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暴力收服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暴力收服

  “良缘?大爷我和这兔儿爷是良缘?”敖不尊气得额头上皮肤裂开,两条漆黑的龙角带着怪异的响声慢慢的钻了出来。漆黑的龙气化为数十条小小的黑龙围绕着敖不尊疯狂旋转,四周空气突然一滞,刺骨的阴寒和足以将人烧成灰烬的高温同时笼罩了四周。

  白面青年惊讶的向敖不尊望了一眼,他突然‘嗤嗤’的笑了起来:“好威猛,好强壮,我好喜欢!”

  眸子里闪耀着桃花一样的光芒,白面青年袖子一甩,一块好似鸡心的粉色晶石慢吞吞的从袖子里飞了出来,带着一声声娇柔无限的呻吟声向敖不尊打了过去。站在这青年身后的几名气息强横的混沌生灵脸色同时一变,下意识的向后倒退了几步,显然他们都吃过这粉色晶石的苦头。

  “小心啊!”勿乞不咸不淡的叫了一声,随后向后退了老长一段距离。他丢下怒发冲冠的敖不尊不理,只顾着打量起四周的建筑来。按照盘古的说法,这七圣宫内是步步惊心、步步险境,但是自己一行人已经进入了第一重宫殿,怎么还没碰到什么特殊的禁制埋伏?

  看上去这里就是普普通通的人间宫殿,只是规模格外的高大雄伟而已。古铜色的屋瓦,青铜色的墙壁,赤铜色的柱子,青蓝色同样带着一点金属光泽的地砖,这里的所有宫殿都显得格外的古老格外的厚重。勿乞隐隐觉得这些宫殿就好像一座座大山,看得久了心里都被压得憋屈难受。

  双眸中隐隐有精光闪烁,勿乞开始全神贯注分析四周的宫殿建筑,身外的事情他都懒得理睬了。

  粉红色闪耀着淡淡毫光带着一股子噬魂销骨的温暖香气的晶石慢吞吞的飞到了敖不尊面前,划出了一道宛如绝世的红颜胸腹间柔美曲线的弧线后,晶石凌空打向了敖不尊的天灵盖。与此同时四周的虚空光影变幻不定,空荡荡蓝青色的广场突然变成了粉红色的闺阁,到处都是绫罗绸缎,到处都是各色精巧的陈设,无数容貌昳丽的少男少女,无数容貌昳丽分不清男女的人形轻轻的在锦缎之中相互拉扯纠缠在一起,身体不断的轻轻蠕动摩擦着。

  绮霞低声讥嘲的笑着,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这晶石显然也是一件圣器,但是格调太下流了一些,这种诲银诲盗诱人坠落的幻象虽然厉害,可是对敖不尊这种心如铁石无情无义的怪物有什么用?

  敖不尊咧开嘴笑了起来,他抓出了裂神枪狠狠对着天空一枪抽出。裂神枪发出一声长啸化为一条黑色怒龙冲天而起,嘴里喷吐出数十条狂躁的火龙对着那粉色晶石一通乱冲,硬是将那晶石逼得不能落下。白面青年脸色一变,正要大喝一声不好,敖不尊浑身上下同时冒出了厚厚的黑色龙鳞,他抓起刚刚打劫来的那柄圣器长枪,狞笑着凌空一枪向白面青年刺了过去。

  一枪击出,四周粉色幻象轰然粉碎,无数宛如流星一样的光影从长枪上飞射而出,带着撕心裂肺的尖锐啸声向白面青年周身要害疯狂打下。白面青年惊呼一声,他身形一晃变成了一只皮毛是淡粉色的四耳大白兔,两条极其有力的后腿狠狠一蹬,骤然化为一道白色电光向广场出口处窜去。

  眼看电光就要冲出广场,勿乞随手一掌拍出,只听一声巨响,四耳白兔被打得头昏目眩一脑袋撞在了地上。青蓝色的地砖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地砖没有丝毫损坏,四耳白兔却撞得头破血流,颅骨都凹陷了一大块,好像还有几滴脑浆溅了出来。

  “兔子!”敖不尊疯狂大笑,反手一枪横扫而出,只听那四耳白兔一声惨嚎,身体突然剧烈的抽搐起来。他的两条后腿之间有大量鲜血喷出,显然敖不尊精准的给他做了某样小手术。

  “一只兔子,就绝对不要学人家做男人!”敖不尊放声狞笑着,大步走到了勿乞身边一把将四耳白兔抓了起来,拎在手上一阵乱晃。他瞪着一对狰狞的眼睛冲那几个刚才站在四耳白兔身后的混沌生灵咆哮道:“你们还有谁想要和老子动手?”

  一共是七头混沌生灵惊骇不定的跪倒在地,他们纷纷显出了原形,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肚皮暴露了出来。这是混沌生灵向强者屈服的标志,他们同样是被四耳白兔用暴力震慑,如今四耳白兔被敖不尊打得生死不知,显然敖不尊是个更加凶残暴虐的存在,他们除了降服还能做什么?

