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强制盟约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强制盟约

  鲶蛟的重锤呼啸砸下,狼头大汉脸色为之惨变。狼姓最为歼猾警惕,鲶蛟一出手这大汉就知道他的力量绝对比不上鲶蛟。一声狼啸冲天而起,狼头大汉骤然化为一道阴影潜入了鲶蛟的影子,随后鲶蛟的脖子上突然出现了一条血印。

  不等狼头大汉发力,金角、银角喷出的强光重重的击打在鲶蛟的阴影上,一声凄厉的惨嚎传来,狼头大汉浑身喷着火光寒气的从阴影中窜出。他怒啸一声,随手将那牛角斧丢了出来。

  四周虚空突然一凝,所有人眼里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看到那柄巨大的牛角斧。鲶蛟眉心一点血丝喷出,随后她全身不断喷出大量血箭,好似有无数大斧在劈砍她一般。站在她身后的金角等人也都动弹不得,那柄牛角斧正是一柄主杀伐的圣器,被狼头大汉祭出后就连敖不尊、鄣乐公主和绮霞三人都动弹不得。

  唯独在勿乞眼里他能清楚的看到一道道斧影在凌空飞掠,正绕着鲶蛟的身体不断劈砍。眼看一道斧影劈向了鲶蛟的脖子,就要将她的头颅斩下,勿乞及时的伸出右手,轻描淡写的在那牛角斧上轻轻一弹。

  在勿乞双眸凝视下,牛角斧是由七个煞气冲天的低阶符文构成,而且这七个符文显然是偷工减料,相互之间的嵌套缝隙极大,这柄圣器根本就是一柄残次货!勿乞突然明白了过来,怕是经过外九宫的那些幸运儿,如果他们选择了获取一柄圣器,怕是他们得到的都是这种残次品。

  闪烁着钻石光芒的手指撕开凝固的虚空,轻描淡写的在牛角斧上一弹。这一指恰好点在了牛角斧七个符文最脆弱的地方,勿乞还没用多少力气,牛角斧上突然裂开了数十条裂痕。狼头大汉惨嚎一声,他已经用自身元神祭炼了牛角斧,如今斧体碎裂,等于他的元神也被勿乞一指头打裂。

  口吐鲜血的狼头大汉狼狈的倒在地上苟延残喘,牛角斧当着众人的面缓缓碎裂,随着勿乞的咒语声,碎裂的牛角斧化为一道闪烁的流光融入鲶蛟的身体,她被无形斧影劈出的数十条伤口迅速愈合,就连一点伤疤都没留下。不仅如此,一股极强的圣灵气被勿乞催化为龙元精血补充给了鲶蛟,令得她周身精力充沛,比刚才受伤前状态还要更好了几倍。

  一旁正和敖不尊大眼瞪小眼的蛛身女黒媺傻眼了,她和狼头大汉是一对儿,深知狼头大汉的修为神通,更知道狼头大汉得到的这柄牛角斧威力如何。但是勿乞居然只是一指头就粉碎了这柄牛角斧,这在她看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可是圣界留下的圣器,比鸿蒙至宝更高一阶的圣器啊,什么人能一指头震碎它?

  黒媺哆哆嗦嗦的看着面带微笑的勿乞,突然身体一软跪在了地上。迅速变幻成美女形状,黒媺可怜巴巴的望着勿乞叫道:“前辈,饶命,小女子乃是被他威逼,才做出这种下流勾当,还请前辈饶命啊!”

  狼头大汉气急败坏的盯着黒媺,他吐着血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一句话还没出口,鲶蛟一锤子重重砸下,将他的脑袋砸成了一滩血浆。鲶蛟阴沉着脸将狼头大汉抓了起来,也不给金角、银角兄弟分润一点,张开嘴就将他吞了下去。一边卖力的咀嚼狼头大汉的身躯,鲶蛟一边阴沉着脸叽叽咕咕的抱怨道:“敢砍伤你姑奶奶?现在粉身碎骨了,你高兴了?”

  鲶蛟生吞活人,饶是黒媺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同样被鲶蛟吓得魂飞天外。她好似看到了自己被人生吃的悲惨模样,她吓得嘶声叫嚷起来,口口声声只让勿乞饶命。

  敖不尊‘嘿嘿’怪笑着搓动着双手,得意洋洋的走到了黒媺身边。他笑着冲黒媺点头说道:“饶命,那是肯定会饶命的。不过呢,嘿嘿,想要活命,就得把大爷我给侍候舒服了。嘿嘿,快说,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下套子坑人呢?”

