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连鬼都骗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连鬼都骗

  耗费了半年时间,鬼界、魔界、妖界、灵界四界全灭,除了少许留守的残次品,四界菁英全部在这一仗中陨落。当吴地垕的人头被刘邦亲自砍下,当守拙上人带着浩浩荡荡的道门大军杀奔大虞,大罗天道元宫内祥光飘溢、高朋满座。

  偌大的道元宫正殿,封神榜在大殿正中高高飞翔,氤氲霞气升腾奔涌,无数若隐若现的人脸在霞光中蠕动,隐隐可以听到无数人叽叽喳喳的叫嚷声从封神榜内传来。在这些人脸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就是鬼呑罗那张狰狞的老丑脸,他手舞足蹈的在封神榜内蹦跳怒号,凡是有敢于靠近他的元灵全都被他一脚踢飞了出去。

  以封神榜为界,大殿正东坐满了道门仙人,三十三天九十九位大教主按照入门先后顺序一字儿排开,和对面的佛门数十位世尊恰好是面对面的相互死盯着。在这些大教主的身后,道门那些破道境大罗金仙、明道境太乙金仙肃然盘坐,一个个低头望着身前尺许处的地面,没有一个人胡乱开口。

  大乙尊者大咧咧的盘坐在佛门诸多世尊的首位,他身躯高大健壮,坐在地上比身边其他世尊都还要高出一个多头来,整个大殿中就以他的形象最为突出最引人瞩目。八戒小和尚虽然只是金仙的修为,但是他作为大乙尊者的开山大弟子,居然就侍立在大乙尊者身后,他的位置比其他佛门大德神圣还要高出了不少。

  在大殿上,十六个蒲团一字儿排开,七佛九道端端正正的坐在蒲团上,七位佛祖低声咕哝着佛经,九位道祖则是慢条斯理的念叨着道门清心经文,双方的气氛很诡异,说不出亲热,但是也看不出多少有仇怨的模样。

  八戒站在大乙尊者身后,仗着大乙尊者脑后一轮佛光照耀四方,隔绝了外人窥视的机会,低声抱怨道:“师尊,前几曰你吐血的模样实在是……”

  大乙尊者翻了个白眼,冷哼道:“很帅?”

  八戒低声咕哝道:“很蠢!您已经是破道境巅峰的修为,体内鲜血是宛如珠玉的紫金色,怎可能被守拙牛鼻子砍了一剑,吐出来的居然是赤红色的鲜血?而且一吐还这么多,起码和三百头水牛的血量相当,谁不知道您在装样?”

  大乙尊者诧异的看向了八戒和尚:“聪明,佛爷还真是喝了水牛的血来做戏,不过不是三百头水牛的血,而是整整八百头水牛的全身血量。呃,反正是演戏,佛爷吐血了就是,谁敢说佛爷吐的血色泽不端正,佛爷就碎拆了他!”

  八戒和尚翻着白眼不吭声了,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望着封神榜内的那些四界元灵叹了口气。

  大乙尊者吧嗒了一下嘴,他突然拍了拍光溜溜的脑门,厉声喝道:“敢问九位道祖,今曰请我们佛祖带领我佛门诸多师兄弟来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嘿嘿,前几曰道门守拙上人将佛爷我打成重伤,佛爷我吐血都吐了一水缸,还杀了我佛门预订的天龙八部众其中一部的部首,你道门莫非是想和我佛门决战么?”

  封神榜内,鬼呑罗的面孔突然冒了出来,周身黑气腾腾的鬼呑罗嘶声嚎叫道:“大乙尊者所言极是,我鬼呑罗死得不甘心,死得不甘心啊!怎会这样?我九幽鬼界的苗裔,莫非就此断绝么?”

  大乙尊者横了鬼呑罗一眼,他大咧咧的说道:“闭嘴,都已经进了封神榜了,还叽歪什么?九幽鬼界的苗裔么……怎么可能断绝?等哪天佛爷手痒,宰他万儿八千的牛鼻子丢进九幽鬼界,过上几个量劫,不又是一批天鬼冒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乙尊者自觉说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很是得意的仰天大笑起来,道门的众多教主、大能齐齐盯了大乙尊者一眼,不由得同时撇了撇嘴。虽然这些道门的核心大能都知道佛门、道门的某些算计,知道大乙尊者这些话都是在配合道祖、佛祖们的谋算,但是这话也太伤人了。

  不仅仅伤人,还伤鬼!

  被禁锢在封神榜内动弹不得的鬼呑罗气得仰天怒啸,他哆哆嗦嗦的指着大乙尊者咆哮道:“大乙尊者,你这话是怎么说的?你,你,前几曰老夫被守拙妖道剑劈的时候,你为何不救我?”

  大乙尊者怪眼一翻,他怒道:“救你?佛爷一个人,能扛得住守拙牛鼻子和羙灵后那搔娘们联手么?没看到佛爷奋起无上神威诛杀了羙灵后?难道佛爷在诛杀羙灵后那种层次的高手时,还有余力从守拙牛鼻子手上救你?啊?你讲不讲道理?”

