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恶意诘难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恶意诘难

  守拙上人两条长眉紧紧蹙成一团,在眉心结成了一颗枣子大的肉疙瘩。大乙尊者则是使用全部神通放声大吼,鬼哭狼嚎的声音让三十三天和大灵鹫山乃至盘古大陆和幽冥世界所有的大能者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老婆娘是弥陀这秃驴杀的,可不管佛爷我的事!”大乙尊者拼命的撇清这厉害关系,旁人也就罢了,这紫瞳镇灵大菩萨虽然只是菩萨的封号,但是却有着世尊的修为,更是帮佛祖看家护院的身边人,在他大乙尊者的道场被人打死,这后果是很严重的。

  一个老资格的菩萨,在大灵鹫山总有三五至交好友,如果这笔账被算到了大乙尊者头上,那可就真热闹了。大乙尊者的修为虽然足够强悍,但是也经不起大灵鹫山那些佛门大德三天两头的惦记着他。

  出手将紫瞳镇灵大菩萨一掌击杀的佛祖弥陀微微一笑,他手上拎着那一串一百零八颗龙眼大小的紫晶佛珠突然飞出,化为紫气森森的一百零八颗魔神头颅,龇牙咧嘴的向另外十八名菩萨扑了过去。

  这十八位菩萨都是出身异类,被佛门收服后全部拜入了紫瞳镇灵大菩萨座下,平曰里也都是为守足佛祖的洞府打扫值役。也正是因此,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她们平曰里都能得到佛祖的指点,修为都极其雄厚。可是面对这不起眼的一百零八颗魔神头颅,她们居然同时一愣,双眸迷离的任凭那些魔神头颅扑到了她们身上。

  虽然是菩萨封号,但是她们都有着佛陀的修为,早就凝结了佛陀金身,所谓玉骨冰肌黄金骨髓也不过如此。那些魔神张开大嘴,寒气森森的锋利大牙死死的咬在她们身上,直咬得她们皮肉‘嘎吱’作响。只是短短几个弹指的功夫,十八尊菩萨都是面色枯槁,原本风神如玉的佛门大德,居然被吸得好似木乃伊一般。

  “妖孽,焉敢如此放肆!”五百金身罗汉刚刚身负重创,但是眼看带队的紫瞳镇灵大菩萨被杀,十八尊有着佛陀修为的菩萨就要步她后尘,五百罗汉齐齐举手,五百颗佛门金刚珠同时当头劈下。这些金刚珠都是以佛陀寂灭时留下的舍利子制成,坚硬无比,沉重无比,开山裂地无坚不摧。

  弥陀微微一笑,他周身涌出森森魔气,任凭五百颗金刚珠同时砸在了他身上。一声巨响宛如铜钟轰鸣,弥陀硬生生被打得倒退十几部,七窍中同时喷出粘稠的黑色血浆。他桀桀怪笑了几声,随手向那十八尊菩萨一指,那些魔神头颅同时扭动起来,十八尊菩萨就好似中邪一样毫无反抗之力的任凭它们疯狂吞噬,眨眼间浑身精血已经被吞掉了八成以上。

  五百金身罗汉又惊又怒,他们齐齐起身,召回金刚珠再次向弥陀打了下去。同时他们耗尽体内所有法力,齐声颂唱佛门镇魔咒文,无量佛力在虚空中凝成一百零八枚佛门六字真言秘符,宛如天河倒卷哗啦啦的轰入了十八尊纹丝不动的菩萨体内。

  震怒的啸声从这些菩萨嘴里传来,或者龙吟,或者虎啸,或者豹吼猿啼,十八尊菩萨同时睁大双眼,双手结印向外狠狠一震。依附在她们身上的魔神头颅同时被震开,锋利的牙齿从她们身上扯下了大块大块的散发出檀香味色泽呈七彩琉璃色的肌肉。

  “妖孽,还我师尊命来!”一名奄奄一息的菩萨挥出一团赤红色的绣球,凌空打向了弥陀。其他十七尊菩萨同时出手,纷纷将自己最得意的佛门法宝打了出来。

  弥陀冷笑一声,他收回被震飞的魔神头颅,又化为一串紫晶佛珠挂在了手上。他就好像一缕幻影轻松闪过了十八位菩萨的攻击,化身一片乌云扑到了五百金身罗汉的队列中。乌云带着刺骨的寒气,只是一扫就有三百罗汉化为枯骨坠落地面,他们的血肉精气和本命舍利都被乌云吞得干干净净。

  百万佛兵齐声惊呼,两百金身罗汉仓皇向四周逃窜,但是外围的三千揭谛和诸多罗汉金刚纷纷向这边涌来。乌云的面积突然暴涨了十几倍,残存的两百金身罗汉全军覆没,三千揭谛只是惊呼了一声,他们刚刚祭起各自的佛门法器,就被乌云吞没了一千八百人。

  十八尊元气大伤的菩萨声嘶力竭的驾驭着莲台向乌云追杀过来,但是她们一身修为诡异之极的被吸走了八成,此刻哪里追得上那快若闪电瞬息万里的乌云?

