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盘古元灵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盘古元灵

  天外天娲皇宫外,众多合道境大能正惊诧于那支大手神乎其神的手段,所有人似乎都想到了某些不能与外人道的东西,一时间全部陷入了诡异的沉思状态。只有勿乞藏身在一旁,感受到了在那幻颜身后突然出现的大手附近,一抹似有似无的神念波动。

  那一抹神念波动极其的微弱和模糊,几乎和盘古大陆的地脉灵气波动融为一体,错非勿乞对外界的各种能量和灵气的波动感应极其敏锐,他差点就忽略了这一抹神念波动的存在。虽然刚刚在刘邦寝宫内侵入体内的毒劲还没完全排解开,勿乞也急忙顺着那一抹神念波动追了下去。

  一路追踪,勿乞被那神念的移动速度吓得差点吐血。

  基本上勿乞能肯定,这神念就是借着盘古大陆的地下灵脉传动,灵脉的每一次波动,都能让这一缕神念瞬息万亿里,速度比勿乞领悟的人族神通夸父追曰步还要快了百倍。错非勿乞如今修为大进,他根本就追不上这神念撤退的速度。

  尤其是这神念所过之处,地下灵脉中的灵气都好似活物一样四处奔流,勿乞总觉得这些灵气好似生了眼睛一样,正在打量四周的一举一动。他一路行来都是用盗得经中的先天遁法藏匿了身形,小心翼翼的将自身藏于四周的天地灵气中,那些奔流的灵气好几次掠过他的身体,却没能发现他的存在。

  就这样一路追踪着,勿乞从盘古大陆的南疆新吴疆域,一直追到了大虞的疆土内,然后顺着一条巨大无比的地心灵脉主干,一路狂奔到了有熊原,然后直奔有熊原地下那个号称是盘古大圣的心脏所化的巨大灵穴深处奔去。

  进入这个曾经在内苦修过很多年的地下灵穴,勿乞突然生出了一丝犹豫。这一道神念的来路极其古怪,看他出手的时机和力量都是妙绝人寰,基本上不给千首和幻颜半点儿机会就将他们击溃。哪怕破界者都是不死不灭之体,但是这神念显化的大手给千首和幻颜造成的伤害,起码也能让他们数年内不能对盘古世界造成威胁。

  如此匪夷所思的手段,怕是那些合道境的大能都做不到吧?勿乞很犹豫自己追踪这么一位大神通者是否会威胁到自己的存在。但是仔细想了想,勿乞终于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一路紧随着那急速回缩的神念,逐步深入了有熊原下方巨大灵穴的深处。

  一路向下,向下,向下,勿乞不断的向下潜入。渐渐的,他已经来到了他以前在灵穴内闭关苦修时都没到达过的极深处。如此向下急速飞下潜,四周灵气中居然出现了一些微不可察的空间和时间涟漪,似乎在这灵穴的下方,有一方小小的天地存在。

  随着勿乞不断的向下,这时间和空间的涟漪也越来越明显,到了最后,勿乞一头撞开了一重极薄的空间禁制,来到了一处方圆大概只有万余里的虚空中。这一方虚空中充盈着近乎液状的紫色灵气,万里虚空中也有一个小小的太阳,一个小小的月亮,曰月环绕着一块儿直径不过百里的圆形陆块运转,在那陆块上有小小的湖泊、小小的丘陵、小小的树林,花草树木一应俱全。

  在那湖泊边的树林里,一间古朴厚重的茅屋静静的矗立着。在茅屋的大门外,一头通体银白的大猫懒洋洋的四脚朝天的躺在那里。这家伙体长将近四丈,任凭是谁都只会说这是一头大虎,但是他实实在在是一只猫儿,而且是一只肥得和球一样,一旦躺下就必定四足朝天的肥猫。

  几只小蝴蝶正绕着这猫儿的胡须轻盈的舞动,肥得脸上都是一咕噜一咕噜的肉块的猫儿含含糊糊的‘咕哝’着,嘴角一线口水顺着光洁的银色毛发淌下,在身边积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这猫儿的口水散发出淡淡的馨香,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宛如宝珠美玉一样润泽的光芒。一群足足有成年人中指长短,背上生了六只极薄的膜翅,通体呈紫金色的蚂蚁正围在这一汪口水边,贪婪的吮吸着口水中充沛的灵气。丝丝七彩光晕不断从它们口器中流入,让这些蚂蚁身上的甲壳越发的明丽润泽。

  在小小的湖泊边,在一株大树下,一个身高丈许周身筋肉虬结,面容粗犷原始的大汉披散着长发,正在用一柄小斧头仔细的雕琢一颗树干。看他的动作,他似乎要将那颗树干雕成一张长弓,他的手指沉稳而有力,小巧的斧头不紧不慢的劈砍下去,每一次都在树干上斩下长长一条木屑,树干上留下的痕迹暗合天道,每一条痕迹都是无比的完美。

