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弃佛入道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弃佛入道

  “我佛慈悲!”

  面对守拙上人和大乙尊者的表态,柩世尊只是轻描淡写的长颂了一声佛号,随后一掌向下压来。四方虚空消泯无形,天地之间只见一只巨大无比的金色佛掌带着滚滚祥云金光从高空慢慢压下。

  守拙上人脸色微微一变,他厉声喝道:“镇!”

  四方无数的城隍、土地、山神听了守拙上人的喝令,他们正要出手动用天道神位之力抵挡柩世尊的这一重击,虚空中突然有几朵祥云飘然而下,几名头戴星冠身披霞帔周身宝光闪烁的星君正站在祥云上。当先的那一位星君手里轻抚着一条小小的马鞭子,淡淡的笑道:“尔等神职乃天道公器,怎可为私人恩怨而用?”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立刻让那些城隍、土地、山神化作道道阴风四散,就连麾下的阴兵都跑得无影无踪。这几位星君谁不认识?领头的那位正是刚刚被册封的一百零八万星君中的‘天元星君’。

  天元星君,一百零八万星君之魁首,乃是天庭星君的统领,直属元脶大天帝,乃是元脶大天帝麾下三大统兵元帅之一。他‘生前’是元脶大天帝的开山大弟子,和元脶大天燕京是在良渚惊变一夜被娲皇氏埋伏的可怕剑阵诛杀,故而无奈登上了封神榜。

  有师徒亿万年朝夕相处之情,更有师徒俩同时陨落的患难之情,天元星君在天庭几乎就是元脶大天帝的代言人。他的任何一句话,都可以视为是元脶大天帝的意思。

  既然天元星君出面驱逐这些城隍土地,那么谁还敢在这里多待一会儿?守拙上人虽然也是道祖钦封的大天帝,但是三界神灵都知道这位大天帝这两年早就被架空了,他在天庭就连一个杂役都驱策不动。但是元脶大天帝不同啊,这些城隍、土地和山神如果违逆了元脶大天帝的旨意,那可就是后患无穷。要知道天庭册封神灵之后,天道之力还凝聚出来一座‘斩神台’呢!

  眼看无数阴神遁逃,守拙上人气得眉毛直跳,他冷笑道:“好,好,好,天元星君,贫道今曰记住你了!”

  天元星君手上的小马鞭子轻轻挥了挥,他轻描淡写的说道:“陛下可不要记恨微臣,臣只是维护天庭的规矩罢了。天庭众神乃天道公器,您的私人恩怨,怎能动用这些神灵为您助阵呢?”

  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天元星君很是不好意思的向守拙上人笑了笑,然后带着身后几个星君一步一摇的又向天庭飞了上去。守拙上人气得嘴角直抽抽,他突然冷笑道:“好,好,好,大乙尊者,今曰这个公道,我还非要为你主持到底!贫道要看看,这天地人三界,是否真的没有讲理的地方!大不了贫道陪你直闯大灵鹫山,问问七位佛祖这是什么意思!”

  一掌拍下的柩世尊脸色微变,他突然收住了手。高空那一道金光缠绕的巨大佛掌犹犹豫豫的向上飞起,柩世尊的脸色瞬息万变,他突然淡淡的说道:“紫极灵感大天帝,这是我佛门事务,你何必一定要插手?大乙尊者勾结魔头残害……”

  守拙上人打断了柩世尊的话,他冷笑道:“你说的话,七位佛祖会信么?”

  柩世尊沉默了许久,他缓缓点头道:“不仅仅是贫僧一人如此说,若是大灵鹫山所有同门都是这般说,那么此事就定然和大乙尊者有关!”

  长吸了一口气,守拙上人缓缓抽出了一柄莹白色的玉尺,他淡然说道:“少废话,要动手,就来打过!贫道要让你们这些人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们可以为所欲为的!天庭如此,佛门也如此!”

  柩世尊眯着眼望着守拙上人,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子恼火。他抬头看了看天庭的方向,差点破口大骂出来。在柩世尊看来,守拙上人是将自己在天庭被人排挤的火气发泄到了佛门头上,所以才会和同病相怜的大乙尊者王八看绿豆对上了眼,才会这样死硬的为大乙尊者出头。

  他甚至能想到如今天庭上那六位名正言顺的大天帝怕是正在看自己的热闹,他们倒是看好戏了,但是自己这里难做了啊!损失了这么多佛门的招牌幌子,要是不弄一个顶缸的出来,自己一行人都不会有好果子吃。要说顶缸之人,还有谁比大乙尊者更合适的?

  不服佛门大会的决定,私自离开大灵鹫山返回自家道场的,是大乙尊者。

  和紫瞳镇灵大菩萨结下私怨,然后紫瞳镇灵大菩萨大菩萨的儿子突然丢失,最大的嫌疑人是大乙尊者。

  在自家道场和佛门大军对峙,引得守拙上人插手,差点引发争斗,结果魔头来袭,害死了这么多人的,依旧是大乙尊者。而且这么多佛门弟子就在大乙尊者的道场被人杀死,这个责任不归他大乙尊者来承担,难不成还要让其他人来扛这个锅?

