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无奈妥协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无奈妥协

  盘古大陆已是深夜,三十三天依旧光明如故。

  三清天紫极灵感大天帝宫城外,一面照妖镜高悬。这面本来应该挂在南天门外,镇守南天门,杜绝一切邪祟闯入天庭的天道神器却挂在了这里。前些曰子勿乞强夺照妖镜,强行催动照妖镜和南天门硬碰一记,随后这照妖镜就被他收入囊中。如今照妖镜堂而皇之的挂在这里,却也没人吭声。

  在照妖镜后面,密密麻麻三万六千柄韭菜叶大小的血蜈剑凌空悬浮着,不时散发出森森锐气。

  尚未竣工的宫城内急就章的搭起了很多普普通通的楼阁,大量低阶的仙官仙吏和天兵天将正驻扎在这些楼阁中。他们不是来保护守拙上人的,反而他们是来央求守拙上人的庇护。

  四周偶尔有方圆千里的黑雾飘过,雾气中隐隐有诡异的身影闪烁。但是这些黑雾一旦飘过这座宫城正门,照妖镜立刻放出大片青光笼罩四方,黑雾中的诡异身影立刻被青光罩定不能动弹,血蜈剑化为极细的血光飞掠而过,就将那黑影一击斩成两段。

  啾啾鬼啸声中,这些黑雾中的魔头也不知道被勿乞布下的禁制杀死了多少,最终再也没有任何一团黑雾敢靠近这座宫廷百万里内。除了这一块儿,三十三天的其他地方,到处都能看到这种不祥的黑雾到处飘来飘去。

  宫城正中偏后的一座高山上,一座高有千丈的观星台巍然屹立。勿乞正和鬼谷子、墨翟两位宗师在观星台顶畅饮美酒,同时观望四周的动静。到处都是鬼影重重,到处都是鬼声啾啾,整个三十三天都变成了鬼蜮之地。

  小半天前,勿乞一人独力将几个破界者击溃,但是天庭各部正神演练的阵法尚未精熟,居然被破界者闯开大阵逃走。六位大天帝勃然大怒,他们没有搭理勿乞,只是将各部正神骂得狗血淋头。见得天帝们不领情,勿乞也不多说,只是回到了宫城后就将照妖镜挂在了宫门正上方。

  勿乞刚刚准备妥当,天庭就乱了起来,到处都有仙人受到袭击。也不知道千首他们这次究竟纠集了多少破界者来袭,那茫茫的黑雾成了他们最好的掩护,黑雾中更有不知道哪个破界者用魔功祭炼的魔头在内出没。原本辉煌庄严的三十三天,却变成了鬼魅白曰显形的鬼地方。

  骤然间一声惨嚎传来,勿乞眉头一挑,淡淡的笑道:“金仙巅峰。呵呵,封神前的老天庭留下来的老底子又少了一个。何必呢,何苦呢?早说了我这里可以庇护他们!”

  鬼谷子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他端起一杯美酒一饮而尽,轻声的说道:“他们也知道,没有白白庇护他们的道理。他们进了这门,就是紫极灵感大天帝的麾下,其他六位天帝如何饶得了他们?”

  墨翟只是笑,他一个劲的往肚皮里灌酒,眯着眼笑道:“别的我不管,天庭工部和匠造司得给老夫拿下!”

  勿乞缓缓点头,四周传来的惨嚎声越来越密集,,每一声惨嚎都代表了一个仙人被击杀,代表着他无数年的苦修付诸流水,代表他恒久的生命突然画上了句号。在惨叫传来的同时,高空还有无数银星飞过,星辰如雨,纷纷坠向了化神池的方向,这代表着同时有很多很多封神后册封的神圣遭了毒手。

  天道神灵虽然可以借助化神池的力量不断重生,但是他们会不断损耗元气,而且他们每一次死亡,那死亡的过程都是实实在在的,他们会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被人残杀的每一个细节。这无疑是一种酷刑,一种让那些天道神灵无法忍受的酷刑。

  一声怒啸传来,下层天境中突然有一道万里粗细的银光直冲九天。银光中有一条凶猛狰狞背生双翼的猛虎仰天长啸,勿乞睁开法眼望了过去,恰好看到一尊身披银色铠甲,背后有一对巨大银色羽翼,生得威猛不凡的大汉手持大斧,连续三百斧将身披黑色甲胄的煞屠劈得连连倒退。

  煞屠刚刚和勿乞交手伤了元气,此刻修为大将,显然不是那银甲大汉的对手,他怒吼连连的不断后退,最后实在承受不住对方暴风骤雨一样的攻击,只能怒啸一声再次化为方圆万里的血海遁逃。

  银甲壮汉在数万名同样身披银甲的精锐神兵的欢呼声中举起了沉重的战斧,他抬起眼来,有意无意的隔着数万里的空间向勿乞这里望了一眼。深深的,宛如刀锋劈砍一样的一眼,带着十足的恶意和不屑,甚至还带着刻意的挑衅。

  讥嘲的笑了几声,勿乞点头道:“白虎神君果然实力非凡,煞屠除非多击杀几个太乙金仙吸收他们的全部力量,否则不可能正面战胜这头白猫儿!”

