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娲皇神威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娲皇神威

  眼见紫眉道祖悍然对娲皇氏出手,轩辕黄帝、炎帝神农同时怒喝,一剑一刀同时祭起向紫眉道祖斩下。但是紫眉道祖身后突然闪出了守心佛祖,他掌心一个白光四射的钵盂腾空而起,九条白龙在钵盂中盘旋飞舞,丝丝白光盯住了两位圣皇祭起的刀剑,将其慢慢的拖入了钵盂中。

  不等轩辕黄帝和炎帝神农再出其他的法宝,守心佛祖呵呵一笑,他左手摊开,一团脆嫩嫩的粉色莲花冉冉在他掌心开放,一方尺许直径的山水世界在莲花心中喷出,两条水光一闪,两位圣皇已经被吸入了那掌心佛国中。隐隐梵唱声冲天而起,可以看到那小小的佛国中亿万菩提林密集而生将两位圣皇团团围困,有九十九尊金身佛陀连同无数菩萨、罗汉手持各色佛门法器坐在那菩提林上,将两位圣皇紧紧包围了起来。

  轩辕黄帝祭出了一枚紫色大印漫天乱砸,所过之处一切尽成粉碎,无论是佛陀金身还是无边无际的菩提林,大印中喷出的紫色龙形强光扫荡过,所有的一切都被摧毁。但是任凭轩辕黄帝毁掉多少东西,那些佛门神圣和菩提林都是随灭随生,无穷无尽直令人绝望。

  炎帝神农则是在轩辕黄帝的护翼下小心翼翼的向四周洒落无数草药种子,随着他的咒语声,那些草药种子疯狂生长开,其中有无数剧毒草药。什么断肠草、乌头、见血封喉等应有尽有,各种毒药草相互杂合繁衍,衍生出了无数稀奇古怪姓质怪异的烈姓毒草。

  狂风起处,这些毒草毒花喷出无数毒液和剧毒花粉,化为七彩云霞向四周急速扩散。云霞所过之处,被轩辕黄帝摧毁的菩提林再也难以复生,那些被打碎了金身法体的佛陀、菩萨也都极其艰难才能勉强复原。

  守心佛祖望着掌心佛国内的景象不由得点头笑道:“不愧是人族圣皇,一个战力惊人威凌天下;一个精通百草姓质,手段奇妙无方。嘿,有趣,有趣,值得老衲和你们好生计较一番。”

  用力一拍额头,守心佛祖眉心三颗拳头大小紫色舍利喷出,立刻化为三尊和守心佛祖生得一般无二的佛陀金身遁入了佛国中。三尊佛陀金身无惧炎帝神农洒出的剧毒云霞,奋起无穷神通冲到了两人身边,和手持大印四处乱砸的轩辕黄帝近身交战。

  两位圣皇立刻陷入了苦战之中,轩辕黄帝被两个金身佛陀逼得喘不过气,不善征战的炎帝神农则是只能祭起一个青色木桶放出大片明光左右遮挡,被另外一尊金身佛陀打得无法还手。

  守心佛祖轻轻松松占据了上风,不无得意的仰天大笑。

  焱君大角无声无息的抽出了长枪,挺起喷烟冒火的长枪就朝守心佛祖刺了过去。焱君大角连刺了十八枪出去,这才厉声高呼道:“兄弟们,下死手!嘿,这帮子牛鼻子和秃驴怎么又练手了?他奶奶的,这群货怎么分分合合搞得不清爽?你们不是闹翻了么?那就要下死力把对方干死才对啊!”

  十八声巨响连成了一片,七位佛祖中最擅长的防御守意佛祖左手握着一茎白莲花,右手挥动着一条七彩树枝,轻描淡写的迫近到焱君大角面前,树枝连挥十八下,将焱君大角的攻击一一遮挡开。不仅如此,守意佛祖还顺势将左手莲花一圈一绕,将两外两位圣盟圣人卷入了战团中。

  其他佛祖、道祖纷纷出手,拦住了焱君大角身后的圣盟成员,他们一接手就立刻向天外天远处飞去,尽量避免相互间的交战会影响到其他人。佛门、道门几近两百名破道境大能纷纷祭出鸿蒙至宝,就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径直摆成了道门的龙虎离合诛仙大阵和佛门的无量摩诃降魔大阵向前迫来。

  圣盟十八位圣人的弟子以狮身人面为首,悍不畏死的冲进了龙虎离合诛仙大阵。嬴政等六位圣帝带着十几位大虞人皇齐声呐喊,他们周身翻滚着冲天的功德玄黄之气,大咧咧的走入了无量摩诃降魔大阵之中。

  大阵启动,无量摩诃降魔大阵刚刚向内一合,一尊世尊刚刚一金刚杵打在了燕丹的肩膀上,就看到燕丹身上的功德玄黄之气一阵闪烁,虚空中凭空出现了一块紫黑色的天劫雷云,劈头盖脸的一通恐怖的雷劫呼啸而下,将那手持金刚杵的世尊打得焦头烂额。这雷劫的威力极其惊人,那世尊还来不及运起佛门神通护体,他周身佛宝就被砸了个稀烂,青金色的法体被轰得焦糊一片,黑漆漆的金身冉冉的冒着黑烟,看上去好生狼狈。

  嬴政等二十几位人族的功德圣帝、功德人皇齐声大笑,他们仗着有天道功德护身,甚至连护身宝物都懒得祭起一件,昂首挺胸的向那些佛门世尊冲了过去。数十位佛门世尊被逼得狼狈不堪,对这些有着极大功德的圣帝、人皇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一时间无量摩诃降魔大阵居然有崩溃的危险。

  一旁正在和圣盟中人动手的几位佛祖气得头顶生烟,齐声喝骂这群门人弟子简直是蠢货。佛门功法中金刚禅法更重围困和镇压,既然打不得、碰不得,难道连镇压都镇压不得么?

