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不死炮灰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不死炮灰

  带着一声凄厉的长啸,巫常被勿乞一把丢出了数十万里。

  在炼天鼎中被囚禁了这么多天,巫常一直昏昏噩噩,但是他毕竟也是非常之人,被勿乞从炼天鼎中抓出来后,他立刻发现自己身处混沌之中。混沌世界的危险,他是知道的,毕竟曾经是人族部落大联盟时期的祭司头目,他自然知道很多从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东西。

  勿乞将自己抓出来,然后一把丢出去,还随手封禁了自己全部的修为。不管勿乞想要做什么,自己好似一颗石弹子一样呼啸而出!

  冷汗从巫常的每一个毛孔内喷了出来,他被人当做石弹子在混沌之中丢了出去?前面是什么东西?是那些狰狞凶猛的混沌生灵的巢穴?是足以瞬间灭杀大罗金仙的恐怖天险?或者是其他什么足以让他永远无法遁出的恐怖绝地?

  不知的恐惧让巫常嘶声长啸,他的叫声是那样的难听,让勿乞都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这家伙不是自称不死之身么?”勿乞眯着眼捂着耳朵得意的笑道:“还有什么能比他更适合做探路的工具的?反正死不了,所以没风险,最多吃点苦头。就算一不小心死了……呃,死了就死了吧?值得什么?”

  勿乞身边一行人深以为然的连连点头,拥有不死之躯的男子啊,你不做那个探路的牺牲,那么谁去呢?一行人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他们笑呵呵的看着巫常怪叫着划过了虚空,很快就到了刚刚炼天鼎祭起的清气被反弹回来的地方。

  虚空中一片极薄极淡的光晕闪了闪,六个扭曲的符文在光晕中略微闪现。巫常的身躯骤然一凝,然后他飞速向勿乞飞射了过来。假如说勿乞竭尽全力将巫常丢出去的速度是一,那么巫常被反弹回来的速度就是一百,甚至达到了一千乃至一万的程度。

  可怕的速度带来的就是可怕的力量,巫常的身体起初还能维持完好,但是万分之一个弹指的瞬间,当他距离勿乞只有不到百里之遥的时候,他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那股可怕的反震力量,整个身体轰然崩解,化为一片细碎的肉酱血雾向勿乞等人喷了过来。

  勿乞急忙祭起了混元遮天旗,大片黑雾笼罩了众人,绵绵黑雾重重叠得的化为绵绵韧韧的屏障挡在了巫常碎裂的血肉前。只听一连串宛如雷鸣的爆炸声不断响起,巫常的血肉不断爆炸不断碎裂,渐渐的碎成了就连神识都无法分辨的极小的微粒。混元遮天旗所化的黑雾也被轰碎了大半,差点就伤到了混元遮天旗的本体。

  一行人同时惊叹了起来,好可怕的反震力量,巫常的每一滴血肉中蕴藏的力道都不弱于寻常破道境大能的倾力一击,那是足以将盘古世界一方星域彻底湮灭的可怕巨力。众人终于知道刚才勿乞承受了多可怕的反震力量,也就是勿乞的肉身强到了离谱的境界,否则刚刚那一下勿乞早就被打得和如今的巫常一样了。

  幸好混元遮天旗将巫常碎裂的血浆挡了下来,粘稠的血浆在虚空中疯狂的蠕动,渐渐的血浆凑在了一起,重新凝成了一颗硕大的血球。凄厉的长啸声从血球中不断传来,不多时血球开始剧烈的蠕动,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面色惨白的巫常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

  无数的污言秽语已经到了巫常的嘴边,但是勿乞不等他开口骂人,直接一把抓住了巫常的喉咙。勿乞笑呵呵的对巫常说道:“不死之躯果然是名不虚传。唔,有劳巫常前辈再走一遭,刚刚那六个符文很是玄妙,小子还没将它们全部记下来呢。唔,到底那符文有什么作用,得靠前辈多尝试几次啊!”

  “我~~~”巫常凄厉的长啸着,但是勿乞已经将他一把丢了出去,这一次勿乞用上了一点炼狱魔经中的大力魔神神通,他将巫常丢出去的力量更大,速度也比刚才快了一倍以上。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巫常就惨嚎着被那一片光幕重新弹了回来。这一次巫常去的速度加快了一倍,反震的力量也强了一倍。巫常刚刚被弹出来身体就化为大片血水肉酱喷射而出,勿乞祭起了混元遮天旗和另外一件邪门至宝‘白骨幽魂盾’,两件鸿蒙至宝同时护住了众人,这才抵挡住了巫常反射回来的血肉。

  混元遮天旗倒还是完好无缺,毕竟这是勿乞用心血和本命精气祭炼过的鸿蒙至宝。但是白骨幽魂盾这件得自道祖手中的邪门至宝却受到了些许的伤害,由数万根细小的灵骨组成的盾面上起码有三千根白骨被巫常的血肉震碎。毕竟勿乞没有认真的祭炼这些邪门的至宝,只是临时取出来使用一下,威力自然比不过混元遮天旗。