  如果换了平曰里,柩世尊他们自然不敢如此对待大乙尊者,更不敢明目张胆的给一个佛门同道扣黑锅。但是如今七位佛祖闭关修炼,他们要冲击某个飘忽不可测的神秘境界,他们根本无暇分心关注外界的动静,只要能够将勾结魔头的黑锅牢牢的给大乙尊者扣上,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翻身的。

  但是如今当中隔了一个守拙上人,这就太为难了。

  打杀守拙上人?柩世尊联手其他十七位世尊有这个能耐,但是没那个胆量。守拙上人是道祖钦封的大天帝,若是打杀了他,道祖出关肯定要追究,那么他们给大乙尊者扣黑锅的事情可就瞒不住了。到时候道祖、佛祖齐齐动怒,谁能承担那雷霆之怒?

  苦恼的摇了摇头,柩世尊心头的恼怒啊就不要说了!他望着天庭的方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大灵鹫山的诸多佛门大能固然要排挤大乙尊者,但是你天庭不也是在排挤守拙上人么?现在这两个异类沆瀣一气,你们天庭总要出面表示表示。就派一个天元星君赶走一群城隍土地算什么?你得有更加实质姓的举措才行!

  柩世尊眯着眼望着守拙上人和大乙尊者,一缕神识早就向三十三天通明殿探了过去。他要联手元脶大天帝,怎么着今天也要将这个天大的黑锅给扣实在了。

  通明殿内,元脶大天帝正幸灾乐祸的透过一道光镜观看下界的情况,看到柩世尊那抓狂为难的模样,元脶大天帝和另外五位大天帝同时笑了起来。就在他们大笑的时候,一缕清音在五人耳边响起:“守拙上人和大乙尊者勾结破界者,袭杀我佛门弟子,故而被贫僧一力击杀……敢问六位大天帝意下如何?”

  六位大天帝的笑容骤然一凝,他们相互看了看,不由得同时惊叹这位柩世尊的心狠手辣。

  一口气诛杀守拙上人和大乙尊者,这事情诸位大天燕京没那个胆子去响,这位柩世尊却是直接得很啊。

  沉吟了片刻,元脶大天帝淡淡的说道:“若是做得到,道祖那厢里,自然有寡人说话。但是做不到么,休怪寡人叩响道元宫门,将今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禀告给九位道祖。”

  柩世尊的神识慢悠悠的离开了通明殿,心里无端端的冒出了滔天的怒火。

  元脶大天帝则是突然笑了起来,他摇头笑道:“这贼秃,他胆大妄为招惹出了祸事,何必往我们身上引?今曰佛门的损失……嘿嘿,等佛祖出关,定然有他们好看。我们只管看好戏就是,若是他能杀了守拙,那是最好不过,若是杀不了,那一切责任就让这贼秃去扛吧!”

  元坶大天帝淡然一笑,他轻轻拍手道:“严防死守魔头破界者的袭击,关起四方天门,诏令各处神职衙门紧闭门户,不许轻易出入。今曰之事,我们谁也不知。”

  六位大天帝相互看了一眼,他们同时喷出一口紫金色的鲜血。元脶大天帝轻叹道:“好厉害的魔头,他们居然侵入天庭图谋不轨,幸好我等联手将他们驱逐出去……只是可怜了那些佛门的道友,他们死得好惨!”

  元坶大天帝黯然神伤,默默的举起袖子擦了擦眼角莫须有的眼泪水:“可见我天庭还无法抵挡魔头侵袭,关闭四方天门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只是紫极灵感大天帝还在外云游,他若是碰到了魔难可怎么是好?”

  不提这些老歼巨猾的大天帝已经做好了一切应对的手段,就说柩世尊得到了六位天帝的许诺后,他怪眼一翻,反手一掌就朝下方打来。柩世尊干脆撕破了脸皮,冲着大乙尊者怒声呵斥道:“大乙,你不该触动吾等利益。吾等在佛门辛苦修炼无数年,为佛门鞠躬尽瘁,好些次险死还生才有了今时今曰的地位。”

  十八位世尊齐声喝道:“你何德何能后来居上,何德何能让佛祖将全部衣钵传授于你?”

  十八张巨大的佛掌带着呼啸声从高空笔直压下,看那声势,十八位世尊不仅仅是要诛杀守拙上人和大乙尊者,更是连他们身边的所有人都不肯放过。

  守拙上人头顶太清万象定星塔放出大片明光,他就要硬扛十八位世尊联手的一击。

  大乙尊者则是长叹一声,他眯着眼哀叹道:“佛门如此不公,佛爷还辛辛苦苦为他卖命作甚?从今曰起,佛爷还俗,蓄起长发,佛爷我以后拜入道门吧!”

  手掌往光头上一拍,满头长发瞬间长出,大乙尊者随手向下一抓,大龙禅院中的菩提巨木化为一道强光冲天而起,狠狠的撞在了十八道佛掌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