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这是打劫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这是打劫

  甬道的尽头,勿乞等人向后望了一眼。强光组成的甬道正在慢慢崩塌,光芒向上空升起,无数光焰组成了九个硕大的银色光球,随后冉冉没入了四周无数星辰中。勿乞等人花费了无数时间走过的栈道楼阁等再次出现,和他们以前见过的一般无二。

  勿乞知道七圣宫外九宫的禁制恢复了,九宫路图也在等候新的一批进入七圣宫的幸运儿。如果有人能够像勿乞一样走遍所有的九宫栈道,在九宫中抛弃了那些强大的圣器,而是选择了听取那些圣人的遗言,那么勿乞他们所见过的一切都将重现一遍。

  这就是七圣宫外九宫的传承,它会让一些有资格知晓某些信息的人知道他们应该知道的,然后让他们选择他们未来的道路。也许其中会有一些人,有着所谓的大机缘,大幸运,他们将超越始创的境界,突破成灵祖,成就圣人,最终达到七位至强者的程度,最后迈出那一步,达到和‘母’、‘终’相当的水准。

  超凡入圣,从而真正的不死不灭!到了那一步,命运才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再也没人能算计你,再也没人能谋算你,自己的命运再也不会受到外力的侵扰。

  出神的看着那庞大的外九宫禁制逐渐恢复的过程,勿乞叹了一口气,终于一步走出了甬道。一团明光在他们身后消散,他们来到了七圣宫,外九宫通往这里的甬道彻底关闭了。

  前方就是七圣宫,勿乞曾经见过的‘古圣宫’。只是他前世见到这座宫殿的时候,刚刚踏足宫殿前的广场就被七佛九道一行人打得稀烂,一道元灵差点被毁灭,错非娲皇氏动用万灵鼎护住了他的真灵,这辈子也就不会有勿乞这个怪胎出现了。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勿乞低沉的将他前世的遭遇讲给身边众人听。一行人谨慎的打量着四周,这里就是七圣宫,是外九宫的核心。在外面九座宫殿中他们都险死还生无数次,更何况是七圣宫呢?

  他们所在的广场及其广大,具体有多广大谁也说不上,反正以勿乞变态的目力都看不清广场的边缘在哪里。广场的地面上铺着的地砖都是巨石雕琢而成,每一块地砖都长有一百丈、宽也是一百丈,巨大的地砖上雕刻了无数立体的花纹,有龙、有虎、有凤凰、有朱雀、有麒麟、有穷奇,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灵应有尽有。

  一眼望去这样的地砖不知道有多少块,每一块地砖上都雕刻了一种勿乞等人或者认得或者不认得的珍禽异兽和奇花异草,这简直就是圣界的各种生物露天展台。

  淡淡的闪耀着钻石一样光芒的圣灵气缠绕在众人身边,薄薄的圣灵气高有尺许,偶尔有清风吹过,圣灵气就打着旋儿飞起来数丈高,无声无息的宛如水雾一样向前飘荡,看上去娴静优美到了极点。

  众人前方百里外就是七圣宫的正门,一座规模极大的牌坊矗立在门前,给众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这座牌坊高高矗立,牌坊的顶部似乎伸进了无边的混沌之中,谁也看不清牌坊的顶部到底在哪里。牌坊上矗立着数百尊身披重甲的金色雕像,所有雕像都低着头俯瞰着下方,宛如神灵在云端俯视众生。

  牌坊下是一条宽有数里的甬道,和四周广场上的地砖不同,甬道是用半透明的不知名紫色晶体铺成,这些晶体蕴藏着数量极其惊人的圣灵气。晶体的核心处还有细小的符文若隐若现,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波动。

  众人所在的位置就正在甬道的中间位置,左右和后方都是无边无际的广场,一眼望不到边际。

  甬道笔直的直入七圣宫,可以看到宫殿群内无数的屋檐层层叠叠,同样也一眼看不到七圣宫的边际在哪里。淡紫色的薄薄雾气笼罩着整个七圣宫,四下里寂静无声,给人一种无比神秘甚至带着点恐惧的感觉。

  “不是说在我们前面还有些人进来了么?”敖不尊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突然大笑了起来:“哎,他们比我们也就早进来最多一天,他们难不成都跑进去了?”

  敖不尊的话音刚落,远处牌坊后面的七圣宫正门附近就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嚎。听那惨嚎声应该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伴随着惨嚎声还有令人不寒而栗的怪笑声遥遥传来。

  众人一愣,随后同时驾起遁光向宫门飞了过去。有勿乞这个合格的始创在身边,所有人的胆子都足以把天包进去,他们不觉得这里有什么生物能威胁到他们,不要说勿乞,就是他们自身的实力经过这么多次的危险,也已经增长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境界,他们有什么好害怕的?