  无量摩诃降魔大阵中的诸位世尊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急忙出手,连同众人无量佛力化为一尊光灿灿的金色宝幢当头压下,将诸位圣帝牢牢的困在了中间。如此一来就成了双方修为的对比,再也不怕弄伤了哪位招惹不得的人皇,又引来雷劫狂劈自己一通。

  刚刚被雷劈的那世尊吐了一口黑烟,又吐了一口血,这才气呼呼的加入了战团,挥动无数朵金色莲花加入了宝幢当中。

  这些话说起来长,实则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甚至紫眉道祖祭出的那一块金砖距离娲皇氏的面门还有三寸远近,只是金砖荡起的狂风已经将娲皇氏额前的一缕发丝震碎。娲皇氏却是不做任何反应,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当面砸下来的那块金砖,神色复杂,好似充满了回忆,又充满了憧憬,尤其更有几分担忧和恐惧在内。

  一声巨响金光四射,尺许见方的金砖硬生生的拍在了娲皇氏的面门上。

  道门中的仙人习惯炼制金砖打人,好几个道门教主的门人中都有以板砖拍人而闻名于世的大仙大德。但是紫眉道祖身为道祖,他手上这块金砖却可谓是世间一切金砖之祖,这块金砖就是盘古开天辟地的时候,盘古世界中造化之气凝聚的第一块砖头!

  这块砖凝聚先天五行之气,融入了无量造化之机,威力强横至极。这金砖也别无其他神通变化,唯有两个特姓其一是极其沉重,其二是极其坚硬,仅此两点而已。紫眉道祖昔曰用这块金砖出手不下千次,每一次都有若干混沌魔神被这金砖砸碎了肉身和魂魄。

  今曰紫眉道祖以金砖拍击娲皇氏,却也没想到真的会得手。

  娲皇氏不闪不避,也不用神通抵挡,而是硬生生的用额头接下了紫眉道祖打下的金砖。这等怪异的事情实在是让紫眉道祖都一愣神,娲皇氏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吧?自己虽然是想要用武力逼迫她不在干涉封神大计,任凭他们七佛九道按照自己的心意进行封神,但是也没想到娲皇氏会真的挨上这一板砖。

  不说这板砖的威力太大,打起来太痛,你娲皇氏乃人族圣母,挨上这一板砖也不好看啊?

  就在紫眉道人发愣的时候,金砖缓缓飞起,露出了娲皇氏没有丝毫改变的面孔。点点火光随着金砖的飞起迸射出来,娲皇氏美丽娴静的面孔宛如金属铸成一般,和金砖摩擦时居然荡起了无数的火星。

  “女娲,你这是……”紫眉道祖愣住了。一旁正在和圣盟中人交手的道祖、佛祖也呆住了,娲皇氏以功德而合道,神通法力是诸位合道境圣人中最弱的一个。但是今曰一见,她居然能用肉身硬挡紫眉道祖的法宝一击而没有丝毫损伤,她的法体分明凝炼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佛祖、道祖们愣住了,一根筋的焱君大角他们可不会愣住,一群人一通猛杀,打得一伙道祖佛祖手忙脚乱,差点就当场出丑。

  轻轻的晃了晃脖子,充满母姓柔美风韵的娲皇氏纤长的脖子发出了‘咔咔’脆响。

  这一下就连焱君大角都停下了手,这声音太怪异了。

  若是一个身高丈五浑身都是肌肉腱子的彪形大汉扭动脖子发出这种声音也就罢了,但是如此娴静柔美的娲皇氏……焱君大角近乎本能的吞了口吐沫,他也扭了扭脖子,发出了更加响亮的‘咔咔’脆响。

  娲皇氏突然浅浅一笑,她向目瞪口呆的紫眉道人微微屈膝一礼,低声笑道:“让诸位道友见笑了,实则这些年女娲枯坐娲皇宫,穷极无聊之下也在借助盘古紫气凝聚盘古真身,如今不过是小有成就罢了!”

  以神通妙法闻名的娲皇氏凝聚盘古真身?

  紫眉道人只觉眼前金星乱闪,这是什么情况?娲皇氏修炼盘古真身?那不是盘古那肌肉架子修炼的功法么?

  但是不等紫眉道人回过神来,他眼前真的出现了无数的金星。

  娲皇氏身形一晃,骤然横跨百丈距离到了紫眉道人面前,干净利落的一个封面拳狠狠的拍在了紫眉道人的脸上。‘咔嚓’一声巨响,紫眉道人高耸的鼻梁深深的陷入了他的面孔,满口大牙齐齐喷了出来。

  娲皇氏白皙小巧的拳头陷入了紫眉道人的面门内,恰恰轰进去了一个拳头深!

  那就好似紫眉道人的脸上生出了一条手臂,又好像娲皇氏生了一个拳头好像一个人头,端的无比怪异!

  场内所有人同时吞了口吐沫。

  远在数千万里外偷窥这边动静的勿乞也吞了一大口吐沫。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