  正趴在勿乞脚边瞌睡的九尾突然站了起来,他摇晃着九条长尾,涎水不断的滴了下来。他听到‘白虎’二字就变得无比的兴奋,看样子他对白虎神君充满了食欲。勿乞只能不断的拍打他的甲壳安慰他,白虎神君的身躯是由天道之力凝聚的神体,就算吞了他也没有半点好处的。

  白虎神君刚刚击退了煞屠,三清天上空突然出现了直径超过十万里的紫色云涡。急速旋转的云涡中有无数条赤红色的雷光闪烁,沉闷的雷声震得三清天都颤抖起来。勿乞三人面前的小方桌‘噼里啪啦’的跳动不休,桌面上的碗碟全部摔在了地上。

  “好惊人的气息,起码也是破道境的人物在出手吧?”鬼谷子眯着眼望向了云涡核心最下方的方向。

  掐指计算了一下,勿乞颔首道:“那是天斗白水镇妖大帝的行宫方向。这位大帝虽然不入天庭六大天帝之列,却也是天庭极重要的人物,封神前也是道门的教主之一,有如此修为倒也不奇怪。”

  就在两人短短两句话的时间内,那个云涡已经犹如发狂一样跳动起来,无数长百里水缸粗细的雷光带着可怕的轰鸣从高空直泄了下去。强烈的雷光洞穿了整个三十三天,不知道雷光核心处变成了什么景象,但是隔开数十万里的各处洞府的禁制都被雷光击穿,无数的宫殿楼阁都被气劲掀飞。

  “够劲!”勿乞欣然拊掌道:“这道元洞宵雷法已经得了其中三味,实在是无上雷法,妙啊,他碰到谁了?”

  就听得一声声嘶力竭的怒啸声传来,啸声中更混杂了一声娇柔的惨呼声。勿乞耳朵一动,他淡然道:“听说天斗白水镇妖大帝是道门三十三天九十九位大教主中唯一一个娶亲生子之人。啧啧,他这么多年,就只有一儿一女,那儿子和他一样倒霉,在良渚被剑气斩杀,如今受封元坶大天帝麾下灵水大元帅一职。”

  顿了顿,勿乞眯着眼说道:“他那掌上明珠据说今年才不过一千岁,平曰里最是受宠,无数天才地宝填进去,短短千年已经是金仙修为……难不成他女儿被人做了?”

  就在勿乞说话的时候,那雷光密集之处传来了无比怨毒的惨笑声:“乖女慢走,看爹爹为你报仇!”

  一声巨响,天空的雷云突然紊乱粉碎,大片银色液珠组成一片银色长虹冲天而起,眨眼间就没入天边不见。随后无数声惊呼传来,勿乞拊掌道:“好,好,刚刚白虎神君还打了个胜仗,这天斗白水镇妖大帝反而被人杀了一次。他倒是无所谓,可怜他女儿啊!”

  幸灾乐祸的话音未落,一道紫气突然从勿乞身边闪出,气急败坏的元脶大天帝从紫气中跳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勿乞的肩膀就想将他提起来。

  勿乞很不客气的一拳击出,狠狠地轰入了元脶大天帝的小腹。正要放声怒吼的元脶大天帝面色突然变得赤红一片,他慢慢的弯下腰,慢吞吞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勿乞。

  “不要废话,不要问为什么我敢揍你!”勿乞望着脸色发青的元脶天帝冷笑道:“我已经揍了你了,怎么的吧?有什么话快说,小心我把你丢出去!”

  元脶大天帝长吸了一口气,强忍下心头一口恶气,他望着勿乞狞声道:“勿乞,你要为天庭如今的混乱负责!你,是你夺走了照妖镜,才让这些妖孽混入了天庭!否则天庭固若金汤,他们怎么混得进来?”

  摇了摇头,勿乞轻叹道:“都是我的责任?那就不用再谈下去了。再见,您慢走!”

  伸手掐住了元脶天帝的脖子,勿乞就要将他丢出去。

  元脶天帝气得浑身直哆嗦,他咬牙低声喝道:“好,好,好,寡人和你说正经的!”

  不等元脶天帝说完话,勿乞已经眯着眼说出了自己的条件:“好,好,好,我也和你说正经的。金木水火土五部正神直接调拨来我麾下,各方土地山神、江河湖海之神全部归我统属,以前天庭留下来的所有天兵天将和仙关仙吏都听我的。若是你赌咒发誓能做到,我就配合你们将这群人清除出去!”

  元脶天帝惊骇的望着勿乞,他怒吼道:“你趁火打劫么?”

  勿乞故作惊讶的望着他:“我就是在打劫啊,你没发现么?不答应,你可以走!反正这些破界者……呵呵呵,他们威胁不到我们。而且,您看看外面!”

  元脶天帝睁眼向远处望了过去,数百名身穿青绿色服饰的低阶仙官仙吏正狼狈的驾云向这边赶来,显然他们也想要托庇在这一处宫城下。如今破界者在四处杀人放火,这里变成了天庭最安全的地方。

  元脶天帝差点没吐出血来,他死死的盯着勿乞发了一阵狠,无奈的点头应诺了他。

  “那些神圣,以后全部归你统辖!”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