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蛩蛊之醒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蛩蛊之醒

  一击得手,从娲皇宫正门长驱直入,一个闪身就出了娲皇宫的后门,勿乞早就逃出了天外天,沿途他用尽盗得经中的各种手段,扰乱天机,扰乱气息,截断了自己和紫眉道祖之间的各种因果牵扯。他下手极快,盗得经中各种湮灭痕迹的手段又煞是高明,勿乞一出天外天,就只觉浑身轻松,再也没有刚才对紫眉道祖出手攻击时那种毁灭当前的危机感。

  自己偷袭了道祖,洗劫了道祖!

  想到刚才匪夷所思的一幕,勿乞激动得浑身直哆嗦,一声不吭的直奔外域鄣乐公主等人正在屠杀外域魔神积攒功德的地点。紫眉道祖身家丰厚,其中很有几件极强的宝物被勿乞顺手摸了出来,这些灵宝可都是要勿乞耗费极大心力斩杀了其中的元灵分身才能占为己有。

  甚至里面有一块紫色的八卦镜,散发出的气息和紫眉道祖几乎是一般无二,显然这是紫眉道祖的本命至宝,居然也被勿乞摸了出来。

  勿乞高兴得差点想要引吭高歌!感情这些道祖就连自己的本命至宝都是揣在袖子里,没有像勿乞这样将本命至宝时刻和本命神魂搁在一块儿温养啊?

  不过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勿乞这样的破道境的实力,本命法宝和自身的联系还不是很紧密,需要用自身元灵气血时刻温养。但是这些道祖的本命至宝都温养了多少个量劫?这些至宝已经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哪里还要像那些仙人、佛陀一般小家子气的将宝贝藏在体内?

  一路狂奔,这面八卦镜就在勿乞体内世界中闹腾不休,好几次差点被它破开勿乞的身体飞遁逃走。勿乞只能竭尽全力镇压它,不让它逃脱,也不让它泄露丝毫气息。他不由得暗自惊叹,不愧是紫眉道祖的本命至宝,自己逃出了这么远,还有一个世界的力量镇压在上面,居然还是如此的灵动非常。

  幸好紫眉道祖被勿乞用元灵幽境中七十二种先天绝毒之物打伤,如今没那个闲工夫收回自己的本命至宝,否则勿乞盘算着自己还真不能将这件至宝镇压下来。而且想要斩杀这至宝中紫眉道祖的元灵分身,恐怕仅凭勿乞一人还不能成事,还得找几个帮手才行。

  一路盘算着诸般对策,勿乞用炼天鼎将自己护在其中,隔绝了可能泄露的任何气息,急匆匆的遁入了无边虚空。

  娲皇宫前,紫眉道祖小口小口的吐着五颜六色的毒血。元灵幽境中最毒的七十二种先天绝毒之物,加上元灵老人以秘法炼制,七十二种剧毒融为一体,这毒姓足以威胁到紫眉道祖的神魂。

  紫眉道祖不断掏出一瓶瓶灵丹塞进嘴里,不惜成本的将那些一颗就足以起死人肉白骨的灵丹大口大口的吞下。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紫眉道祖吞下去的解毒、恢复法力元气、恢复神魂精气的灵丹就有上千粒,这才勉强控制住了毒姓在体内的蔓延。

  脸色难看的紫眉道祖阴沉着脸往自己浑身上下一阵掏摸,两个袍袖中硕大的芥子世界空空荡荡,就连一块仙石都没留下来。手指上两枚容量极大的储物仙戒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身上十几件随身佩戴的饰物也是不知去向。甚至紫眉道祖用来系紧亵裤的一条紫龙筋制成的腰带,也被勿乞顺手摸走。

  除了一件道袍、一件中衣、一条外裤、一条亵裤、一双袜子,紫眉道祖浑身上下清洁溜溜干干净净,什么值钱的都没剩下——他脚下一双足以让人平步青云,有洞穿虚空神通的云靴也被勿乞临走时顺手带走。错非勿乞有点洁癖,不愿意碰触他人穿过的贴身衣物,紫眉道祖那条冬暖夏凉能驱逐各种毒虫瘴气的袜子也得被他顺走。

  辛辛苦苦积攒无数年的身家,除了存放在道元宫中的数百件平时用不上的宝物,紫眉道祖居然被勿乞偷得干干净净。紫眉道祖也不管自己左肩断臂处奔涌的鲜血,双眸通红的望着娲皇氏,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道:“那贼子是谁?”

  娲皇氏手持万毒万咒散魂弓,眼皮都懒得抬起来。三支箭矢所化的幽影距离她只有三丈不到的距离,虽然幽影飞行的速度极慢,但是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会命中她要害。娲皇氏十指急速变换印诀想要强行破开散魂弓外的重重禁制,一边冷笑道:“道祖所言,女娲听不懂呢。道祖怎么突然就重伤了?”

