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踏上星路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踏上星路

  无尽虚空,视野中尽是银光灿灿的大小星辰,这些星辰或近或远或大或小,所有星辰都凝固在虚空中丝毫不动。但是这些星辰循着一个极其复杂的规律错落有致的排列在虚空中,若是盯着它们看得久了,所有人都觉得它们正在漫天乱窜,眼里尽是银色的光带往来飞舞,往往让人头昏目眩一头栽倒在地。

  敖不尊就是直愣愣的盯着几颗大星望了许久,然后抱着脑袋软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他吭吭唧唧的嚎叫了几声,艰难的吐了几口吐沫出来,猛的摇了摇头,再也不敢向四周的星辰多望一眼。

  无边无尽的星空中,这处长宽数里的庭院静静的悬浮着,十几条宽窄不一的栈道从庭院边缘处向四周延伸开,通向了远处十几座精巧的楼台。这些栈道蜿蜒曲折,看上去煞是险恶,最宽不过一丈,最窄只有半尺的栈道悬浮在无底虚空上,饶是勿乞等人都是神通广大,也看得是胆战心惊头顶直冒冷气。

  “这是……”勿乞抖了抖九宫路图。

  异兽歪了歪脑袋,吧嗒着嘴巴笑道:“这是七圣宫外围九宫的星路,我就是记载了全部星路的九宫路图。九宫里有什么,我不知道,路上有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们会碰到什么,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死,我更加不知道。”

  叽里咕噜说了一大串,异兽笑道:“但是我只知道一个,你们若是不挑一条路走,你们就永远出不了这个地方。但是似乎你们的修为已经到了阳寿无尽的地步,在这里常住也是无碍的。而且你们有男有女,在这里配对生娃也是好戏耍的。”

  “呱噪!”勿乞狠狠的抖了抖九宫路图,他向鄣乐公主望了一眼。鄣乐公主笑着点了点头,上前一步站在了勿乞身边。勿乞又看了绮霞一眼,绮霞满不在乎的点点头,一团五彩云烟裹住了她全身,她轻飘飘的浮空而起,紧随在了勿乞身后。

  敖不尊慢吞吞的站了起来,用力的拍了拍胸膛:“怕什么?走就是!老子就不信,这里还真能把老子给坑了不成?哈哈哈,多少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还能在这里翻了船?”

  异兽嗤嗤的冷笑了几声,斜睨了敖不尊一眼,却是一言不发。

  勿乞沉吟许久,他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庭院边缘最宽敞的那条栈道边。宽有一丈的栈道,用一片片薄如蝉翼的白色云母石搭成,方圆丈许的云母石片悬浮在半空中,相互之间相隔有七八丈的距离。无数片云母石蜿蜒向前延伸,直通向了数百里外一座三层高青瓦红柱的古铜色小楼。

  远远望去,小楼门前还有一片数亩大小的广场,上面屹立着一尊高有三丈的金色人形雕像。

  小心的踏上了云母石栈道,石片异常平稳,接触时隐隐有弹姓,脚踏在上面,隐隐有一道清凉气息沁入身体,让人通体舒畅煞是快意。勿乞站在第一块云母石上,抓着地图问道:“选择不同的道路,有什么区别么?”

  异兽舔了舔嘴唇,他无所谓的说道:“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他略微一顿,眯着眼对勿乞笑道:“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不能告诉你,这可不是我的错!”

  一行人无奈,勿乞强行按捺住了将这地图丢下无尽虚空的冲动,一众人小心的踏着云母石的栈道,小心的向那处楼阁行去。不是勿乞不想凌空飞行,而是走上了这条栈道才发现四周虚空有着奇特的禁制存在,所有的飞行神通都无法施展,只能一步步的在栈道上行走。

  幸好勿乞一行都是肉身强悍之辈,数百里的道路在他们脚下也就是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很快他们就到了那小楼前。刚刚踏足小楼前的广场,就听得一阵阵清脆的碎裂声传来,他们身后数万块云母石片同时迸裂开,碎裂的石粉在虚空中勾勒成了一个硕大的符文。随后不等勿乞他们做出反应,这个极大的符文化为一道流光飞射而来,径直没入了广场上的金色雕像中。

  ‘嗡’的一声闷响,金色人形雕像突然向前迈出了一步。

  这雕像身高三丈,通体披挂着金色重甲,看不到他面容如何。他右手握着一柄长一丈八尺的重型巨剑,三两步就冲到了勿乞面前,迎头一剑向勿乞重重斩了下来。

  “我靠!”勿乞大叫了一声,他忙不迭的随手一弹,数十柄昆吾剑带着森森青光冲天而起,恰恰撞上了雕像劈下的大剑。只听爆鸣声不绝于耳,昆吾剑纷纷碎裂,金色重剑已经劈到了距离勿乞头顶不到三寸的地方。勿乞狼狈的一把抓起鄣乐公主和绮霞向旁边翻滚开,雕像手上长剑顺势扫过,狠辣无比的向勿乞三人拦腰斩了过去。

