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聚灵圣器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聚灵圣器

  众人站在混沌虚空中,望着远处那长宽都在千万里以上的遗迹。偌大的遗迹正在从边角处崩塌,极其缓慢的崩塌。就好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这遗迹的生命力正在缓慢的流逝。

  勿乞站在遗迹正上方,神识裹住了整个遗迹,双手慢慢的向遗迹抓了过去。勿乞的身体骤然一晃,如今他的实力足以将曰月星辰当做弹珠把玩,但是这个遗迹的体积虽然还不如很多稍大一点的恒星,可是它的重量实在是惊人之极。尤其是勿乞一触动遗迹,原本看似寻常的无数殿堂同时闪烁出大量的符文光芒,一股令勿乞几乎窒息的反震之力呼啸着向他袭了过来。

  憋着一口气死死的抵挡着无形的宛如山崩海啸一般的能量冲击,勿乞身上的衣衫都被那无形的冲击撕成了粉碎。他浑身青筋爆出,全部法力蜂拥而出,强行拖拽着遗迹向体内的小千世界飞去。

  只听一阵刺耳的爆鸣声传来,遗迹各处都出现了清晰可见的裂痕,显然勿乞的巨力让遗迹本体有点承受不住。各处殿堂上闪烁的符文光芒同时爆出一片强光,将勿乞震得口吐鲜血,随后这些符文同时黯淡了下去。

  勿乞心头一松,事成了!这遗迹的防御禁制果然是厉害无比,如果这遗迹还维持着原样,他肯定不敢这样贸贸然的出手收取。但是已经步入崩溃边缘的遗迹果然抵挡不住勿乞的收取,乖乖的被他纳入囊中。

  遗迹各处都有烟火喷出,长宽千万里上下,厚达数万里的偌大遗迹被勿乞缓缓的拉入了体内的世界。这几年来已经被勿乞逐渐祭炼妥当的炼天鼎在勿乞的驱策下重重的砸进了遗迹核心,放出无量威能镇压住了快要崩解的遗迹。温度高得惊人的元灵真焱席卷整个袭击,将遗迹各处的裂痕融化,强行将遗迹草草的修补了一遍。

  这遗迹一进入勿乞的身体,就开始缓慢的吸收勿乞的法力。给勿乞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株干枯快要死亡的禾苗被放回了肥沃的水田,这遗迹竟然给人一种类似于活物的气息,正在拼命的汲取可以挽回自己生命的能量。

  随着勿乞的法力不断融入遗迹,原本边缘处正在崩解的地方逐渐停止了崩溃的过程,反而有些已经裂开了大大小小裂痕的边缘处殿堂逐渐恢复了原样。

  眼看遗迹的情况正在向良好的方向转化,勿乞欢喜的笑了一声,他长啸一声,朝远处观望的鄣乐公主等人打了个招呼,一行人迅速化为流光向下方遁去。循着那黑漆漆的螺旋状缝隙不断向下,勿乞沿途将所有的破砖烂瓦全部收取,这些砖瓦都是从崩解的遗迹中脱落出来,勿乞将它们收回后,这些砖瓦居然乖巧的主动开始拼凑,重新融入了遗迹中。

  一路向下,沿途收拾了无数的遗迹残骸,以勿乞如今的修为,他随意一个闪身就能瞬移出相当于盘古世界近百个星域的要员距离。但是以他如此的速度居然也耗费了足足七个多月的时间,才看到下方有一团朦胧的白色光晕在若隐若现。

  那团白光很是柔和,那是一种虚弱的柔和,闪烁的光芒好似跳动的心脏,给人的感觉就是这团白光是有生命的。但是此刻闪光很是虚弱,就好像一条浑身被人捅了七八十个透明窟窿的彪形大汉,此刻只是借着强横的生命力在苟延残喘。

  好奇之下,勿乞一行人迅速向那闪光逼近。

  白光就是这条黑色的螺旋状缝隙的尽头,它正打着旋儿向下缓缓沉下去,宛如溺水的死尸一样向着海水的无尽深渊沉下。白光偶尔闪烁一下,时而强,时而弱,好似随时都会熄灭。

  狂暴的混沌气息被那白光镇压,异常娴静的流入这团白光,随后几乎又是原本无恙的流了出来。但是在勿乞的神识感应中,这些混沌气息在白光中打个转后,好像损失了一些最精粹的能量,虽然数量极少,但是那最精华的一部分混沌气息的确被这白光吸走了。一如被送进榨汁机的甘蔗,甜美的甘蔗汁留下了,那些渣滓全部被喷了出来。

  正在打量这团白光的时候,就听得‘嗡嗡’一阵闷响,一团夺目的强光从这团白色的光芒中喷出,循着那条螺旋形的缝隙急速向高空升去。这一路上勿乞一行人已经看到了十几团这样的强光,给遗迹中的那个水池补充元力的,果然就是眼前这团白光中笼罩的宝贝。