  看了一眼损坏的白骨幽魂盾,众人不由得同时啧啧惊奇,前面那禁制果然是玄妙莫测,居然能将反震的血肉带上足以破坏鸿蒙至宝的可怖威力。同时他们也惊讶于巫常的强横生命力,这家伙居然又凝成了一颗血球,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他再次凝结成了人形。

  这一次不等勿乞掐住他的脖子,巫常就大声喝骂起来:“混账东西,无赖小儿,尔等焉敢如此欺辱吾?尔等……”

  敖不尊双手掐住了巫常的脖子,让他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敖不尊无比憨厚的向勿乞笑问道:“感情那六个符文果然是玄妙莫测,大爷我刚刚看了两遍也就记下了两个符文的模样。看样子,还得把这厮再丢出去几次……嘿嘿,这次让大家看看大爷我的手段!”

  勿乞笑着点了点头,又掏出了两件邪门至宝准备妥当。

  敖不尊拎起巫常的脖子,就好像丢链球一样拎着巫常原地急速旋转了数十圈,直到他将巫常的脖子都扯长了三尺左右,这才‘嘿哈’一声将巫常丢了出去。可怜巫常再次发出一声尖锐悠长的咆哮,身体不受控制的又被丢向了数十万里外的那一处禁制。

  光芒闪烁,六枚符文再次闪了闪,这一次勿乞等人都是凝神记忆那六个符文的模样,记忆六个符文内闪烁的光芒流动的轨迹。巫常惨嚎一声,这一次他刚刚碰到那处禁制就整个变成了一滩血水,随后伴随着一声巨响,大片血水呼啸着向众人飞射而来,巫常肉身碎裂所化的血水每一滴都宛如雷霆奔驰,呼啸着撕裂了虚空冲到了勿乞一行人面前。

  这一次两件专主防御的邪门至宝‘鬼皮绿灵旗’和‘万毒玄光罩’都被反射回来的血浆轰碎,就连混元遮天旗喷出的黑色雾气都被打碎了七成,差点就伤到了混元遮天旗的本体。

  但是众人也发现,将巫常丢出去的力气越大,那一处禁制出现的时间就越长,六枚符文出现的时间自然也越久,众人也就能越发清晰的记忆六枚符文的形状和它里面的能量走势。

  等得巫常再一次重新凝聚了身体,勿乞和众人商议了一番,一行人嘻嘻哈哈的站成了一个诡异的八卦阵图。这一次没有人出手丢掷巫常,而是所有人的全部法力都聚集在了阵图中,所有人的法力经过阵图的转化,变成了一股巨大的力量裹挟着巫常飞射了出去。

  这一次巫常身上携带的力量比勿乞和敖不尊单独丢他出去起码大了百倍以上,而且速度也快了许多。那一处薄薄的禁制剧烈的闪烁着,禁制在虚空中足足持续了一个呼吸的时间才慢慢的消散。

  巫常这一次没能被反射回来,因为他的身体在禁制中疯狂的爆炸碎裂,眨眼间就碎成了一缕血色浓烟,就连那一缕浓烟都在禁制急速闪烁的光芒中被急速的切割碎裂,禁制所有的力量都用来对付巫常,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外泄来反噬勿乞等人。

  一个呼吸的时间后,眼看着一缕血色浓烟在虚空中汇聚,随后慢慢的化为一团粘稠的血球,不多时面色难看的巫常再次凝聚成型。这一次勿乞都不由得拊掌赞叹:“果然是不死之躯,果然是厉害得紧。唔,巫常,你果然是天下一等一的探路炮灰!”

  巫常有气无力的跪倒在虚空中,他哆哆嗦嗦的望着勿乞等人,突然撕心裂肺般尖叫起来:“你们杀了我吧,求求你们杀了我……这是什么该死的禁制?为什么,为什么……”

  巫常的面孔抽搐双目发白,嘴里有粘稠的白沫不断喷出来,看样子竟然有精神失常的征兆。

  勿乞都不由得好奇,那禁制难道真的让巫常受了这么大的罪?怎么他好像在十八重地狱中被折腾了无数年一样,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奇怪也哉,他被天庭囚禁了这么多年,不是一直很精神抖擞的么?

  摇摇头,祭起混元遮天旗将巫常一把卷了回来,勿乞笑着对巫常说道:“如果我们能杀了你,我们一定给你一个痛快,但是你看,现在是我们也没办法杀死你啊,不死之躯啊你是!”

  敖不尊轻轻的拍打着巫常的面颊,他笑呵呵的说道:“好啦,好啦,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算什么?事已至此,你就认命吧……不就是让你去试探人家的禁制埋伏么?搞得像是死了亲娘一样,至于这么凄惨么?”

  怪笑了几声,敖不尊抓起巫常笑着问道:“哪位有兴趣把他再丢一次?”

  显圣灵君满脸是笑的将巫常接了过去,他笑着对勿乞说道:“不死之躯,这简直是无上妙品,有了这等探路石子,还有什么阵法阵势难得住我们?这可是宝贝啊!”

  众人齐声大笑,巫常再次被丢了出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