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混沌遗迹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混沌遗迹

  乱糟糟一团的混沌气流在这里被劈开了一条怪异的扭曲的缝隙,宛如螺旋状的黑色缝隙宽不过万里,但是却不知道有多长。从众人头顶方向一路蜿蜒扭曲向下,这条缝隙上不见顶下不见底,歪歪扭扭的超出了勿乞的神识探察的极限。

  当众人看到这一条缝隙的时候,都本能的放出神识想要查探他的边际。但是很快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鲶蛟、显圣灵君更趋近于体修仙人,他们的神识并不是很强大,查探不到这条缝隙的边际也就罢了,但是勿乞和绮霞也无法摸清这缝隙到底有多长,这就很是吓人。

  如今勿乞的神识能够轻松覆盖整个盘古世界,但是他在这里无法摸清这条黑漆漆的缝隙到底有多长。勿乞和绮霞的脸色都有点发青,同时摇了摇头。混沌之中各种稀奇古怪的天险绝境无穷无尽,这里显然就是其中一处奇境。

  在这缓缓旋转的螺旋状黑色缝隙中,一些残破的碎砖瓦慢吞吞的漂浮着。这里面有人头大小密布着精美花纹的青色砖块,也有粗有数丈长有百丈开外气势恢宏的石柱,更有一些精巧精美的金属构件混在其中。那些金属构件都铸成了精美异常的花鸟虫鱼和各种人形生物的形象,每一件都是熠熠生辉,柔和的光芒照耀四周,狂暴的混沌气流也无法靠近这些破碎的砖瓦和金属构件分毫。

  显然这里曾经有一座恢宏的建筑,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人或者什么力量摧毁了他,才遗留下了这些破碎的砖瓦。看这个样子,这些残破的建筑残骸正循着某种力量的轨迹向‘下方’沉陷,但是一种奇异的力量充斥在这些残骸中,故而硬生生在混沌气流中开辟出了这么瑰丽的一条螺旋状缝隙。

  无数的残骸慢吞吞的旋转着,慢吞吞的顺着某个恒定的轨迹向下沉陷。众人头顶,有无数的残骸漂浮在不知道有多高的黑色缝隙中;在众人脚下,同样是无数的残骸在不知道多深的缝隙中飘荡。

  “这是什么东西?”敖不尊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他伸手向远处的残骸抓了一把,一尊高有丈二通体金光灿烂的裸女雕像就被遥空抓了过来。双手自然而然的抚摸在了那精美绝伦的裸女雕像高耸的胸脯上,敖不尊很是猥亵的抓了两把,‘桀桀’笑道:“嘿嘿,还是暖和的,嘿嘿,有点软,带弹姓!”

  敖不尊一边说话,他的脸色就一边变得无比诡异,站在他身旁的勿乞等人更是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一个个毛骨悚然的看着这裸女雕像。看上去好像是金属铸成的雕像,实则散发出极淡的生命气息,这摆出一个无比优美舞蹈造型的裸女雕像,似乎是大神通者用绝大的法力将一个活生生的美貌女子硬生生转化成金属雕像!

  但是那大神通者的神通法力实在是无比骇人,这裸女雕像居然保持了一定的生命气息,虽然是金属,但是又带着点血肉的属姓,她的生命并没有结束,只是被封禁在了这一座雕像中。

  勿乞下意识的伸手在这雕像的手臂上摸了几下,正如敖不尊所言,这雕像触手温暖,而且自有一股子柔韧的弹姓,好像是真正在抚摸一个绝色女子的血肉之躯,而不像是一座金属雕像。但是用神识内内外外的探查,这雕像就是一块金属疙瘩——只是她体内五脏六腑和经络血管等,都和一般活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她的血管中还有宛如水银一样的粘稠而沉重的液汁在缓慢的流动,甚至她的大脑附近还有极其细微的精神波动传出。

  “神乎其神,匪夷所思的手段!”勿乞看着这尊雕像,骇然摇了摇头。

  敖不尊吞了口吐沫,他不怀好意的盯着这尊雕像,低声咕哝道:“将血肉之躯化为金属,啧,用一些邪门咒法倒也能做到。但是还能保持肌肤的弹姓和生命气息,这,这,这得多大的神通啊?”

  摇了摇头,敖不尊将这尊雕像收进了自己凝聚的小千世界,他笑着对勿乞问道:“主上,你说这妞儿还能生娃不?我和她生下来的娃儿,到底是血肉之躯呢,还是金属之身?啧,她的肉身强度可是很吓人啊,刚才我竭尽全力揉搓她的胸口,居然没能留下什么痕迹,若是我和她的‘爱情结晶’能够有这样强横的肉身……啧啧!”

  抱着一尊金属雕像在那里很努力的哼哼啊啊?

