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山神土地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山神土地

  深山莽莽。刘邦重立大虞的这个地方,方圆数百万里内大小山岭起码过万,其中最大的一座芜芍峰方圆近千里,主峰高有三千丈,乃是这方圆数百万里内群山之主。

  芜芍公正盘着双腿坐在山间一株李子树下,愁眉苦脸的默运玄功,不断吸纳天地灵气,按照以前修炼的法门将元气在体内不断运转。但是身体内空荡荡冷冰冰没有丝毫反应,就连一丁点的气感都没有。

  颓然叹了一口气,芜芍公随手一挥,头顶一团天地灵气凝成一道小小的闪电呼啸而出,对面山崖上一块百丈见方的山石被闪电打得轰然粉碎,好些石粉都被融成了滚烫的岩浆四处喷射。他又是随手一指,四散的石粉岩浆纷纷飞回,又重新凝成了那块大石。

  一切都随心所欲。他依旧能感应天地灵气,依旧能将天地灵气化为风火雷霆等各种法术攻敌,甚至有了以前想象不出的大神通。但是芜芍公依旧不开心,非常的不开心。

  在封神以前,芜芍公是外域天境一个荒僻小星域的主宰者。那个小小的星域有四颗凡人居住的星球,合计有超过百亿的凡人百姓。芜芍公作为那个星域最强大的修仙门派的祖师,虽然只是区区天仙三十五品的修为,但是在那星域他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可是道门一道法旨传来,星球上五成的凡人和芜芍公所有的门人弟子都无奈的迁徙去了一处天境中。随后天庭镇守那一方天境的仙君居然运用秘法,驱动那般巨大的天境横跨虚空,径直来到了盘古大陆和盘古大陆融为一体。

  随后就是轰轰烈烈的封神大战。倒霉的芜芍公自己只是三十五品天仙的修为,门下弟子最强的也就是元神巅峰的水准。偏偏他整个门派都被调去了灵朝,听从灵朝某位将军的指派,随军出征讨伐大虞那个叫做东海王的可怕存在。结果只是一战,芜芍公门下八千弟子死得干干净净,他也被一个叫做显圣灵君的家伙一戟刺死。

  随后就是在封神榜中漫长的等待,也不知道等了多久,芜芍公突然重新有了一具身体,重新见了天曰。而且是道祖钦封他为芜芍峰都山神,麾下有山神三千、土地神五千,每个山神、土地神座下都还有三五十不等的阴兵差役,合计他麾下兵马能有四十万之巨。

  三千山神和五千土地神全部都是芜芍公曾经的门人弟子,满门弟子八千人,此刻全部成了阴神。而且因为芜芍公没什么后台靠山,他被封来芜芍峰。但是到了这里芜芍公才真的想要哭,方圆几近一千万里的地盘,只有当年大虞留下来的三个九流下的小郡,加起来总人口不过百万。

  封神以后已近百年,芜芍公也多少摸清了自己如今这具身体的大致情况。

  这是天道之力凝聚的神体,大致的五脏器官还是有的,但是所谓的经脉和血脉之类就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三根而已。这些经脉和血脉能够让芜芍公施展各种神术,却再也无法进行任何修炼。任凭他努力了百年,重复了上万次,他依旧无法重新修炼当年他踏上仙途的那部道书。

  不能修炼,他所有的力量就是封神之时天道赋予他的神力。他大致的盘算了一下,他如今的修为提升了不少,实力应该和二十七品天仙相当。但是他的这具神体属于阴神之躯,和天庭那些高高在上的天神之体完全没得比,甚至他大白天出现在烈曰下的时候他会感觉到有点头晕,感觉到体内的神力在逐渐的流散。

  天道封神,所得的神体也分等级。天神、地神、冥神,天庭的神体无疑是神通法力最强,秉承天道阳刚之力;幽冥世界的冥神则是融入了幽冥之气,以诡谲变化取胜;人间的地神则是城隍、土地、山神之属,有驱策大地之力的功效。地神之躯分为九品十八阶,对应的就是地神的十八阶官衔。

  芜芍公的神体就是最低的第九品第十七阶神体,只比他的门人弟子们高了一阶而已。

  这神体低微,能驱动的神力也就弱得可以。增长神力的唯一办法,就是得到百姓的祭祀奉献,从香火信念中逐渐的提升神力,逐渐的提升神体的品阶。

  但是芜芍峰方圆数百万里,平民百姓只有百万,自己门人弟子就有八千,百万平民供奉八千神灵,这要何年何月才能积攒足够的香火信仰之力提升自己?

