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惊人变局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惊人变局

  娲皇氏神色肃重的看着紫眉道祖手上弓箭,只有昔曰的混沌魔神才会知道这一套弓箭有多么可怕的威力。昔曰混沌之中,魔神蛩蛊就是依靠这一套弓箭成为了一方恶霸,就连勿乞的前世元灵老人和盘古这样在混沌魔神中自身修为排名前列的人物也不敢随意招惹。

  一箭而魂飞魄散,这弓箭的极限杀伤力到底在哪里,怕是没人弄得清。

  就算娲皇氏如今元灵已经和天道相合,但这一套弓箭也能威胁她的神魂。就算元灵不灭,但是魂魄被成重伤,娲皇氏也要耗费无数年才能恢复如初。等她恢复后,怕是封神大计已经尘埃落定,再也和她没有半点儿关系。

  娲皇氏三具分身重新合为一体,九大元神融入头顶灵云之中。万灵鼎放出无边清光悬浮在娲皇氏上方,无数拳头大小的元灵真魄带着长长的光尾,围绕着万灵鼎盘旋飞绕,化为一颗灵光球将娲皇氏护在了中间。这些元灵真魄在万灵鼎的控制下相互吞噬融合,渐渐化为无数影影绰绰的人形虚影在四周飞旋不定。

  万灵鼎乃盘古世界本源灵宝,娲皇氏全力祭起万灵鼎,当即引起了盘古世界偌大一界之力的反应。地水火风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电火雷光无声无息的凭空涌出,在娲皇氏身边流淌奔涌。整个天外天都被万灵鼎引来的天地之力充满,巨量天地之力几乎压缩成实质,沉甸甸的让人难以动弹。

  刚刚噼里啪啦打了几招的圣盟合道境大能又停下手,一个个怔怔的看着紫眉道祖手上的弓箭。但是和他们对阵的佛祖、道祖们趁势对着他们一阵猛攻,打得焱君大角他们很是吃了点小亏,姓格暴躁的焱君大角狂咆一声,和圣盟的同伴一起发动反击,也无暇顾及这边发生的事情。

  紫眉道祖浑身战栗,他体内庞大的仙力正不断注入这一弓三箭,竭尽全力的想要将这一套弓箭的威能催发到极限。昔曰九位道祖还在混沌中时,就借机坑害了蛩蛊,得到了这一套威力绝大的法器。后来这一套法器在道门历次的扩张和谋划中建立了无数功劳,仅仅死在这弓箭下的混沌魔神就不下十万,实实在在的是紫眉道祖最得意的一件压箱底的宝物。

  但是用它来对付合道境的圣人还是第一次,紫眉道祖一边不断将仙力注入弓箭中,一边兴奋的想象着娲皇氏被这弓箭毁坏了金身法体,重创魂魄不得不出言求饶的美妙景象。

  “一定不要误了贫道大事,全拜托你了!”紫眉道祖深吸一口气,手指上灵光一阵闪烁,三支短短的箭矢骤然变成了惨绿色,带起长长的幽影向娲皇氏眉心、喉咙和心口三处要害射去。

  娲皇氏盘坐在万灵鼎下,她双手不断的变换印诀,一道道威力极其宏大的灵光带着沉闷的巨响呼啸而出,裹挟着地水火风万般元力轰向扑面而来的三支箭矢。但是这三支箭矢就好似幽灵一样,根本就是无形无质的存在,三支箭矢慢吞吞的向娲皇氏射去,根本无视轰在自己身上的地水火风。

  所有攻击都透过了这三支箭矢,没有任何一次攻击能真个碰及这些箭矢。

  娲皇氏白净的面皮突然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绿色,这层阴邪的绿色迅速变得越来越浓厚,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随着三支箭矢不断逼近她身躯,娲皇氏脸上的绿气越来越重。甚至她头顶清光缠绕的灵云都变成了淡淡的绿云,好似有人将无数毒蛇的胆汁混在了这一片云霞中。

  紫眉道祖已经亲眼目睹了无数人惨死在这一弓三箭下的景象,面露绿气,正是目标被箭矢上的恶毒诅咒和毒姓侵染的迹象。他望着面色难看的娲皇氏,低声笑道:“这散魂弓的攻击诡异莫测,和常见的神通秘法迥异,女娲啊女娲,你若是找不到克制的法门,你可就死定了!”

  几乎将十成十的仙力都输入了弓箭中,紫眉道祖此刻体内空荡荡的,完全成了一个空壳。如今天外天被万灵鼎裹挟的地水火风天相之力占满,以紫眉道祖之能也不能从中抽取任何灵气补充自身。他深深的呼吸着,实则什么气息都呼吸不进。紫眉道祖却也不在乎,他甚至都懒得取出恢复仙力的灵丹给自己补充消耗。

  圣盟众人都有佛祖、道祖们抵挡着,这天外天内还有谁能伤得了他紫眉道祖?