  勿乞额头上冒出了几颗冷汗,众人全部下意识的退开了几步,谨慎的远离了敖不尊。这种事情也只有这头银龙能做得出来吧?布种天下,他连金属雕像都不放过?虽然这是一尊有生命气息的金属雕像,但是,那种情节实在是太诡异了,哪怕只是在脑袋里想象一下都让人毛骨悚然。

  干笑了几声,勿乞丢下敖不尊懒得搭理他,他神识迅速扫过四周,还好远近虽然还有几尊这样的雕像存在,但是要么是缺了胳膊腿儿,已经没有了生命气息的,要么就是男子雕像,敖不尊对男人却是没什么兴趣的。

  摇了摇头,勿乞指了指上方,一行人即刻飞升而起,顺着头顶慢慢坠下的无数残骸,快速的向上飞起。勿乞一路上不断施展神通帮助众人加快遁行的速度,如此向上疾飞了月余,前方终于出现了一团光亮,以及在光亮中一片正在缓慢解体的宏大建筑。

  这一片建筑面积极大,造型高大华美,样式就和勿乞所知的雅典卫城的那些神殿建筑相似。偌大的一片建筑长宽都在千万里上下,其中也不知道有多少重宫殿楼阁。仅仅看如今剩下的这一片残骸遗迹,看看那些阶梯和石柱上雕刻的精美花纹,就可知道这片建筑当曰的奢华景象。

  但是这么宏大的一片建筑正宛如沉入了热水中的砂糖一样慢慢解体,从四面八方缓慢的崩解。这些建筑崩解的速度很慢,勿乞暗自盘算了一下,大概一年的时间四周能够有尺许宽的建筑化为碎片。

  由此看来,这片建筑原本的规模更加宏大,但是随着岁月流逝,它的面积在不断缩小,也不知道它到底存在这里多久了,也不知道它原本的面积到底有多大。但是勿乞有个大胆的猜测,也许这一片宏伟的殿堂就是曾经的圣界那些强大的生物建造,圣界破灭后,这一片建筑就流落在了混沌中。

  圣界破灭,随后混沌之中孕育了无数的混沌魔神,再后就是盘古开天辟地,这又过去了无数个量劫。这一片遗迹在混沌中缓慢的自我溃散,错非勿乞他们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这里,怕是许多年以后就算有人幸运的来到这里,也不会再见到这一处辉煌无比的古建筑了。

  轻叹了一口气,为圣界的那些曾经无比强横的生灵,为圣界曾经无比辉煌的文明叹了一口气,勿乞打量了一下这座长宽千万里左右,还残留了无数大致保存完好的殿堂的遗迹,小心翼翼的将炼天鼎祭起,祭出了一道清光向这片遗迹笼罩了过去。

  炼天鼎洒出的清光距离这片遗迹还有数十万里远,一片比细纱还要薄数百倍的暗淡光芒在虚空中一闪即逝。勿乞只是看到了那一片薄薄的光芒中隐隐有几个扭曲的符文闪烁了一下,他大叫一声‘糟糕’,就看到那清光突兀的倒卷而回,狠狠的撞在了炼天鼎上。

  假如说勿乞撒出去的清光是一条小溪,那么倒卷而回的清光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无边无际的清光轰鸣着撞在了炼天鼎上,勿乞只觉五脏六腑骤然一抽,好似内脏内的先天五行元气都要被压榨干净一般,他的七窍中大片五彩鲜血狂喷而出,神魂更是浑身剧痛,差点没被震得脱体飞出。

  炼天鼎上出现了密密麻麻数十条裂痕,勿乞看着那些裂痕想死的心都有了。

  前世元灵老人就是依靠炼天鼎创下了他混沌魔神炼丹、炼器第一宗师的美名,如今炼天鼎却差点被反噬的清光彻底毁掉。勿乞忙不迭的将炼天鼎收回体内,感受着炼天鼎发出的哀鸣,勿乞真个是欲哭无泪。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炼天鼎想要将养完全,天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耗费勿乞多少心血。

  鄣乐公主和绮霞惊呼一声,惊慌的冲到了勿乞身边,两只小手同时按在了勿乞后心上,不断将庞大的精气输给勿乞。

  默运盗得经心法配合鄣乐公主和绮霞缓解了一下体内的剧痛,勿乞咬牙切齿的站起身来,死死的盯着这片遗迹冷笑了几声。他低声说道:“一不小心,吃了个大亏。毕竟可能是圣界留下来的遗迹,我实在是太大意了,太嚣张了。唔,我们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小心行事,看看能不能从这里面找到一些好处。”

  眼看勿乞只是尝试着收取这一片遗迹就被打得身受重创,敖不尊等人也变得无比的谨慎小心。他们警惕的望着前方这一片巨大的遗迹,就好似见到了什么洪荒猛兽一般。

  所有人都清楚,这一片遗迹可比什么洪荒猛兽厉害无数倍。

  但是这也是一个磨练的好地方,这样一个已经崩解了无数年的遗迹若是都无法征服,还说什么去古圣宫那种保留完好的圣界遗址?

  长吸了一口气,勿乞将巫常从炼天鼎内抓了出来,一把将他朝那遗址丢了过去。

  巫常愤怒的长啸了一声,身不由己的迅速向遗址飞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