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良渚绝杀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良渚绝杀

  良渚高崖!

  如今的良渚只能用‘高崖’二字来命名。偌大的有熊原被刮地皮刮得地陷百里,就是方圆千里左右的良渚城原址耸立如初。四周都是百里深渊,唯独良渚一枝独秀,这不是高崖是什么?

  在高崖靠东边的边缘处,一溜儿芦棚扎得整整齐齐,众多助战的道门教主盘坐在云台上,头顶放出灵光祥云,云彩中飘荡着各色莲花,点点金光顺着灵云的边缘滴落,络绎不绝宛如璎珞垂挂。这些道门教主此番奉道祖之命在刘邦身边助战,除了他们自己亲自出手,就连门下众多弟子们人也都带了出来。

  一溜儿芦棚内群仙汇聚,个个沉默不语,只是坐在云台上打坐参修。大虞高层潜逃,刘邦已经取而代之,但是刘邦还没能真个一统大虞,如今除了良渚落入刘邦之手,整个盘古大陆都陷入了无政斧状态,还有得是各种麻烦。而这些麻烦,都是需要道门群仙为刘邦撑腰的。

  所以这些仙人静静的坐在芦棚下餐风饮露。远处灯火通明,刘邦麾下大军正在杀牛宰羊欢庆胜利,酒肉香气扑面而来,令得众仙人不由得皱眉摇头。

  在良渚高崖的西侧边缘地带,同样是一溜儿芦棚很是整齐的一字儿排开。佛门助战的众世尊带着众多门人弟子盘坐在芦棚下、莲台上,其中一位世尊正在口诵真言,讲述佛门妙理。众多佛门神圣同时放出头顶祥光,有飞天、天龙、大鹏、金刚等诸般异象在虚空中照耀不定,和东边数百里外的道门群仙放出的灵光祥云打起了擂台。

  除开东西两溜儿芦棚下的佛门、道门核心弟子,刘邦麾下军队中再也没剩下多少仙人和佛修。一路厮杀征战,从南疆一直打到良渚,刘邦在佛道两门高层的授意下一个分兵就害死了军中几乎所有的修士,甚至有几个强大的仙门内的太乙金仙和佛陀级别的大能都被大虞的秘殿供奉击杀。

  这几个明道境的存在倒也是天资卓绝之人,他们以凡人之身辛苦修炼,好容易有了如今的修为,还开创了一片大基业。奈何他们并非佛门、道门的亲传弟子,并不是七佛九道的嫡系门人,故而他们在这场大战中也只能做了炮灰。反正三界神职欠缺的人数太多,好些个高阶神职需要明道境的太乙金仙和佛陀才能填补,他们正好被送去封神榜填了那些神位。

  一东一西佛道两门的大能静坐不动,刘邦麾下兵马嘻嘻哈哈的正在大吃大喝庆祝胜利,在刘邦军营的边角落里,一些鏖战余生的幸运儿正在哭天喊地的念经超度自家的长辈。这些出身外域天境小仙门的修士,他们的长辈都在征战中被大虞秘殿供奉击杀,只剩下了他们这些小猫小狗逃出生天。

  但是他们修为低微、资质也是极差,佛门道门的大能是看不上他们的,刘邦正在盘算着如何过河拆桥呢,哪里肯管他们的死活?数万幸存的小修士偷偷摸摸的聚集在大营的角落里,为自家阵亡的长辈烧几根清香,点几张纸钱,颂唱几句超度亡魂的经文,这也就是尽点心意的事情。

  大虞丢弃了良渚基业,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场大胜,从此人族就真个落入了道门和佛门之手。

  只等封神榜中无数的元灵被封了神职,填补了天道中的空缺,七佛九道就能借助三界神位之力干扰盘古世界的天道法则,从顺应天道的存在变成可以强行干扰甚至是改变天道的真正大能。他们更能强行抽取人族的气运改天换地,将盘古世界真个艹持在自己手中。

  若是他们能够成功,娲皇氏和圣盟自然不再被他们放在眼里。甚至是那隐匿不出的盘古么,虽然这盘古世界是他开辟出来的,天道法则也是随着他的意志而定。但是天道就是一个巨大的棋盘,天道神位就是棋盘上的棋子,当所有的棋子都掌握在了七佛九道手中,这盘棋该怎么下,不就得随着他们的心意么?

  天道气运之术玄而又玄,七佛九道一切布局,不就是为了最终彻底的掌控一切么?

  大虞被逼得舍弃基业逃走,虽然给刘邦留下了天大的麻烦,但是在七佛九道看来,只要刘邦继承了大虞的基业,成为人皇,那么什么麻烦都不重要了。

  所以刘邦在良渚庆祝胜利,道元宫中七佛九道也在把酒言欢。他们兴奋的欢饮庆祝,同时言辞激烈的争论着封神之时个个神职的归属。

  七位佛祖强烈要求九位道祖履行他们最初的承诺,幽冥世界完全就应该由佛门掌控,同时佛门可以自由的在盘古世界传教,甚至佛门弟子可以进入官场,成为一地的牧民之官。

  但是九位道祖则是义正词严的告诉七位佛祖,因为七位佛祖在双方缔结了第一份盟约后,他们居然无耻的背叛了盟约,居然扶植了静朝和道门扶植的灵朝作对,而且给道门制造了极大的损失。所以九位道祖曾经许诺他们的条件自然要下调一些——佛门弟子只能在外域天境传教,盘古大陆是别想插手了。

  最重要的就是,幽冥世界六道轮回的六道幽冥大帝君之位,道门弟子起码要有两人被册封为幽冥大帝君!而且是六道轮回中最重要的人道和天道之主!

