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无量威能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无量威能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无量威能

  不同,迥然不同的感觉。不论是法力,不论是身躯,不论是神魂,一切都不同了。

  勿乞紧握双拳,身躯柔软如棉却又坚硬如铁,绵韧坚固的程度简直超出了他的理解极限。他掏出了一件从道祖手上坑来的邪门鸿蒙至宝‘白骨箭’,随手一掌劈下,他的手掌固然是一阵剧痛,但是白骨箭居然也裂开了几条头发丝般细小的痕迹。

  足以和鸿蒙至宝抗衡的肉身,勿乞深吸一口气,双眸骤然喷出大片清光。

  双眸中光芒所过之处,遗迹的地面上骤然生长出大片的花草。茂密的花草树木蓬勃生长,坚固的地面变成了肥沃松软的土壤,浓郁的花香四处飘散,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些蜜蜂蝴蝶,正绕着花朵盘旋不去。勿乞双眸中喷出的清光居然隐隐有了一些心想事成那样的神通,虽然不能凝现一些太过于强大的物事,但是普通的花草树木和虫鱼鸟兽却不是问题。

  神识宛如水波一样从眉心放出,眨眼间覆盖了整个遗迹。

  大不相同了,和以往的神识探察那是绝对不同的感受。以往的神识扫描出去,宛如水波在物体表面掠过,想要查探物体内部的情况,必须将神识努力的渗入物体才行。但是如今神识一旦释放出去,就好像神识本来就是外物的一部分,没有丝毫滞涨的就融入了所过的一切。

  一花一草、一树一石,它们的构造细节,所有的一切都在勿乞的神魂中反映出来。就连勿乞手上的白骨箭,它的材质,它的构成,它核心处的各种阵法禁制,一切都宛如掌上观纹尽在勿乞眼中。

  “妙啊!”手指轻点,白骨箭骤然干瘪萎缩,这件邪门至宝的精气被勿乞一口气吸得干干净净。尤其是它核心处已经快要成型的元灵被勿乞轻松的抓了出来吞噬一空,庞大的能量融入了勿乞变异的神魂,让他的神魂再次膨胀了一圈。

  这种随心所欲的感觉,就好像银行的金库大门在某个大盗面前敞开,根本不需要耗费什么力气,就能轻松的掠夺其中的财富。勿乞突然发现,到了这个境界后,盗得经中很多手段的威力都提升了无数倍,他甚至能够掠夺鸿蒙至宝中的灵气和元灵为己所用。

  肉身和神魂的变化也就罢了,法力的变化更是让勿乞骇然。

  盘古世界的所有大能都认为鸿蒙紫气是世间品级最高的能量,是混沌中至高无上的存在。但是勿乞修炼出了鸿蒙紫气,如今却又转化成了一种更加精纯,更加强大,更加神妙的力量。在这种宛如钻石星尘一样一颗颗晶莹剔透闪烁不定的奇异力量面前,鸿蒙紫气都好似钢刀下的豆腐一样脆弱。

  沉吟片刻,勿乞运起盗得经内的秘法,左手以鸿蒙紫气凝聚了一柄昆吾剑,右手则用这种全新的力量凝聚了一柄一模一样的昆吾剑。他握住两剑的剑柄轻轻对斩了一下,只听‘嚓’的一下脆响,左手鸿蒙紫气所化的昆吾剑轻轻松松被斩成两段,而右手那柄昆吾剑却是一点划痕都没有。

  沉吟片刻,勿乞闭上了眼睛,全心全意的推动这种全新灵气的转化。暴涨千百倍的神魂急速吞噬体内的鸿蒙紫气,不断转化为这种不知名的全新的力量。

  勿乞有一种觉悟,他如今的道行境界应该和合道境的那些圣人相当,但是他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一条和盘古世界的修炼体系迥异的道路。而这种全新力量的来源,却是来自于这处遗迹外围的十三重禁制中的三百六十枚符文,很可能这才是圣界最正统的修炼法门。

  “妙不可言,好大的缘法!”

  勿乞轻叹一声,他的神识温柔的侵润了整个遗迹,从这个遗迹反馈的某些气息让勿乞知道他到底走了多大的运。这座遗迹本来的自我保护措施是很严密的,外围的禁制绝对不止这十三重。甚至有各种掩饰气息、藏匿行迹的禁制存在,这么多年来,没有人发现这处遗迹,也正是因为那些禁制存在的关系。

  但是时间过去太久了,这座禁制不断的崩解,导致外围的禁制不断削弱,也许就是勿乞他们一行人来到附近的时候,遗迹才从虚空中显露出了真貌,才被勿乞一行人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若非如此,虽然这里是混沌世界的极偏远处,也不可能没有人路过这里,这么神妙的遗迹怎可能无人发现?

  勿乞身体内放出的光芒惊动了同样正在四周潜修的鄣乐公主等人,伴随着曼妙的仙音,鄣乐公主和绮霞手拉着手来到了这里。看到勿乞体内放出的奇异光芒,鄣乐公主和绮霞同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鄣乐公主的感知力最为敏锐,她清晰的察觉到了此刻的勿乞已经变得无比的可怕。虽然勿乞和她是那样亲近的关系,但是鄣乐公主依旧觉得此刻的勿乞极其的可怕。那是食物链下端的生物对食物链高层生物的本能畏惧!

