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投奔天帝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投奔天帝

  “蓝蓝的天,蓝蓝的海,绿色的草,红色的花,大爷我心情好得不得了!”

  站在万里高空,敖不尊懒洋洋的坐在一块乌云上,饶有兴致的仰天狂叫。四周有勿乞布下的禁制,任凭他叫破了喉咙,也不怕被人听了去。玉骨仙温柔的坐在敖不尊身边,慢条斯理的给他揉捏着肩膀。敖不尊舒服的眯着眼睛,浑身扭来扭曲好像一条蚯蚓。

  勿乞一行人也都是深深的呼吸着,带着轻松的笑容,带着死里逃生的庆幸深深的呼吸着。

  七圣宫,他们终于离开了七圣宫。无数的禁制,无数的险阻,无数非议所示的布置,勿乞硬是带着众人一路闯了过来。但是那些投靠了勿乞一行人的混沌生灵,也因为勿乞的好些次失误被彻底抹杀,等得最后一个黒媺都被禁制彻底抹除后,勿乞立刻明智的带领众人逃出了七圣宫。

  收获已经够大,不能用自己人的姓命去冒险。

  在外面还不觉得,从七圣宫内好容易逃出来后,才发现这盘古大陆的景色是这样的优美,这里的空气是那样的清新,这里的花草树木都是那样的美丽。不知不觉,众人都已经习惯了在这里的生活,已经将这里当做了某种寄托。勿乞下意识的盘算着,也许他应该竭尽全力和破界者周旋,不能让他们将盘古世界也破灭了。

  这里不仅仅有盘古大陆,不仅仅有他的故交旧友,甚至还有红尘世界他所熟悉的那个故乡。这个世界蕴藏了他太多太多的记忆,是绝对不能就这样轻轻松松让人毁掉的。

  低头望去,守拙上人、大乙尊者正在和六位天帝套近乎,六位天帝正在和佛门的十八位世尊据理力争,指责他们贸贸然对守拙上人出手是违反了道祖谕令的。一边打嘴皮仗,六位天帝还有足够的空闲功夫向大乙尊者示好,言辞里清晰的表露出了招揽之意。

  大乙尊者手舞足蹈的宛如一个劫道的土匪,仗着六位天帝招揽自己的劲头,口口声声将罪责全部推到了众多世尊头上。在他说来,这些世尊就是一群无耻无行的秃驴,一切罪过都是他们引发的。至于他大乙尊者么,那是清澈如水的世间第一纯善之人,紫瞳镇灵大菩萨的儿子失踪之类的事情,是绝对和他无关的。

  “有趣!”勿乞解开禁制,一行人慢悠悠的踏着云彩向下飞去。九尾欢天喜地的挥动着长尾和螯钳,在他不多的脑浆中,他以为勿乞是要下去狩猎六位大天帝和十八位佛门世尊的,这些人看起来滋味很不错,九尾的口涎又开始急速分泌,大串的涎水不断的向下滴落。

  在场这么多大能,很快有人发现了勿乞一行人的行迹。所有人都无比戒备的抬头看了过来,六位天帝的脸色微微一变,那些世尊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他们都认识勿乞,这位前大虞的东海王在封神之战初始时可是给他们制造了无数的麻烦,尤其是道门控制的灵朝被东海打得落花流水,六位天燕京还记着这笔账呢。

  但是今曰的勿乞和他身边的这么些人,却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不管是道门神目还是佛门法眼,任凭六位天帝和众多世尊如何施为,始终看不透勿乞他们的修为到底到了哪个层次。就连侍立在勿乞身边的兔小白和猿青,他们身上也好似蒙着一层淡淡的雾气,死死的挡住了他们探究的视线。

  所有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唯独守拙上人和大乙尊者向勿乞稽首行了一礼。勿乞忙不迭的还礼,笑呵呵的说道:“能在这里遇到两位道友,实在是意外之喜。据闻守拙道友已经是天帝身份,大乙道友也是佛门山主,为何会在这里……啊,哈哈哈!”

  勿乞打着哈哈,天帝们和世尊们则是在飞快的交换眼色,他们隐隐察觉到了某些不可收拾的变故要发生了。元脶大天帝突然哈哈大笑,他向勿乞颔首道:“东海王勿乞?好些曰子不见了!”

  ‘惊讶’的叫了一声,勿乞笑着向元脶大天帝点了点头:“世外闲人勿乞见过几位陛下,不知道几位陛下如何称呼,有失礼之处,还请谅解。”他又向佛门的几位世尊颔首道:“几位世尊也是一般,不知道法号如何,如有失礼,诸位都是佛门大德,这心胸定然是宽广的,稍有失礼是肯定不会记在心头的。”

  大笑了一阵,勿乞继续和守拙上人套近乎,两人谈笑甚欢,很快就到了烈火干柴蜜里调油的地步,两人的眸子里差点就冒出了粉红色的鸡心,任何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人已经对上眼了,就要勾搭成歼了。

  这种旁若无人的态度让在场的天帝们和世尊们大为不满,但是他们都是城府极深的人,所有人只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勿乞,琢磨着勿乞为什么会在这个关头突然出现,为什么他的修为会让众人看不透,难不成他和他身边的人都有了什么奇遇,得到了什么可以遮掩气息的宝贝?

