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古圣遗言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古圣遗言

  宫殿外空空荡荡,也没有什么匾额之类表明这座宫殿的名称。只是围绕着这座造型古朴的宫殿有一圈数百根巨型石柱,每根柱子上都屹立着一尊高大的雕像。这些雕像都是高冠长袍面容肃穆的老年男女,所有人都是微微低头俯瞰着下方,好似正在打量勿乞他们。

  勿乞一行人也抬起头望着这些雕像,他们都带着一模一样的高冠,穿着一模一样的长袍,所有人的表情都是那样的严肃,宛如花岗岩一样的表情中甚至透着一股子难以描述的沉沉死气。勿乞总觉得这些老年男女看上都和死牢中待决的死囚一样,好像自知死期将至,所有人都只是在强作镇定而已。

  但是这些雕像内蕴藏着的力量却让勿乞等人震惊不已,那是比如今的勿乞还要强大数倍的可怖能量。这些强得匪夷所思的能量均匀的分布在雕像内,显然这些力量仅仅是用来维持雕像不受损坏而已。

  “奢侈,太奢侈了!”敖不尊啧啧惊叹道:“不就是一群雕像么?至于下这么大力气么?”

  对着这些雕像品头论足了一阵,敖不尊蹲在地上,狠狠的扣了扣地面,然后摇头叹了一口气。和这些耗费了极强力量维护的雕像不同,这座宫殿和宫殿外的广场使用的材料简直就是太寒酸了,并没有动用什么珍贵的材料,而是随处可见的那种普通的花岗岩,只是打磨的手艺很精巧,利用岩石本身的纹路拼凑成了精美的花纹,看上去自有一股厚重的风韵。

  在那些雕像的注视下顺着正中一条甬道缓步走向宫殿正门,勿乞不时抬头看向那些巨大的柱子顶部的雕像。不用问都知道,这些人肯定是曾经在圣界呼风唤雨的一方大能,而且普通的灵祖、始创是别想在这里留下自己的身影的,他们起码也是有名有姓的圣人才是。

  曾经辉煌无限的圣界,给如今的盘古世界和混沌世界的生灵留下无穷遐思的圣界,那些高高在上主宰亿万生灵命运的至高存在,他们如今也只是留下了这些雕像。

  握着鄣乐公主和绮霞的小手,勿乞一边走一边笑道:“我们以后可不会成为雕像吧?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经说过,我会好好活着的,连同我身边的人一起好好的活着!”

  不知道为什么,行走在这死寂一片的宫殿中,勿乞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他想起了当年在地球上,在马丘比丘的那个古城遗迹中,他和他的师友,他和他的兄弟,被人犹如碾碎蝼蚁一样轻松击溃。那个驾驭着飞剑不可一世的道人叫做什么?

  勿乞突然发现自己将那个青城道人的名字都忘记了,但是他还记得那时候的绝望和无助。就是那样的绝望和无助,驱动他一直走到了今天,驱动着他一直努力的辛苦挣扎,不惜一切的获取更高的权位、更大的力量。他不仅仅要自保,而且要保护身边的这些人。

  手掌微微一紧,他要保护自己的两个妻子和她们腹中的孩子。鄣乐公主腹中有他和她孕育的结晶,一个注定强大的可爱生命;绮霞腹中有他和她无意中孕化的,可怕的三十六万外域无形天魔。但是不管他们是魔种还是魔头,他们都是他勿乞的孩子。他要保护他们!

  目光向走在身边的敖不尊一行人瞥了一眼。

  他的兄弟,他的朋友,他的门人,都是他在乎的人。他需要更强的力量,他需要更多的力量,他要保护他们。无论是破界者还是其他什么鬼东西,若是想要侵害他勿乞的利益,那么就不死不休吧!

  抬头望望那些站在柱子顶部的雕像,勿乞讥嘲的笑了,这些曾经高高在上的圣人啊!他们陨落之时,他们心里想着的是什么?他们可曾有勿乞这样的危机感,他们可曾像勿乞这样挣扎求存,他们可曾像勿乞这样不择手段的追求力量?

  眉心一点灵光闪烁,先天第一缕大盗之气化为无形的罗网扩散开,悄无声息的向那数百尊雕像笼罩了过去。勿乞控制着大盗之气逐渐侵入这些雕像,低声喝道:“尔等既然寂灭,为何留此形影?死了就死了,留下雕像,也不会有人怀念你们的。只有活着才是真实,死了,就死得干净一点吧!”

  ‘啪啪’的碎裂声不断传来,一尊又一尊雕像化为钻石粉尘一样璀璨闪亮的流光飘然落下。这些雕像外围都有禁制保护,但是在大盗之气的侵染下,这些禁制被勿乞破解,雕像内的所有力量都化为精纯的圣力向勿乞飞来。

  敞开肉身和识海,勿乞将这些精纯强大的圣力纷纷吸收。他的体表隐隐有一层莹润的光芒闪烁,他的气息变得更加的不可捉摸。

  漫天流光如雪,纷纷扬扬的流光不断落下,一尊尊雕像接二连三的碎裂开。敖不尊望着那些不断碎裂的雕像突然叹息了起来:“啧,难道圣界的那些圣人都是老头老太太么?怎么一个青春貌美的都没有?啧,这样的雕像毁了就毁了吧,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听了敖不尊的话,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可不是么,这些雕像怎么都是一群老头老太太啊?

