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无奈刘邦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无奈刘邦

  盘古大陆极南处。

  大陆依旧在吸收混沌之气,不断的向四面八方扩张着。如今盘古大陆的面积极大,吸附的能力也越来越强,每一刻钟大陆的边缘都向四周扩张出去近百万里。新生的大陆上寸草不生,只有光秃秃的丛山峻岭,只有暴虐的雷火暴雪,只有狂暴的足以毁灭一切的能量潮汐。

  一座圆锥形还在喷发的火山之巅,刘邦阴沉着脸背手而立。远处天际无数刺目的光流在闪烁,那边正是盘古大陆不断扩张延伸的地方。浓度惊人但是狂暴程度也无比骇人的灵气狂潮不断从那边喷来,宛如实质的潮汐冲在刘邦的身上溅起了无数的火星。

  衣衫在这里没什么用处,就算是极品金仙器在这种鬼地方也就是两三天的功夫就会被消泯无形。更不可能用仙法禁制保护衣衫,在这种地方胡乱使用仙术的唯一下场就是引来无边天雷将自己轰成粉碎。

  所以刘邦和站在他身边的韩信都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任凭灵气狂潮卷着无数大小石子冲刷着身体。大大小小的石块在他们身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石子粉碎的同时爆出无数火光,将两人衬托得好似两尊火人。

  眯着眼望着远处闪烁不定的光芒,刘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举起右手重重的握了一下。一块刚刚从混沌之气中滋生的太玄金恰恰被他接在手中,坚硬异常的太玄金被一把捏成了粉碎。

  “这些曰子,苦了你们了!”刘邦苦笑着叹了一口气。

  韩信宛如刀刻的面孔上也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低沉的说道:“陛下何出此言?如今我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小心谨慎,总还有成功的希望。”

  刘邦灰蒙蒙的双眸中突然迸射出一丝精光,随后迅速熄灭。他缓缓点头道:“也是,总还有希望……嘿嘿,昨曰掳来的女子中很有几个少妇煞是有劲,稍后寡人要好生去和她们亲热亲热!”

  话音未落,一大片粘稠的说不出什么颜色的浑浊肉酱就慢慢的从一片岩浆中爬了出来。巫咸沙哑难听的声音缓缓响起:“陛下说的是昨曰被陛下宠爱过的那几个九阴玄脉之女?哎哟,老夫以为陛下用过了就算了,所以今天已经将她们入药了,陛下如果想要女人,老夫再派人去弄几个来就是。”

  刘邦回头看着巫咸,韩信则是干脆动都没动弹一下。

  巫咸挣扎着从岩浆中爬了出来,方圆百多里粘稠狼闶的身体覆盖在火山口的熔岩池内,高温岩浆灼烧着他的身体,各色混沌中才会滋生的天火烧得他浑身‘吱吱’作响,但是他只是很舒畅的哼哼了几声,然后一个高大健壮的男子身躯就从他的身体正中冒了出来。

  这面容模糊的男子看着刘邦怪声道:“这些前辈的禁制诡异,可怜老夫也只能借助这火山热力抵消一点痛苦。哎,陛下,还请跟我过来,一切都准备好了,今天是陛下你的好曰子,嘿嘿,九大分神再次归于一体,陛下就能拥有通天法力,这还不值得欣喜么?”

  刘邦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低声叹了一口气。韩信眨了眨眼睛,也叹了一口气。巫咸蠕动了一阵身体,突然深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身上那男子身形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叹道:“人在矮墙下啊!啧,老夫就弄不懂,陛下当年为何会拜那幻颜为师?”

  怪笑声中巫咸体内探出两条粗大的触手,刘邦和韩信厌恶的看着触手,无奈的被两条触手卷起,被巫咸裹挟着迅速向这座高达万里的火山下方流走。巫咸游走的速度很快,只是小半个时辰就来到了山下一座偏僻的幽谷中。

  幽谷内到处都插着人骨桩,粗大的人骨砌成的柱子上插着无数巨大的怪模怪样的骷髅。这些骷髅头居然还在龇牙咧嘴的不断动弹,不时从它们颅骨内发出低沉的阴森长啸。偶尔还有几条鬼火不知道从哪里喷出,这座山谷看上去就和地狱也没什么两样。

  大片黑雾笼罩着山谷,这些黑雾就和正在天庭肆虐的黑雾一般无二,只是格外的浓郁厚重一些。天庭的黑雾还有点稀疏,这里的黑雾简直浓得和铁块一样发亮,不时有无数的鬼啸声从中传来。

  山谷当中有整整九百九十九个硕大的人骨炼炉,巨大的炼炉高有千丈,里面只有一种燃料那就是各种各样的白骨。白惨惨的骨头被绿色的鬼火笼罩着,森森鬼火升腾而起,将整个炼炉都熏成了惨绿色。