  一如现在的绮霞,她甚至躲在了鄣乐公主的身后。她的感知力没有鄣乐公主那样敏锐,但是她的本能直觉却比任何人都要厉害。绮霞本能的察觉此刻的勿乞变成了某种无比强大的存在,是比外域无形天魔更加强大万亿倍的存在,这种强横的存在怎可能存在于这个已经崩解的混沌世界?

  敖不尊嘻嘻哈哈的冲了过来,他笑吟吟的望着浑身放光的勿乞笑道:“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勿乞望了敖不尊一眼,他沉吟片刻,向敖不尊勾了勾手指:“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尽全力攻我一招!”

  敖不尊诧异的望着勿乞,他皱眉道:“这么好几年了,我可是恢复了前世全部修为,而且借助七彩蕴神宝莲,我的修为比前世更强了百倍,你真要我极尽全力打你?”

  勿乞双眸中闪过一抹冷厉的光芒,他沉声道:“试试。我的境界。。。突破了,但是并不是合道境,我并没有和任何一个世界的天道融为一体。我似乎,唔,我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你攻我一拳!竭尽全力的攻我一拳,然后试试你的兵器,还有你龙族的神通!”

  敖不尊性格多疑,勿乞这么一说,他反而不敢出手。他歪着脑袋看着勿乞,皱着眉头慢慢的活动着双拳笑道:“真要我揍你一拳?啧,这个嘛。。。啧,要不,换个人?”

  他在这里叽里咕噜的啰嗦,一旁的鲶蛟大咧咧的笑了起来,她大喝一声,身形宛如雷霆一样向前冲来,双拳重重的轰在了勿乞的身上。

  鲶蛟拳头轰过来的时候勿乞小心的收起了身上的光焰,只是用自己的**硬接了鲶蛟的两记重拳。只听一声闷响宛如铁锤打在了厚重的皮革上,鲶蛟的脸色很是古怪的轻哼了一声,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身体急速的打着旋儿,好悬没摔倒在地。

  勿乞身上一点事都没有,勿乞甚至没觉察到鲶蛟的拳劲。但是鲶蛟双拳已经又红又肿,双拳的指骨碎成了数十段。鲶蛟轻哼道:“太硬了,打不动,姑奶奶吃亏上当了!”

  敖不尊呆了呆,他看了一眼鲶蛟红肿的双拳,突然身体飞跃而起,仰天长啸一声,身体宛如风车一样急速飞旋,飞起一脚狠狠的扫在了勿乞的面门上。敖不尊的小腿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勿乞的脸上,但是勿乞的脸部肌肉都没动弹一下,反而是敖不尊的小腿骤然折成了九十度。

  ‘咔嚓’骨折声中,敖不尊痛得嘶声惨嚎。

  摇头晃脑的冲上半空,敖不尊摇身变成了一条通体漆黑长达百里的巨龙,他张开大嘴,一道黑漆漆的粘稠火焰喷射而出,宛如一道飞瀑向勿乞当头落下。这是敖不尊催发本命龙丹迸射的龙丹真火,不仅温度极高堪比勿乞的元灵真焱,更是蕴藏了可怕的毒性,是世间一等一的歹毒玩意。

  勿乞抬头看着敖不尊喷射出的龙丹真火,他双手轻巧的结了一个法印,那个代表了‘光芒’的符文在法印前急速成型。随后一道让所有人的眼珠剧痛,几乎将他们的眼珠烧成焦炭的可怕白光从那符文中涌出,敖不尊喷出的黑色火焰在白光中扭曲变形,眨眼间就化为一道白烟,随后迅速被白光吞噬一空。

  等得勿乞松开印诀,除了他以外所有人都退出了近百万里,他身周的一切,包括遗迹的那些建筑和破砖烂瓦都蒙上了一层强烈的白光,那光好似融入了这些建筑,从这些建筑和破碎砖瓦的核心处透了出来。

  除开光芒和勿乞本身,四周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存在。

  退开老远的众人都用见鬼的眼神看着勿乞,敖不尊喃喃自语道:“开玩笑,这是什么法术?就算是佛门的净世佛炎都没有这么霸道的威力。完全不讲理的,除开那白光,好像任何存在都是不被允许的,好像一切都要被吞没,一切都要被同化成那种白色的光。。。这是什么见鬼的法术?”

  猛不丁的打了个寒战,敖不尊扳着手指计算到:“大爷已经是破道境巅峰的修为,被他一招逼退,最强的本命龙火都不是他的对手,哎,他真个突破了?啧,不是合道境,那又是什么境界?”

  众人中只有鄣乐公主和绮霞满脸是笑,尤其是绮霞无比骄傲的昂着小脑袋,笑吟吟的吹嘘道:“这是绮霞选中的魔君,果然是上天下地独一无二的盖世魔头,除了这光的颜色不怎么对劲,还有谁能比绮霞的魔君更强的呢?”

  鄣乐公主笑呵呵的拍打着绮霞的脑袋,心醉神迷的两人望着远处发愣的勿乞,同时满足的叹了一口气。

  手机用户可访问观看小说,跟官网同步更新.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