  但是很快众人就抬起眼向远处几座宫殿望了过去,这一下敖不尊也笑了起来,就在最靠近他们的那一座宫殿外,那些巨大的柱子上屹立着的都是俊男美女的雕像。俊朗飘逸宛如神人的少年,有着惊人美貌让人望而生情的少女,这些俊男美女的雕像很是符合敖不尊的口味。

  但是在另外一些宫殿外,巨柱上屹立的雕像可就古怪了,一些是兽形雕像,一些是飞禽雕像,一些是虫介之类,更有一些毒蛇大蟒之类。只是这些异类的雕像比起人形雕像少了许多,诸如毒蛇大蟒造型的雕像最多只有百来座而已。

  很显然圣界的圣人容貌并不一致,和盘古世界所有的修士都在尽力的修诚仁形不同,圣界的圣人更多的维持了自家种族的原本容貌。但是很显然人形的圣人占了主流,起码有六成左右的圣人是和勿乞等人一般无二的人类模样。

  一路啧啧惊叹,众人低声猜测着圣界的种种可能,他们已经走到了这间宫殿的门前。

  数百尊雕像已经全部碎裂,雕像中的圣力都已经被勿乞吸收。勿乞这才觉得自己的身体终于发生了实质意义上的变化,无论是**力量还是圣力修为,无论是神识笼罩的范围还是五感六识的敏锐程度,一切都和刚才大为不同了。

  聚灵的声音幽幽响起:“圣界共分十阶,始创三阶,灵祖三阶,圣人三阶,最后一阶就是最强的七位至强者所在的那个境界。恭喜主人,你现在总算是一个真正合格的始创,您如今是最弱的‘始’阶始创了。”

  现在才是真正的始创么?勿乞摇了摇头,如此看来,圣界的阶位划分虽然简单,但是每一阶位之间的差距可是天差地远的。活动了一下身体,勿乞松开鄣乐公主和绮霞的小手,双手按在面前高有十三丈宽两丈许的石门上,用力将石门缓缓推开。

  一用力勿乞才发现这石门沉重得让人崩溃,以他如今的力量好悬没能推动石门。太重了,重得难以形容,勿乞额头上青筋崩起,浑身大汗淋漓,嗓子眼里血腥味直翻了出来,他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才勉强将石门推开了可堪人进入的一条缝隙。

  一旁的人都看得呆住了,这些时曰他们都和勿乞并肩作战,一路度过无数风波险阻,都知道勿乞如今的力量早已超出了他们所能揣测的极限。但是如此强大的勿乞居然连推开门都是如此费力,这宫门是用什么做成的?

  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勿乞收回手,他苦笑着看了看只是挪开了一条缝隙的宫门,苦笑道:“罢了,就这么进去吧,这门实在是重得有点没道理。这是普通的花岗岩么?”

  话刚出口,勿乞就狠狠给自己额头上拍了一掌,他自嘲道:“又忘记了,在这里,什么是普通的,什么是不普通的,这哪里有评定的标准呢?也许圣界的花岗岩就是这样,巴掌大的一块花岗岩就有数百颗星辰那样沉重?简直见鬼!”

  勿乞说着说着突然骂了一句粗口,因为他突然看到这扇让他累得半死不活的石门居然只有蝉翼那样薄!甚至比蝉翼还要薄了几倍!这么薄的一扇门,在勿乞印象中他一口气就能将它吹成碎片的石门,居然让他累成这个模样!

  众人惊讶的相互看了一眼,最是出口不忌的敖不尊都闭上了嘴。圣界的神通实在是让人无法揣度,他们用神识一次又一次的扫过这扇石门,这的确就是一扇普通的花岗岩雕成的石门,而且没有布置任何的禁制,但是这么薄的一扇花岗岩石门,怎么可能有这么沉重?

  惊叹了一阵,勿乞当先走进了宫殿。

  一声幽幽叹息声突然从宫殿内传来,这声音吓了勿乞一大跳。

  一条人影突兀的出现在勿乞等人面前,这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袍,头戴高冠的白髯老人。生得慈眉善目的老人静静的看了勿乞等人一阵,突然长声叹道:“你们来了?既然你们来了……那么我已经死了吧?哎,我居然死了啊,那么多的美酒没有享用,那么多的美人等着我去宠爱,我怎么就死了呢?”

  说着说着,这老人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宫殿里还有数千个新纳的妃子,我怎么就这么死了呢?”

  勿乞只觉浑身冷汗,他下意识的看了敖不尊一眼,这老家伙的话怎么和敖不尊如出一辙?

  不等勿乞想出如何和这老人搭讪的话题,那老人却又突然嫣然一笑道:“哎,死了就死了吧,反正我死了,他们一个都跑不掉,嘻嘻,这么多人陪着我一起死,有我的老情人还有我的老对头,都死了,我也不寂寞!”

  笑了几声,老人指着勿乞笑问道:“小始创,你是想要这宫里留下的强力圣器呢,还是想要听我的遗言呢?”

  勿乞顿时愣住了,圣器和遗言?这该如何选?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