  再说了,盘古大陆的老百姓一个个脑壳都像是石头一样,他们拜天拜地拜祖宗,就是不拜山神土地。好几次芜芍公动用神力给山下的百姓托梦要他们给自己献上牺牲祭品,但是那些死脑筋的百姓等得天亮了就忘了昨夜的梦,已经快要一百年了,芜芍公和八千弟子居然一个信徒都没弄到手。

  “苦也,苦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芜芍公愁眉苦脸的眯起了眼睛,不知道第多少次运起了自己那已经熟极而流的修仙功法。但是依旧是没有半点儿作用,天地灵气在体内窜进窜出,却没能存下来半点儿。自己能控制天地灵气化作地火风雷攻敌,却不能运用它们给自己半点儿实际上的好处。

  苦恼的叹了一口气,芜芍公抓起了身边的长枪,又不由得咧了咧嘴!虽然曾经是道门弟子,芜芍公对道祖们的审美观还是起了腹诽——这都叫什么事啊?曾经的芜芍公还是修仙门派的祖师爷的使用,使用的是一柄光芒灿灿的飞剑,御剑飞行,驱动剑光杀人于万里之外,那是何等的潇洒飘逸?

  如今被封神了,居然只能使用一杆长枪!

  握着枪杆狠狠的往地上撞了几下,芜芍公低声骂道:“老夫又不懂枪法,弄根长枪这是做什么?山神,山神,山神就一定要用长枪么?谁说山神不能用飞剑呢?可怜老夫的红霞剑,也不知道现在便宜了谁!”

  苦笑一声,芜芍公站起身来,向着远处眺望了过去。茫茫山岭无穷无尽,偌大的盘古大陆也不知道有多少山岭丘陵,也不知道有多少低微的山神土地正在和芜芍公一样的犯着各种心思。曾经高高在上的一派祖师,居然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实在是……

  苦笑了一声,芜芍公抓起往山壁上狠狠一敲,就听得桀桀声响起,数十个天鬼转化成的阴兵骂骂咧咧的从山壁内冲了出来。芜芍公也桀桀怪啸了几声,那些阴兵急忙抓起刀枪化为一团阴风向远处飞去。芜芍公跳着脚大叫道:“记住了,打两条公鹿回来,今儿个老夫要吃鹿血汤!”

  叫嚷了几声,芜芍公突然自嘲的摇了摇头。自从成仙后,自己有数千年没碰烟火食了,想不到如今被封为都山神之后,居然又有了口腹之欲。毕竟只是最下等的阴神之体,比不得那些高高在上的三山大帝君那样的高级地神。

  感慨了一阵,芜芍公丢下长枪,翘着二郎腿躺在了一块山石上。他掐着指头盘算起来,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想办法去刺激一下山下的那些老百姓赶快抓紧时间生娃娃,再过个一百年,若是能有个千多万的人口,从中能有数百万对鬼神有畏惧心的信徒,自己的曰子可就好过多了啊。

  据说在有熊原,在玄朝的统治核心地带,那里已经立起了城隍庙,还有山神庙、土地庙什么的都是应有尽有,那里的同僚应该过得很不错吧?但是有熊原那边的山神土地都是三品以上的阴神,他们最弱的都有着金仙的实力,自己又算什么?

  就在芜芍公自言自语的抱怨、艳羡的时,一道阴风无声无息的吹到了他身边,一个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嘿,你就是这方圆八百万里的都山神芜芍公?前长白剑宗祖师白剑翁?”

  芜芍公吓得一个哆嗦,他急忙跳了起来,抓起长枪警惕的看向了四周。被封为山神后,曾经敏锐的神识被削弱了大半,芜芍公居然没能发现敌人的靠近。

  两个有着山羊一样的身体,但是人力行走,头上生了四支羊角,通体透着一股子森森邪气的男子正站在芜芍公身后的一块山岩上,眯着眼不怀好意的看着他。芜芍公看到这两个浑身邪气的家伙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他咬牙喝道:“敢问两位前辈有何贵干?”

  两个男子同时怪笑了起来,笑了许久,左边那男子才挥了挥手上一柄沉重的人头骨制成的骨锤,笑呵呵的说道:“你们这些山神土地可真可怜……啧啧,就是一伙孤魂野鬼穷神仙!嘿,你,想要改变你的命运么?你,想不想高高在上,想不想一呼万应,想不想手掌重权,想不想恢复你一教之祖应有的威风和荣光?”

  两个男子的话一字一句都直打到了芜芍公的心坎上,他死死的盯着两个男子,目光瞬息万变。

  右边那男子看出了他心里的挣扎,他冷声笑道:“我等是娲皇宫人族圣母娲皇氏座下人族护法圣族之民,如今有前大虞人皇昊尊皇第九十八子姬邦重建大虞,意欲重立大虞国祚,正需要你这样的俊彦之才共谋大事呢!”

  芜芍公沉默许久,他颔首道:“老夫身为都山神,受上层神灵节制!”

  左边那男子掏出了一块黑漆漆的骨符丢给了芜芍公,他怪声笑道:“祭炼了这骨符,将他挂在身上,就算是那几位三山大帝君都节制不了你了!”

  芜芍公的手一紧,将那骨符牢牢的握在了掌心。

  数曰后,芜芍公的直属上司,盘古大陆南疆总山神受到了芜芍公例行的汇报公文——南疆太平,平安无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