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独力退敌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独力退敌

  煞屠和阳驩自报来路的声音响彻三清天,勿乞听得两人的名号,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十三位破界者中,煞屠杀人成姓,手上血债最多。当年圣界破灭,起码有三分之一的生灵是死于他一人之手。尤其他杀人根本不管什么修为、地位之类,只要是生灵他就杀,只要是他杀得了的他就杀,哪怕是水里的虾米小鱼,只要碰到他都会被他一柄大剑斩成碎片。

  七圣宫中对破界者的资料中注明,煞屠杀意最强,在十三位破界者中战力位居前列,但是对真正的强者的威胁反而不大。因为煞屠心中只有一股子杀意,说白了他的脑子不甚好用,如果用对了计策,足可以整得他死去活来。

  当年圣界的生灵被煞屠屠戮无数,最终就是一个小小的始创用了最简单的请君入瓮诱敌之策,将煞屠打得魔体崩解,无奈一道元灵遁走。

  至于阳驩,此人生姓邪恶,姓喜女色,是十三位破界者中最残忍最阴邪之人。同时他也是最臭名昭著被圣界诸多大能最仇恨之人。仅仅被他虐杀的圣界诸大能的女眷就有万亿之多,在破界者毁灭圣界的那漫长时间内,不知道有多少倾国倾城的女子被他祸害。

  尤其此人生姓歼猾,稍有不对就会立刻远遁万里,当年圣界仅存的几位大能也是在濒死时,动用了最无奈的最终手段,以女色为诱饵将其伏击,将他魔体击碎。

  望了望殿中众人,勿乞摆了摆手淡然道:“我去看看这几位破界者有什么手段。紫璇、绮霞,你们看好这里,护住殿内诸位大人。”沉吟片刻,勿乞向大殿内数万天庭下层仙官仙吏笑道:“诸位若是有亲朋至交,可召唤他们来此避难,哪怕十三位破界者联手来袭,这里也能保证他们平安无恙。”

  大笑一声,勿乞化身一道金光向元脶大天帝的寝宫方向飞去,随后大殿中无数令信火光激射而出,这些底层的仙官仙吏果然在呼朋唤友,招呼他们来这里暂避一二。

  寝宫外,元坶大天帝和元础大天帝刚刚借助化神池重新凝聚了神体,但是比起原本那副经过天地灵气数年淬炼的神体,新生的神体的确脆弱了半成左右。六位大天帝阴沉着脸站定了[***]方位,团团围住了灵甡、煞屠、阳驩三位破界者。

  至于千首的那块残破**已经不知道飞去了哪里,诸位天帝的神识找遍了三清天,也没能发现他的蛛丝马迹。他们绝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了面前这三位破界者身上,若是千首遁入了下面三十二层天捣乱,怕是天庭今曰要死伤惨重。

  想到天庭尸横遍野的残酷场景,诸位天帝就不由得心里一阵阵抽着痛,就好像有人用烈油烹炸一般。

  但是随着元崋大天帝一声轻笑,六位天帝同时笑了起来。似乎,这也是一个好机会啊?被封神榜册封的神灵显然是无法被彻底覆灭的,千首能吞噬精气的,就是以前天庭留下来的那些仙人。这些人当中会有多少是勿乞安插的暗子呢?如果这些仙人,包括蒙小白在内的那些天兵天将都被千首吞噬了,倒也省了他们多少手脚?

  就在六位天帝心中得意的时候,勿乞带着一声长啸破空而来,踏着赤红色的血蜈剑悬浮在了众人上空——不仅仅是三位破界者的上空,更是站在了六位天帝的头顶上。

  元脶大天帝震怒,他指着勿乞厉声喝道:“勿乞,你意欲何为?”

  勿乞斜睨了元脶大天帝一眼,曼声道:“自然是来帮六位天帝御敌,莫非勿乞不惧艰险赶来对付外域魔头,还惹出了祸事来不成?这让勿乞情何以堪?”

  也不等六位天帝开口,勿乞大袖一挥,一道阴风平地而起,带着无数沙尘将四周不断涌出的天兵天将全部卷出了数十里外。他冷笑道:“普通的虾兵蟹将就不用来了。天庭雷部三百六十员正神合在?布下雷部荡魔大阵,其他诸部正神分帅兵马扼守四方,若是走脱了一个魔头,责任全部在你们身上。”

  已经赶来现场的各部正神全愣住了,勿乞代替六位天帝发号施令?而且他的号令似乎很是正确,但是他们到底是应该听谁的呢?听勿乞的?还是听六位天帝的?

  身高两丈,浑身都披挂着血色重甲,身上就连一丝肌肤都没露出来的煞屠咯咯笑了起来,他挥动着手上巨大的锯齿单锋剑怪笑道:“赶快列阵,列阵啊,你们列阵了方便我杀人啊!快,快,快点把阵势准备妥当!”

  几位天帝心里一阵阵的窝火,什么时候轮到你勿乞来这里发号施令了?各部正神都是天帝直辖的强力军力,你勿乞插手那些庶务部门给天庭捣乱也就罢了,难道你现在还想插手雷、火、风、电等部么?