  勿乞示意其他人都躲得远一点,他自己小心的捏了一个随时发动遁法的印诀,无比谨慎的靠近了这团白光。绕着这团直径大概千丈左右的白光转了一圈,勿乞惊骇的发现不管是自己的鸿蒙法眼还是神识都无法看透这团白光,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非常精妙、非常强大的禁制,这白光中的物事煞是强大。

  沉思了一阵,勿乞将左手布满了那种淡淡的宛如钻石粉尘一样的法力,小心的向着白光按了下去。后面鄣乐公主一声‘小心’还没来得及出口,就看到勿乞掌心和白光相接的地方突然爆发出强烈的令人无法正视的光芒。

  那团白光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件造型极其瑰丽,华美灿烂得令人无法形容的法器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件法器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面那一部分是一个造型优美的细颈净瓶,高有百丈的净瓶通体澄透没有丝毫杂色,就是那种异常澄净的,没有混杂任何颜色,但是好像又包容了世间一切的颜色,让人无法描述那种奇异的美丽,却又几乎要将人的神魂都沉浸进去的色泽。

  柔润,澄净,淡淡的光芒在净瓶上冉冉回荡,仔细的盯着那净瓶好似比蝉翼还要薄了千百倍的瓶身看进去,那淡淡回旋的光纹中似乎有山川河岳曰月星辰,好似包容万象,却又好似不含一物。

  净瓶的下方,这件法器的下半截,是一座华美瑰丽的莲台。重重叠叠不知道多少重莲花瓣很是舒适的向四周扩散开,每一片莲花瓣都弯成了一抹动人心魄的美妙弧线,所有的莲花瓣给人的感觉都是它们在全心全意的拱卫正上方的那个净瓶,一点点一条条澄净的光线从花瓣上冉冉扩散开,混沌气息不断被这些花瓣吸附,最精华的那一部分气息被提纯后就逐渐融入了莲台上的净瓶中。

  净瓶和莲台浑然一体,方圆千丈的巨大莲台和净瓶一般没有丝毫杂色,莲台托着净瓶极其缓慢的旋转着,当净瓶的另外一面转向勿乞的时候,众人都看到了瓶身上那两个无人识得的文字。

  两个文字若有若无的悬浮在瓶身中,字迹扭曲宛如蚯蚓,笔画复杂得让人不知道如何去辨识。第一眼看上去,这两个字好似就是鬼画符一样的乱七八糟扭曲的七八划,稍微仔细的看上第二眼,这字迹好像就多了十几个笔画,看上去带上了一点儿恢宏古朴的味道。

  越是注意的看它们,就越发觉得他们复杂到了极点,到了最后就连勿乞都是眼前金星乱闪,这两个字好似有数十万笔构成,那根本不是两个字,而是两个硕大无朋的符文构架,两个立体的,由无数玄而又玄无法言喻的符文构成的立体符文阵法。

  ‘哇’的一声,勿乞神识最强大,他从这两个字当中看到的东西最多,他也是最早一个吐血。随后是鄣乐公主、绮霞,再后是敖不尊等人,所有盯着这两个字揣摩良久的人纷纷吐血。就连只对食物感兴趣的九尾也怔怔的盯着那两个字看了半天,随后他一口惨绿色的血水喷出来足足有十几里远。

  只是两个字而已,居然就让勿乞这一伙算是盘古世界顶尖强者的人物一起吐血。这两个字实在是神乎其神,寻常言语根本无法描述他们的存在。

  “圣界的文字?”勿乞苦笑了起来,他扭头向众人长叹道:“看来是这件宝贝的名字,但是就是两个圣界的文字,居然就能让我们吐血!这圣界到底有多强,圣界中的人到底有多强?”

  众人同时摇头,齐齐长叹了一声。仅仅是一件法器上的铭文罢了,幸好勿乞刚刚给了他们一个不小的打击,所以面对这个冲击,他们的心理承受力还算过得去!

  长叹一声,勿乞小心的将法力布满掌心,悄然按在了这件美丽异常的法器上。

  偌大的法器宛如活物一样轻轻一颤,一声满足的叹息声从法器核心处响起,就和那遗迹一样,这件法器开始吸收勿乞提供的法力,原本奄奄一息随时可能毙命的那种虚弱感逐渐消散,这件法器突然活了过来。

  勿乞的掌心紧贴着这件法器,他能感受到一股股微妙的法力波动从法器中不断涌入他的身体,似乎在探查他的实力如何。过了足足三天三夜,一声无奈的叹息从这法器核心处幽幽传来,勿乞突然明白了这法器的感慨声——‘龙困浅滩遭虾戏,罢了,罢了,今曰就从了你罢’!

  勿乞被这件法器传过来的信息弄得直窝火,这什么意思呢?你是龙?我是虾?

  但是他没有精神多想什么,因为潮水一样的信息疯狂的涌入了他神魂。

  这件造型瑰丽绝伦的法器名之曰‘聚灵’,是圣界某个小小宗门的镇派之宝,实实在在的一件圣器!

  它,亲眼目睹了圣界是如何破灭的。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