  八大金刚也怒气冲天的腾空而起,他们强忍伤痛围住了乌云,就要组成大阵将这乌云困死。但是他们刚刚在虚空中站定方位,那乌云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他从来没出现过一般。半空中就留下了无数纷纷下坠的黑漆漆的枯骨,那是陨落的佛门神圣留下的唯一东西。

  五百金身罗汉全灭,三千揭谛全灭,一万两千护法天王全灭,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佛门损失了将近五万人,而且全部是平曰里放在明面上充当佛门脸面的重要人物。他们的修为也许不是很高,但是他们是佛门的脸面,就好像卖水果的摊贩放在最前面的那一排最鲜亮水嫩的果子,他们是佛门的招牌幌子啊!

  天地之间,谁不知道佛门五百金身罗汉的威名?谁没听说过三千揭谛的威风?谁不知道佛门一万两千护法天王任何一人都有镇压一方星域的权势和力量?眼下这些威名赫赫的人物一骨碌被人杀了个干干净净,这可比那些隐世不出的世尊陨落更加震撼人心。

  毕竟那些隐世的世尊么,多少年没人听说过他们的名号,死了就死了吧,无非是佛门关起门来自己哀悼几句就是。但是这些门面货死了,就好像将一尊鎏金佛像面皮上的金漆给刮了干干净净,露出了里面的泥胎本色,这就太难看了。

  八大金刚呆呆的愣在半空中,半晌没有吭声;十八尊菩萨更是面如死灰的坐在莲台上,身体不受控制的哆嗦着。过了不知道多久,一尊眼角生了无数鱼尾纹的菩萨突然跳了起来,她指着大乙尊者厉声呵斥道:“大乙尊者,是你勾结妖魔幻化佛主真身,残杀了如许多佛门弟子!”

  大乙尊者傻眼了,他刚刚还在大叫冤枉呢,怎么这里就有人将黑锅扣在了自己头上?

  怪眼一翻,大乙尊者怒声吼道:“放你娘的臭屁,你那只眼看到佛爷我勾结那妖孽了?他娘的,说不准那厮就是弥陀的本相!哦,佛爷我知道了,你们为了夺取佛爷的权位,为了坑害佛爷,你们用苦肉计陷害佛爷?他奶奶的,你们是自己演戏坑我!”

  八大金刚和十八菩萨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苦肉计?你见过精英全毁的苦肉计么?不要说佛主弥陀,就算是那些和大乙尊者争夺权力的世尊都不敢演出这么一场苦肉计来!

  佛主的看门人陨落,佛门平曰里名气最大的五百金身罗汉和三千揭谛还有一万两千护法天王全部死得干干净净,就连一缕残魂都没留下,谁敢用这些人的姓命演戏?

  一尊菩萨气得浑身直哆嗦,她厉声喝道:“大乙妖僧,一定是你做的手脚,你,你,你罪大恶极!”

  就听得虚空中连续传来嘹亮的佛号声,十八尊世尊带着不知道佛门神圣火急火燎的直接撕开虚空来到了大龙禅院上空。大乙尊者怪眼一翻,他厉声喝道:“你们来得够快!嘿,你们也太下作了,为了给佛爷我栽赃扣黑锅,你们居然勾结妖魔虐杀自己门人弟子,你们至于么?”

  十八尊世尊中地位最高资格最老的上古灵柩佛,平时人家都称他为柩世尊的双手合什,咬牙冷哼道:“大乙……此事你必须给佛门一个交代!为何在你道场,会有如此多佛门精英陨落?”

  不容大乙尊者开口申辩,柩世尊将牙齿咬得‘咯咯’响,眼角眉梢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欢喜劲儿,却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厉声喝道:“紫瞳镇灵大菩萨乃佛祖看门之人,你居然勾结魔头袭杀了她。紫瞳座下十八位弟子,个个都是佛陀的修为,如今居然被祸害得只剩下金仙巅峰的实力……还有五百金身罗汉,三千揭谛,一万两千护法天王,这些人被人杀死的责任,你必须扛起来!”

  大乙尊者气得直跺脚,他怒声咆哮道:“老棺材,这事和我有屁的关系?我在自家禅院闭关修炼,有人在我家门口死了,难道我还要为他们负责不成?他娘的,他们没事跑来我禅院捣乱,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守拙上人在一旁阴阳怪气的叫嚷道:“哎呀呀,你们佛门内部倾轧,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啧啧,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大和尚,你说你好端端的怎么就成了勾结魔头的罪人呢?”

  不等柩世尊开口,守拙上人又笑道:“诸位世尊,贫道此番有礼了。唔,今曰之事一切前因后果,贫道都是亲眼目睹,所有事情都怪不得大乙师兄。”

  柩世尊冷眼望了守拙上人一眼,他冷声道:“陛下,这是我佛门内部事务,还请陛下不要插手!”

  守拙上人顿时半天说不出话来,柩世尊摆明了要歪曲事实,就连他这个证人的话都不愿听了啊!

  摇摇头,守拙上人冷笑了几声,头顶一线毫光涌出,太清万象定星塔无声的带着漫天星光涌了出来。他淡淡的说道:“既然不讲理了,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贫道今曰就来领教领教各位的高招!”

  冷笑声中守拙上人傲然道:“贫道身为天帝,就要维护这天地的清明。路见不平,是要狠狠的踩一踩的!贫道只问公道,不管你们那些争权夺利的龌龊是非!”

  大乙尊者仰天长叹一声,他猛的挑起了大拇指赞叹道:“陛下,你够仗义啊!”

  十八位世尊的脸黑得能滴出墨汁来,看他们的样子,是恨不得一把掐死守拙上人。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