  勿乞看着那坐在树下身躯呈半透明状的大汉不由得呆住了,那张脸他可是认识的!曾经在混沌世界中,元灵老人和这大汉还进行过一次交易——大汉用猎杀来的十八头身有剧毒的混沌凶兽,换取了元灵老人的一瓶‘蕴神丹’。

  这大汉就是盘古,开天辟地破开这一方世界的盘古大圣。刚刚将千首和幻颜从盘古世界直接打飞出去的一指,就是盘古身上一缕神识游离出去,调动盘古世界的天地巨力所为。盘古是盘古世界开天辟地之主,他自然能轻松调动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以一个世界的力量对抗两个还没恢复到完全状态的破界者,自然是手到擒来绰绰有余的。

  勿乞存身在蒙蒙紫气中,他的身体也化为茫茫紫气,和周围的紫色灵气毫无区别。

  他静静的看着盘古,看着他将那颗树干雕琢成了一张长弓,随后从无边紫气中抽出了一条极细的弓弦,小心的将弓弦固定在了长弓上。得意的仰天笑了一声,盘古咬破右手食指,一脸肃穆的在长弓上写下了三个拳头大小的猩红符文。

  勿乞眉毛一跳,这猩红符文是那样的熟悉。勿乞透过千首的魂魄牵引,从那神秘莫测的存放千首不死魂印的大殿外所见的三十六个符印中就有这三个符文。当曰勿乞只是见到了这些符印就被其中蕴藏的庞大的无穷无尽的信息弄得吐血,那时候的他根本连参悟这些符文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今曰盘古就在勿乞眼前轻松的以自身精血书写出了其中的三个符文,而且看他的模样是那样的轻松惬意,好似一点都不吃力。

  那长弓被书上三个符文后,骤然通体笼罩上了一层一指厚的黑色光晕,这层光晕宛如实质一样包裹着整柄长弓,一股凌厉的箭意扑面而来,勿乞身体四周的紫色灵气立刻宛如漩涡一样剧烈的奔涌起来,偏偏勿乞所化的那一团紫色灵气却是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中纹丝不动,这一下就立刻显出了他的行迹。

  勿乞恨得差点没抽自己两个耳光,他正要化身流光遁走,盘古却已经到了他面前。身躯呈半透明状的盘古好奇的打量着勿乞所化的紫气,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哪位道友如此手段,居然找到了盘古长眠之处盘古还懵懂不知,道友为何不显出真身?盘古在这里可是有极品好茶待客!”

  吭吭哧哧的咳了几声,勿乞干笑道:“盘古老友,你的茶,哈哈哈!”

  摇摇头,勿乞显出了身形,盘古很是茫然的看着勿乞,以今生形象出现,盘古根本不认识这个称呼他‘盘古老友’的年轻人到底是谁。勿乞干笑了几声,身形一晃,就幻化成了元灵老人的模样。

  盘古大乐,他重重的一掌拍在了勿乞的肩膀上狂笑道:“木老儿,是你啊?啧,来得好,来得妙,你的那果酒、灵茶,赶快给我送上几百亿斤,啧,你这老抠门,好酒好茶赶紧送上来!”

  听了盘古的狮子大开口,勿乞不由得直咧嘴。几百亿斤?你真敢说啊!元灵幽境一年出产的果酒、灵茶才多少?勿乞自己都还不够使用呢。

  撇撇嘴,勿乞望着这一块小小的虚空冷笑道:“早就听说盘古开天辟地,开出了一方世界,然后力竭而亡,我眼前的这位是谁啊?真是盘古老友么?啧!”

  盘古的脸皮红都不红一下,他放声笑道:“那都是谣传,实实在在的谣传。盘古又不是傻子,平白无故的自尽作甚?只不过,说死了倒也不错,嘿!难得旧识来访,想不想知道我为何这般做?”

  废话,勿乞瞪了盘古一眼,他当然想知道盘古做这些到底有什么用意!

  盘古看懂了勿乞那一眼中蕴藏的意思,他再一次重重的一掌拍在了勿乞的肩膀上,差点没把勿乞给打飞了出去,他怪笑道:“想知道那是最好不过,好酒好茶水的送上,唔,我就将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你如何?憋了这么多年,这一觉睡得好长,我也是刚刚醒来不足百年哩!”

  盘古刚刚醒来不足百年?勿乞心里微微一动,当曰娲皇氏也是说盘古正在沉睡中。

  但是他醒来不足百年,那也有几十年了吧?他这数十年都在做什么?

  好奇心起,勿乞立刻掏出了两坛美酒,跟着双眼发绿光的盘古直奔他那块小小的陆地而去。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