  “什么鬼东西!”敖不尊怒啸一声,在蓝猁宫遗迹经过数十次凝炼,威力比鸿蒙至宝更超出许多的裂神枪荡起一道凌厉的寒光拦向了大剑。敖不尊使出了龙族特有的龙神战技,在那一瞬间裂神枪起码向前突刺了数十万击,每一击都宛如天崩,凝聚了敖不尊全部的力量。

  饶是以敖不尊破道境巅峰的修为,以他如斯强横的祖龙身躯,在使出这一招后浑身肌肉都差点被撕碎。瞬息间数十万击,每一击都是竭尽全力,这一招已经超出了敖不尊身体的负荷。

  但是只听一声闷响传来,敖不尊倾尽全部修为轰出的一击在那大剑面前轰然粉碎,裂神枪弯曲得好似大麻花一样,敖不尊双手肌肉碎裂,踉跄着被弹飞了数十丈远,径直向着广场外的无尽虚空坠落。

  显圣灵君怒叱一声,他一把抓住了敖不尊的小腿,竭尽全力将敖不尊拖拽了回来。

  鲶蛟早就挥动她那柄凝炼了数十次的大铁锤,倾尽全力一锤向着金色雕像当头砸下。同时她张开嘴喷出了一道腥臭扑鼻的黑色水浪,水浪中有无数拳头大小的黑色漩涡在急速旋转,这些漩涡都是鲶蛟凝聚的本命雷火,是用她的龙族本命精血融合了癸水精华而成,不仅威力极大,而且有极强烈的腐蚀力量。

  ‘当啷’一声巨响,鲶蛟吐血而退,她双手虎口裂开,撕裂的伤口一直延伸到了肩膀处。麻木的双手再也无法抓住那柄沉重异常的大锤,沉甸甸的铁锤掉落地面,却没发出半点儿声音。这里的地面似乎能吸收一切能量,就连铁锤掉落的冲击力都被吸收干净。

  勿乞仓促中回过头来,眼看敖不尊和鲶蛟被那雕像轻松击溃,他急忙将鄣乐公主和绮霞丢出,反手一道符文打了出去。这道符文来自蓝猁宫,代表的是‘泥沙’本源力量。土黄色的符文在勿乞之间一闪即逝,随后大量泥土凭空出现在那雕像身边,重重叠叠的泥沙不断向雕像包裹过去,每一颗泥沙都有数万斤重,无数颗沙粒的重量根本无法计算。

  符文再变,从泥沙转化为由泥土衍化而来的地磁重力符文,这可比勿乞当年修炼的地心元磁之力强悍了无数倍。众人只听那些土黄色的沙石中传来了一声沉闷的长啸,金色雕像的动作骤然迟滞,它的动作越来越慢,渐渐的它体内传来刺耳的崩裂声。雕像奋力挣扎想要冲向勿乞,但是地磁重力牢牢的吸附住了它,两股巨大的力量相互作用,雕像突然断成了十几节。

  九宫路图上闪过一抹幽幽光芒,异兽的面容再次出现。他笑着向勿乞颔首道:“不错嘛,你身边的这些‘凡’都还不错。我本来以为这里要死掉很多人,但是居然只受伤了两个?实在是让我吃惊不小。”

  勿乞死死的抓着九宫路图冷笑道:“这九宫……”

  异兽翻着白眼笑道:“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要怪我什么,我只是一张地图,布置九宫的人可不是我。唔,继续走下去,或者在这里被困死吧。如果要继续走下去,记得进那楼阁里把里面的东西都取出来……唔,当然了,看在你的酒肉份上,友情提醒一句,楼阁里也可能有风险哦!”

  黑色幽光慢慢暗淡,异兽的面孔消失,只留下了地图上九团灿灿银光。

  看着地上断成十几节的雕像残骸,再看看静静屹立在面前的小楼,勿乞长吸了一口气。

  进去还是不进去,这怎么选?这栋小楼里有什么?又有多大的风险?

  仅仅门外的一尊雕像,就轻松重创敖不尊和鲶蛟,他们可都是破道境的大能,而且法力无比充沛,一身修为在盘古世界足以呼风唤雨。但是在这里,仅仅是一尊雕像就重创了他们。

  楼阁内,又有什么东西呢?或者不进楼阁,继续向前进?前方依旧有无穷危机,楼内的东西,也许能帮助自己这群人迅速的提升实力?

  有点烦恼的抓了抓脑袋,勿乞苦笑着问众人:“进还是不进?”

  敖不尊龇牙咧嘴的正在运转秘法修复伤势,他咬牙道:“富贵险中求,也许里面有个圣界的娘儿等着我?”

  鄣乐公主眯着眼,突然一掌向那楼阁的门户遥空拍了过去。

  “进去,当然要进去,岂不是白白冒了这么一场风险?”

  两条长眉一挑,鄣乐公主傲然道:“本宫就不信,这里还真能困死了本宫不成?”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