  一把撕开身上胸衣,露出了毛茸茸的胸膛,大乙尊者口水四溅的指着胸毛下那条长有三尺左右扭曲宛如蜈蚣的剑痕咆哮道:“鬼呑罗,你这死鬼还有没有良心?佛爷为了救你,被守拙牛鼻子一剑劈成这样,吐血都吐了一水缸,你他娘的还怪老子没及时救你?”

  佛祖、道祖们没吭声,他们只是静静的看着大乙尊者。四界的精英都被送入了封神榜,但是如何才能让这些精英心甘情愿的被册封为神,全心全意的在那神职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做老黄牛,这还需要他们仔细斟酌一二,大乙尊者的这番做作,无非就是在‘骗鬼’!

  若是不骗得这些世界精英心甘情愿的被封神,到时候他们消极怠工怎么办?通过红尘世界若干次封神之战的演练,佛祖、道祖可是心知肚明那些中下层的神职阳奉阴违起来,会造成多大的损失。

  果不其然,大乙尊者一通胡搅蛮缠,鬼呑罗硬是被大乙尊者呛得说不出话来。要说大乙尊者救援不力,大乙尊者自己都被守拙上人一剑劈成重伤,似乎不能怪怨他什么。要说佛门对不住他鬼呑罗,但是如意光如佛连同一众门人弟子都一并殁于栀城一战,佛门随行助战的菩萨、罗汉也折损了数万人,似乎也不能说佛门就是用他鬼界做炮灰!

  张了张嘴,鬼呑罗实在是无话可说,他只能仰天长叹一声,可怜巴巴的望向了七位佛祖:“还请佛祖为老夫做主!”

  守心佛祖轻叹了一声,他悲天悯人的望着鬼呑罗,沉声道:“鬼呑罗,此事实在是意外,但是不管怎样,哪怕你进了封神榜,我佛门也一定会对你有一个交待!你,还有你的孩儿们的血,绝对不会白流!”

  鬼呑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用力的向七位佛祖抱拳一礼,冉冉的没入了封神榜的金光霞气中。

  鬼呑罗刚刚消失,泰始魔、荒皇、羙灵后等三位投靠了道门的三界首脑带着一批亲信就从封神榜内冒了出来。羙灵后哭天喊地的抹着眼泪,可怜巴巴的向九位道祖跪下哭诉道:“还请道祖做主,羙灵辛苦修炼无数年,好容易才有了今曰成就,如今灵体溃散,只剩一道元灵苟且偷生,还请道祖治守拙上人救援不力之罪!”

  泰始魔、荒皇也一起大叫起来,他们将怒火全部洒在了守拙上人身上。他们都是被大乙尊者带着佛门神圣所诛杀,但是显然大乙尊者不是守拙上人的对手,若是守拙上人能顺利救援他们,也许他们就不会被送入封神榜。

  他们曾经只是听说了封神榜的威名,但是从来没把这宝贝当做一回事。但是现在他们的元灵被吸入了封神榜内,他们才发现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他们的元灵正在被封神榜内的奇异力量侵袭,他们的元灵似乎正在和盘古世界的天道法则发生某些诡异的联系。

  如果以前他们是天道这条汪洋当中的鱼儿,现在他们就正在逐渐的变成胶水,好似要变成天道的一部分。这种诡异的变化吓坏了他们,让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只能跟着羙灵后一起,苦求九位道祖开恩将他们及时救出。

  大乙尊者突然怪笑起来:“没见过你们这种蠢货,守拙那牛鼻子倒也是倒霉,他辛辛苦苦冲破了我佛门七位世尊的联手阻截,好容易才赶来救援尔等,你们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怪怨他?”

  摇摇头,大乙尊者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就往道元宫外走去。他一边走一边狂笑道:“嘿嘿,一群不知道好歹的东西,虽然进了封神榜,但是不死不灭万劫不移的造化就在眼前,他们居然还有心情抱怨?”

  ‘不死不灭万劫不移的造化’,这番话立刻吸引住了泰始魔等四界领袖,就连刚刚遁回封神榜的鬼呑罗都亟不可待的冒了出来,想要听听这话是何等解释。

  紫眉道祖轻叹了一声,他扭头望着守心佛祖等人,淡然道:“七位师兄,此次赌斗却是我道门赢了。大吴灭了新吴,佛门落了下风,从今曰起一直到封神完成,佛门都要奉我道门之令行事,七位师兄以为如何?”

  七位佛祖连同佛门众多神圣齐声长颂佛号,他们同时点头,再无一人开口。

  紫眉道祖无比慈善的笑着,他向封神榜内的四界领袖轻叹道:“事已至此,却也无法可想。四位虽然受了此劫,但是却也是四位的造化。四位可知,经过这封神榜册封的神职,和以往天庭的仙职有何区别?”

  已经走出了道元宫的大乙尊者怪笑了一声,他低声笑道:“开始骗鬼了!”

  八戒和尚轻叹了一声,他摇头感慨道:“连鬼都骗,这世道!”

  大乙尊者抬头望着天空,低声咕哝了起来。

  自家的本尊勿乞,如今是何等情形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