  幻颜盘坐在一座炼炉上,正眉开眼笑的看着数千头巨大的外域魔神握着长鞭重重的鞭挞着身边结队走过的魔神。那些魔神一个个面无表情双眼无神的列队走向白骨炼炉,一个接一个的主动跳进了森邪的鬼火中。一些魔神的生命力极其顽强,他们落入炼炉后浑身着火了还能举起双手仰天哀嚎。但是更多的魔神刚刚碰到那绿色的鬼火就被烧成了一缕黑烟,滚滚黑烟升腾而起,融入了高空笼罩山谷的黑色烟雾中。

  虚空中有数千个黑漆漆的门户,这些外域魔神就一个接一个的从门户中走出,不断的列队走进炼炉。以这九百九十九个炼炉的规模,每天熔炼的外域魔神何止千万。

  在幻颜的身边还有两条黑气若隐若现,他们不时的发出低沉诡异的笑声,似乎眼前这些外域魔神被随意屠戮的景象让他们很是开心。看他们和幻颜平起平坐的样子,他们应该也是破界者的一员。

  刘邦和韩信被巫咸卷到了幻颜身边,巫咸谄媚的叫了一声‘幻颜老祖’。

  幻颜缓缓扭过头来向刘邦望了一眼,他淡淡的笑道:“徒儿,你以前分神九处意图筹谋大事,固然是一道良策,但是力分则弱,力合则强。九条分神完全没有必要,你还是将他们重新融合吧!”

  轻轻的拍了拍刘邦的肩膀,幻颜淡淡的说道:“为师知道你在寻找定魂珠,但是那宝珠不是被人掳走了么?不过也没关系,有你两位师伯的秘法神通,你定然能顺利的融合那八条分神。嘿嘿,等你功候大进,为师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帮忙呢。”

  刘邦毕恭毕敬的向幻颜行了一礼,他轻笑道:“以后还需要师尊多多指点才是!”

  幻颜龇牙咧嘴的笑了笑,向巫咸摆了摆手。巫咸‘咕咕’笑了几声,卷着刘邦和韩信就朝山谷深处行去。等得巫咸走远了,幻颜身边的一条黑影才低声笑道:“多蠢啊,你的徒弟。你答应他未来让他活着,他就真的相信了?”

  幻颜眯了眯眼睛:“他是否真的相信我的话,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很识趣,在我找上他后,他就乖乖的和我合作,而且合作得还不错。错非有他出面,我怎么能收集这么多材料布置大阵将你们这么快的接引过来?”

  轻叹了一声,幻颜淡然道:“等这个世界被我们彻底摧毁了,让他死得痛快一点,这就是我和他的师徒之情啊!”

  两条黑影同时笑了,笑得浑身都扭动不休。一队队的外域魔神还在不断的向人骨炼炉走去,他们整整齐齐的列队投身进惨绿的鬼火,自身化为一缕黑烟融入头顶的烟雾。

  三个破界者同时看向了高空的方向,一条黑影低声说道:“煞屠这下可要杀过瘾了,阳驩么……在他玩够之前,别指望他能起什么用场。至于千首和灵甡,呵呵,他们这次能多恢复一点力量吧?”

  巫咸卷着刘邦和韩信快速来到了山谷尽头。

  这里同样是一片血腥邪恶之地,无数残肢断臂满地都是。山谷正中是一个方圆百里左右不知道多深的血潭,浓浓的血浆在血潭中翻滚,偶尔可以看到几张扭曲的黑色面孔在血浆中扭动挣扎。血潭旁站着数千名奇形怪状的禁忌一族的族人,他们手持骨刀,正有条不紊的拖过一个个哭天喊地的女子,将她们头颅斩断后将所有血液注入血潭中。随着新鲜血浆的不断注入,血潭内的血水越发剧烈的翻滚起来。

  血潭旁边矗立着八根黑色石柱,八个和刘邦生得一般无二的男子正面无生气的被捆在柱子上,其中就有勿乞见过的不死神皇等。显然这八个人,就是刘邦利用禁忌一族的秘法分裂的分神。

  刘邦看着那诡异的血潭,咬牙道:“巫咸,我知道是你向幻颜出卖了我,这才导致我八大分神全部就擒。”

  生生的吸了一口气,刘邦沉声道:“若是我不死,我势必将你禁忌一族彻底抹杀。”

  巫咸嗤嗤的笑了起来,他轻轻的摇头道:“就算你不死,等你和这八位蠢货重新合为一体后,你也只是一个傀儡,一个工具,你如何对付得了老夫?陛下,是你先算计我啊,是你先算计我禁忌一族啊!这,能怪我么?破界者啊,他们可是比你更强更硬的后台靠山,老夫为什么不投靠他们呢?”

  伴随着低沉的怪笑声,巫咸将刘邦一把丢进了血潭。

  “好了,送几位陛下进去。嘿嘿,以我禁忌一族的分神之术分成九个分神,然后又将九大分神重新融为一体。”巫咸歇斯底里的嚎叫道:“加上千万至阴之血,加上老夫珍藏这么多年的百万神魔之血,真不知道能创造什么奇迹出来!”

  “嘿嘿,不死药,算什么?”

  “嘿嘿,刘邦陛下……你做好成为傀儡和工具的准备了么?”

  “嘿嘿……其实,破界者又算什么?”

  巫咸的最后一句话声音极轻微,只有他一个人能勉强听到。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