  七圣宫的宫门附近有几间低矮的楼阁,按照常理而言应该是戍卫宫殿的护卫居住的地方。此刻一个面容绝美的女子正挣扎着从一座小楼内爬出来,但是她身后似乎有一股巨力在拉扯她,她纤细白嫩的双手死死的扣住了小楼的门槛,声嘶力竭的惨嚎着。

  ‘噗嗤’一声,一柄沉重的牛角斧狠狠的砍在了女子的右肩上,差点把她的肩膀整个卸了下来。一个粗糙阴森的声音从小楼内传了出来:“小娘子跑什么?赶紧和我春风一宿快活快活,嘿嘿,看你体态还是处子,怕是还不懂男人的好处罢?”

  女子受了重击,双手再也没什么力气,她挣扎着抬起头来向勿乞等人望了一眼,嘶声尖叫了一声‘救命’,随后就被拉进了小楼中。

  敖不尊双眼怒睁,他怒声咆哮道:“朗朗乾坤,光天化曰之下,哪里来的蠢货敢在老子面前抢女人?唔,这种风流勾当可不能见面分一半,谁敢和老子抢夺这美娘儿,老子灭他九族!”

  勿乞一行人差点一口血吐了出来,‘朗朗乾坤、光天化曰之下’,这话说得很有气势,很正义凛然。但是敖不尊后面那一段话实在是让人吐血,这家伙果然是本姓难移,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败类。

  眼看美女有难,敖不尊的遁光速度骤然加快了数倍,他飞扑到了小楼前,一脚剁在了半掩的楼门上,狂笑着冲了进去。勿乞等人也不比他慢多少,敖不尊刚刚冲进小楼,勿乞一行人也都撞了进去。

  楼内很是敞亮,显然这里有着奇妙的空间禁制,从外面看起来这小楼也就是寻常规则,但是楼内的屋子足足有十几里方圆。干干净净的大厅内刚刚那娇弱的女子正趴在地上喘息,在她身边站着一个身高两丈开外的狼头壮汉,正单手握着一柄灵光闪烁的牛角斧,一脚重重的踏在女子的后心上。

  敖不尊狂笑一声,大声喝道:“孽障,放开那小娘儿!这娘儿是老子的,你敢动她一根头发?”

  趴在地上喘息的那女子脸色很古怪,就连那狼头壮汉的脸色也是古怪到了极点。两人都直愣愣的盯着敖不尊,过了半晌那狼头大汉才厉声喝道:“哪里来的……混账,你说什么呢?”

  勿乞笑呵呵的站在了敖不尊身后,他眯着眼望了望这狼头大汉和那女子,突然笑道:“敖不尊,小心有诈。这女子元阴早就被人采了,根本不是处子之身,这条野狼的话靠不住!”

  敖不尊愣了愣,他眯着眼向那趴在地上的女子望了一阵子,突然勃然大怒道:“混账东西,你们敢蒙你敖不尊大爷?这女子果然已经丧了元阴,不是处子,你这毛团牲口敢骗你家祖宗?”

  狼头大汉挪开踏在女子后心的脚,皱着眉头说道:“唔,碰到了精明人了。搔娘们,这么多人,你能对付几个?”

  趴在地上的女子冷哼了几声,她胸口以下的身躯骤然膨胀起来,很快将身上白色的长裙撑得稀烂。伴随着刺耳的骨节爆裂声,女子的下半身变成了足足有数丈长短的黑色蜘蛛身体。晃了晃脑袋,女子慢慢的直起上半身,她赫然是一头半人半蛛的异类。

  女子也不回答那狼头大汉的话,她只是对敖不尊笑道:“我们用这一招已经干掉了三个不自量力的蠢货,嘿嘿,其中一个还是被姑奶奶我吸尽了元阳而死。啧,看你体型健壮,似乎很有点力气,有种和姑奶奶我较量较量,看看你的元阳是否比刚才那脓包充沛一些?”

  敖不尊嘿嘿笑了起来,他很不雅的抓了抓下身,笑呵呵的望着那女子绝美的容颜笑道:“哈哈哈,大爷纵横混沌无数年,还是第一次有女子敢主动向大爷我挑战!妙不可言啊,和你生下的娃儿,莫非都能有十几条腿么?啧啧,果然是罕有品种!”

  勿乞晒然是笑,鄣乐公主翻着白眼摇了摇头,两人同时向后退了几步,简直是羞于和敖不尊为伍。

  那狼头大汉眼看身边女子和敖不尊勾勾搭搭的,很有点恋歼情热的味道,他不由得恼羞成怒大声咆哮道:“少废话,黒媺,不要忘了你我的约定……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这是打劫!”

  狠狠挥动了一下手上那柄巨大的牛角斧,狼头大汉怒声喝道:“这是打劫,把你们从外九宫得到的圣器全部交出来!唔,男人自废修为,女子乖乖脱了衣衫等我宠爱,你们还有一条活路!”

  打劫?勿乞笑了,无比灿烂的笑了,多少年没碰到这么好玩的事情了?

  手指朝鲶蛟指了指,鲶蛟兴高采烈的抡着大锤子就朝狼头大汉奔了过去,她也欢天喜地的叫道:“打劫,打劫……姑奶奶不要你们什么圣器,把你们的血肉交出来就是……啧,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金角、银角早就开始流口水,眼看鲶蛟抢先了,他们同时大吼一声,张口就喷出了两条金银二色强光。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