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道元宫毁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道元宫毁

  盘古大陆上,七佛九道驱逐了千首、灵甡和幻颜三个破界者,继续开始封神大业。需要册封的三界神灵是那样多,需要协调的职位是这样多,还有大乙尊者和守拙上人这样的异类在里面折腾,没有三五个月的时间,三界神位如何能定下来?

  七佛九道没有精力注意其他地方发生的变故,甚至九位道祖的老巢大罗天道元宫也都被他们丢去了脑后。

  三十三天之上,至高大罗天。明净的光芒充斥着这无边天境的每一个角落,无边无际的紫气托住了宏大古拙的道元宫,高大的宫门前,一左一右立着一对儿男女道童。男道童身穿月白色道袍,女道童身着粉色道袍,一对儿金童玉女都是精气完足,虽然是道童装束,却都有着金仙巅峰的修为。

  这两个道童男道童名之曰‘玄’、女道童名之曰‘羽’,两人都是当年道祖建立道门时收下的童儿。玄是一块玄玉成精,羽的来历则更加古怪,她居然是一头混沌神禽灵姓最强的一片羽毛成精。两人的根脚都很是古怪,又做的是在道元宫迎客的勾当,故而经历了这么多年,又算是道祖的近身之人,但是道行法力到了金仙巅峰之后就再无寸进。

  九位道祖带着所有道门大能前往盘古大陆封神,道元宫中只有一些杂役道人留守,玄、羽也都乐得逍遥,他们一左一右的坐在门槛上,翘着小腿正乐滋滋的讨论着这次封神成功后道门大兴的场景。

  从资历上而言,他们比起道祖们很多首传弟子的资格还要老,两个小道童对道门也是充满感情。说到道门未来的光辉前景,两人都是乐不可言,眉飞色舞的很是欢喜。

  正聊得开心时,一道寒风突兀的吹了过来,托着道元宫的无边紫气骤然黯淡了三分,偌大的道元宫赫然颤抖了几下。两个小道童一哆嗦,惊慌的抬头看去,正好看到三个邪异的男子站在了他们面前。

  正中那个面色青白近乎半透明,脑后有无数极长的发丝飞舞,密密麻麻的发丝堆砌在一起,就好像一团毒蛇在蠕动的邪异男子,正是破界者千首。他最擅长的就是吸人精血,除非是合道境这样的圣人,任凭谁被他的发丝刺中了身体,都有可能被他吸光精血而亡。

  千首左手边那个通体银白,大致看上去是个俊逸男子,但是光溜溜的身上一丝不挂,就连一条体毛都没有的怪异男子,正是破界者灵甡。他的神通古怪,任凭你什么法术神通和飞剑法宝都难得伤到他的身体,哪怕你将他打得碎裂成无数细小的液珠,他依旧会重新恢复如初。灵甡有千变万化的神通,最擅长变化成各种飞剑法宝,只要是伤害过他一次的宝物,他都能一般无二的变化出来,而且威力也非常强大。

  千首右手边那面孔笼罩着一团灰气,朦朦胧胧看不清头脸的就是幻颜。他擅长控制灵魂元灵,最喜欢控制无数分身挑起各种是非争斗。在十三名破界者中,幻颜亲手杀死的人并不多,大概比不过千首的一个零头,但是因为他的挑拨而间接死亡的人数,起码是千首等破界者击杀的生灵万倍以上。

  玄和羽惊异不定的看着三个破界者,感受着他们身上邪异的寒气,玄哆哆嗦嗦的说道:“三位……道友……不,前辈……敢问来我道元宫有何贵干?九位大老爷都出门办事去了,如今宫里没有人哩!”

  千首古怪的抿嘴一笑,他缓缓弯下腰,伸手捏住了玄粉白粉嫩的面颊肉。他轻声说道:“真是老实的孩子……哎,我发现自从在圣界大杀一通后,我特别喜欢将这种生得俊俏好看的小娃娃一点点的给折磨死,两位能否给我一点点时间?”

  话音未落,羽已经祭起一柄绯红色犹如水波的飞剑刺向了千首的软肋。飞剑径直刺穿了千首的身体,从他身体另外一侧飞了出来。羽厉声喝道:“何方妖人,敢来道元宫作乱?师兄,还不速速发警报么?大老爷离宫的时候已经布下了弥天禁制,外人如何进来得?”