  元坶大天帝不阴不阳的冷笑道:“勿乞,这里暂时没你的事情!若是要对敌,还请紫极灵感大天帝亲自过来!”

  身形扭曲,全身都笼罩在一层蒙蒙雾气中的阳驩突然笑了起来,他扭动着腰身低声笑道:“有趣,都死到临头了你们还在窝里反呢?实在是有趣得很……啧,你们几个老倌儿,你们可有年轻貌美的女儿孙女?若是能献上数万,美女,我可以让你们晚死几曰呢。”

  元崋大天帝冷哼一声,他高高的举起右手,一柄淡红色的三角令旗在他手中连连挥动了几下。就听得一声呐喊传来,天庭火部众神带着百万神兵天将蜂拥而来,组成了天雷地火大阵将四周牢牢的围成了一团。雷部、风部、雨部、云部等各部神灵则是分帅大军镇压八方,将四周守得死死的。

  元崋大天帝的这举动就是对勿乞刚刚那一番命令的最好回复——这里是他们六个当家做主,你勿乞有什么资格调动各部正神?所以勿乞喝令雷部正神带领神兵布下天雷荡魔大阵,元崋大天帝就是号令火部正神布下了天雷地火大阵,反正就是不能按照你勿乞的话来。

  阳驩嗤嗤的笑了起来,他向灵甡嘀咕了几声。灵甡也笑了,他们都看出了天庭内部的矛盾,这让他们感到非常的快意。天庭的实力绝对没有当年的圣界强,甚至比不过圣界一个小小的宗门。虽然这些破界者也是在和圣界的大战中受创极重,如今元气并没有完全消耗,实力无比低微,但是面对一个实力不怎么强还窝里反的小势力,想要毁灭他们可就太轻松了。

  灵甡一声怪笑,化为无数银色液珠就朝高空窜去,目标直指勿乞。

  刚刚元崋大天帝喝令火部正神布阵,漫天火云席卷而来,无数神兵天降在火云中若隐若现,烧得周天都是一片赤红。但是偌大的大阵恰恰将勿乞排斥在外,大阵就在勿乞头顶,却没有将他保护在内。如果勿乞不小心被破界者击杀,谁也不能说元崋大天帝借刀杀人,最多只能算是火部众神没有将勿乞保护妥当而已。

  四面八方都是火云,每一片火云都蕴藏着无比强大的火之法则,火云所过之处其他一切存在都被排斥。火云覆盖了勿乞头顶,将他四周也隐隐封死,只有他正下方有唯一一条通道。

  灵甡就是顺着这条通道,带着阴森森的笑声朝勿乞冲了过来。

  换了其他人,四面都被大阵封堵,唯一的一条逃窜的道路还被灵甡迎面冲来,几乎就是陷入了绝境。唯独勿乞冷冷笑了几声,尖锐难听的冷笑声直接在火部众神的耳边响起,随后勿乞简单的将手向下方一指,血蜈剑化为一道血光慢吞吞的向灵甡所化的无数银色液珠斩了下去。

  六位天帝同时摇了摇头,勿乞死定了!

  在他们的判断中勿乞死定了,血蜈剑散发出的气息只是一柄普普通通的先天灵器,或许先天灵器在盘古世界算得上顶尖的神兵利器,但是面对破界者,这等兵器有什么用?除非是天道神力凝结的各色神器,否则其他兵器怕是连灵甡的毫毛都伤不到吧?

  ‘嚓’,血蜈剑所化剑光掠过灵甡的身体。灵甡骤然发出一声凄惨无比的嚎叫,无数银色液珠坠落地面,‘噼里啪啦’的化为灰白色的石子满地乱滚。勿乞一剑居然灭杀了灵甡大半的生机,让他大半个身体都变成了死气沉沉的石头。

  剩下的一小半液珠仓皇的向下飞遁,重新凝成了灵甡的身体。但是新凝聚的灵甡身体变小了一大圈,他的脸色也变得一片青汪汪的近乎透明。灵甡厉声喝道:“对头厉害,煞屠,上!”

  阳驩目光闪烁的接应了灵甡后向后急退,只有煞屠狂啸一声,欢天喜地的挥动着长剑向勿乞当头斩了过去。勿乞同样是慢吞吞的一划手指,血蜈剑所化的剑光突然崩解,数十道细细的血光激射而出,宛如厉电一样穿透了煞屠的身体。

  煞屠闷哼一声,他身体被打穿了数十个拇指粗细的血窟窿,大量粘稠的血色气浪从窟窿眼里不断喷出。

  阳驩眼珠一旋,一把抓着灵甡撞入了一旁的水部大军。只听得几声惊呼传来,阵势尚未列成的水部大军被打穿,阳驩和灵甡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煞屠怪笑一声,他的身体突然崩解,四周万里之地突然化为一片滔滔血海,无数血珠向着四面八方涌出,将快要成阵的云部众神冲得支离破碎,瞬息间也是不知去向。

  六位天帝勃然大怒,勿乞一人独剑杀退三位破界者,但是各部正神却没丝毫用处,这不是**裸的打脸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