”

  大乙尊者话音未落,远处就传来了刘邦的轻喝声:“简直荒唐!莫非佛门就尽出一些贼喊捉贼之辈?勿乞,你受了佛门多少好处,和他们联手来冤枉寡人?”

  冷哼几声,刘邦清叱道:“佛门贼秃背信弃义,乃言而无信之辈,寡人羞于与尔等并存于世。传寡人旨意,发倾国之兵讨伐新吴,诸位仙长当倾力一战,定我人族气运。”

  勿乞不由得击节赞叹,刘邦这家伙果然是脸皮厚到了极点,居然顺水推舟发动对新吴的战争?

  嘿,这倒也是,刚刚勿乞大叫大嚷刘邦和妖孽勾结,没有真凭实据,这话谁会信啊?就算地下那个正在凝聚成形的小沙弥,他不说他是刘邦的师尊,一直寄生在刘邦的体内,谁会相信这些事情?刘邦可是道祖钦定的人皇人选,难不成道祖都会看走眼?

  想到这里,勿乞的心中一阵恶寒——若是这家伙一直寄生在刘邦身上,能够让道祖看走眼的,又是何等的存在?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