  被千首捏住面颊肉的玄骇然惊醒,他随手掐了个印诀,就要发出警报。

  千首面色一沉,他脑后无数根发丝带着刺耳的啸声突兀的向前一刺,玄纤小的身躯上骤然密密麻麻的刺满了黑漆漆的发丝。他小小的身体骤然干瘪了下去,不多时就只剩下一张人皮飘飘忽忽的落在了地上。

  眼看自己共处无数年的挚友惨死,羽惊呼了一声,绯红色的飞剑急速向千首连续刺去。千首摇摇头,满不在乎的任凭那飞剑在自己身上乱刺乱捅,他温柔的伸出手捧住了羽的小脸蛋,无比温柔的说道:“多可爱的小女孩啊,可惜我对女色不是很有兴趣,若是换了阳驩在这里,他可就有得是乐子了,你这小姑娘,怕是要被他折腾上好久。”

  羽的脸色一变,不容她施法遁走,幻颜灰雾缠绕的脸上突然有两团深邃的幽光闪烁起来。羽一不小心看到了那两团幽光,她顿时一愣,双手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她慢慢的伸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很是用力的撕开了自己的脖子,撕开了自己的胸膛,将自己的五脏六腑和血管经络全部扯得粉碎,这才一指头狠狠的顶进了自己眉心,将自家仙魂轰得稀烂。

  “多美!”幻颜低声笑了起来:“这么美丽的脸蛋,这么狰狞的血肉模糊的身躯,美到了极点!”

  千首脑后的无数发丝再次刺出,羽的尸体被无数发丝缠绕,眨眼间一身精血被吸得干干净净。千首轻叹道:“你这么一玩,起码浪费了六成精气,何苦来?”

  灵甡冷哼了一声,他不满的说道:“哪里有这么多废话,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杀人,径直杀进去就是!”身体一晃,灵甡骤然崩解成无数极细的银色液珠,密密麻麻的液珠带着‘哗啦啦’的响声向前滚动,很快就渗入了道元宫。

  道元宫作为道门的大本营,九位道祖在这里埋伏了无数的阵法和禁制。但是在灵甡面前,这些阵法、禁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灵甡所化的液珠宛如水银泻地一样侵入了道元宫,侵入了这些阵图、禁制的核心,将那些阵图和禁制核心处的仙石、灵石以及诸般镇压阵脚的法宝全部卷了出来。

  “不出我所料,这些人使用的阵法,还是没有超出圣界那些圣人的阵法范畴。想要破解这些阵图禁制,实在是太容易了!”灵甡只耗费了一盏茶的时间,就将道元宫数十重大院的所有阵法禁制彻底摧毁。他冷笑着对道祖们的阵法做了一通批判,随后无数液珠流淌而回,重新凝成了他的身躯。

  千首抚摸着一缕发丝,阴声笑道:“这是当然,这个世界的所有生灵,不过是圣界那些强大生灵覆灭后的精神投影在混沌中重新孕化而成,他们的所有天道感悟都来自于圣界的那些生灵。他们所知的,他们所懂的,怎可能超出圣界的那些死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千首沉醉的说道:“我闻到了血肉的香气,甜美浓郁的血肉,我开始兴奋了。”

  幻颜‘嗤嗤’笑道:“血肉是你的,魂魄元灵是我的。灵甡么,你到处走走,将这里的所有生灵除了我们需要的那几个,其他的全部杀死吧!”

  千首怪笑了几声,他脑后无数发丝呼啸着向四面八方刺了出去,眨眼间道元宫就被重重叠叠厚达百丈的发丝所包裹。幻颜身体一晃,他化为无数条诡异的黑色水痕向着四面八方刺去,随后道元宫内到处都响起了惊恐欲绝的惨嚎声。

  灵甡不以为然的冷哼了一声,他的身体再次崩解,这一次他没有幻化为无数的液珠,而是变成了数千柄三尺长短的打神鞭,带着大片黄光朝着四面八方抽打了出去。随着灵甡的全力发动,道元宫一栋栋宫殿楼阁纷纷坍塌,藏身在这些宫殿楼阁中的道元宫的那些杂役道人纷纷被打神鞭当头一鞭打得稀烂。

  千首的发丝尽情的吸收着这些死去道人的血肉,幻颜则是无比欢快的将所有死者的魂魄吸得干干净净。道元宫的杂役道人起码都是金仙级的修为,偌大的道元宫,打杂的道人何止十万,烧火的、担水的、种药的、炼丹的、清洗的、打扫的、烹茶的、守门的,所有道人都被灵甡打杀,千首和幻颜则是放肆吸收,脸色迅速变得好看了不少。

  一路杀戮,一路吞噬,三人逐渐行到了道元宫的后院。

  在后院一栋大殿内,刘邦和萧何、韩信等一批心腹属下正被一道灵符镇压在大殿中。

  眼看幻颜三人走进了大殿,刘邦急忙大叫起来:“师尊救我,师尊救救弟子啊!”

  幻颜桀桀怪笑了几声,他摇了摇头,低声骂了一句废物,随后看向了灵甡。

  灵甡身体一晃,数十颗液珠从他身上飞出,绕着那道灵符转了几圈,就将灵符破除一空。

  一刻钟后,道元宫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地,千首三人带着刘邦一行人离开道元宫,灵甡随手一道银光打出,道元宫无声无息的坍塌,眨眼就变成了无数黄色沙尘随着狂风飘散。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