  道祖们提出这样的条件,佛祖们怎能容忍得?他们虽然的确是曾经背叛了盟约,但是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们不觉得自己背叛盟约有什么不对。相反正是他们背叛了盟约,才会引出了娲皇氏这个一直在幕后对佛门、道门都虎视眈眈的可怕女人,故而他们不仅仅没有任何过错,反而有着极大的功劳。

  最少这次在娲皇宫外,错非有他们七位佛祖配合,哪怕面对破界者的威胁,难道娲皇氏就能允许封神大计的继续进行?错非有娲皇氏的配合,大虞的高层怎可能舍弃了偌大的基业逃走?

  如此巨大的功劳,七位佛祖深以为不仅仅幽冥世界完全由佛门打理,而且未来刘邦建立的新皇朝——且不论这个新皇朝的国号是什么,总之在这个新的人族皇朝中,佛门也要占据一定的好处。诸如说各州的州牧,佛门怎么也该占据四五成的份额吧?

  七佛九道在道元宫内讨价还价,兴高采烈的瓜分着盘古大陆的利益。他们也没心情去理会外界那些不起眼的小事,刘邦都已经占下了良渚,昊尊皇都带着大虞的高层逃走了,还能有什么事情值得他们关注呢?

  刘邦欣喜若狂,良渚的佛门、道门弟子漠不关心,七佛九道正在紧张热烈的瓜分利益,根本没人注意到良渚下方灵穴深处正在产生的变化。

  无边无际的灵穴中,三百六十座漆黑的通天塔正悬浮在剧烈翻滚的灵气漩涡中纹丝不动。这些通天塔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形,一面通体金黄不断喷出大片黄光瑞气,更有无数土黄色莲花随之涌出的大旗覆盖在了这些通天塔外,将通天塔的气息彻底隔绝。

  这面大旗就是娲皇氏随身的鸿蒙至宝之一‘彻地淆灵旗’,最擅长控制地脉灵气,能调动大地之力为己所用。勿乞手上的混元遮天旗抡起防御力比彻地淆灵旗强了许多,但是要说起隐匿气息隔绝外人耳目,则混元遮天旗拍马都赶不上彻地淆灵旗。

  三百六十座通天塔围成的圆球正中,一颗地心毒炎魔胎正在急速生长。这地心毒炎魔胎介乎于生物和非生物之间,是大虞秘殿万灵殿的祭司以秘法将某些魔头的繁殖细胞融入地心灵脉,吸收无穷无尽的地心毒炎发育而成的胚胎,一旦生长成熟,就有破灭万物的威能。

  通天塔围成的圆球内时间流逝的速度加快了近一亿倍,原本需要好些万年才能成熟的魔胎,只不过一个白天的功夫就已经快要破壳而出。

  就在魔胎破壳而出的那一瞬间,所有通天塔同时崩解,无数大虞司天殿秘制的地脉暴雷呼啸而出,径直撞在了魔胎上。只听一声巨响,彻地淆灵旗凭空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正要破壳而出的魔胎被炸得稀烂,无边魔焰怨气冲天而起,循着良渚高崖内预先布置好的能量通道呼啸着向上冲去。

  高达百里的良渚高崖内密布着一百零八重轩辕诛魔剑阵的阵图,无铸魔焰将沿途的阵图冲得稀烂,但是每经过一重阵图,都有一部分魔焰被转化为可怕的剑气。魔焰裹挟着剑气一层层的冲突而上,等得冲出地面时,所有魔焰都转化为了无坚不摧的恐怖剑气。

  良渚的地面上突然爆开了数百万刺目的光点,无量剑气从光点中激射而出。

  剑气纵横直冲九天,偌大的良渚高崖被剑气裹得结结实实。剑气无视那些正在疯狂庆祝的人族将士,径直向着良渚高崖上的众多佛门、道门的修士斩杀了过去。

  佛门那位正在口灿莲花讲述佛门妙理的世尊首当其冲,一道龙形剑气呼啸着劈过了他的身体。

  那世尊只是一呆,水缸大小金灿灿的十八颗头颅从他显化的金身上被剑气劈断,紫金色鲜血顿时洒了漫天都是。

  这只是今夜的第一滴血,随后大片血雾笼罩了整个良渚高崖。

  以大虞国运为祭品,以三万六千名秘殿供奉的自我牺牲为代价,汇聚有熊原庞大的地脉之力凝聚魔胎,加之娲皇氏亲手炼制的一百零八重剑阵阵图,爆发出的威力足以斩杀合道境圣人以下一切存在!

  血雾笼罩四野,就连天空的月亮都变成了诡异的血色。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