  勿乞眯着眼睛低声哼哼了几句,这话也就站在他身边的敖不尊听清了。勿乞要敖不尊将剩下的两批人也都强行收服,七圣宫内凶险无数,有这么一群探路的炮灰比什么宝贝都有价值。虽然勿乞手上还有一个合格的探路炮灰巫常,但是七圣宫内玄妙莫测,巫常很可能都会被彻底抹杀,相形而言将这群人收服后拿去探路更加合算。

  敖不尊听懂了勿乞的话,他狞笑一声,反手一掌劈下,将四耳白兔的头颅一掌劈断。只听一声惨嚎,一条白色的兔子虚影从四耳白兔的尸体中飞窜了出来,向着高空的混沌空间冲了过去,眼看就要逃走。

  “走不了,何必浪费力气?”敖不尊摇了摇头,一旁的鲶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飞到了高空中,她张开了大嘴正贪婪的看着自投罗网的白兔神魂,‘咕咚’一声将白兔吞了个干干净净。

  敖不尊怪笑了几声,向着站在广场上的尖耳男子和骨甲壮汉挤了挤眼睛,随后张开大嘴将四耳白兔一口吞了下去。尖锐的牙齿将白兔的骨头嚼得稀烂,敖不尊故意从嘴角流了一些血浆出来,他满意的颔首道:“滋味还不错,这小子修为弱了点,但是一身筋骨还有点嚼头,就是毛多了些,阿呸!”

  重重的啐了一口,满口白毛吐得漫天乱飞,敖不尊随手一把抓出将正在和裂神枪对峙的粉色晶石抓了下来。腆着肚子站在了那两个神色有点难看的男子面前,敖不尊大模大样的呵斥道:“你们是带头的?这些人都是你们的属下?”

  尖耳男子和骨甲壮汉相互望了一眼,他们一声不吭的向敖不尊发动了攻击。尖耳男子掏出了一柄弓箭,眨眼间就是数十点惨绿色的荧光呼啸射出。骨甲壮汉长啸一声,他使了个法天相地的神通,身形骤然膨胀到十丈高下,抡起巨大的拳头就朝敖不尊当头砸了下来。

  敖不尊左手圣器长枪胡乱点出,无数道流星一样的强光激射而出,将那数十点惨绿色的荧光打得纷纷碎裂。他认出那尖耳男子手上的弓箭也是一套儿圣器,哪里敢让圣器击出的火光碰到自己?

  至于那骨甲壮汉凌空打下的一拳么,敖不尊可完全没放在心上。他笑呵呵的挺起头颅,任凭那大汉一拳打在了自己头顶。一声惨嚎传来,壮汉拳头上的骨甲粉碎,敖不尊额头上探出的两个龙角深深的刺进了他的拳头,将他的指骨扎得稀烂。

  壮汉痛得乱蹦乱跳,他怒啸一声拔出了一柄有着三个满是狼牙刺金属锤头的连枷,竭尽全力挥动连枷向敖不尊当头砸下。敖不尊脸色微微一变,裂神枪所化的巨龙迅速迎上了连枷,叮叮当当的和连枷打得不亦乐乎。这连枷同样是一件圣器,轰击时爆发的威力格外沉重,简直好似数千颗星辰同时当头砸下,裂神枪被打得连连颤抖,所化的黑色巨龙浑身鳞甲粉碎,敖不尊都被震得身体乱颤。

  冷哼一声,显圣灵君将勿乞分给他的那面巨盾祭出,巨盾轰然炸成无数条流光,在敖不尊头顶编织成了一片辉煌的光幕,内中隐隐有无数重烟云火光若隐若现。骨甲壮汉不断砸下的连枷轰在光幕上,只是爆出无数团刺目的火光,却始终无法将光幕震动分毫。

  这巨盾怎么也是经过勿乞重新祭炼加工的好货色,比起外九宫那些假冒伪劣的圣器要强了许多,那大汉的修为也比显圣灵君低了数等不止,他怎可能对显圣灵君祭出的巨盾造成半点儿压力?

  鲶蛟下手更是狠辣无比,她似乎从来不知道手下留情是怎么回事,勿乞重新祭炼过的那根圣器长针无声无息的化为一条三彩长虹激射而出,宛如铁针刺豆腐一样从那尖耳男子的后脑勺刺了进去。

  一声惨嚎,三色长虹从尖耳男子的眉心激射而出,一条脑浆和血浆组成的混合浆汁喷出数十丈远,恰恰喷了敖不尊一脸。敖不尊怪笑着将脸上的脑浆血浆舔得干干净净,左手长枪一抖,当即化为一条飞射的流光洞穿了那尖耳男子的心口。

  随手念了一声勿乞传授的咒语,敖不尊刺出的长枪骤然化为一片多刺的夺目光芒侵入了尖耳男子的身体。只听‘噗嗤’一声闷响,尖耳男子的身体被无数飞溅而起的强光洞穿,他的身体崩溃,每一个细胞都被搅成了数以万计的细小微粒,就连神魂都被密密麻麻的光线刺成了筛子。

  看得和自己修为相当,圣器的威能也相当,分别拉拢了几个幸运儿结成了小团体的四耳白兔和尖耳男子都惨死在敖不尊一行人手下,骨甲壮汉失去了拼命的勇气,他将手上连枷远远丢开,诚惶诚恐的跪倒在地。

  “诸位前辈饶命,晚辈愿意归顺诸位前辈,甘为驱遣!”

  骨甲壮汉跪地求饶,其他的将近二十名混沌生灵纷纷跪倒在地,诚惶诚恐的显出了原形。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