  黒媺吓得浑身战栗,她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将自己和狼头大汉的来历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他们也是混沌之中诞生的生灵,也不知道怎么弄得,他们两人诞生的地方相隔不远,更是在同时诞生。故而他们一出生就受到那股子生化气息吸引,两人自然而然的勾搭成歼。混沌之中弱肉强食,他们这种刚刚孕化诞生的混沌魔神想要活下去却是很艰难的,他们两人配合,也就是利用今天这样的戏码,每次都是狼头大汉装作强暴弱女子,然后总有人上当来英雄救美或者做点其他什么勾当,结果就是黒媺配合狼头大汉将那些倒霉鬼顺利击杀。

  这一次他们又在设计坑人,刚刚将一个强悍的混沌生灵引诱过来,他们身边突然出现了直入七圣宫外九宫的入口。三人一路厮杀误入了入口,结果被接引到了外九宫中。

  两人也有点实力,也有点运气,他们侥幸的走完了几条只有数百块石板组成的栈道,得到了一些关于外九宫的消息后,他们不敢再继续行走下去。在一座宫殿中他们得到了牛角斧这柄圣器,两人欢天喜地的离开了外九宫,被传送到了七圣宫外。

  他们比勿乞等人也就早来到这里几个时辰而已,两人得了牛角斧,又在经过栈道的时候修为得到了极大提升,故而信心大增。他们在七圣宫外重艹旧业,居然引来了三个同样被传送到七圣宫外的幸运儿,顺利的将他们斩杀。

  说到这里,黒媺乖巧的将三件闪亮的圣器交了出来。三件圣器分别是一根长针,一根长枪,一面巨盾。因为他们刚刚击杀了三人,三件圣器还来不及炼化,所以都存放在黒媺手上。

  望了黒媺一眼,勿乞也不和她多说,向敖不尊示意了一下,自己将三件圣器捡了起来。敖不尊怪笑着拎着黒媺往小楼的二楼奔了过去,那里没人打扰,他可以尽情的做点爱做的事情。黒媺似乎也很乐意和敖不尊发生点什么,看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珠子就知道她心中所想。

  显圣灵君低声长叹道:“果然是好胃口,这种蜘蛛精,我是下不了手的!”

  勿乞只是笑,金角、银角偷偷的瞥了一眼站在身边的金羽、银羽姐妹俩,忙不迭的连连点头。只有猿青对男女之事还很是懵懂,他呆呆的抓着自己的大棍子,只是站在兔小白身边不断傻笑。

  敖不尊足足耗费了三个多时辰才完事,神清气爽的他带着双腿战栗难以行走的黒媺走下楼来,勿乞早就将三件圣器稍微的加强了一下。一如勿乞刚才所料,三件圣器根本就是粗制滥造的残次货,任何一个掌握了些许创造之力的始创都看不上这种垃圾货色。

  只不过这怎么也是三件圣器,拿来给敖不尊等人护身还是很好的。

  长针就给了鲶蛟,巨盾归了显圣灵君,而长枪被敖不尊一把抢了过去,因为他很无耻的宣称这长枪很长、很粗、很直、很硬、很配他!面对不要脸的敖不尊,谁还能说什么呢?这柄长枪也就只能归他所有了!

  喝令黒媺乖乖的跟在一旁,勿乞一行人小心的离开了小楼。

  既然知道有黒媺这样的人在这里设计伏杀他人,那么其他那些来到了七圣宫的幸运儿恐怕也没几个善茬儿。毕竟这里是七圣宫,只要走过外九宫栈道的人都知道七圣宫风险极大,很有可能有人不敢进去七圣宫,反而选择在外面沾点便宜。

  勿乞倒是不畏惧这些人,但是只要离开了栈道的人手上都会有一两件圣器,勿乞身边的这些人可经不起他们的偷袭,所以一定的小心谨慎是必要的。

  顺着甬道继续向七圣宫内行去,也就向前走了百多里,刚刚来到七圣宫的第一重宫殿前的小广场上,二十几站在广场上的生灵就拦住了勿乞一行人。这二十余人明显以三人为首,在看到勿乞一行人的同时,那三人的眼睛同时亮了亮。

  一个外形和人类相似,唯独一对耳朵又尖又长的青年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绮霞和兔小白、鲶蛟,看样子他对童女模样的绮霞、兔小白、鲶蛟三人很有兴趣。

  一个身躯粗壮异常,浑身都是肌肉疙瘩,而肌肉外还包裹着一层黑色骨甲的壮汉则是不断的在鄣乐公主上下乱扫,他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口水吞咽声,明摆着他对高贵雍容面色冷肃的鄣乐公主煞有好感。

  而最后一个身形瘦削,看上去弱不禁风,却有着一张白净面孔的青年的目光越发的诡异,他死死的盯着勿乞一行人中身躯最高大健壮的敖不尊,一对眼睛差点黏在了敖不尊的身上,尤其是他的视线不断的在敖不尊的小腹下三寸的地方梭巡,显然他对敖不尊很有好感,非常的有和他深入交流的冲动。

  勿乞一行人站在广场入口处,也只是冷冷的看着这群人,没一个人吭声。

  过了许久,那个对敖不尊很有点想法的瘦弱青年突然笑了起来,他向勿乞一行人微微屈身致意,慢条斯理的说道:“诸位想来和我们也是一般遭遇……天大的造化就在我们面前!我们三人已经有了盟约,还望诸位也能遵守我们定下的约定,否则你们一定会有麻烦!”

  敖不尊笑了起来,他指着那青年笑道:“你们的意思是,我们得听你们的?”

  瘦削青年‘娇羞’的低下头,他低声哼哼道:“如果是道友你……我也可以听你的!”

  敖不尊的一张老脸顿时变成了惨绿色,他贪欢好色,但是他从来不对男人有兴趣啊!

  勿乞憋得脸都红了,他望着青年笑道:“原来如此,看来倒是一段良缘!”

  敖不尊的眼珠子骤然变成了赤红色,他浑身骨节子都响了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