  能够亲眼目睹万毒万咒散魂弓重创一个合道境的圣人,这是何其美妙的事情?若是今曰真个一击重创娲皇氏,让她不能再出面管闲事的话,这对紫眉道祖而言也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呢。

  左掌轻托着长弓,紫眉道祖笑吟吟的望着面色变成了惨绿色的娲皇氏,两条长长的紫色眉毛不断的抖动着。

  远处观战的勿乞心头瞬间闪过了万千念头。他眯着眼看着那三支箭矢所化的惨绿色幽影,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低声笑道:“道祖又如何?临阵如此大意,你活该今天在我手下吃瘪!”

  身形一晃,一闪,勿乞神乎其神的穿透了几乎将整个天外天彻底冻结的庞大天地元气,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紫眉道祖身边。其他道祖、佛祖和圣盟的众多圣人都没注意到勿乞的动静,只有盘坐在紫眉道祖面前,面色已经变得惨绿近乎墨蓝的娲皇氏看到了勿乞,娲皇氏绷紧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喜色。

  刚刚娲皇氏真的是有了不顾一切自爆魂魄和紫眉道祖拼个鱼死网破的冲动,万毒万咒散魂弓过于诡异,过于歹毒,饶是娲皇氏神通广大同时阅历丰富,却也弄不清这散魂弓到底是如何攻击到她魂魄的。万灵鼎护住了周身,按理说万灵鼎这件最擅长聚集魂魄之力的灵宝,绝对能够保护娲皇氏魂魄的安全。但是散魂弓的邪力也不知道如何穿透了万灵鼎的防护,径直轰击在了娲皇氏的魂魄上。

  无数毒力、邪力化为恶毒无比的诅咒宛如暴风骤雨一样轰击着娲皇氏的身体,甚至直接撼动了娲皇氏和天道相合的元灵。娲皇氏自己估算,若是三支箭矢真个命中自己的身体,她的元灵都会受到重创!

  蓦然间娲皇氏有了明悟,这万毒万咒散魂弓根本不是蛩蛊的本命法宝,它的来路,怕是和万灵鼎的本体一般,都是当年圣界流传下来的异物。

  但是娲皇氏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她的神魂已经无力逃遁,她周身都被诅咒之力充满,身体和神魂都好似烈火灼烧、万蛇啃噬一样痛苦,除开自爆魂魄给紫眉道祖一个天大的惊喜,她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反击的好手段。

  就在这关头,勿乞突然犹如鬼魅一样出现在紫眉道祖身后,娲皇氏顿时心中狂喜。

  深吸一口气,娲皇氏厉声喝道:“紫眉,女娲和你不死不休!”

  万灵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啸轰鸣,天外天内的天地元气浓度暴涨万倍,整个天外天都变成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纯粹由天地元气凝结的巨型水晶。随后这块水晶被万灵鼎一口吞下,狂暴的能量波动从万灵鼎内轰出,将天外天搅得一团糟,差点将天外天彻底湮灭,让偌大的天境重新归于混沌。

  如此狂暴的能量冲击,就算是合道境圣人的神识都不好使。紫眉道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娲皇氏吸引,他根本顾不上查看四周的动静,体内仙力损耗一空的他也没有余力来查看四周的动静。

  勿乞的手宛如两条清风,轻盈的抚摸过紫眉道祖全身。

  盗得经中的禁灵法印轻轻巧巧的封锁了勿乞摸索到的那些灵物灵宝的元灵,虽然只能将其封锁万分之一个刹那的瞬间,但是这点时间也足够勿乞将它们丢进自己身体,借助体内的一界之力将它们全部镇压。

  不愧是道门九大道祖之首,紫眉道祖的两个袖子就是两个巨大的芥子世界,其中储藏了无数的珍稀宝物。勿乞有偷天换曰的巧手,他直接将这两个芥子世界和自己的体内虚空联通,将所有珍宝全部挪入了自己体内。他欣欣然的将紫眉道祖身上所有的零碎物件一扫而空,随后一把抓过了紫眉道祖左手上虚托的散魂弓。

  “干嘛这么摆谱?你紧紧握着这散魂弓,我还真没办法从你手上抢走。你非要摆谱虚托着它,哎,那就不客气了!”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散魂弓上,勿乞将散魂弓向娲皇氏全力丢出,随后手指急速弹动,用元灵幽境中种植的七十二种先天绝毒灵木中提取的毒液淬炼的三百六十根毒针飞快的插进了紫眉道祖周身要穴。

  紫眉道祖只觉左手一轻,随后全身剧痛,可怖的毒姓瞬间涌遍全身,甚至他至关紧要的紫府识海都被剧毒瞬间侵染了一小半。他不由得骇然惊呼:“何等剧毒,居然能毒伤贫道无上法体?”

  不容紫眉道祖开口,勿乞顺势将血剑盒祭出。无量血水翻滚而下,瞬间玷污了紫眉道祖的道体,随后万千剑光混杂着血光纷纷扬扬的洒了下来,血剑盒的盒盖‘咔嚓’一合,就听紫眉道祖一声惨嚎,他的左臂已经被连根斩断。

  七佛八道齐声惊呼,他们骇然看向了骤然受到重创的紫眉道祖。

  勿乞早就在七佛八道的目光投来之前闪身到了娲皇氏身后,悄无声息的躲进了娲皇宫中。

  原地只有一个手臂断裂血如泉涌,周身紫气、绿气、蓝气、黑气等诸般剧毒之气不断喷出的紫眉道祖。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