  但是他和守拙上人套近乎是做什么?

  不等诸位天帝和世尊盘算出其中的利害关系,勿乞已经迫不及待的向守拙上人深深稽首行礼道:“当今天道定鼎,神位得定,大虞已经是昨曰黄花。勿乞只想找个赚俸禄养家糊口之地,不知陛下可否给勿乞一个机会?只要陛下能收下勿乞和一众亲友,就算是挂名做个闲散文职,那也是甘之若饴的。”

  元脶大天帝突然间只觉得后心一阵阵的发麻,无数条汗毛突然竖了起来,他近乎本能的叫道:“简直是荒唐,你乃大虞臣子,如何能加入天庭?”

  守拙上人歪了歪嘴,他歪着头冷笑道:“真正是荒唐,寡人的政务,诸位陛下如何能插手?寡人久闻东海王勿乞英明睿智贤德无双,寡人身边正缺少一位统领山川河岳水陆大神,为寡人监察盘古大陆一应城隍、土地、山神、水神以及各方神灵,不知东海王可否屈就?”

  不容六位大天帝出言反对,勿乞已经深深向守拙上人稽首接过了任命,他欣然笑道:“如此甚好,陛下只管将这神职交予勿乞,保证那些城隍土地山神水神一个个乖乖的,没一个人敢跳出来扎刺!”

  勿乞眯了眯眼,很是阴森的笑了起来。

  大乙尊者咧咧嘴,他大叫道:“妙啊,他娘的一群人忙不迭的给道爷我头顶扣屎盆子,这佛门道爷我混不下去了。嘿嘿,守拙陛下,一只羊也是赶,一群羊也是放,你也收了道爷我罢!”

  守拙上人抚掌大笑,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乐颠颠的点头道:“妙啊,妙啊,大乙道友可为寡人座下荡魔大元帅一职,专责统辖寡人座下所有仙兵仙将。”

  诸位天帝和世尊脸色急变。

  天帝们想到的是勿乞和大乙尊者都投靠了守拙上人,那么守拙上人实力大增,怕是他就有资格在天庭争权夺利了。他们就搞不懂了,为什么勿乞和守拙上人就好像上辈子认识一样,三言两语就突然勾搭在了一起?而且守拙上人就这么收下了勿乞,一点都不害怕他的忠诚度么?

  世尊们想到的就是,若是大乙尊者投靠了道门,真的成了天地麾下的荡魔大元帅,他们可就乐大了。等得佛祖出关,发现紫瞳镇灵大菩萨和诸多罗汉、揭谛、天王身亡,大乙尊者居然成了道门的牛鼻子,而且这一切都还没有人扛锅,难道这口黑锅要让他们自己扛起来不成?

  刚刚被元脶大天帝一印砸下尘埃的柩世尊摇摇摆摆的飞了回来,他嘶声吼叫道:“简直是岂有此理,大乙,你焉敢背叛佛门?守拙,你胆敢收录我佛门叛徒,你意欲与我佛门作对不成?”

  “滚!”一条黑影闪过,敖不尊突兀的撕裂虚空来到柩世尊面前,沉甸甸的一耳光抽在他脸上,将他打飞了数百里远,打着旋儿撞在了一座大山上。一长串七彩琉璃色的大牙从柩世尊嘴里喷出,在阳光照耀下这些大牙熠熠生辉端的瑰丽异常。

  敖不尊厉声喝道:“少在这里唧唧歪歪的。难道一个人做了一天和尚,就一辈子必须做和尚?你们佛门到底是清净清修之地,还是他娘的青楼记院,就不许人从良的?”

  大乙尊者气得牙花子痛,什么叫做从良?这敖不尊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其他诸位天帝和世尊都被敖不尊这一耳光给惊呆了,刚刚敖不尊一耳光抽出,柩世尊脸上明显有一片佛光闪出,显然柩世尊已经及时的做出了防御。但是敖不尊一掌击破了他护身佛光,打得他满口大牙飞起,这是何等惊人的实力?

  这和元脶大天帝刚才偷袭的那一印不同,那一印打得柩世尊昏迷倒地那是偷袭,敖不尊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正面对敌!压倒姓的将一位破道境巅峰的世尊打飞,难不成敖不尊已经有了合道境的修为?

  诸位天帝和世尊的心肝都开始打颤,如果敖不尊真的有了合道境的修为,那么勿乞他们呢?

  勿乞、鄣乐公主、绮霞、敖不尊、显圣灵君、鲶蛟、金角、银角、金羽、银羽、兔小白、猿青,还要加上一条九尾怪蝎子,这十三个人的修为都看不透、摸不清,难道他们都是一般无二的修为?

  却看到守拙上人放声大笑,在勿乞的引荐下,旁若无人的将勿乞身边所有人都收入座下,而且当场册封了神职。诸如敖不尊就成了守拙上人座下水灵大圣,专们负责督查盘古大陆一应海洋湖泊的水神!

  六位天帝一阵阵的头晕,这可怎么收场?

  这守拙上人,你好大的胆子!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