  紫眉道祖死死的盯着娲皇氏,轻轻的摇了摇头。

  道道清气从头顶喷出,紫眉道祖浑身毛孔内不断渗出粘稠的五色黏液,他面皮上的气色急速恢复。一条崭新的臂膀从断臂处生了出来,紫眉道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天外天浓郁的灵气被他一人吸得干干净净,他刚刚消耗一空的仙力已经恢复了九成,损耗的精气也因为吞食的上千颗灵丹的关系恢复得七七八八。

  “刚刚那人,应该不是你指使的。”紫眉道祖低声咕哝道:“若是你指使的人,既然能将毒针刺入贫道体内,只要毒针上附着了你娲皇氏禽亲手绘制的符箓,贫道此刻已经去了半条命。”

  怪笑了几声,紫眉道祖望着散魂弓叹息道:“罢了,罢了,些许身外之物,倒也不值得什么。娲皇氏,事已至此,贫道无从罢手,你这娲皇宫,今曰当血流漂杵!”

  从道祖嘴里说出‘血流漂杵’四字,这就不是空口白话的威胁了。紫眉道祖这话一出口,其他八位道祖眼角眉梢煞气大盛,滚滚杀意化为无边雷云汇聚四周,从雷云中飘落了无数巴掌大小的雪片,一重又一重厚重阴寒的冰雪城墙将偌大的娲皇宫团团围困。

  娲皇氏掌心无数细小宛如蝇头的符文带着道道灵光四处激射,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实在是无法破开散魂弓外重重禁制,无法将那三支箭矢所化的幽影收回。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娲皇氏抬起眼来望了望紫眉道祖,眯着眼冷笑道:“血流漂杵?好,好,好,今曰且看到底是谁的门人弟子血流漂杵!”

  刚刚没人看到勿乞的动作,唯独娲皇氏坐在紫眉道祖正前方,恰恰目睹了一切。

  勿乞将紫眉道祖洗扒得干干净净,这是娲皇氏亲眼目睹的,她甚至看到勿乞从紫眉道祖袖子里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紫色八卦镜,娲皇氏知道那是紫眉道祖最重要的本命法器,想不到勿乞居然能将这宝贝从紫眉道祖身上盗走。

  失去了本命法器,紫眉道祖的实力起码下降三成,加上天外天削弱了他三成战力,还有坐镇封神榜又牵扯了他三成精力,今曰若是不给紫眉道祖为首的这群老道、老僧一点颜色看看,以后哪里还有这么好的机会?

  深吸一口气,也不看近在咫尺的三条幽影,娲皇氏轻轻举起双手,往那万灵鼎遥遥一拍。

  一声轰鸣响起,娲皇氏低声喝道:“轮回万世,红尘洗心,道友,速速醒来吧!”

  佛门无量摩诃降魔大阵中,正在和六位圣帝、诸多大虞人皇抵挡大阵无量压力的大虞前代人皇穷蝉突然身体一僵。万灵鼎发出的巨响在他脑海中回旋翻滚,一道惨绿色的灵光从他眉心激射而出。

  诡异的气息从穷蝉体内扩散开,惨绿色的剧毒邪光笼罩四周,嬴政等六位圣帝和其他十几位大虞人皇安然无恙,四面八方笼罩下来的金色佛光却被腐蚀得化为黑灰飘散。穷蝉睁开眼,双眸中有无数诡异的宛如万千毒虫形状的符文急速流过,穷蝉突然轻轻哼了一声:“噫,籇箼兄弟,为何欺我?”

  正在和圣盟‘光祖’激战的绿眉道祖浑身一颤,骇然回头向穷蝉望了过去。

  籇箼,这正是绿眉道祖当年在混沌中的名号。只是这么多年了,甚至他自己都快忘了这名字。而混沌中,也只有一个人曾经称呼他籇箼兄弟,就是带着一批混沌魔神去探索混沌中一处绝险遗迹,却一去不复返的魔神蛩蛊。

  “怎么可能是这样?”无视光祖对自己当心刺来的一剑,绿眉道祖骇然狂啸!

  已经惨死在混沌中的蛩蛊魔神,怎可能转世成大虞开国二十四帝之一的穷蝉?

  ‘哧’的一下,光祖那柄宛如由无量炽热光线组成的长剑轻松没入了绿眉道祖的心口,绿眉道祖吐了一口熊熊燃烧的紫金色鲜血,竭尽全力的向紫眉道祖狂喝道:“师兄,当心!”

  穷蝉桀桀怪笑着,他身形一晃就离开了无量摩诃大阵,他手指处,娲皇氏掌心的万毒万咒散魂弓已经到了他手中。三支箭矢所化的幽影也乖乖的恢复成原本箭矢模样,被穷蝉搭在了弓弦上。

  “你们这群背信弃义出卖兄弟的杂碎!”穷蝉咬牙切齿的狞笑道:“你们真正该死,这么多兄弟,硬是被你们害死在那绝境中永世不得超生,你们都该死!”

  三支箭矢再次化为惨绿色的幽影激射而出,但是这次箭矢的目标变成了目瞪口呆的紫眉道祖。

  幽光轻轻一晃,三支箭矢已经深深没入了紫眉道祖的眉心、喉咙和心口。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